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导弹炸民航谈到“川建国”

(一)伊朗为何用导弹炸民航?

到目前为止,伊朗官方给出的解释都属于“误炸”范畴,其实在润涛阎看来“故意炸”比“误炸”可能性更高。那为何是故意而为?难道伊朗军方不知道炸民航的后果?别说国家与军方的名誉损失,就其个人的前途命运损失就得不偿失。所以,几乎没人认为是官方主动为之。

润涛阎的判断是根据常理:民航在起飞阶段,刚刚飞出20公里,没道理被误判是美国隐形轰炸机到德黑兰轰炸。民航与隐形轰炸机在机场附近差别太大了。根据不少民航飞行员的专业水平的描述:把民航误判为隐形轰炸机或来袭导弹简直匪夷所思,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唯一的合理解释基于如下的事实:伊朗高层在军方向伊拉克美国军事基地发导弹后,不准关闭伊朗领空,要让民航继续起飞与降落。因为高层判断发射20多枚导弹到美国军事基地,哪怕没伤到美国驻军,美国照样会象征性地反击:发射导弹飞向德黑兰某些目标,摧毁什么无所谓,反正就是“有来有往”报复(战略要求=面子)。伊朗高层就用“美国炸掉了民航”来黑美国,让全世界都恨川普—向伊朗发导弹打了民航。事后得知美国没发射任何导弹,这才说成是飞机发动机坏了,一看不行,改口是军方搞错了。

那为何伊朗官方“误判”美国有导弹发射过来了呢?其实这才是该事件真正的“误判”,有可能军方把边境高空上伊拉克一方的美国军机误判成飞向伊朗的导弹,按照时间计算,刚好是该导弹到达这架飞机附近的时间,伊朗就打下这架民航,想栽赃给美国。或者是在伊朗某处把什么信号当成了美国的隐形轰炸机,然后计算该隐形轰炸机到达德黑兰的时间,刚好就与这架民航起飞时间差不多吻合,就主动打下来了。总之,神经兮兮的导弹防御系统或雷达出了差错,把什么东西误判成美国隐形轰炸机或导弹进入了伊朗,便想用死掉几十名伊朗乘客的代价栽赃到美国头上,而且此飞机上西方人里只有加拿大人没美国人。伊朗不会拿乌克兰、加拿大人当回事的。

当其它所有解释都漏洞百出时,那就应该有更接近事实的解释。诚然,润涛阎此解释需要得到未来的资料证实或证伪。

(二)伊朗与北朝鲜谁更欠揍?

川普下令无人机杀了伊朗第三号强人老苏,引发世界舆论狂潮。人类并没走出丛林法则的动物界社会达尔文进化规则。挑战世界霸主的小国,本来就应该是老二的代理战争,可苏联垮台后,伊朗、北朝鲜依然不停地挑战霸主美国,这就是地球人依然认可的“欠揍”行为,用我们廊坊人的土话就是“耗子舔猫,没事找死。”不论是卖乖,还是想玩弄对方,都轮不到你,因为你没资格。

那为何金三胖上位后没完没了地炫耀武力?有人说他想当世界网红。其实,是他看准了美国放弃了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战略”(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战略只是梦想,在他下台前都只停留在口头上。原因下文给出),也就知道不论他金三胖怎么折腾,川普不会真的动他。

所以,如果说伊朗欠揍的话,北朝鲜更欠揍。因为不论是军事、核武占老二地位的普京还是经济占老二地位的中共在那时候都不公开与金三胖来往,而普京一直没彻底放弃中东。也就是说,作为小国,不给老二当打手的代理人战争,就跟老大叫板,等于欠揍的话,那金三胖比伊朗穆斯林什叶派政府更欠揍。

在“以大欺小”、“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的丛林法则还存在的当今世界,小国与大国平等仍然不现实。集中表现在:

(1)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都是由大国担当,而且是一票否决制(大国与小国公然不平等)。

(2)有核国家可以不弃核,小国想搞核武就不行。

(3)小国不可以随便选自己的社会制度的。典型的就是伊朗。

(三)斩首(暗杀)政府、军队头目

川普这类对对方将军斩首(暗杀)行动,既不是美国的第一次,更不是全世界的第一次。

美国可以出兵把外国的总统抓到美国受审。中国在先秦就玩这套东西,有“擒贼先擒王”的铁律。为了杀掉秦王,2000多年前的荆轲就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英雄气概留给后世、少年张良刺秦也类似。这次唯一不同的是用了无人机加导弹,科学技术发达了而已。

那么,川普这样做会不会惹出大麻烦?这其实很难说。在人类历史上,擒贼先擒王的策略多数情况下是上策,尤其是重要的关键人物。这就是曹操亲自刺杀董卓的原因,他如果刺杀董卓成功了,那整个国家当时的情况就好很多。如果蒋介石在重庆谈判时杀掉了毛泽东周恩来林彪三人,那中共群龙无首,根本就无法打下天下的。如果中共在长征过大渡河时成为第二个石达开,中共就是第二个失败的太平天国。如果石达开成功渡过了大渡河,那历史就将改写,因为石达开自己的部队就能打下天下。石达开是当之无愧的太平天国运动之魂(历史资料见《甲申三百年祭》)。当然,历史不能假设。

美国克林顿当总统时,CIA问他:“本拉登在逃跑的飞机上,要不要打下来?”时,克林顿断然拒绝了。然而,这丝毫没阻止911事件的发生。奥巴马派人杀了本拉登后,连本拉登的儿子都说报复美国的行动要比本拉登没死时更严重。然而,大话说了也没用,因为本拉登的号召力不是其他人能达到的:让很多人送命,没有足够高的威望是办不到的。

如果美国在几个月前把骑马到白头山上耀武扬威的金三胖、金与正小姐和随行高官用无人机杀掉,北朝鲜就无法当即出现另一个金三胖。他有个没什么用的二哥,想突然间就掌握权力是很难办到的。金三胖杀了所有的顾命大臣包括亲姑父后才彻底掌权的。所以,对顶级领袖斩首,其历史影响是巨大的。伊朗以后不会跟以前那么嚣张了,因为伊朗国内的人民大众也不那么怕强权了,弄不好外来势力就会军事干涉,其中就包括斩首。

不能因为川普谎话连篇胡乱治国,就把斩首伊朗第三号也说成是对美国有害。(说川普胡乱治国,就看一点便知:他上台后继续给亿万富豪减税,导致美国现在顶级0.1%的少数人占有的财富占总财富历史上最高,川普上台后增加的国债近三万亿都进入了0.1%人的腰包,使他们增加了近3万亿,令99.9%的群体一分钱没捞到,还在财富比例上减少了。川普让最富的0.01%阶层所占比例大幅上升,99.9%的人所占财富下降了。美联储每次降息、放水,以刺激经济为名,结果都是把水从人民大众口袋里流入最顶级的0.01%,川普上台后0.1%的阶层稍微有点斩获,绝大部分流入了顶级0.01%少数人。大家可以去搜索“top 0.1% own as much as the bottom 90%”等类似的论文。比如: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19/09/26/income-inequality-america-highest-its-been-since-census-started-tracking-it-data-show/)

(四)美国对伊朗民主体制的破坏历史

早在1950年伊朗就实现了全民选举,得票最多的摩萨迪总统就是以政教分离、石油资源属于全国人民而非买办资本家作为竞选纲领而获选。摩萨迪是真正符合西方民主制度的总统。然而,他的政治主张令美国石油财团痛苦不堪,美国中情局立刻扶持独裁者巴列维国王搞政变上台(美国政府历来都承认此事实)。诚然,巴列维国王上台后在美国的支持下搞了工业化、城市化改革,也继续政教分离和世俗化的治国理念,经济有了大发展尤其是1970年以后到他下台前的1978年,国民生产总值GDP以平均每年27.74%的高速度发展,超过中国过去40年里最快几年(12%)的两倍以上。

然而,经济发展的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巴列维国王大量减少了“绝对贫穷”,但加大了“相对贫穷”,导致穷人造反、革命,成功推翻了巴列维国王的独裁统治,回复到了全民投票选举总统的民主政体。革命成功靠的是知识界(民运)与穷人大众也包括伊朗共产党等(加起来占人口多数)群体的大联合。霍梅尼把伊朗变成政教合一政体,是在后来的两伊战争中实现的,而非伊朗革命期间。把伊朗革命说成是霍梅尼政教合一的功劳,那是霍梅尼在给自己贴金的篡改历史。

美国为何扶持独裁政权,包括今天的沙特(还是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的大本营)?这跟美国在罗斯福总统死后对罗斯福新政的反攻倒算一脉相承。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罗斯福新政,让最富有的阶层上税高达94%,剥夺了他们的财富,这些巨额财富用在了国家从大萧条中走出来、打赢了二战、造了200多航母战斗群、每年1万架战机、制造业产品占全世界的1/3、科研经费超过全世界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世界第一债权国、国内贫富差距美国历史上最小、建立了全国高速公路网、水坝水力发电、在国际上把美国变成了世界第一霸主。

然而,罗斯福新政彻底得罪了财团们。罗斯福死后,石油财团带头把财富又开始高速向少数富豪手中集中,伊朗的民主政体不符合美国石油财团的利益。巴列维国王的独裁统治,令伊朗的石油出口所得都归了少数人,贫富差距逐步加大,最终导致全民革命。在接下来的两伊战争中,霍梅尼趁机恢复政教合一,把早已世俗化了的民主政体改变了颜色。在霍梅尼上台前,伊朗的妇女穿着比基尼照相(你今天还可以搜出来那时伊朗妇女袒胸露臂的照片),根本就看不到蒙面的人了。如果罗斯福总统还能再活20年,再继续当总统20年是可能的,因为他最后一次竞选(第四次连任),超过80%的美国选民认可他的政绩,其中包括共和党的绝大部分。果真如此,伊朗就不会发生巴列维国王的独裁政体的复辟,也就不会发生后来推翻巴列维国王的革命,霍梅尼这类宗教狂也就无法沉渣泛起。

同理,美国在罗斯福死后,一直不支持沙特的民主运动,而是站在沙特王室一边,令沙特王室制度固若金汤,哪怕沙特培养出来了最多的恐怖分子包括搞了911的本拉登集团。中共之所以有40年的经济大发展,主要原因是中共提供了美国财团在中国建立血汗工厂的条件,纷纷到中国建厂,把美国的制造业空心化。以苹果手机为例,如果没有中国的富士康跳楼血汗工厂,全世界手机利润的60%到了苹果公司手中是绝无可能的。所以,美国从来不、未来也不会以意识形态作为处理国家关系的标准。当年白送给最大的共产党集团—独裁者斯大林坦克战机军舰等无数军火,以对付上世纪三大屠夫里的排名老二的希特勒。后来,尼克松联合三大屠夫排名第一的毛泽东一起对付苏联。美国把制造业搬到中国,令川普认为是美国又造了一个中国。川普由此被中国国内的网民给了他个绰号—川建国。

不论川建国这名字是否合理,我们需要探讨的是:美国为何要让中共有机会发展壮大到制造业规模超过美国与日本总和地步?这与美国脱离了罗斯福新政的国家治理模式是一脉相承的。

(五)犹太人的金融与中国的和平崛起—从“配合默契”到“摩擦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