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向何处去?

自从甲午战败,更确切地说从慈禧的洋务运动以来,从最高统治者到黎民百姓,一直在问一个问题:中国向何处去?

首先,从袁世凯的新政到蒋介石的四大家族,都拉着社会朝马克思所谓的“资本主义”方向艰难地拐弯。我们知道,拐弯是痛苦的也是不舒服的。毛泽东的倒行逆施使得几千万颗人头落了地,社会往回拐了个大弯后被邓小平给拨乱反正地拉了回来。经历了邓江胡三世,今天社会又回到了蒋介石时代。

那么,今天的中国还也没有可能再次转向?

要探讨这个问题,必须从两方面着手:一是社会形态的划分,二是社会文化心理所到达的阈值。

(1). 社会形态的划分

工业革命以后,社会形态有三种:
资本社会形态、
资产社会形态、
资源社会形态。

首先,要先从理论上澄清一些概念。以润涛阎之见,社会只有“形态”之分,没有“主义”之分。因为“主义”、“思想”、“理论”,都是属于“人”的,不是属于“社会”的。比如: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前面的定语是人(马克思、毛泽东、邓小平)。

所以,本文将以“资本形态”代替所谓的“资本主义”,这样,概念不容易被混淆。

目前来看,当今世界最典型的“资本形态”国家以美国、瑞士、英国为代表;欧洲大部份以及日本和亚洲四小龙都属于“资产形态”;矿产丰富的澳大利亚、加拿大、中东产油国以及有金矿的南非则属于“资源形态”。

先说“资本形态”之前,有必要说一下“资本”

“资本”最大的特征是能够自我繁殖,所以,只有货币和劳动力属于“资本”,因为二者能够自我更新,自我繁殖。

货币能成为资本,因为货币用来投资后能增值;劳动力能成为资本,前提条件是:劳动力能创造剩余价值。可见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依然有效。

用大白话说就是:货币成为资本,就是“用钱挣钱”;劳动力成为资本,就是“用人挣钱”。前者属于“虚拟经济”,以股市为代表;后者为“实体经济”,以制造业为代表。

资本形态国家的美国,股市非常活跃。在过去的100年里,美国股市的市值比整个欧洲各国加起来还要高很多。即使最近欧洲的改革,整个欧洲加上俄罗斯,股市市值才能与美国相当。

我们知道,实体经济为主的国家向虚拟经济为主的转变伴随着社会形态的转变。以英国为例,这个工业革命的火车头曾经是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后来与瑞士一样,向虚拟经济转变了。虽然今天英国瑞士也还有点制造业,但与以投资为主的虚拟经济已经不成比例了。

美国的制造业以每年超过5%的速度递减,虚拟经济的成份越来越高。

仅从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比例还不能完全表明“资本形态”与“资产形态”的划分,尽管它是必要条件。

这里还有一个产值分配的问题。

在资本形态与资产形态国家,劳动力都是商品,但“剩余价值”量是不同的。如果劳动者出卖的劳动力所创造的价值基本上回归于劳动者,那么,这样的劳动力对于资本家来说就不再是“资本”了,因为没有了“剩余价值”,按照马克思所说,就是没有了剥削,“资本”就变成了“资产”。

在今天欧洲的大多数国家,由于劳动者的社会福利过高,资本家的税率高(德国目前是42-45%),这些国家属于“资产形态”,而非“资本形态”。道理便在于此。这符合欧洲社会民主党主张的“共同富裕”治国理念。

对于资源形态国家,没什么好说的,只要地下有油,石头里有贵重金属,这些国家就靠卖资源而生存。

(2)中国的现状

首先中国不是资源形态国家,虽说“地大物博”,但人口众多,平均来算,属于资源紧缺国家。除了石油铜矿紧缺外,就连水资源都十分贫乏。

中国要想回到闭门锁国的毛泽东时代,现在来看,已经不可能了。回复到小农经济的帝制更是白日做梦了。唯一要选择的便剩下“资本形态”与“资产形态”了。

当年袁世凯的新政,从本心来讲,老袁还是犹豫不决的。到了蒋介石时代,老蒋和他的班底基本认同美国的资本形态。当时的国民党基本上不关心贫苦百姓,这是导致共产党能有号召力的主要原因。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从邓小平一系列理论来看,他还是左右摇摆,但偏向于资产形态的。主要是因为他看到了一方面毛泽东大锅饭无路可走;另一方面他经历了蒋介石资本形态改革导致政权的覆亡。从理论上讲,邓小平应该是“资产形态”一派的。

到了江泽民时代,江提出了与时俱进、与国际接轨的主张。但究竟是与美国的社会形态接轨,还是与欧洲的社会形态接轨,从老江所作所为来看,他是认同美国的资本形态的。尤其对于社会福利、贫苦百姓方面,他基本认同资本家可以随便剥削劳动者的。

前面说过,资本形态的最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虚拟经济成份。能否让股市放开,把钱变成资本,是判定社会向“资本形态”改革的试金石。

当股市开始出现时,共产党立刻认识到这个关卡的重要性。朱镕基把股市搞起来后,不得不急刹车,致使股市走了回去,低靡达数年之久。因为,共产党认识到:“资本形态”一旦确立,共产党的性质要改变了。此时的犹豫不决是可以理解的。

胡锦涛上台后,先向左转。他参观了毛主席故居,关注弱势群体。然而,在胡温治下,中国社会没有走向欧洲社会民主党所走的“资产形态”,而是朝“资本形态”社会走出了关键的一步:放开了股市。

当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最需要的就是外资,所以,各单位以吸引了多少外资为政绩标准。结果,大量外资蜂拥而至。等到胡温上台后,外资泛滥到了失控的地步。今天,如果谁能够把外资赶走,谁就是了不起的伟人!外资进来了,想赶走,没那么容易。

这些热钱留在了中国,要想赶走,那就要提升人民币汇率。人家进来时是1:8,如果出去时改成1:6,人家就白赚25%。这是外国机构逼迫人民币升值的重要原因。这也是中国政府不愿意迅速提升人民币汇率的原因之一。

这些大量的外资热钱就炒卖房地产。原本政府的房地产改革目的是要把房屋作为“资产”,就是老百姓买房子自己住,而非把房子变成“资本”去赚钱。但大量的外资炒起了楼市,楼房就变成了能赚钱的“资本”。

胡温立刻搞出多项宏观调控,目的在于打压房市炒作,想回复把房屋变成“资产”而非“资本”的形态。然而,胡温必须要给出这些热钱的去路。既然赶走不可能,那就只好开放股市。其结果,股市飞涨,如脱缰之马。去年一年上证指数蹿升超过50%,今年更是全民炒股,气势汹汹,锐不可当。

今天的百姓,每天议论的都是股市的前景。到了人人都认同了“资本形态”的地步了。这种文化一旦形成传统,要想改回去,比登天还难。

(3)中国的未来

首先说股市,因为它已成为全体国民生活的内容之一。

股市一旦放开,它就会按照自己的规律运动。股市的规律是什么呢?按照经济学的基本规律,股市的上涨幅度取决于经济增长幅度。按GDP(挤兑屁)算,就是:货币供应量要超过挤兑屁的增量。拿欧元区来说,过去8年的挤兑屁平均年增长不到3%,但货币供应量是每年增加8.5%。中国目前是高速经济增长期,货币供应量绝不应该低于挤兑屁的增加量。就按照与挤兑屁相同,年增10%计算,这每年增加的10%的钱如果百姓认同了“资本形态”文化,那么,股市的市值每年也要增加10%,这还不包括15万亿元银行存款,也不包括未来外国人也可以自由进入中国A股的资金。

诚然,股市有升有降。但只要经济在增长,股市的市值也会随之增长。只要是“资本形态”社会,当股市下跌,房市就暴涨;当房市下跌时,股市就暴涨。“资本”只是以不同的形态此起彼伏,仅此而已。

当全国人民都认同了“用钱赚钱”的“资本形态”,也就是说,“资本形态”已经成为文化传统,中国社会就不可避免地走向“资本形态”。中国的“虚拟经济”成份将迅速增加。再加上人民对于贫富不均有了足够的容忍程度,中国将迈过欧洲的“资产形态”而阔步走向美国式的“资本形态”社会。

在胡温上台以前,如果还有人有“中国向何处去”的疑问,今天,轰轰烈烈的全民炒股,已经把这种疑问彻底削除了,因为答案已经给出了。

当人民再也不把货币当作要生活的“资产”而存起来,而是把它放入股市投资变成“资本”的时候、当人民主观上把自己看成了赚钱的机器—劳动力也是商品的时候、当人民把金钱的多少当成生命价值的衡量尺度的时候,“资本形态”社会即将到来。

从物理与化学的角度,当能量到达了阈值,一旦穿过这个阈值,本质变化将要发生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这并非哪个个人的意愿,这是美国价值观对改革中的中国必然的影响,并非胡温要这么做,他们没有选择。全球化不仅对中国有如此大的影响,对印度,对欧洲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看看欧洲最近的改革,股市市值的迅速增加,就可知道“资本形态”的巨大力量。

从今天的中国所发生的一切来回头看,袁世凯的新政改革、蒋介石建立“资本形态”社会的努力,都是走在了历史发展的轨道上。而毛泽东的共产革命属于倒行逆施。人民普遍有“辛辛苦苦几十年,终于回到了解放前”的感受。

要是阴间的人能回到阳间,蒋介石和毛泽东同时活过来,二人到上海股市转一圈,不知毛主席该如何面对蒋光头的冷笑。一个历史的玩笑竟然以几千万颗人头为代价,二人一定唏嘘不已。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