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伊斯兰教与中东局势(1)

一提起恐怖主义,绝大多数人就对伊斯兰教咬牙切齿,把恐怖主义定义为“伊斯兰教恐怖分子杀非伊斯兰教平民”。事实上,这个论断是非常片面的。

在即将过去的2015年里,被恐怖分子杀死的平民最多的是穆斯林家庭。不考虑战争,就单算恐怖袭击,被恐怖分子杀死的总数已超过三万人。把俄国民航、ML370、中国云南等地和法国这次加在一起受害者也还是几百人的规模。与被恐怖分子杀死的3万多穆斯林相比,相差几十倍。也就是说,绝大多数被恐怖分子杀害的是穆斯林群体。

诚然,恐怖分子的来源基本上都是穆斯林。

如果我们回顾历史,穆斯林基本上是专杀穆斯林的。这里先不谈论历史上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之间的血腥杀戮、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战争(比如十字军东征)。那么,为何现代穆斯林又开始了对非穆斯林的恐怖袭击?也就是说,为何穆斯林把专杀穆斯林的战火扩大到非穆斯林群体?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需要谈论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的来龙去脉。考虑到题目,我还是从后往前推来谈吧,这样读者不觉得离题太远。

(一)穆斯林为何专杀穆斯林?

在后面的章节里会谈论伊斯兰教与基督教是“小弟”与“大哥”的关系。在此先谈伊斯兰教里边的最大的两派---逊尼派与什叶派,则是你死我活的“敌人”的关系。

逊尼派与什叶派都认同穆罕默德是伊斯兰教的创始人,是真主最后的使者,是先知。穆罕默德早年很穷,后来靠倒小买卖为生,娶上了媳妇才成为富人。那年他25岁,妻子是个富豪寡妇,40岁。这妻子很能生孩子,一共给他生了6个孩子。哪怕一年生一个,那也得到46岁才停下来。这6个孩子只活下来一个,还是个女孩。穆罕默德有个叔叔,这个叔叔的儿子(穆罕默德的堂弟)娶了穆罕默德的这个女儿。等于叔叔娶了侄女。问题就出在了穆罕默德就有一个女儿活了下来这点上了。如果她也夭折,或者活下来的这个孩子是男孩,也就不会有逊尼派与什叶派之争了,也就不会有千百年来无休止的穆斯林杀穆斯林的惨剧了,道理很简单:老子死了儿子即位天经地义。可他没儿子,这就引起了两派争议谁有资格当接班人。

穆罕默德死后,谁应该当哈里发(等于现在中共的总书记)就成了难题。一共有四个人根据跟着穆罕默德打天下的功劳出来宣布自己是哈里发。其中有穆罕默德活下来的这个女儿的丈夫(穆罕默德的堂弟),还有一位是穆罕默德的老丈人,另外两位与穆罕默德不沾亲带故。说到这里就简单了:承认四个哈里发的属于逊尼派(定下规矩,以后的总书记不考虑是否与穆罕默德有血缘关系)和只承认红二代(穆罕默德女儿的丈夫为哈里发,其他的都必须辞职。并定下规矩:以后的总书记必须是穆罕默德的血亲后代)。

翻译成现在中共的规则就是:如果习近平在任内去世,谁来接班(请看润涛阎旧作)?比如出现了四个都说自己应该是总书记:一个是李克强,理由是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二;一个是李源潮,理由是宪法规定国家主席在任上去世副主席自然成为主席;一个是张德江,理由是宪法里规定人大常委会是最高权力机构;一个是毛新宇,理由是这红色江山是他爷爷打下来的。

逊尼派认为应该竞争选举,根据势力大小来定谁是总书记。而什叶派认为一定是毛泽东的后代才有资格,哪怕只有一个后代还是个傻子。这就是民主与世袭观念在伊斯兰世界一千三百八十二年前开始的对决,直到今天还没有统一认识。一千三百年如一日,伊斯兰教教徒够执着的。由于两派观点无法统一,双方都想用武力杀掉对方。可吊诡的是:双方互相杀戮了一千三百多年竟然谁也吃不掉谁。这跟中国经常改朝换代成了鲜明的对比。其根源在于:穆斯林极少出汉奸叛徒,世俗化接近0%,可以为信仰而奋斗;而中国人由于缺乏宗教情结,非常势利眼,世俗化程度达100%,汉奸就特别多。毛泽东刚一死,把他老婆侄子抓起来,全国人民高兴地敲锣打鼓。所以,中国不可能出现两派对打一千三百年不分胜负的情况。

诚然,中国真正走出世袭制度是从袁世凯称帝失败开始的。当时人人都清楚袁世凯称帝的目的是想把权力遗传给他儿子袁克定,才引起轰轰烈烈讨袁洪流的。蒋介石当初把没有上过战场的蒋经国提拔为将军,后来又提拔为中将,令国民党内部认为他有把废除了的世袭制重新走回去的想法,便纷纷投靠中共。如果毛岸英在朝鲜活了下来,文革时将军们极有可能联合起来拼一下的。江青毛远新有夺取大权的野心,家天下世袭制死灰复燃的可能性令毛泽东信得过的汪东兴与华国锋一道联手搞了宫廷政变。林彪案子极难平反,因为他在当上党章确定的接班人后立刻神化他儿子为“超天才”,这就有建立林家王朝世袭的可能性。邓小平江泽民都没敢做让儿子接班人的梦,而薄熙来竟然在重庆开会时让薄瓜瓜坐在主席台,胡锦涛温家宝只要把薄熙来让儿子坐在大会主席台的视频交给江泽民,江泽民就不能不答应干掉薄熙来。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如果不敢碰红二代家族,或者来个只有红二代红三代才能接班当总书记,历史已经走出世袭制的中国,必然让他以失败而告终。

接下来说一千三百年前的穆罕默德。由于一些伊斯兰教中东国家至今还没走出政教合一的一千三百年前的体制,而是否持续世袭制或变相世袭制(类似于当今中国红二代掌权)的斗争与中国近代的政治状态有雷同,所以,此文两边都照顾一下。

那么,为何穆罕默德的孩子都夭折?这可能有遗传的因素。穆罕默德是遗腹子,他母亲也是在他童年时去世。更有趣的是:穆罕默德创造了伊斯兰教后,不算身边的女奴侍,仅正式结婚的妻子就有13人。除了第一个40岁寡妇给他生了6个孩子外,只有一个妻子给他生了个儿子也夭折了。这十三个妻子里,只有一个结婚时9岁的是姑娘外(6岁订婚,9岁结婚),剩下的都是寡妇。这些寡妇里好像有一个是犹太人(凭记忆,名字不记得了),我之所以记得这个犹太人,是因为她亲自杀了她爸、她哥、她弟、她几个叔叔、还有她两任丈夫,穆罕默德竟然敢娶她。还有一个他娶的寡妇是他养子的前妻,属于中国人说的扒灰。从心理学上讲,他在可兰经里对圣战者死去后在阴间有72处女的说法,英文版的可兰经只有六百多页,其中三分之一左右是重复讲圣经里的人和故事的。里边找不到有72个处女的说法,翻译的问题?这数字和说法怎么来的,我不太清楚。只是大家都这么说。他对娶了自己养子的前妻可能有内疚感,因为他在可兰经里规定了一条:不许领养孩子。如果他这个妻子不是养子的遗孀,他娶这个女人就不会想到在可兰经里制定不能领养孩子的条文。这表明穆罕默德内心里还是有羞耻心的,而毛泽东与儿媳妇十指相扣照相后把照片留给后人,临死前也没提出在党章里加一条:公公与儿媳妇十指相扣时不能照相。相比之下,还是穆罕默德道德高尚。

关于“杀死异教徒的圣战”,可兰经里提到了但里边是有条件的,那意思是必须是敌人入侵并杀死你时,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要尽量忍耐。可兰经并没有让信徒干恐怖分子干的事。基督教的圣经太长,我花了很多时间读每次都是挑挑拣拣,无法从头到尾读下去。尤其是觉得故事太无趣,那些人又不是我们东方人,无法像读中国四大名著那么有热情,也比不上资治通鉴写得有趣。所以,无法比较圣经和可兰经到底哪个更仁慈。论故事真实性,都比不上资治通鉴。论知识性,都比不上吕氏春秋,尽管里边在科学角度上看这些古人们都是瞎掰的离谱。无论什么古人写的东西,看看就算了,别太认真。必须得承认人类是在进步着的。令大众花一生经历沉浸在那些神话故事里,必然导致意见分歧甚至走火入魔。

润涛阎认为,秦始皇坑儒不对,属于草菅人命;但他焚书是对的,不属于科学技术方面的政治书、社会书、伦理书,隔一段时间就焚烧一次,就避免了后人钻入古人过时的谬论而不能自拔、纠缠于旧恨泥沼而导致社会无法走向未来。如果全世界各国都来个焚书,每五百年焚书一次,只焚烧有关政治、战争恩怨、人文、道德、法律的书,旧的恩怨历史因付之一炬而彻底抹消,人人都向前看,人类社会发展就快多了,目前各国的社会管理水平也就高级多了。那些厚古薄今的人都是些逆历史潮流而动不可理喻的混账。每五百年焚书一次,中国的儒家帝制就不会走这么久。即使走这么久,直到毛泽东,没有线装书,毛泽东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就小很多。

(二)欧美妄想改造伊斯兰世界

不知道伊斯兰的先知是在阴间怎么鼓捣的,反正结局是这样的:主张穆罕默德血亲才有资格当哈里发的什叶派只占伊斯兰世界的10%,而主张大众化、不需要与穆罕默德有血亲也能当哈里发的逊尼派则占90%。另一方面,只占伊斯兰世界10%的什叶派几乎占据了中东所有的油田。别说什叶派为主的伊朗、巴林,就是伊拉克,其石油所在地也几乎都在伊拉克南部什叶派所在地,而中部逊尼派所在地几乎没油。还有石油第一大国沙特,虽然人口以逊尼派占绝对多数,但石油所在地却在东部省,那里可是什叶派的地盘。这就让两派本来不为了钱只为观点就打了一千多年后由于资源的争夺而导致金钱诱惑力猛增变得更加你死我活。“先知”在死前没预料到他死后会有逊尼与什叶两派的缠斗而且血腥程度远超过他的对异教徒圣战,非但如此,他也未预料到中东伊斯兰地盘会有石油在地下。这黑金子几乎都在坚持“穆罕默德血亲才有资格当哈里发”一派的地盘倒是给“先知”留了个大面子。

如果没有石油,两派拼死拼活不关他国什么事。可石油一出来这事就大发了,逊尼派想把油田从什叶派手里夺过来,什叶派必然当仁不让,打起来烧油井的事便诱发他国干涉了。

吊诡的是:主张世袭、穆罕默德血亲才有资格当哈里发的什叶派最早走向民主选举,比如伊朗;而主张大众化的逊尼派则世袭制更顽固些。原教旨主义最极端的本拉登则选择逊尼派国家为大本营。

欧美从基督教文艺复兴走过来后自然明白伊斯兰教小弟还处在基督教的中世纪原教旨主义阶段,需要从教义中走出来,其关键一点便是世俗化。欧美必然想用“打进去”、“拉出来”的策略以改造中东伊斯兰世界。可民族跟民族不一样,伊斯兰教国家的中东人不希望走向资本主义残酷的经济竞争、科学技术竞争、市场竞争。因为他们知道,这类竞争需要把精力和大脑统统用在世俗的金钱获得方面,久而久之,精神寄托也就让位了。

中东人没有自信他们会在与其他民族在科学技术与体力劳动方面竞争中获胜,更重要的是:一旦进入这种竞争,如果不能在竞争中取胜,势必导致伊斯兰教的溃败。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不同,伊斯兰教坚信穆罕默德是“最后一个先知”。伊斯兰教教徒可以承认穆罕默德前边的上帝耶和华(犹太教)、耶稣(基督教),但人类最后的先知是穆罕默德。如果伊斯兰教国家不能在与其它宗教国家竞争中取胜,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死异教徒,否则,穆罕默德都没搞出来的电脑手机等高智能玩意,那证明穆罕默德就不是最后的先知了。这是一些伊斯兰教教徒无法容忍的。

地球人都是这样子的。比如,犹太人认为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基督教国家比如美国认为上帝保佑美国;土耳其认为当年最先进的是奥斯曼帝国,恢复奥斯曼帝国是土耳其早晚要实现的蓝图;东方的中国自称是龙的传人,其它国家都是蛮夷。

欧美国家认为,接收伊斯兰信徒移民,让他们在其它国家耳闻目睹看看世界是什么样子,他们也就可能从原教旨主义牢笼里走出来。

美国的做法是尽量停止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内战,然后才能逐步走向法治、民主。可逊尼派与什叶派都认为美国在拉偏架。如果站在高处往下看,美国拉偏架的程度并不像伊斯兰两派想象的那么严重。比如,什叶派指责美国偏向逊尼派。可小布什发动的两场战争打的都是逊尼派当权的伊拉克与阿富汗。什叶派的霍梅尼愣是把君主立宪制的民主的伊朗搞成了个政教合一政体时,美国也立刻站在了伊朗的对立面。有人说美国在中东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美国的石油,事实上,伊拉克战争后进入伊拉克获得石油利益最多的是中国,而非美国。美国轰炸南联盟,是因为南联盟对穆斯林实行种族屠杀,美国是站在穆斯林一方的。再说了,南联盟根本就没有石油。

另一派认为:欧美没必要花力气改造中东伊斯兰世界,人家自家人互相杀戮,关你们什么事?你就买油就行了。他们不卖?他们不傻,有油不卖怎么过得上不劳而获的奢侈生活?人家互相杀戮一千三百多年了,你在旁边看热闹就可以了。不想看就闭眼睛。你把他们的人拉到你们国家,想改造人家,引火烧身是轻的,搞不好鸠占凤巢,到时哭都来不及。

目前的中东乱局是叙利亚血腥镇压本国人民示威游行所引发。巴沙尔这个独裁政府用机枪坦克轰炸机镇压本国示威群众,模仿当年邓小平李鹏在北京六四镇压的套路以巩固独裁政权。然而,巴沙尔不像邓小平敢作敢当,他竟然公开说:

“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会杀害它的人民,除非这个政府由一个疯子领导。我们没有下达杀人或者采取残暴行动的命令。每个‘残暴的反应’由个体作出,而非某个机构,你必须知道这一点,采取镇压政策和一些军官作出错误决定是两码事,差别巨大。我是总统,但不代表我拥有这个国家。所以,军队不属于我。大部分被杀害的人是政府支持者,而不是反对派。1100名政府军士兵和警察在冲突中丧生。我从没说过我们是民主国家,我们正在推行改革,特别是在过去这9个月,实现民主需要长时间,国家需要足够成熟才有条件实现充分的民主”。

不知道李鹏听到巴沙尔这短话后该有何感想?巴沙尔认为,下令杀害平民示威者的领导是疯子。

难怪巴沙尔政府官员包括军官有不少跑到反对派那里去了。巴沙尔在上台前,专门化几年时间到军事院校学军事,上台后掌握了叙利亚的军权。可他敢做不敢当,把杀人的责任推给下属,也不对下令杀人者撤职。这下惊呆了叙利亚人民,都觉得他这么做不是个政治家的材料。反对派就发展起来了。

巴沙尔属于什叶派,在叙利亚占少数。什叶派的盟友不多,最大的什叶派政权是伊朗。那俄罗斯为何站在巴沙尔一边?这跟俄国境内的穆斯林有关。俄国境内的穆斯林大多属于逊尼派,是什叶派的死对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就不难理解俄国千方百计站在巴沙尔一边,尽管普京清楚巴沙尔血腥镇压示威群众导致叙利亚大乱。

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战争,把全世界几乎所有大国都给搅进去了。虽然中国表面上作壁上观,其实土耳其支持的新疆独立组织也令中国政府在内心里站在了巴沙尔一边。几次联合国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表决时中国都投了反对票。这当然也有巴沙尔血腥镇压示威者跟六四有点雷同,巴沙尔遭到反人类罪谴责,令中共听着刺耳。

美国认为,血腥镇压本国人民的巴沙尔不下台,叙利亚是无法实现和平的。这跟中国“杀二十万就可稳定二十年”(传说是邓小平语)不是一回事,因为中国没有宗教意义上的派别间你死我活的圣战因素,而逊尼派要复仇的。

其实巴沙尔干的和他老爹干的差不多,只是巴沙尔更令欧美难以忍受的是他和金正恩一样,都是欧洲学府培养出来的人才。巴沙尔留学英国,还娶了个英国老婆。本来接班是他哥哥的事,他害怕他哥哥担心他夺权而下毒手便留在英国当眼科手术医生。他的同事和老板对他的印象很好。他哥突然死了,他老爹就让他回国学军事准备接班。这跟金正恩有点类似。金正恩在金正日的三个儿子里最小,有心计的他留学瑞士,就有躲避哥哥接班后杀戮他的意思。没想到他爹看上了他,让他接班,他大哥反而逃亡在中国。欧美认为,巴沙尔金正恩二人在欧洲留学时表现很柔和,亲自在民主自由的国家度过了多年,回国后一旦掌权,就会结束独裁统治。可令欧美大跌眼镜的是,这二位在欧洲装得特别像,可一旦掌权,比他们的老爹还残忍。这俩人都是个人物。城府深,耐力强,能忍,心狠手辣。

俄罗斯害怕巴沙尔下台后民主选举逊尼派上台,逊尼派一旦上台,便会清算俄国支持巴沙尔政权的罪恶,也令俄国担心俄国境内的逊尼派与周边逊尼派连成一片,尤其是宿敌土耳其一直有一统中东江湖的野心。伊朗、叙利亚是俄国的势力范围,一旦失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俄国在中东的话语权就更小了。所以,俄国亲自出马轰炸ISIS和叙利亚反对派,这就得罪了土耳其。

综上所述,中东伊斯兰两派你死我活的圣战把大国都搅进去了。本来不怎么热衷参与的法国德国,以后也会由于在欧洲的恐怖袭击而不得不加大对中东的参与度。

润涛阎早在多年前就预测,在2019年中共与美国都会进入各自的经济与债务危机而面临巨大的动乱期。现在,我们还得加上中东搅局这一危机。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打起来的话,应该在2019年左右。

(三)美国的战略转移

美国从奥巴马上台就开始了战略转移—从中东转到亚洲。这是他所说的“改变”最核心的内容。就是亚洲再平衡战略。为了达到此战略,他不惜失去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战争取得的中东稳定局势,紧急从伊拉克撤兵导致的权力真空被ISIS浸淫。

这是叙利亚巴沙尔用了化学武器触了底线奥巴马也不出兵灭了巴沙尔政权的原因。既然俄罗斯想趟这浑水,就让它折腾吧。美国不论下一届总统是谁,ISIS不会像上次911一样把原本美国战略转移到亚洲的计划再次打乱。诚然,如果中东战火烧起来而且越烧越旺,美国不得不杀入中东再次给中国15年(911 发生在2001年)和平发展机会。这可能性很小,因为今天的美国对石油的依赖很低,就算不能自给自足,从身边的加拿大等进口石油也不需要中东的石油了。更重要的是:美国明白了让中东伊斯兰教国家走民主自由之路远比想象得难得多。而且难民就是个棘手的问题。中东逊尼派与什叶派外加俄罗斯法国等打个昏天黑地,美国完全可以当看客,而把军事力量转移到亚洲开辟另一战场。所以,土耳其打下俄罗斯战机的事导致俄罗斯深深并长期卷入中东战争泥潭,对美国挥师亚洲则是天赐良机,因为中俄联手才是美国最担心的。美日都不参与中东混战,俄罗斯无法顾及与中国联手,干看着美日联手。所以,中共对俄罗斯与土耳其死磕是忧心忡忡的,因为中共一直把中俄联手以令美日不得不收敛看成是战略构想。现在的局势发展如果只是把俄罗斯给陷入中东而美国从中东抽身,则是习近平几个月前都未曾料到的。 所以,习近平一直不表态支持俄罗斯而谴责土耳其。他希望俄罗斯从中东抽身,以面对美日联手的亚洲再平衡战略。中东那地方打了一千三百年了,此起彼伏,没完没了。只是现在资讯发达了,一个炸弹爆炸几分钟全球都知道了,显得格外热闹而已。搀和进去的大国越多,局势越乱乎。

所以,俄法等大国掺入后中东的后续事态发展绝不是今天的局势所能判断出来的,因为不可控因素太多。今天中东的乱局,跟两次世界大战前和大战中的欧洲类似,不来一次世界大战,靠美国搞平衡术是无法摆平的。

(四)穆罕默德是怎么当上先知的?

穆罕默德的生日与忌日是同一天。也就是说,他死在了他生日那天。他是被犹太老妇给毒死的。这个犹太女人非常聪明,她毒死穆罕默德,就是要表明“你如果是先知,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给你的饭里下了毒?”虽然穆罕默德当时没死,但是下的毒最后还是要了他的命。

这就好比人人称颂毛泽东是明察秋毫的伟大领袖,可他竟然把林贼定为党章上的接班人。到底是林彪太聪明,令毛泽东无法识破他?还是林彪真的是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如果是前者,表明毛泽东并不是明察秋毫的伟人,他根本就识破不了林彪;如果是后者,表明毛泽东让神化自己吹捧自己为自己的江山卖命一辈子的亲密战友都得不到好报,都得被毛泽东逼得外逃求生。所以,在党章上写上“林彪是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不久林彪便叛逃投敌,表明毛泽东要么是个被林彪骗了的傻瓜,要么是个令人人自危连亲密战友都不放过的暴君,或者二者兼有。

穆罕默德没上过学,是个文盲。他在做买卖时结识了一对有文化的夫妇,这对夫妇是基督徒,教给他圣经。

订阅
提醒
4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