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美国大选(1)

一转眼4年过去了,川普第一任期的连任大选投票还剩下100天了。与2016年相比,会发生什么呢?

先说润涛阎早期的一个预测:“2020年大选,川普极可能不接受华人川粉帮他站台租飞机拉横幅。”虽然离大选还有100天,两党候选人的辩论还远没开始,但润涛阎早期的此预测至今不变。

此预测给出的时间是在华人川粉2016年给川普租飞机拉横幅的领导人出来说:“他们还会在2020年大选前再次租飞机拉横幅,重复2016年的做法,而且规模会更大。”的新闻报道出来后。为什么呢?如果华人川粉领导不出来说出这事,那润涛阎的判断哪怕100%准确,反对润涛阎的人照样狡辩说:“华人川粉这次根本就不想做这个了,而不是川普不接受。”那润涛阎无言以对。

当然,现在无法证实或证伪润涛阎此判断,毕竟还有100天呢。然而,今天需要解释一下润涛阎当时给出这个判断是在华人川粉租飞机拉横幅的领导人出来发新闻后。以堵死反驳者狡辩之路。

接下来谈谈我对盆斯的担心。

大选投票前,川普把疫情防控的罪责甩锅给谁?这个黑锅有两方面可以甩:国外与国内。国外的很清楚了,那就是中共;美国国内的责任甩给谁呢?对川普来说,当然是副总统彭斯最理想。

盆斯是第一个出来反共的。那是在美国疫情还没爆发之前,盆斯就对中共下手了。接下来川普反中共的大任就不让盆斯沾边了,而是交给了“反共四大金刚”:国务卿、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司法部长、FBI局长。理论上讲,还应该有财政部长、贸易谈判代表。可川普没让他们俩参与进来。润涛阎由此推理出担心:川普在最后的关头会不会把疫情防控失败的锅甩给防控总负责人盆斯?而且他会不会拿出盆斯不务正业、外行胡来、防控不认真等等说法栽赃给盆斯头上?反正他说什么川粉们都信以为真,盆斯只能哑巴吃黄连。非但如此,川普甚至会不会把上台后白宫吹哨人的行为统统安在盆斯头上?说他是总后台?他怎么做,川粉们就不再为盆斯打抱不平了。接过盆斯反共大旗的国务卿做梦都在想当上川普的副总统搭档。现在的反共急先锋另外三人里的国安顾问、司法部长,估计也在做梦升为国务卿。

国务卿为了给川普能连任帮上大忙,说不定建议川普干脆在大选前跟中国暂时断交,把选民的注意力拉到反共方向上来,这也令拜登无法攻击川普。总统大选,当政总统有很多资源可以利用,这是再糟糕的总统继任也不难的原因。

盆斯当时吹响了反中共的号角,可现在,他似乎销声匿迹了一样,反共的大旗被他人夺过去了。好像疫情他也不管了,估计看到了自己成为被甩锅的对象了?

对于盆斯是否会成为川普的连任搭档,润涛阎目前还不是预测,只是有这么个担心。其实盆斯这人做事还是讲究道德底线的,很少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如果把疫情失控的黑锅甩给他,就有欠公平。希望川普别这么干。

川普跟中共临时断交是可能的,拉起对外的仇恨,把疫情的灾难和大量失业的责任甩给外敌,其效果是巨大的。所以,大选前发生什么事都可能,包括局部擦枪走火的战役。

川普是演员,我们可以看到精彩大戏。搬个马扎,煮好花生米,打开啤酒,等着看戏。可惜极可能看不到华人川粉租飞机拉横幅的壮观场面了。2016,就成了绝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订阅
提醒
53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