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论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统治不了中国

过去写过为何基督教不仅不能统治中国还遭受到了义和团的杀戮。今天有必要详细解说历史上的产自中东的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统治不了中国的科学原理。

我有一个表伯(年龄比我爷爷大多了,不知为何我跟他称表伯,至少应该称表爷吧?),是一贯道的点传师,按理在镇压反革命时是该枪毙的邪教头领,可他为人善良,特别会来事,早就巴结好了共产党支部书记,竟然死里逃生活了下来。每当我爷爷他们提起这位一贯道点传师,我就会在晚上问爷爷什么是邪教等话题,久而久之反复追问,我也就在文革前清楚了我们那里曾经发生的义和团运动杀洋人传教士、烧教堂的来龙去脉历史。从乡下了解的当时的过程给大家交代一下,否则,只看那些官方描写的义和团运动是无法了解当时的真实情况的。

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早就根植了阻止任何以上帝为名义在中国传教的一切可能途径。而且屡试不爽。犹太人当初分成7拨到全球各地逃难,就有一拨到了中国,犹太教徒那么虔诚,在中国犹太教人口越来越少。后来的伊斯兰教更是绞尽脑汁,文的武的都试过,依然无法成为统治中国的国教。基督教就更别提了,远的不说,最近的孙中山蒋介石孔祥熙的老丈人所谓的宋氏三姐妹的老爹就是十分卖力的基督教传教士。然而,基督教在中国依然是一阵风而已。

先说我们那里发生的义和团故事吧。

中国老百姓特别想有一个上帝类似的人物显灵,帮他们发家致富或者从疾病中康复,或者带领他们铲除贪官污吏。所以,一听说外国的传教士来到本县,外国有洋枪洋炮有洋车洋火,有烤肉火腿吃,那他们一定把他们信仰的上帝带来这里显灵,就乌央乌央地加入宗教,管它名字是天主教还是基督教呢,只要上帝显灵就成。

那时我这个表伯就找了县太爷孙继之,他是帮助建立基督教教堂的,因为他本人就是教会大学燕京毕业的。我这个表伯彻底了解基督教教堂的规章制度,便告诉县太爷该如何如何。大意是这样的:

  1. 你们必须修改基督教圣经,把不信教的死后下地狱这条诅咒拿掉,否则,这类恫吓是吓不倒老百姓的,因为老百姓骨子里信仰的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诅咒不起好作用不说,一旦宣传出去,立刻起到坏作用。(我这表伯所谓的一贯道里就有基督教内容,他在传教时就不提死后下地狱这条诅咒,因为他知道,在哪里提到这一条,哪里的百姓就不加入他的宗教。中国人诅咒别人都是不敢公开说出来的,何况诅咒自己都不认识的人,也没招惹到自己的人,在中国人眼里太缺德。)
  2. 你们必须去掉信仰基督教就能得到上帝的保佑这一条。因为老百姓攀比的厉害,时时刻刻都在比较,看看哪个神能显灵。(我这表伯有传教的经历,他说千万别提上帝保佑这一条,一旦提了,到时不显灵,自己扇自己嘴巴,麻烦就大了。)
  3. 千万不能让加入宗教的教徒捐款。如果捐款,要账目公开,把钱都花在救济孤寡老人身上。
  4. 所有的教会传教士或大佬们,统统自食其力,绝对不能靠信徒的捐款度日,别的本事没有,就去搬砖、打短工。否则,在百姓眼里,他们就跟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没区别了。老百姓最恨的就是搜刮民脂民膏的人,不论是白道黑道。
  5. 要找到有钱人加入教会,把钱拿出一部分给教徒,比如每周给教徒免费来一顿肉包子吃。

县太爷一听,觉得有道理,就把几个洋人传教士招到县太爷办公室,让我这表伯给他们讲这一套。传教士听了翻译后各个摇头,说这么改了的那就不是基督教了。

后来的发展果不其然,几乎都没出表伯的意料。一开始教会从英国美国搞到了不少钱,建了教堂,建了教会学堂。可三年后,哪个村信教的多,哪个村参加杀戮传教士的就多。没人加入宗教的村子,也就没人参加义和团杀戮传教士。

原因在于:老百姓天天互相盯着,互相攀比着,看看信了教的是否显灵得了上帝的保佑。

先说个人之间的攀比结果。有两个人。那干脆打个比方说吧,这样好记住谁谁是谁。曾庆红的儿子和张三的儿子同龄,上学时张三的儿子考的分数比曾庆红的儿子高;人长得比曾庆红的儿子帅;人品好,比曾庆红的儿子更受大家的爱戴。曾庆红的儿子没加入基督教,而张三的儿子加入了。三年后,曾庆红的儿子有几百亿,而张三的儿子连几千块钱都拿不出来。邻居们便对张三一家指指点点:“加入宗教了?被害苦了吧?你看人家曾庆红的儿子没加入,发大了!这叫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是没文化的人说的,有点文化的人就说:“有比较才有鉴别。这么一比,还是把捐给教堂的钱送给当官的更有效。”

再说群体的攀比结果。那年赶上了大旱,没人信宗教的村子里的百姓都日以继夜地到远处的河里去拉水、甚至用担子去挑水,收成多少也有点。可信宗教的村子,总觉得有上帝保佑,就认为很快就会下雨的。可到时颗粒无收。还有的信教的村子赶上蝗虫,因为本来蝗虫就是走一溜,哪村赶上哪村倒霉而已。可信了上帝,上帝没显灵,外村的就讽刺挖苦。村里的人就不再信这上帝了,便派村长去找教堂要求给救济。教堂就让他们去找政府。这下就把村民给气疯了,便要求教堂把村里所有曾经捐给教堂的钱财还给村民。可捐款的钱都让大佬们发工资了,吃进去的哪里肯吐出来?刚好赶上山东义和团闹起来了,这村里的人就趁机杀入教堂,火烧教堂,洋传教士跑得快的跑到县太爷那里还有救,以为不会被杀死的或者跑得慢的,就送命了。

西方人靠隐私的名义不能跟邻居攀比,也不知道邻居之间谁信了教谁没信,就无法根据“有比较才有鉴别”通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检验某宗教的上帝是否能显灵保佑信徒。

在中国的历史上,层出不穷的新的宗教各地都如雨后春笋过,但很难经得起事实的检验。所以,呼啦啦大家都跟风去信,过不了一代人,呼啦啦全跑了。就是因为中国老百姓信奉的传统文化早就把新神是否显灵的鉴定方法建立起来了,有攀比文化,没有个人隐私,人人都知道谁信了什么神,比较后很快得知是否显了灵。想浑水摸鱼的,短时间内没问题,但必须懂得见好就收,能跑就跑。而且必须是全家跑,否则,父债子还。

毛泽东搞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骗到林彪死周恩来死,便到了头。四五运动时毛泽东亲自告诉张玉凤:这是冲着我来的,看来军心党心民心都不在咱这边。

毛泽东死后,他老婆侄子就得进监狱。

后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来个摸石头过河,黑猫白猫,老百姓认为特实在,没有欺骗的意思。可他一搞掉说实话的胡耀邦就不行了。江泽民学毛泽东搞欺骗,提出三个代表忽悠人民,胡锦涛赶紧换个新的,科学发展观。这个挂上了科学的头牌,不能算是骗。习近平的中国梦反正是个梦,梦游走到哪算哪,是不是骗,人民还在盯着呢。

别说今天科学知识普及到家家都有大学生的地步了,轰隆隆一声霹雳,上帝降临了,这类千年前的神话故事今天一年级的孩子都认为是笑话,因为古人不知道打雷下雨其实是离地面很近的上空,连飞机都在云层上面飞。早在两千两百多年前刘邦都玩过他妈没跟他爸睡而是跟蛇交配怀孕生他的神话故事,千百年来的老农民都知道那是胡扯。今天,任何神话故事都无法让大多数中国人信服。犹太教、回教、白莲教、拜上帝会、全能教、义和拳、一贯道、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共产教、轮子教,等等等等,数不过来的大小宗教,总能招到一些人参入,但没有一个能长久。说穿了就是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里的几点(没隐私、互相攀比、好死不如赖活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把所有无法显灵的神教在中国传播的路统统堵死了。这倒不是说任何宗教都不能进入中国了,有条件就可以。条件就是按照我那个表伯的思路改现有的宗教或创造新宗教。靠原教旨的旧约、新约、可兰经、藏传佛教等等想打入中国成为统治中国人民的神,千百年来都不能成功,以后更没可能。深受儒家学说影响的整个东亚,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北朝鲜,历史上都没有长期认同这些神会成为统治国家的国教,是这些国家的特色。比如日本,基督教人口占总人口的2%算是高的;韩国历史上基督教都是时有时无,但美国韩战占领韩国后,基督教在年轻人中迅速发展,赶时髦。以后能否坚持住两代人,从历史上看,疑问极大。

美国的情况特殊。谁能相信直到今天,美国的科学院院士里还有高达7%信神造万物?完全不信的只占72%,怀疑论者骑墙派占21%。这可是《自然》杂志问卷调查的结果。也就是说,怀疑或者根本不相信神的科学院院士有93%,这当然是十年前的调查结果。如果今天调查的话,估计也很难超过95%,笃信有神的还会占高达5%。

在欧洲,神的力量大小与经济和生活水平成反比例。人均GDP最高的瑞典,原本是有神论的国家,现在全国不信神的比率是85%,丹麦是80%。而人均GDP低的欧洲国家,信神的比例高得多。因为越穷越盼望着神显灵,用西方人的话说就是出现神的奇迹,以过上好日子。因为他们缺乏鉴定神是否显灵的方法和参照。然而,经济发展水平与信神人数的比例关系规律不符合中国,因为中国人有现成的鉴别神是否显灵了的方法。

有一点润涛阎敢肯定:如果今天中国实行民主投票选举国家领导人,任何人拿出某神教的信徒身份来参加竞选,他肯定败给临时成立的“农民工进城党”主席。而“农民工进城党”主席一定败给“把选票换成钱民主发财阵线”党主席。中国人是最世俗,最实际,最看重眼前利益的族群,跟钱无仇,越多越好。用不显灵的神骗这样的民族,一时容易,坚持长久,很难很难。因为它有上千年建立起来的办法鉴别某神是否显灵了。是否显灵的标准是眼前的利益变化;拿死后的事忽悠他们,他们不在乎;看不见摸不着的好处不算数;土葬变火葬,无所谓;笃信人死如灯灭。孔子在这方面是最了不起的人物,他的儒家学说是彻头彻尾的奴性文化,是为专制制度量身定做的,此文化也堵死了其它神教统治中国的路子,算是“百教不侵”。这种软刀子比杀死异教徒的野蛮办法有效多了。别以为人们跟着打着白莲教或全能教或共产教呼喊他们就真的信该神了,他们是利用这个旗帜作为打天下的工具。那些跟着朱红灯大师练功的,一旦朱大师一死,信徒们就树倒猢狲散了。主张均贫富的共产教一打下天下,当权的便立刻想自己家族发财。所以,中国的历史表明,想知道该政权是否气数已尽,就看有没有出来新的宗教或进来外来的宗教。别以为该教能持久,天下打下来后,这个神的使命就完成了,该教便立刻消失,成不了国教。天下打不下来,喊叫该教的人们也就树倒猢狲散了。

反过来说,把奴性文化的祖师爷孔子搬到文艺复兴后的西方国家,那更是白日做梦。到西方建什么孔子学院,简直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可笑的笑话。自己宪法里信的是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反而把被自己批了几十年的孔子奉送给西方。都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你得先把孔子的画像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吧?把儒家学说放进宪法里吧?在中国的孔子学院招生录取分数得跟清华北大平级吧?孔子的名言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都不要的东西,推销给人家,是不是有点滑稽?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