锻炼孩子的逆境生存能力很有必要 — 如何教育孩子系列(三)

我们地球人哪怕智商比较低下也能本能地发现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公,所不同的是:在一部分人眼中不公平总是面对自己,而好处总是偏向于别人。

从逻辑上说,这就不对了。不是老天不长眼,而是这些人的天平出现了倾斜。我这倒不是说老天总是公平的,而是说这些人遇到好处偏向自己的时候就认为理所当然,而偏向于他人的时候就抱怨。这是人的自私本性决定的天然反应,属于认知水平的问题,并非道德有毛病。

然而,在如何对待不公的处理方法上,便有了道德水平上的差异。有的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导致恶性循环而酿成悲剧;有的人宽宏大量,变被动为主动,良性循环,路越走越宽。

而这些特质与孩童时代的锻炼分不开。如同植物幼苗期需要抗旱抗涝抗虫锻炼,一直在温室里长大的幼苗无法经得住疾风暴雨的吹打。

那如何锻炼孩子在逆境中的生存能力呢?

在战争年代或者在毛泽东饿死人的年代,孩子们天然逃不掉孟子所叙述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然而,在当今“社会是孩子的天堂”的环境下,锻炼孩子在逆境中的生存能力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就对此问题冥思苦想,直到有了孩子后才慢慢找到了美国人锻炼孩子在逆境中生存能力的办法,那就是:参加体育竞赛。要让孩子从小参加一项体育运动,而且十几年如一日,坚持不懈。这就是为何美国的藤校常常把体育一项也列入筛选学生内容之一的原因。

首先,要带着孩子反复找寻哪一项体育运动能有巨大的吸引力,为了锻炼孩子的毅力和忍耐力,最好是选择在每天早晨能参加的项目。我俩女儿最后选择的是花样滑冰,每天早晨 5 点钟起床。万事开头难,先从周末开始练习,等到有了极大兴趣后才开始早晨的 5点起床 6点准时到达滑冰场的程序。头天晚上说好,把闹钟定好,要知道刚刚步入小学的孩子早晨起床很难的,但有了乐趣和思想准备,也就强挣扎着起来了。三天过后,生物钟就自然地定好了,到时不需要闹钟了,因为已经成为习惯了。这样,孩子早上睡懒觉的习惯就没有了。

对于孩子参加一项体育运动对锻炼孩子的勤奋的作用大家都知道,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懂得参加一项体育运动对孩子最大的作用是锻炼孩子在逆境中的生存能力。

体育运动常常要参加竞赛。这等于让孩子提前进入社会,因为社会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非常残酷的。

尤其是竞赛的打分由裁判来决定的体育运动,孩子们必然要面对裁判不公平的局面。这有两个原因,一是裁判由于利益的缘故引发的人为不公,因为不是专业级别的比赛,裁判就是参赛单位的教练们分别担任的。教练们之间的利益瓜葛时常引发互相报复,比如上次你当裁判对我的学生不公使得我的学生放弃这项体育活动了,这次我当裁判就报复你,给你的学生小鞋穿。二是天然造成的不公,如选美,有人看张三最美,有人看李四最美,羊羔虽美众口难调,每个人的观点就是不同,何况有的裁判水平低下,这就无法避免分数名次上的不公平。

记得一次比赛中,我女儿的教练也看到了不公平,便看上去很痛苦,我当即高高兴兴地告诉她,这是我最高兴的结局。她愣了一下。我告诉她,让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面对不公平的对待,等于给她提供了锻炼在逆境中生存能力的机会,这比她得冠军还好。教练惊讶地说,很多孩子的父母受不了,就换教练甚至干脆就不学了。 有的父母和孩子一起抱怨教练,抱怨裁判。

其实,很多孩子对自己得到不公的待遇后最害怕的还是父母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当看到父母高高兴兴的表情后,也就释然了。当然,哭一顿也是可以理解的。过后有机会提到这个话题时,也需要跟小孩子讲一点理论:“总体上是公平的。这次对你不公,下次可能就偏向于你。”或者简单画一条线,说这一条线表明参赛者的真实水平,但每次的名次在这个线的上下浮动。孩子一下子就明白了,对社会不公的现象也就慢慢地容忍了。从小学到高中毕业无数次的竞赛,裁判有时偏向自己有时对自己不公,有了如此长时间的磨练,以后碰到社会上的不公,也就能坦然面对了。 而且你能亲自感觉到磨练的效果。第一次遭受不公平待遇时孩子那种愤怒与不甘简直难以用言语表达,但第二次就好一些,随着次数的增加,也就可以看到越来越淡定了。

想想看,北大的卢刚就是因为导师对他不公,偏向了同学山林华,他就开枪杀死了导师、同学、系主任、副校长等人,也杀了自己。记得我在论坛上提出卢刚的愚蠢时,有人公开说润涛阎你站着说话不腰痛,卢刚绝对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其实,我是认同卢刚的导师对卢刚不公的结论的,在这里我只是要说明三点:

一是卢刚的导师有偏向的习惯,卢刚自己也说在山林华没有入学之前,他是偏向卢刚的。问题就来了:当同一个导师偏向山林华而对你卢刚不公时,你就开枪杀了他,可当山林华没去之前导师偏向你而对美国同学不公时,你是否也认为美国同学也应该杀掉他和你?否则你这明显是双重标准。

二是卢刚所在的系、大学并不是卢刚花钱建立的。相比之下,乔布斯就被自己建立的苹果公司开除了!可人家乔布斯没有杀人,也没有自杀,而是重新建立新的公司,还买下其它公司,创造了重新回到苹果公司的条件。乔布斯自传里讲,如果他不是被苹果公司开除,那他就没有机会搞出后来的创新产品。对比乔布斯和卢刚,不说成就,就是对待不公的态度,高下立判。

其实,最重要的是我要说的第三点:卢刚不仅不该开枪杀死导师与山林华等人,他本该感谢他们才对!他们的专业是物理,这才是卢刚找不到工作的根本原因。卢刚如果有智慧,就会明白这恰恰是改行的机会。那时我至少有四位学物理的朋友发现找不到工作便立刻学了电子计算机专业的硕士,就两年后,有的去了硅谷,有一位去了华尔街。假如山林华没有去那里,卢刚继续受宠,那他卢刚也不可能比改行更容易找到工作或者发挥他的才干。

诚然,从不参加任何体育运动从没有受到竞赛时裁判不公的锻炼,也不是每个孩子都无法面对逆境,但经历了十几年体育竞赛的磨练,一定会增加上大学后和工作后在逆境中的生存能力。

需要指出的是:孩子每天 5点钟起床,十几年如一日,需要父母开车送到体育场。不能大人在家睡懒觉,让孩子起早锻炼身体,这不公平。由于不公平,很难持续很久。多数情况下是父母一人去送孩子另一人在家做早餐等家务。那些多花钱给教练到家接送孩子到体育场的,绝大多数都坚持不下来。这就是身教重于言教的道理所在。而且孩子认为你根本不关心他的体育锻炼,你关心的是他的考试成绩。

事实上,从小就每天 5 点钟起床参加体育锻炼对孩子一生都有影响。我俩女儿上大学后由于附近没有滑冰场,便开始 5 点钟起床长跑的锻炼。冬天,外面很冷;夏天跑步又很热。坚持下来是小时候十几年如一日坚持锻炼的惯性,符合牛顿第一定律。每年参加马拉松,一开始也就是能跑下来,到后来就可以到中间的位置。上次,小女儿就跑到第 21名。四百多参赛者,有男有女,能得第 21名已经进步很大了。她后面的那位黑小伙说感谢她呢,紧紧跟着她才跑出了第 22 名的好成绩,比以往都好。当我看他那满身的腱子肉,我真的为小女儿能跑在他前边而骄傲。

不论你的孩子学什么专业,从小经历参加体育竞赛的磨练,不论是勤奋方面还是面对社会不公的逆境生存能力方面,都是有利的。这就是美国藤校在招生时也要看有没有参加体育运动的经历,不是体育成绩多好,而是面对逆境时的态度,而这与是否有过磨练有关。经常经历不公平和失败的打击,面对逆境也就皮实多了。能坚持下来一项体育运动,也表明考生有耐性和坚韧不拔的意志。事实上,上不上藤校也不是那么重要,哪个学校都有好学生也都有混子。但哪个学校都害怕招到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赵承熙那样的学生。大学课程学得好学不好放在一边,一不顺心就杀人或自杀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使不杀人不自杀,那些无法坦然面对不公而得抑郁症的也非常痛苦。

养育孩子是个非常有趣的过程,我两个孩子没有离开过我一天,直到上大学。给孩子营造一个温暖的小窝,让孩子幸福地成长,是不可推却的责任,但也要让孩子经历磨砺,能坦然面对不公平的对待,以提高孩子的逆境生存能力,是非常重要的环节。重要的不是体育本身,而是裁判不公的残酷无情,给孩子提供了极佳的健壮心理锻炼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