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也要为国人孩子的不幸福负责

 

看到悟空孙和无墨在教育孩子方面价值观的辩论,很受启发。

首先,站在悟空孙的观点上看,中国人的孩子如果没有父母、社会那么多的压力,孩子反而更有比较多的幸福,因为地位和金钱与幸福不能划等号。“你开宝马我开马自达,你开豪华游艇我乘橡皮船钓鱼我怎么就不如你幸福了?干嘛要当人上人才感觉到幸福?”

悟空孙的观点在唯物主义者看来,那就是唯心主义的自我陶醉,是阿Q精神的表现。

而无墨的观点是绝大多数国人的看法,就是在阶级社会中,不同的阶层决定了幸福的程度。导致这个观点的普遍认同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是大家几十年来批判唯心主义,人人以阶级(无墨文章中所说的阶层)定位是否成功的唯物主义思想导致的人生观,以地位和金钱来衡量自己以及别人是否幸福。这样,只要是人上人了,你才算是成功,你才算幸福。另一方面,如无墨所说,在国内没了工作,老婆就跑了,你还幸福个头啊。

事实上,国内的情况比无墨描述的还要严重。因为在国内,大家对人权的概念不尊崇,而对金钱地位十分尊崇。有地位的人就可以任意欺负没有地位的人。这就更加让父母担心自己的孩子不能成为人上人的话就会终生被人上人欺负,凌辱,糟蹋。看看邓贵大如此嚣张,就可看到在这方面问题严重到了何等地步。

本来在人权还没有成为社会的行为法则之前,阿Q精神可以让底层的百姓感到一些幸福和快乐。鲁迅不放过阿Q,这本来就是底层人能活下去的一点点自我陶醉,竟然被看成是唯心主义的“精神胜利法”而遭到唾弃,结果便是人人争当人上人,人人看不起在最底层的百姓,这是邓贵大对修脚女工邓玉娇说出“我用钱砸死你”这种话的深层原因。而这深层原因的起因就是:唯物主义人生观导致的物欲横流,在鲁迅猛烈羞辱阿Q多年之后,底层的国人想来点自我陶醉都不可能了。

彻底的唯物主义导致的物欲横流,再加上阿Q精神的彻底消亡,其结果就是社会一下子进入了极端竞争状态,这对社会的高速发展绝对是催化剂,甚至是这个疯狂运转的机器本身。

人体,就是整个社会的缩影。组成人体的细胞,有的每时每刻都在生长繁殖,而大部分一旦分化成熟以后,就不再繁殖,不再跟繁殖细胞竞争大量的生长所需的资源,这样,整个机体才会各尽其事,稳妥和谐。一旦大家都跟繁殖细胞争资源,那就是癌症了。癌细胞就是你追我赶,看谁繁殖的快,谁也不服谁,最后整个机体因为资源供应不上而饿死。

看看国内,没人在意环境,只要我自己能发财,管他娘的祖孙后代是不是该逃离地球!我考虑环境,那样我就败给了对手,我就被人上人耻笑、凌辱,甚至潜规则。

问题在于:如何让人上人不再欺负底层百姓、如何让底层人回复阿Q先生的快乐人生观,是摆在这个癌症患者面前十分紧迫的课题。否则,社会和谐都成问题,别说孩子们的幸福了。

这里,我讲的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而非阿Q的人品。在此提示一下。

 

下面是悟空孙与无墨二位高手的文章。

 

谈生存目标和人生价值观——兼答无墨网友

来源: 悟空孙 于 09-06-18 10:36:09

 

首先感谢无墨对我这个教育系列的鼓励和支持,更要感谢她开诚布公地提出意见,这样才有助于我进一步的修改完善。

我写这个系列,往往是有一个题目出现在脑海里,就匆匆抓住,记下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加上行文匆忙,文章非常粗燥。所以,张贴之后出现各种不同意见也在意料之中。不过,这一次我们之间的争论,好像有些枉然,我们似乎在谈论两个不同的范畴:你说的是孩子的生存而我谈的是人生的价值观念,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当然,也可能我没有完全理解你的观点。你反复强调望子成龙是为了生存,你说:“我觉得这个成长不是简单的身体成长,还有知识,品格,责任等等诸多方面的完善,最根本的还有一点,就是为将来孩子能独立生存做好一切准备。”这我完全同意。但是我不明白你的“生存”是如何定义的。因为你说“总觉得“龙”的生存竞争力是比“虫”要强出N倍……社会资源的分配都是有强烈的阶层性的,就是高阶层的人更容易也占有更多的资源。”是不是所有的生物都要像龙那样占据大量资源才能生存?你是不是认为每个人都要占有几百平米的大房子,跑车游艇这样的“更多的资源”才算生存下来了呢?是不是占有了这些资源就一定快乐,实现了自我价值呢?

既然“社会资源的分配有强烈的阶层性”,那么我认为龙和虫所需的资源不是完全相同的,他们都需要一些基本的东西,空气、水,但是他们的食物不一样,喜欢去的地方也不一样。那么为什么大家都要去竞争龙所需要的资源呢?

其实,做一条龙所需的资源更多,那龙的生存条件更差,龙更辛苦。国外买不起房子和跑车的人可以很快乐,如果国内没有轿车别墅的人就不快乐,就觉得低人一等,那真的是价值观的问题了。正像其他网友说的,与其做一个辛苦的不快乐的龙,不如无忧无虑的做一个开开心心的虫。国内竞争激烈不假,但那不完全是为了生存。很大程度上激烈的竞争是人为的,是因为畸形的价值观,认为只有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才“生存”得有价值,如此恶性循环,竞争又成了让价值观更加扭曲,人心更加浮躁,人生态度随势利的社会文化而改变的借口,这是万万不该的!

去年我们去阿拉斯加旅游时了解到,当年淘金的竞争是相当激烈的,绝大多数人失败了,放弃了,甚至丧失了生命!可能当时很多人不顾自身的能力和身体条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认为只有淘到了金子才算成功,才能生存。哪儿有那么多金子啊?相反有些人量力而行,为这些淘金者服务,修路搭桥开餐馆旅店甚至妓院,反而生存下来了,而且生存的很好。这道理不是一样吗?国内不就是鼓励人人去淘金吗?家长们也认为只有“淘金”才是成功,至少要有“淘金”的意识,淘不到金就淘银淘铜。

你说“我们不得不送孩子去这个班那个班,看起来是在跟风,但是没办法,因为现实世界社会资源有限,你要生存竞争总获胜就要寻头觅缝,挤破脑袋。”干嘛要挤破脑袋?先看看你孩子有没有潜力学这学那,注意发掘他的潜力,扬长避短不是更适合生存?国内的现状我是了解的,边远农村的“生存”的确是个问题,大问题,这不仅仅是教育问题,我们就不讨论了。就城市而言,“送孩子学这学那”,仅仅是为了“生存”还是为了出人头地?或是更有竞争能力把孩子送到“伪民主,假自由、犯罪率高、更不适合生存”的西方社会?难道让孩子在国内轻松一些,进普通大学,找普通工作,做个普通人就不能生存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中国千千万万的农民工和下岗工人真是挣扎在死亡线上了。

你问我对海外华人子女爬藤如何看,你觉得“因为藤校意味着毕业求职的时候更多一分竞争机会,尤其是哈佛”。先不否认有很多华人是为了一个面子而爬藤的,因为在美国的华人孩子不管是进藤校还是普通州立大学,“生存”都没有问题吧?你说进藤校就多一份机会当然不错,但这个机会是指去竞争某个大公司的CEO,哈佛毕业生当然强过一个普通学校毕业生。但是,每个人都适合做CEO吗?比如我女儿,她的理想是做个小学或幼儿园老师,我注意观察了她的性格和能力,我认为她很合适。所以我就鼓励她,如果哪天她好高骛远要爬藤,我还要敲敲她脑门:“你没搞错吧?”所以以后你女儿哈佛博士毕业了,我不认为她会在竞争一个幼儿园老师职位上对我女儿产生威胁,你同意吧?

如果我女儿是另外一种性格,并具备特殊的能力,自己又非哈佛不上,且能从中得到快乐,我为什么不支持呢?我谈教育绝对不是认为不需要读书只要快乐,或整天在地铁里卖艺,或只有修理汽车才是目标或快乐的源泉。快乐,是一个人做他喜欢做的是并因此获得报酬而不是只有做律师大学教授或医生,所以我就不会觉得我做幼儿园老师的女儿就比哈佛的博士少了一份快乐。

你说“一个妈妈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孩子上学的实在是太多了,照我说,这不是牺牲的概念,而是家庭整体幸福的需要”。既然你说到家庭的整体幸福,我不知道这样的家庭有什么“整体幸福”可言。正因为要把未成年的孩子考虑进去,一个“完整”的家庭才是幸福的保障。在你看到的实例中,不会没有夫妻长年分居,未成年孩子缺少父亲角色的关爱而产生的各种危机吧?

你以亲身的经历告诉我们当初你鼓励丈夫去美国是很值得的。我好奇,如果你不“望夫成龙”让他去美国,你们又损失什么了呢?可能他以后的收入会少一些,地位低一些,那又怎样呢?他如果不去美国你们就不能“生存”了吗?

你又说现在有人海归是“因为回国可以生存下去。” 我更加不敢苟同,难道这些在国外拿着博士学位的人连生存都有问题了吗?我身边还有朋友拿着博士学位送pizza,或是干脆不上班,在家里唱卡拉OK的呢?你可能认为一个博士送pizza就是无法生存了吧?

最后说说我自己吧,可能有人认为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我没有生存问题。对了,那是因为我生存的要求不高,我的价值观让我处于一个社会的中等水平就满足了,在这里比我有钱有名的人多了,我也可以再努力一把,混个高职位应该不成问题。可我不希望加班加点,我喜欢下班准时回家,上班偷偷懒,没那么多压力,周末和孩子们在一起。当然我也可以再贷款买更大的房子,开宝马,玩游艇,打高尔夫。可是那样的话我的生存反而真的有问题了。其实,我打不起高尔夫可以打乒乓,没有游艇我可以划个橡皮艇去湖面钓鱼,开不起宝马开马自达还不成吗?当然,你说这是外国,可国内要在中等水平上生存也绝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吧?有必要逼着孩子学十八般武艺而失去了自我吗?

不同的价值观造就了不同的生存目标,一种是追求自由自在的思想和轻松自然的环境,另一种是高薪高职灯红酒绿歌舞升平,这种不同的人生价值观恐怕是造成对生存不同理解的关键吧?
————————————

无墨原文:

望子成龙之我见

无墨

猴同学的《华人家长热门议题》系列写的很有意思,我是篇篇都学习,他的多数文章都是放在北美这个大环境下来论断的,个别看法确实针对国内的家长的,其实他这样也没错,本地华人家长就新移民来说,也是从国内来的,教育观念可能还受很大影响,比如最近这篇《父母如此牺牲值得吗?》,用一个为了送孩子去国外一流大学读书的在日本打工的父亲的故事,来说明华人家长望子成龙太过偏颇了,忽略了孩子的孩子的心理需要。我不知道猴同学了解中国教育现状多少,他的观点有一定深思的地方,我只限从家长的角度谈谈个人的看法。

首先,我理解也赞同望子成龙的,呵呵!

谈任何观点都离不开具体条件,我当然认为孩子生活的快乐幸福也是我们的期望,但是这是有前提的,我想猴同学之间也未必会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生整天就知道玩,也希望他们能健康成长,我觉得这个成长不是简单的身体成长,还有知识,品格,责任等等诸多方面的完善,最根本的还有一点,就是为将来孩子能独立生存做好一切准备,毫无疑问,家长们“望子成龙”,并非希望孩子能“龙腾虎跃”,“飞黄腾达”,初衷仅仅是生存,总觉得“龙”的生存竞争力是比“虫”要强出N倍,至少在当下,无论是中国,还是北美,社会资源的分配都是有强烈的阶层性的,就是高阶层的人更容易也占有更多的资源。也有人说,很多家长攀比如何的,其实这都是表象,并非深层次的原因。起码我在国内,我听到的就是:“你现在读书不成器,将来竞争不过人家,可怎么办?”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我们大多凡人家庭父母都要老去,谁也不能抚养自己的孩子一辈子。

在这个责任意识下,我们不得不送孩子去这个班那个班,看起来是在跟风,但是没办法,因为现实世界社会资源有限,你要生存竞争总获胜就要寻头觅缝,挤破脑袋。最近我经常去隔壁子女教育看大家讨论,那里的教育话题基本都是“爬藤”,如何进哈佛,如何进MIT,秘籍攻略,谁家孩子成功呢了,大家都去祝贺,单独看这个现象,确实有些可笑,但是再想一下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藤校意味着毕业求职的时候更多一分竞争机会,尤其是哈佛,“近亲繁殖”很厉害,孩子进了这说学校,不仅是学知识那一点点,而是进了一个庞大的高层社会关系网,从投入产出的角度看,回报丰厚,荫及子孙。我不知道猴同学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也正是因为这个意思的强烈,使得很多华人父母挺而“牺牲”,比如我这次回来才发现,一个妈妈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孩子上学的是在是太多了,照我说,这不是牺牲的概念,而是家庭整体幸福的需要,在孩子还没有成年之前,这就属于家事,不能说谈家庭幸福就是夫妻那点事,而把未成年的孩子排出在外。我国内一个哥们,他的孩子是在身边长大的,得到了所有的快乐的生活,结果呢?现在生存能力及差,我这哥们不但要供自己的房子,还要养儿子的房子,我说你有问题啊,你儿子都毕业了,他说不给儿子买房子,连两相亲的人都没有!其实猴同学文中列举的丁尚彪确实是很极端,但是小留学生根据我的观察不懂事的也还属于少数,究竟,现在社会的竞争现状确实太可怕了。

写到这里,想起当年跟LG一起来加拿大,LG被西安大略与美国一所TOP10的好学校录取,他说他选择西安大略,因为我刚生下BABY,需要照顾,家庭完整,读了书,也解决了移民监,最主要的是照顾我跟BABY。我坚决反对,积极鼓励他去美国留学,一个人在加拿大带BABY,还找了个兼职的活,写写稿子挣点小钱补贴点家用。是的,那段日子确实很辛苦,看上去是“牺牲”,但是家庭整体利益居上,我可能有点“望夫成龙”,但是从今天看来是很值得的。

生存与生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我经常看到有人谈北美如何比国内好,空气啦,福利啦,所谓的人权啦,但是面临生存选择的时候,为啥有的人还是选择了海归呢?因为回国可以生存下去。在孩子成年以前,我觉得教会他们懂得生存的道理,比懂得所谓开心生活的道理要有意义的多!

我们“望子成龙”,不是说成不了“龙”就如何的责怪孩子不争气,成不了“龙”,也许还会成得了“虎”,成得了“豹”,但是要是连培养成“龙”的意识都没有,而是简单的西方教育观念只要“开心”就好,那成“虫”的可能性就远远的加大了,呵呵!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long32009-07-14 23:31:14回复悄悄话”这个癌细胞的比喻很好”?
你那是身体每个细胞都成癌细胞(都要疯长)的情况吧?没见过这种癌症病人.
我看更好的比喻是模拟退火算法,适当加加温,有助于找到全局最优…不管怎样,俺可不想做印度人.当然最好是最后能引导出个cooperative game.
972009-06-25 18:04:39回复悄悄话回复gechuangtanyue的评论:
同感。“这个癌细胞的比喻很好”。
阎老师是典型的标题党,所以深刻的部分被弱化到后面去了。
缺乏自信2009-06-20 09:45:06回复悄悄话除了鲁迅,还有当时造就他成为文学伟人的大环境,应该对不幸福的孩子们负责。
打个比方,我爷爷当时也说过很多话,一个普通人说的话又有谁愿意去理会那?
润涛阎2009-06-20 06:34:12回复悄悄话回复二位的评论

先补充一句:我的文章讲了一个前提,就是在人权还未得到尊崇的时候,啊Q精神还能起到作用。现在的情况是,要么把底层挣扎的人逼到自杀(中国青年人自杀率世界第一),要么逼他们造反。因为混到“人上人”地步的随意让底层的人“特殊服务”他们,他们的没有了尊严,他们怎么会教育孩子正当做人?大家都卯足了劲逼孩子往“人上人”的窄道上钻,可是结局肯定是绝大多数人当不上“人上人”他们的失落感使他们非常痛苦。

这就是社会进入了癌症阶段。

问题是,如何治理这样一个癌症患者,这里就有了分歧,有的主张手术,有的主张化疗。其实,人们往往上被动的,主动权往往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认识到尊重人权,放开言论自由,放开互联网管制,巨大的媒体监督力量会把人上人欺负弱者的丑闻曝光。尤其上法官判案,每个案子都被曝光,这样,坐在豪华游艇上的人不敢轻易欺负坐在橡皮艇上钓鱼的人了,底层人就有了尊严,社会就沿着改革的路走下去了。

非要堵,到头来不是逼到底层的邓玉娇们拿起刀子,就是自杀。最后,革命又不可避免了。
CCTV-42009-06-19 08:09:23回复悄悄话同意。

现在的社会确实是个病态的社会。少数的几百个家庭占据了绝大部分的资源。食物链底层的人民有些能力的就去挖掘自然资源,疯狂的开发煤矿;没有能力的就只好熬日子。

我曾见过最悲惨的一个女人,失去活动能力,常年躺在窑洞的床上,一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偶尔能出现几个清晰的画面,就是她世界的全部。因为常年不见阳光,皮肤和头发都白了。也可算的上现代白毛女。

现在的权贵攫取财富的能力和疯狂程度比起旧社会的权贵只有过之而无不及。过去的有钱人再怎么榨,也还知道这是自己的家,还要给自己的子孙留下足够的资源。现在的哪里顾的上那么多。自己的后代早已经在环境更好的异国他乡扎根。家乡不过就是他可以获得更多资源的地方而已。钱就是一切。能榨取多少就榨取多少。刘三姐时代的底层劳动人民还有自己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精神文明。现在农民的精神生活很多已经被拜金主义冲击成碎片。受到严重污染的环境更加剧了身体上的摧残。

癌症的社会……
gechuangtanyue2009-06-19 00:54:34回复悄悄话阎老师,这个癌细胞的比喻很好。盼望阎老师再写一篇癌症治疗的文章,就是如何对生理上的癌症患者用类似于阿Q精神胜利法一样的药物疗法,而不是放疗或者化疗。我总有一种感觉,放射疗法和化学疗法的普及,可能更多的是由于商业利益的驱动;如果把放疗和化疗的负面影响(比如研究报告)发布给公众,最首先难过的应该是放疗和化疗的供应商,其次是这条利益链上的其它人(甚至包括某些医生),最后承受后果的就是癌症患者了,除了花掉很多钱,还要承受治疗过程的痛苦,到离世的时候,已经不是人形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