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文赏析(八):新冠病毒有可能人造吗?

点击数:1289

一晃阎兄离开我们一年了。这一年中我时不时思念他,大事发生时缺失感更甚。我一直想写点感想与大家共勉,却一拖再拖,实在自惭。

新冠疫情爆发后,阎兄写了一系列的帖文,也在文学城城新闻评论里给出观点。生物科学是他的领域,他倾注了大量精力,提出他的专业分析及深邃见解。他从2020年1月22日的第一篇《冠状病毒与人类的共生关系》,至4月5日连续发了8篇相关文章,此后还有2-3篇与新冠有关联的帖文。他建立了自己的数学模型,在陆续的帖文及评论区与大家分享他预测感染及死亡人数的趋势(他的结果准确度远超CDC及华盛顿大学),分析时局,评议各国措施利弊并提出政策建议,也从理论到实际分享关于包括口罩知识在内的个人防护等应对方法。他在第一时间首个在文学城报道的新闻里建议武汉立刻封城【注释1】。他不厌其烦、深入简出的回复读者们关于疫情尤其是新冠病毒一再反复的提问。可以说他在新冠疫情的投入及成果是他超人智慧及高尚人格的集中体现。

新冠病毒的起源问题从疫情开始就有一波一波的争论,至今也没停没定论,期间也存在有意无意的包括泄露、人造等各种阴谋论说法。他关于此课题付出了大量的文字,尤其在不可能人造这点。在我看他的观点及论述全面深入也颇权威 – 虽然他没有相关头衔 – 而且明确。所以我觉得在他新冠疫情方方面面的贡献中,最有意义的就是尝试小结一下这方面他的科普及分析。

在尽量保持他原文字的基础上,我从他各帖及评论区汇集整理了他的主要论述点,按我的理解及认知顺序列下并分小标题。其中略有删减,也可能留有相近或重复但不同的地方,另外我也有个别补注。阎兄早前用到“武汉病毒”之处,我都用“新冠病毒”在文中直接替代了。欢迎大家指正补充!

提要 润涛阎的结论是地球上没有一个新的致病病毒是人造的,这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各种冠状病毒,根据是这远远超出了目前科学家或者说人力所及。

病毒发生【注释2】

从2019年12月底国内社交媒体传开武汉发生类萨斯未知肺炎传染、致病病毒2020年1月初被官方机构检测鉴定起,到世界卫生组织WHO于2月11日正式命名新冠病毒及疾病名称新冠肺炎(COVID-19),新冠疫情逐渐传遍全球。冠状病毒是核糖核酸RNA病毒,RNA病毒容易突变。蝙蝠冠状病毒有萨斯(非典SARS)病毒、莫斯(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毒及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注:此段落非润涛阎文字】

病毒变异

生物的密码 地球上所有的生物,从最简单的病毒到人类,都用A、C、G、T四个碱基作为密码,合成不同的蛋白质。不同的蛋白质有不同的结构,不同的结构有不同的功能,就组成了不同的生物,同一生物不同的器官,同一器官里不同的组织,同一组织里不同的细胞,同一细胞里不同的蛋白质。

地球上所有的物种,都用同样的20种氨基酸组成,只是顺序不同。20种氨基酸都是来自于4个碱基对(ACGT)组成的密码,没有例外。【补:蛋白质的组成单元是氨基酸】

病毒学是最基本的生物学知识。病毒就几个基因连在一起的一串密码,外面有包装蛋白,选择入侵宿主的功能就是这包装蛋白的构造有所不同。细胞的膜蛋白是锁,病毒的包装蛋白就是钥匙。要想进入另外的一个锁,那钥匙的形状就得变。翻译包装蛋白的密码就是病毒的基因链上几个基因之一。“病毒基因密码组合”简单说就是:“一个病毒”是由“一个基因密码组合”翻译出来的产物。

你随便用这四个碱基ACGT打入一个组合,比如:AATTGCGTTCATGCCGTTGGCATTGGGGTTACCATGGAAATTGCAGT。每三个是一个密码子,就等于翻译成一个汉字。比如:AAT TGC GTT就翻译成不同的三个氨基酸。地球上的蛋白质都是由20种氨基酸构成,不同的只是顺序。

病毒突变 那什么是突变呢?比如上面的AAT变成了GAT,氨基酸就变了。就好比密电码的“东”变成了“门”,二者毫不相干了。人把原来的基因密码AAT变成GAT的技术被称为基因工程技术。在自然界就是“突变”。基因密码变了,翻译出来的氨基酸就变了,那由氨基酸组成的蛋白质就变了。

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用跟密电码类似的基因密码。一个病毒大约15000个密码翻译成一个病毒。人就太多了,是以亿为单位的密码翻译成一个人。15000个密码的病毒是一个基因密码组合,比如:AATGTTTTTTTAGAAAGGGGCCCCGC…一共15000个,每三个是一个密码子,最后翻译成一个病毒。当然,里边有不是密码子的密码,比如调控密码子是否翻译的密码。

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密码都是四个ACTG碱基,密码子是三个一组,比如ACC,AGT,CTA,GGG,CCC,AGG,等等,一共就有4的3次方,就是64个密码子。每一个密码子决定一种氨基酸。可氨基酸只有20种,而不是64种。那怎么办呢?就是几个密码子翻译成同一个氨基酸。有的只有一个密码子翻译成一个氨基酸,比如ATG就是起始密码子,翻译从它开始。这个氨基酸用一个字母表示就是M。

在自然界,病毒突变,从一个病毒到1000万亿只有5天,注意,不是1000亿,是1000万亿。一个病毒一天产1000个病毒,每个病毒第二天再产1000个,两天就是1百万,三天就是10亿个,四天就是1万亿个。每个病毒发生一个突变,可见其突变能力,那哪里是科学家合成病毒的速度能比的。【注:指冠状病毒。不同病毒复制率不同】

病毒科研

免疫系统难关 在培养的细胞里造出的病毒,不是一百个里是一百万里也未必有一个能逃得过人体免疫系统的绞杀,大不了就是一轻感冒病毒而已。在天然突变的感冒病毒,那是五花八门,基本上就是流感而已。流感病毒致死率0.02%左右。病毒在上呼吸道的粘膜挡住只在入侵上呼吸道后就被人体免疫系统绞杀,导致发烧咳嗽等症状。因为人体免疫系统对能入侵人的各种呼吸道病毒在孩童时代开始就有了接触,有了抗体。像萨斯、莫斯、新冠病毒这类能在上呼吸道逃过了人体免疫系统的绞杀而感染肺部、心肌、肠子的病毒,是人体免疫系统不认识的病毒,那是极其难搞成的。为什么呢?因为你在实验室用已知病毒互相切割接上,你用的还是人体免疫系统早就接触过的病毒类型。如果你开发人类都不知道的基因密码放在你设计的病毒密码上,恐怕连轻感冒都发生不了。别说像萨斯、莫斯、新冠病毒了。你的大脑比人体免疫系统的能力低。你也比天然的病毒能力低。你能想到的,大自然早就在30多亿年的进化过程中试过了。就是那些ACGT四个碱基密码,什么组合大自然都试过。那些吹捧敌人能搞出萨斯、莫斯、新冠病毒,是太崇拜敌人的能力了。

人工与大自然 人类想靠地球生物的ACGT四个碱基的密码创造新生物,就是扯淡的胡思乱想而已。经过30多亿年的进化,四个密码的组合早就都出来过,经历了30多亿年的筛选。人类想造出新的生物,靠的是机器人,而非ACTG四个密码的组合。

大自然30多亿年,用的就是A、C、G、T四个碱基基因密码,病毒又不需要组织,就一万多个密码碱基,什么样的组合在30亿年里不会有?何况随时都在突变的RNA冠状病毒了,还会剩下一个组合留给科学家?一个冠状病毒在动物的细胞里一天就复制1000个病毒,每个都可能有新突变,30亿年里,会留下一个致病的突变等着科学家?

这次的新冠病毒跟萨斯病毒比较,基因密码差4%。人工基因工程?需要突变1万亿个密码组合才有一个对上了。在天然情况下,病毒的突变不需要环境因素,因为病毒太简单了,自然界突变太容易了,冠状病毒是RNA病毒,不停地突变。所以,冠状病毒几天后,理论上讲就有几千亿个突变病毒。人工基因工程的速度跟自然界没法比。靠人工基因突变,完成1万亿个突变,是天方夜谭。而在大自然界,冠状病毒突变,从一个病毒繁殖到1万亿个,只需要五天而已。

把武汉P4研究所发表的蝙蝠冠状病毒的基因密码与武汉感染人的冠状病毒基因密码对比,就有一万亿分之一的概率。如果是科学家造出来的,需要一万亿个突变才有一个这样的基因密码组合。如果是病毒自己突变,繁殖一次有一个突变组合,从一个病毒开始,一天1000次,两天后是100万个,三天后是10亿个,四天后是1万亿个,五天后是1000万亿个。人工基因编辑是无法跟自然界突变速度相提并论的,大自然的力量是巨大的。

因为人体的免疫系统太强大,病毒天然突变能力惊人,能致病的病毒,自然界早就突变出来了。萨斯、新冠病毒,在历史上都出现过应该是无数次了。只是那时候科学家不知道而已。一个冠状病毒,一天繁殖1000个,每个第二天也都繁殖1000个,就是100万个,第三天就是10亿个,第四天就是1万亿个。哪怕1万亿里其中一万个都可以致病,那也是一亿个里挑出一个。你如何能人工突变完一亿个(其中里边有一个)?你还必须把这一亿个组合打入不同的人体,才能确定其中一个是致病的。你如何给上亿的人注射你的突变组合?

未知性与偶然性 还是要回到最基本的事实上:新冠病毒跟萨斯病毒不是修改版。不是萨斯的2.0版。那段1000多密码(1378)碱基跟pShuttle SN 类似,但没人能给出这段基因是怎么放上去的。如果是人放上去的,科学家怎么连接上去的?细节决定真假,最终都必须回到最基本的分子生物学知识上。科学家无法人工得出1000亿个突变病毒。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科学家提前就知道把这段1000多密码放入蝙蝠冠状病毒上就是新冠病毒。别说1000亿个里有一个,就是今晚的彩票中奖号码,今天白天没科学家能预测到。他们如何提前就知道那1000亿个组合里哪个是致病病毒?无法提前预测,那需要1千亿个组合里才有一个。

然而,概率是大数定律,个体少数例子毫无代表性,可照样发生。美国发生过一个人一生中就买过两次彩票,两次都中!而且都是上亿美元。如果有人从此得出:地球人买两次彩票就是亿万富翁的结论,那是瞎掰的,因为无法重复。同理,别说病毒了,就是加州大地震,说平均每100年来一次,那其实也就是最近几百年的数字,毫无代表性。在几百年前,很可能有过50年一次,500一次反而没有的大地震事实。即使中国人继续吃果子狸竹鼠,也许下一次突变出类似萨斯、新冠病毒的是10年后,也许是1000年后。仅两次的数据没代表性。

不论是单个或一段位点的突变,还是加上、减去一段,科学家在实验室都可以办得到。可以改变一个密码子,可以改变几个密码子,可以加上、敲掉某段密码子。在实验室,知道了新冠病毒的密码后,科学家搞出来就易如反掌,这就是为何阴谋论者说是科学家在实验室里搞出来的原因。就好比你告诉我明晚上的彩票中奖号码后,我今天就去写上去,明天我就是亿万富豪的道理一样。问题在于:没人提前就知道新冠病毒的密码,就跟无人提前知道彩票的中奖号码的道理一样。那些反推的人,不是搅混水就是犯傻。新冠病毒,碰巧了的概率是1000亿分之一,这可是在已知那1300碱基放上去就肯定在1000亿个突变组合里就有一个是新冠病毒。事实上,没人提前知道。所以,科学家清楚那不是人造得出来的。

人工的痕迹 基因编辑的确没有手印。那为何美国科学家们在检测完新冠病毒密码后坚称:没证据(no evidence)来自于实验室?就是因为不可能是基因编辑,那是1000亿个组合里有一个,科学家无法搞出1000亿个病毒组合,在里边选一个是致病的新冠病毒。但如果是“半成品”,那最简单的就是通过PCR,艾滋病病毒片段PCR,vector 跟 insert 都加上限制性内切酶,连接上作为“半成品”病毒,再由某动物天然突变,就能突变出新冠病毒。“半成品病毒”是人工与天然突变的结合,速度快很多。半成品病毒就留下了手印。科学家发现没有手印,才确定不是实验室泄露出来的。就是结合两类基因编辑系统,新冠病毒是来自于天然突变、重组而来。靠CRISP/Cas基因编辑搞不出1000亿个组合,靠PCR半成品就留下手印。

病毒管制

生化武器不可行 秘密研究生物学,就是事实上的生化武器,是违法联合国公约的反人类罪。在历史上只有二战时希特勒和东条英机干过。用致病病毒作为武器成本高,靠人传人,难以掌控。关于基因武器,理论上没那可能性。我在基因领域30年,没有我不了解的任何基因技术死角。

把蝙蝠冠状病毒搞成能入侵动物不难,但从动物到活人,而且必须是能感染肺部而非仅仅是上呼吸道,那就需要用活人做试验。假如这一套研究从蝙蝠开始,用10年时间,那就是当年胡锦涛批准才行。下面的人绝不会有人有这个胆子。因为科学家知道这是多么邪恶,自己和家人是多么大的风险。找什么样的活人做研究?犯人?那得让监狱的官员知道吧?如果只用细胞培养,那结果如果只是在上呼吸道就被免疫系统干掉呢?那就跟流感一样了,没效果。所以,需要用活人做研究。你是科学家,你不怕在研究时传给你自己?你用活人做试验你心理不崩溃?如果你自己不做而是让别人做,那你能给下属科学家做出这样的命令而不担心被披露出来?人家就为了点工资就干这类伤天害理的事?如果你是一个邪恶的人,想干这事,那你的所长会批准你干这个?去杀平民?不论是哪个国家的平民,你就那么心安理得去干?干这事如何能保密?

要想杀对方的平民,根本就没那必要搞病毒开发。更重要的是:科学家们当天就公布出来。因为搞病毒研究的,都是满脑子如何治疗病毒给人类带来的疾病,他们誓死都不会答应开发新的致病病毒。

美国的法律绝不允许任何科研单位包括大学从事不能公开发表的、不能申请专利的秘密生物学研究。每个大学和科研所当年都签字了。这是美国的法律。据我所知,欧洲各国当时也都立法,跟美国的法律一样严格:绝不允许任何科研所和大学从事不能公开发表的、不能申请专利的秘密生物学研究。中国我相信也有类似的法律规定。

美国从来没有过秘密生物研究,因为犯法。其它武器多么残忍都不犯法,可以秘密研究。但生物学就没有秘密研究的可能,因为犯法。美国的大律师们就是想找政府各类犯法的事而发财,政府的赔偿最大方。美国搞核武搞其它杀人武器不犯法。国会的法律就是这样。合理不合理,与合法是两码事。

杀死平民的化学武器效率比病毒高到天上去了。那为何全世界各国都可以搞杀人武器,包括化学武器的开发,而不能搞生物武器的开发?因为任何杀人武器,包括化武核武,都可以控制杀人的规模。因为不会传染给他人,其中就包括自己。而病毒则不同,搞不好就传回到自己阵营甚至自己家人身上,更别提无辜平民百姓了。所谓的基因武器更是白痴的想法。

科学试验不能化巨资和时间搞不靠谱的试验,审批经费的人不是傻瓜。就算是朋友审批,那人家私下里也建议你别浪费你的时间干扯淡的事。你不能说你命好以反驳,科学家搞研究不是算命先生。搞生物科学研究的,谁没学过统计学?连概率论都不懂,搞什么搞?这里根本就不考虑法律的事。把法律因素带入,任何科学家搞无法发表论文的无法卖专利的无法公开的邪恶秘密生物学致病病毒开发,当即被同行定性为精神病患者。如果一个人偷偷在搞,领导、同事、下属很快就背地里议论这人在干嘛。每个研究所每年都有学术交流:每个实验室搞了什么,有没有结果出来,上级领导需要了解的。

“立案调查” 在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把这事当成“故意杀人案件”对待的,就是以希特勒东条英机再世搞出来的人造致病病毒。然后详细破案。

首先,这在蝙蝠冠状病毒上加上的1000多碱基密码是什么功能,科学家无法提前就猜到,也就排除了科学家提前设计出来的病毒可能性。

那如果是“犯罪嫌疑人”先“起个头”—把艾滋病病毒的那段基因片段加入到蝙蝠冠状病毒里,然后注射到人体或动物体,一步步由病毒自己突变,最后出来个新冠病毒呢?

需要破这个案子,才能根除人造病毒的可能性。

这个案子也不难破。“犯罪嫌疑人”科学家需要把蝙蝠冠状病毒用限制性内切酶切开,在PCR艾滋病病毒基因片段时在两头分别加上与之对应的限制性内切酶剪刀刀口密码,切开后,链接上去。然后,把这个病毒打入活人或动物身上去让病毒一步步突变。突变1千亿个病毒里就有一个是跟新冠病毒一样的基因密码顺序(就是仅仅计算这1000多个密码与艾滋病那段基因密码不同的地方的突变个数,就是12次方的突变种类)。

如何破案呢?把新冠病毒的基因密码copy/paste到“全球268个限制性内切酶剪刀切口工具”窗口,一秒钟就告诉你结果。结果是:这段基因的两边都没留下剪刀“手印”,没有刀口密码。这就排除了人为造的新冠病毒可能性。因为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

上面讲的是分子水平的细节。魔鬼在细节中。破案就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细节。

下面是生物学水平的破案。

如果是人工合成的“半成品”病毒—把艾滋病病毒的一段基因加在蝙蝠冠状病毒上,然后把此半成品病毒打入人体(事实上在上面介绍了,没那手印),那也只能是注射到“犯罪嫌疑人”本人或自己的小孩子身上,不停地注射,等突变成人传人的武汉冠状病毒出来。如果是这样传出来的,那该犯罪嫌疑人身边的同事是会被感染上的。事实表明,那个P4研究所里没有一个科学家感染新冠病毒,就排除了给自己注射人工合成病毒的可能性。

另一可能是:“犯罪嫌疑人”把他合成的病毒不停地注射给动物饲养场的动物。不停地注射,说不定就有中间宿主的产生,然后跟饲养员交叉感染,最后在某饲养员身上突变出来了人传人的新冠病毒。果真如此,那动物饲养场的饲养员都会被感染上,至少一人会被感染上,才传播开来的。新闻报道,没有动物饲养场的饲养员和科学家感染了新冠病毒。

科学家的共识 美国无数分子生物学家听到网上有人提出新冠病毒是人造病毒,吃惊地当即查看新冠病毒所发表过的论文、萨斯病毒、武汉新病毒的基因密码,从事对比研究,发现是阴谋论者的胡言乱语,便纷纷给美国各大网站平台公司写信,美国各大网站都宣布绝不再允许阴谋论者科盲胡说八道,导致无数科学家去查资料,浪费科学家们的时间。

病毒起源【注释2】

从蝙蝠溯源 从蝙蝠病毒到人体病毒,需要大约20年的时间。从15年到25年的时间。这次的新冠病毒就是蝙蝠的冠状病毒,基因密码的测序早就知道了此病毒来自于蝙蝠冠状病毒。但在哪里发生的变异,还不知道,因为整个过程需要大约15-25年的不停变异。10年就完成这样的变异可能性几乎没有。与什么季节没关系。哪里的蝙蝠,在哪里跟野生动物冠状病毒交叉变异,又传到哪里,最后到了武汉。大概需要科学家们5-10年的探索最后确定。

此蝙蝠病毒也许来自华北也许来自华南也许来自西北也许来自华东,要经过多年的探索,比较各地的蝙蝠基因密码顺序,最后得出最接近的那群蝙蝠。都有标记的。以前的研究,测序了的蝙蝠群的资料,都是进一步确定的基础。另外,蝙蝠群附近必须有野生动物养殖场。找到了蝙蝠的群所在地,再在附近的野生动物养殖场查找各个野生动物的冠状病毒基因,找到中间宿主。再找中间宿主买卖的途径,最后到武汉的过程。这些养殖场的人做买卖的人都还活着,询问就不难。

武汉CDC是否跑出来过蝙蝠、P4研究所是否卖过试验动物,可能促成蝙蝠与动物、饲养员之间的互动。这是需要追查的。这跟科学家合成了新冠病毒的说法不是一回事。

萨斯泄露,还是萨斯。没萨斯之前,谁能泄露?你泄露一个新病毒我看看?科学家根据萨斯病毒山寨出来的萨斯1.1版。而莫斯、新冠病毒都不是萨斯2.0版。人造不出来的东西,如何泄露?我搞不懂的是:我写了几十次详细的解释新冠病毒不是萨斯的2.0版,科学家造不出来的原理,为何你们看不懂。

可能的泄露 所谓的泄露,应该是武汉CDC研究所(不是病毒所)逮过几百只蝙蝠饲养、研究。跑出来了蝙蝠到了海鲜市场,那里离海鲜市场只有几百米,就是隔壁楼房。我怀疑说不定研究用完后他们就把蝙蝠在晚上在楼外放生了!这需要追查。

武汉海鲜商场的门,晚上蝙蝠能进去,跟里边的活动物可以接触,人频繁地跟野生动物接触。武汉市有没有野生蝙蝠、是不是CDC实验室跑出来的,我不知道。只要有一个蝙蝠进去了,武汉疫情是迟早的事。蝙蝠的寿命可长达20多年呢。

刚看到武汉市的CDC研究所曾经逮来数百蝙蝠,那我倒是担心这么多蝙蝠有跑出来的,猜测那个海鲜市场的动物被跑出来的蝙蝠在晚上攻击过。那个实验室离那个海鲜市场只有几百米,蝙蝠的嗅觉很灵,晚上就跑到那里觅食去了。久而久之,就把蝙蝠冠状病毒跟那里的动物冠状病毒交叉感染,一步步就演化出来了感染动物的蝙蝠冠状病毒,最后就到了饲养员或市场工作人员那里。据该研究所的人自己说曾被蝙蝠攻击而隔离了两次,因为蝙蝠的血液好(和,非“好”)尿洒到他身上了。他没说是否有蝙蝠逃出了他的实验室。这才是需要追查的。这个研究所设立在市内,就不应该逮数百蝙蝠进行饲养、研究。跑出来就抓不回去了,而且附近就有活的动物在市场交易。

最大可能是另外一个实验室,就在海鲜商场旁边,曾经抓捕、饲养、研究过数百蝙蝠。要么是无意间跑出来到了海鲜商场,要么是主动在晚上放生了蝙蝠。否则,蝙蝠很难在大城市的市内生活。蝙蝠能飞的距离有限,虽然可以15公里的时速,可它们并不怎么迁移。不过,广州发生的萨斯,也不是广州市的蝙蝠,而是云南山洞里的蝙蝠跟云南果子狸养殖场的果子狸病毒交叉重组突变,然后果子狸被卖到广州。武汉海鲜商场的野生动物从哪里进货,我们也不清楚。那里是否有蝙蝠活动,不得而知。如果武汉CDC实验室释放过蝙蝠,蝙蝠就会在附近找食物,那病毒交叉变异发生在海鲜商场的可能性很大。这就需要追查。当然,放生过蝙蝠的人极可能不认账,单位领导也会尽可能保他一下的。调查就很难。

科学家会追踪新冠病毒从蝙蝠到人的过程。这可能需要比萨斯追踪时间短,因为已经有了不少蝙蝠的冠状病毒在各地蝙蝠的分布情况资料。中间宿主也许能从海鲜商场进货地考察追踪。CDC实验室逮来的蝙蝠冠状病毒都是哪些,有没有能对的上的,等等。最后会水落石出,逃不出科学家们的死缠烂打、一直追究不放。如此大的疫情,无数科学家会死缠烂打一直到大家都认可的结论为止。

这里有三种可能:

  1. 实验室的动物带有pShutle SN 艾滋病疫苗卖给了食品动物养殖场,在那里野生蝙蝠攻击了该动物,交叉感染后,蝙蝠冠状病毒拿走了1300碱基片段,这一步叫“基因重组”,然后一步步突变,在1000亿个突变里有了一个新冠病毒动物版,然后跟饲养员冠状病毒交叉感染,在ACE2钥匙-锁那里的基因密码突变出来了一个感染人的真正的新冠病毒,就开始人传人了。
  2. 野生蝙蝠晚上到实验室动物养殖场攻击了带有pShutle SN 艾滋病疫苗的试验动物,交叉重组,后面发生的跟上面的过程一样。
  3. 自然突变而来。如果发生在外地,类似当年的萨斯,广州的果子狸来自云南。武汉海鲜商场的野生动物来自于云南或其它对方,过程跟萨斯类似。如果新冠病毒的重组变异过程发生在武汉海鲜商场,或附近的养殖场,蝙蝠可能的来源有两个:一是野生的,一是CDC实验室跑出来或放生的。那断基因1300个碱基密码,如果来源于P4实验室的艾滋病疫苗动物,以后会追踪出来,他们卖到了哪里。为什么呢?因为这事没发生在P4研究所的动物养殖场,因为如果那里是感染源,那里的科学家和饲养员第一个感染,然后传到外面。这不符合事实。而且,即使传到外面,由于是人传人,不会到海鲜商场那里急中。这就排除了发生在P4研究所的可能。

结论:

  1. 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人造的。科学家无法合成1000亿个组合(因为新冠病毒的基因密码那4%与蝙蝠冠状病毒不同的1300碱基,自然界没有)。
  2. 那1300碱基密码跟艾滋病疫苗pShutle SN 有相似性,来源于P4研究所试验动物的可能性不能排除,这有两个途径:一是蝙蝠攻击了研究所试验动物发生了基因重组;二是试验动物被卖出了,在买家那里被蝙蝠攻击发生基因重组。第一个可能性可以排除,第二个可能性需要调查是否卖出过试验动物。
  3. 蝙蝠的来源可以追查出来。是不是人为放生的或者从实验室跑出来的。
  4. 跟P4、CDC实验室都没关系的可能性很高,因为萨斯、莫斯病毒都是在自然界的蝙蝠变异出来的。

非人工合成 综上所述,新冠病毒不是人工合成的。但蝙蝠的来源是否与科学家放生、跑出来,需要追踪。那1300碱基是否与艾滋病疫苗有关,可以追踪。但必须清楚:即使来自于试验动物,那也是在自然重组、变异出来的结果,科学家无法提前知道哪个组合就是新冠病毒,需要合成1000亿个病毒在里边有一个是新冠病毒。科学家办不到。“半成品病毒”的由来也不合情理,因为没人知道把那1300密码加上去就可突变出来一个新冠病毒。你随便拿1300基因加上去,就是全部组合都有,你也不知道你能得到致病病毒。所以,科学家都明白那不可能是人造病毒。只有外行才怀疑是科学家造出来的病毒。

有没有一个可能:蝙蝠是CDC实验室放出来的,直接去了海鲜商场、那1300碱基来自于P4研究所卖出去的艾滋病疫苗试验动物,这两个因素加起来,在海鲜商场里发生了二者的交汇,产生蝙蝠冠状病毒与艾滋病病毒片段重组、突变,最后出来了个人传人的新冠病毒?可能性不能排除。但现在没有证据,因为萨斯、莫斯病毒都是天然进化出来的。在自然界,带有艾滋病病毒的人或黑猩猩,都可能跟蝙蝠冠状病毒重组(艾滋病病毒也是RNA病毒,可以跟冠状RNA病毒发生重组)而出来个新冠病毒。

如果两个因素交汇,那是说:人为因素加速了武汉冠状病毒的产生,或者说提供了产生条件。不能说是他们在实验室造成了新冠病毒。

如果武汉市没有蝙蝠,蝙蝠是人逮来的(跑出来或放生),那迟早会发生武汉疫情,也许时间晚点而已,说不定出来个莫斯一样死亡率37%的呢。无人知道。然而,一个冠状病毒一天就产生1000个可能的突变和重组,4天后就是10万亿(1万亿,下同)个病毒。只要有蝙蝠在活的野生动物身边,人又跟野生动物频繁接触,变异出萨斯、莫斯、新冠病毒只是时间问题。就等于病毒在不停地以万亿级别的数量试错,早晚会出来一个适合感染人的。四天就10万亿个,长年累月,总会出来一个适合感染人的。

 

注释:

  1. 文学城从2019年12月30日起关于新冠疫情的文章,可惜评论只剩少许。不同博客读者都记得润涛阎的有关发言,但目前无从核实。间接的佐证是润涛阎在2020年1月22日(美国时间)那篇的开头语“当文学城新闻出现武汉病毒报道时,润涛阎就在评论里提出应该把武汉封闭起来”。武汉于1月23日凌晨宣布从10时起封城。
  2. 特指新冠病毒,为标题一致简化了。
  3. 特指新冠病毒,为标题一致简化了。

  1. 润涛阎博文列表: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all.html
  2. 主要内容出处 – 《为何在美国吃野生动物就没事?》(连带评论有27页,也许是文学城的最高纪录)
  3. 文学城从2019年12月30日开始有疫情报导,首篇应该是《突发!武汉确诊7宗SARS?官方:不明原因肺炎
  4. 有关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WHCDC 或者CDC)捕捉饲养蝙蝠研究冠状病毒,参阅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肖波涛发表的题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源头可能性》 (“The possible origins of 2019-nCoV coronavirus” by Botao Xiao and Lei Xiao) 的报告。报告指出其他途径的可能性,指出武汉有两间实验室,WHCDC实施室除了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280米,亦邻近协和医院,而该医院有第一批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医生。报告认为,尽管未来仍需确凿证据,但这种病毒泄漏到周围并感染到最初患者是有可能的。报告也提到2020年2月15日,中国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要求各主管部门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By Fanfu002

订阅
提醒
10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0
0
留言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