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园春—评毛泽东一生》步韵毛泽东

内战称雄,席卷千军,骨曝血飘。
更九州镇反,冤魂哭啸;三年跃进,民怨成滔。
破旧焚书,虐杀老九,敢笑秦皇技不高。
惊叹处:变愚民魔术,花样妖娆。

江山血染增娇,算魅力还输野细腰。
惜发妻罗秀,未尝云雨;续弦开惠,枉费风骚。
井冈子珍,延安李进,小鸟多情依大雕。
临终呓,问锦云玉凤,何诉今朝?

(毛泽东的原词是先写美景,后写政治。我倒过来,先写政治,后写美人。写政治可以气势磅簿,但写女人就应该柔和一些。本题目是评毛泽东,所以,词中没有主语。里边说的都是毛泽东一人。毛泽东自己亲自讲,他和第一个妻子罗氏的婚姻是包办的,共枕三年,但他从未与她有过肌肤之亲。这些都是毛自己亲口说出来的。可以去百度。)

《沁园春–读毛词并谈政论》
By liuwenxue

败寇成王,一将功成,万里血飘。
做红朝一帝,昏昏聩聩 ; 诗词百首,絮絮叨叨。
韵律横飞,仄平不讲,未见苏辛怎比高 ?
依然是:许州官放火,百姓求饶。

环球变幻千遭,劝今日强人须折腰。
学西欧北美,文明斗智;台韩日本,民主拆招。
南亚邻邦,华人世界,尚懂治人迟用刀。
非如此,我雄狮难醒,谁领风骚 ?

《沁园春—读诗》步韵毛泽东
By 湘西山民

故国风云,几度风吹,几度雪飘。
忆长江南北,饿魂累累。庐山上下,声浪滔滔。
武汉雄师,长春公社,铁笔铜矛试比高。
惟先帝,喜乱云飞渡,更喜妖娆。

春秋意气多娇,笑古往君王竞折腰。
问权谋何物,不思疾苦?诗词何益,只唱风骚?
一代枭雄,千秋功罪,石木陶泥谁与雕?
沉吟久,看董狐磨墨,只待明朝。

《沁园春—雪》
By 毛泽东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润涛阎评:毛泽东这首沁园春里即使不考虑出律的地方,也不及格,因为有两处犯大忌的地方:一是对仗合掌,互换后便是“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略输文采。”因为“稍逊风骚”与“略输文采”如同“老婆”与“妻子”一样可以互换。二是犯复:“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等于“千里冰封”。)

沁园春词谱:

○●○○,●●○○,⊙⊙●△(平韵)
●『⊙○⊙●,⊙○⊙●,⊙○⊙●,⊙●○△』(协平韵)
⊙●○○,⊙○⊙●,⊙●○○○●△(协平韵)
○○●,●○○●●,●●○△(协平韵)

○△●●○△(协平韵)●⊙●○○○●△(协平韵)
●『⊙○⊙●,⊙○⊙●,⊙○⊙●,●○△』(协平韵)
⊙●○○,⊙○●●,⊙●○○○●△(协平韵)
○○●,●○○●●,⊙●○△(协平韵)

【注】前片第四句与后片第三句皆以一字领下四言四句,前后片结尾并以一字领下四言二句,宜用去声字。

 

润涛阎回复悄悄话回复liuwenxue的评论:

你评的太好了。这些愚民竟然不知道在民国时已经实现了共和与议会民主,而毛泽东才是把社会又拉回到秦始皇时代的。饿死三千万农民可是历代最高数字!整死人民大众的数字也无人能望其项背。这类无知的愚民是在提醒大家毛泽东都有哪些罪恶。

关于两弹一星是毛泽东的功劳,就更好玩了。

前些日子国内论坛谈论胡温的十年,有人捧臭脚说:胡温十年功劳大大地!比如智能手机!

原来智能手机是胡温搞出来的!这就好比两弹一星秦始皇刘邦都没搞出来,所以,秦始皇与刘邦都没有毛泽东的本事大。

科学的发展与政客有个鸟毛的关系?美国火星探测器是奥巴马的功劳?美国人听到后会笑掉大牙。

两弹是西方的成果,卫星是苏联最早搞出来的。跟中国尤其是毛泽东有何关系?智能手机与胡温有何关系?

那位光头主持人在主持一个节目时问一位搞天宫一号的科学家,你们搞的这些有没有一项是外国人没有搞出来过的?你们搞出来后外国人要山寨的?那位科学家只好支支吾吾。

难道两弹一星是中国发明的不成?算在了毛泽东头上不滑稽?难道智能手机是胡温的发明?算到胡温的功劳薄上不滑稽?

liuwenxue
旧国时光,民不聊生,军阀舞刀。(有写实处,但与文革类似)
望大江南北,饿浮遍野。(饿莩遍野之态,数千年来当以1958-62年为最严重)
长城内外,倭寇焰嚣。(这是1930年代情事)
井岗举旗,创建红军,星火燎原志不挠。(这是1920年代情事,似乎是日寇侵华的原因之一)
反围剿,挽狂澜长征,始上正道。(这是1934年的事,此句似乎印证此前均为邪路,包括井岗举旗,创建红军等)

抗战八载辛劳,驱强虏普天同欢笑。(这似乎主要是国际反法西斯同盟及国内特别是国军抗战的功劳)
单刀赴山城,谋和未果。三大战役,蒋退孤岛。(这是内战,请参考党史之外的史学著作)
创建共和,(那是北洋诸君的功劳啊,见《走向共和》)
纸虎霸权,两弹一星国基牢。(那么牢?为什么维稳经费还超过了军费啊)
叹千古,谱华夏伟业,独领风骚。(千古华夏都有什么伟业呀?是不是以杀人数量衡量的啊?)

liuwenxue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谢谢,就依先生吧。因为中国的帝王从来都是厚黑骗的集大成者,千古也罢,万年也罢,都只是记录作恶的耻辱柱,只有供后人借鉴的意义。至于近代史革命家的卖国情事,是值得大写特写的文章,不是一首小词能够胜任的。 期待老阎与芦笛商榷的大作。

不过我们对诗词的切磋竟然引得毛左都词兴大发了,也是比较有趣的一件事啊!

败寇成王,一将功成,万里血飘。
做红朝一帝,昏昏聩聩; 诗词百首,絮絮叨叨。
韵律横飞,仄平不讲,未见苏辛怎比高?
依然是:许州官放火,百姓求饶。

环球变幻千遭,劝今日强人须折腰。
学西欧北美,文明斗智;台韩日本,民主拆招。
南亚邻邦,华人世界,尚懂治人迟用刀。
非如此,我雄狮难醒,谁领风骚?

润涛阎

我认为“血飘”好很多。

“做红朝一帝”比较合适,因为:上面说的就是毛泽东,这里来个“有”等于把前边的主语改了。

用“依然是”的原因是要要说,毛泽东所谓的革命,其实还是帝王那一套。

“拆招”与“过招”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怎么说都可以。过是仄,这里应该是平。不是用宫廷方式,而是用民主方式拆招,避免暴力革命。

为何不能用千年一帝?因为千年里包括了李世民朱元璋。毛泽东的本事跟李世民不可同日而语,差太多。跟朱元璋也比不上。毛泽东一死,老婆侄子送入监狱,其结局比李自成稍微强点。

最重要的一点:毛泽东是中国千年里仅次于石敬瑭的汉奸卖国贼。他的政权,就是苏联的一个支部,他亲自说斯大林是他慈父。斯大林死后他才从亡国奴的角色走出来。他把藏南白白送给了印度,把喜马拉雅山主峰送给了尼泊尔,至今还有很多中国人以为喜马拉雅山主峰是中国的呢!荒唐不?为何毛泽东白白把大量国土送人?芦笛有个系列,《我党背叛马列,而使伟大领袖成了卖国贼》,芦笛认为毛泽东早期是搞共产主义的,把领土送给了别人。我早就想写文章批驳芦笛的观点,至今没动笔。毛泽东成为中国千年里最大的卖国贼,排名第二的大汉奸(仅次于石敬瑭),不是芦笛的客观原因造成的。

我看这样改比较好,没有出律的地方了,您看如何?您如果想改,就把毛泽东给苏联当汉奸给斯大林当干儿子、是出卖领土的卖国贼写出来。

败寇成王,一将功成,万里血飘。
做红朝一帝,昏昏聩聩; 诗词百首,絮絮叨叨。
韵律横飞,仄平不讲,未见苏辛怎比高?
依然是:许州官放火,百姓求饶。

环球变幻千遭,劝今日强人须折腰。
学西欧北美,文明斗智;台韩日本,民主拆招。
南亚邻邦,华人世界,尚懂治人迟用刀。
非如此,我雄狮难醒,谁领风骚?

润涛阎回复悄悄话回复liuwenxue的评论:

您这比毛泽东的《沁园春–雪》水平高,没有硬伤。而毛泽东的则有两大硬伤:

1. 对仗合掌。互换后成了“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略输文采。”因为稍逊风骚与略输文采可以互换。

2. 内容犯复。“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的意思就是“千里冰封”。冰封的意思就是河流给冻住了,水不流了。

把个别出律的地方改一下,就不算打油了。比如:

败蔻成王,一将功成,万里杵飘。
有主席一人,忙忙碌碌,诗词百首,絮絮叨叨。
韵律横飞,音节不讲,未见苏黄非比高。
仍如此:许州官放火,百姓求饶。

环球变化千遭,劝今日强人须折腰。
学西欧北美,文明斗智;台韩日本,民主过招。
南亚邻邦,华人世界,尚懂治人慎用刀。
非如此,我雄狮难醒,谁领风骚?

还有三个地方出律:
“慎”字是仄,这里应该是平。但我找不到替代字。

“主席一人”的席,在平水韵里是仄,这里应该是平;人是平,这里应该是仄。这四个字应该换,您想想。

“过招”的过,是仄,这里应该是平。

其它的地方应该问题不大了。稍微改一下,就是一首非常好的沁园春。

湘西山民回复悄悄话拜读老阎大作。45年有一场笔战,录几首和词:

柳亚子的马屁:“展读之余,以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虽苏(轼)、辛(弃疾)未能抗,况余子乎?”接着,他填了一首题为《沁园春·次韵毛润之初到陕北看 大雪之作》的和词:

廿载重逢,一阕新词,意共云飘。叹青梅酒滞,余意惘惘;黄河流浊,举世滔滔。邻笛山阳,伯仁由我,拔剑难平块垒高。伤心甚,哭无双国士,绝代妖娆。

才华信美多娇,看千古词人共折腰。算黄州太守,犹输气概;稼轩居士,只解牢骚。更笑胡儿,纳兰容若,艳想秾情着意雕。君与我,要上天下地,把握今朝。

著名考古专家、吴祖光的父亲吴景洲,也许是出于对毛词的推崇,也许是出于对儿子的支持,特地填了一首和词《沁园春·咏雾》,12月15日也在《新民报晚刊》发表:
极目层峦,千里沙笼,万叠云飘。看风车上下,徒增惘惘;江流掩映,不尽滔滔。似实还虚,不竞不伐,无止无涯孰比高?尽舒卷,要气弥六合,涵盖妖娆!

浑莽不事妆娇,更不自矜持不折腰。对荡荡尧封,空怀缱绻;茫茫禹迹,何限离骚?飞絮漫天,哀鸿遍野,温暖斯民学大雕。思往昔,祗天晴雨过,昨日今朝。

在所有批评攻击毛词的作品中,易君左的词作具有代表性。易君左早年是北京大学文学学士、日本早稻田大学硕士,家学渊源,才高资绝,文、 诗、书、画无不精工,被称为“三湘才子”。1945年12月4日,易君左在《和平日报》的“和平副刊”发表了一首和词。
国脉如丝,叶落花飞,梗断蓬飘。痛纷纷万象,徒呼负负;茫茫百感,对此滔滔。杀吏黄巢,坑兵白起,几见降魔道愈高?明神胄,忍支离破碎,葬送妖娆。

黄金堆贮阿娇,任冶态妖容学细腰。看大漠孤烟,生擒颉利;美人香草,死剩离骚。一念参差,千秋功罪,青史无私细细雕。才天亮,又漫漫长夜,更待明朝。

郭沫若在《客观》1945年第8期(1945年12月29日)上“步毛泽东原韵”作了一首《沁园春》,对王芸生的“学术文章”和易君左的“和韵”以及其他词作者的观点进行反驳。

说甚帝王,道甚英雄,皮相轻飘。看古今成败,片言狱折;恭宽信敏,无器民滔。岂等沛风,还殊易水,气度雍容格调高。开生面,是堂堂大雅,谢绝妖娆。

传声鹦鹉翻娇,又款摆扬州闲话腰。说红船满载,王师大捷;黄巾再起,蛾贼群骚。叹尔能言,不离飞鸟,朽木之材未可雕。何足道!纵漫天迷雾,无损晴朝。

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中共领导人王若飞的岳父黄齐 生,1946年3月代表延安各界来重庆慰问在“较场口事件”中被国民党特务打伤的民主人士,从报纸上读到一些人对柳亚子的攻讦之作,也步毛韵填了一首《沁园春》:

是有天缘,握别红岩,意气飘飘。忆郭舍联欢,君嗟负负,衡门痛饮,我慨滔滔。民主如船,民权如水,水涨奚愁船不高?分明甚,彼褒颦妲笑,祗解妖娆。

何曾宋子真娇,偏作势装腔惯扭腰。看羊胃羊头,满坑满谷;密探密捕,横扰横骚。天道好还,物极必反,朽木凭他怎样雕。安排定,看居父,走马来朝。

《民主星期刊》是陶知行发起、邓初民主编的一家小报,在这次笔战中,也一时成为进步人士的战斗营垒。该刊发表了一首署名圣徒、题为《沁园春·读润之、亚子两先生唱和有感而作》的和词:

放眼西南,千家鬼嚎,万家魂飘。叹民间老少,饥寒累累;朝中上下,罪恶滔滔。惟我独尊,至高无上,莫言道高志更高。君不见,入美人怀抱,更觉妖娆。

任她百媚千娇,俺怒目横眉不折腰。我工农大众,只求生活;青年学子,不解牢骚。休想独裁,还我民主,朽木之材不可雕。去你的,看人民胜利,定在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