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它统治不了中国

有朋友问我:伊斯兰教穆斯林大量生孩子,移民各国,会不会未来的世界包括中国都属于伊斯兰?

润涛阎答复时发现,必须把伊斯兰教分成两大类:原教旨主义者与世俗化的穆斯林。还需要把恐怖分子产生的根源讲清楚。便成了一封长信。贴在博客里,供网友们探索。

(一)伊斯兰教民族特征与恐怖分子

伊斯兰教国家本来在中东,可到了13世纪尤其是15世纪后,伊斯兰人四处移民。比如亚洲的印度尼西亚现在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伊斯兰国。印尼打从十年前实现了民主转型后,伊斯兰教走向世俗化,没有成为极端恐怖分子产生的土壤和活动的场所。马来西亚的情况也类似,虽然马来西亚只有六成人信仰伊斯兰教。如果我们对照东南亚的伊斯兰教国家与中东北非的伊斯兰教国家,伊斯兰教是否产生极端恐怖分子与伊斯兰教国家的民族特征有关。

那么,产生伊斯兰极端恐怖分子的民族特征是什么呢?以润涛阎之见,“勤劳与懒惰”、“海洋文明与农耕文明”是关键因素,而与是否有钱关系不大,关系大的是钱是怎么来的。让我举例来说明上述观点。

1.凡是“勤劳”靠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的信伊斯兰教的民族,极少产生恐怖分子。相反,“懒惰”的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在一定条件下会成为恐怖分子的大本营。比如好吃懒做的沙特、科威特等中东产油国伊斯兰民族,人人厌恶劳动,连家务活都靠花钱雇外国保姆来做。一旦油价暴跌或感觉到有经济危机,便对未来恐惧万分,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独立生活的自信,感觉到自己的末日快到了,尤其是听到新的科学发现能取代石油能源时,内心里末日情怀极易引导他们到可兰经里去找活下来的途径:“发动圣战”、“末日之战”便令他们走火入魔。这些国家绝不会把财富用于科学研究,因为恐惧新的发明会令他们不劳而获的美好日子走到尽头。他们把大把的卖石油的钱挥霍在豪车、保姆、建清真寺、买武器等方面。这与没有石油资源的东南亚那些靠双手过日子的信仰伊斯兰教民族截然相反。

2.凡是经历过“海洋文明”的信仰伊斯兰教民族很容易走向民主、政教分离。比如印度尼西亚,没有发生剧烈动荡就实现了民主与政教分离。别说曾有荷兰殖民、日本入侵而对伊斯兰教或多或少有些影响,中东伊斯兰教各国经历过英国殖民地的熏陶都无济于事。

所以,可兰经里的极端言论,之所以成为恐怖分子的宝典,与是否世俗化有关。而伊斯兰教国家是否能世俗化,与上述民族特征有关。

3.恐怖分子的最大特征是欺软怕硬。最早了解伊斯兰圣战分子特征的是英国人。当年英国人占领中东时发现,主张“圣战”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却是极端怕死的一族。他们最懂得审时度势、看人下菜碟。一旦发现你比他厉害,他立刻逃跑。几千人就可让整个中东沦为殖民地。美国的战略家们也明白了这一点,建议在英国撤出中东后要让犹太人复国,一个以色列弹丸之国便可牵制住整个中东伊斯兰教国家。这样,伊斯兰教国家就不会干扰美国的全球霸权大业。以色列建国后的两次中东战争,几十万以色列人就可以战胜中东多国联军,靠的是犹太人知道“圣战”喊叫者伊斯兰教徒都是怕死鬼、欺软怕硬。两次中东战争后,埃及立刻主动跟以色列和好。一个以色列弹丸之地,便可把整个伊斯兰中东震住。这就省了美国很多事。

在小布什攻打萨达姆时,美国大兵还没进城,萨达姆的军人都跑路了。那些萨达姆一派(逊尼派)的将军们一听说美国兵来了,也立刻各奔东西了。美国虐囚被广泛报道并遭到全世界的谴责后,伊斯兰圣战者们才发现有机可乘,因为在媒体的监督下美国大兵不敢对他们下狠手了,他们才开始对美国大兵搞恐怖袭击。如果没有媒体对美国大兵的谴责,美国大兵是知道怎么震住伊斯兰圣战者们的。圣战者恐怖分子们选择法国等对他们绥靖政策的国家搞恐怖袭击,而不敢对身边欺负他们的以色列、杀死萨达姆本拉登等无数头子们的美国搞恐怖袭击,尤其是对手无寸铁的平民进行杀戮,是典型的欺软怕硬特征。诚然,找出几十个不怕死的到美国搞个911 也不是绝对办不到,可等到美国灭了萨达姆塔利班两个政权后恐怖分子们反而不敢跟美国死磕了,而是找法国等对他们比较宽容的国家下手。

人们误以为是美国纵容以色列才使得以色列敢欺负中东伊斯兰教各国,事实上,如果没有美国的压制,以色列早就把几个中东国家给灭了都说不定呢。如同美国大兵还没进城萨达姆的部队都立刻解散了,以色列第二次中东战争后挟余威出兵哪国,不论是伊拉克还是伊朗或者埃及,一定是势如破竹,伊斯兰圣战者们兵败如山倒的局面。因为他们怕死的特征极端表现就是靠妇女儿童的人肉炸弹。而他们军官们怕死的要命,早就逃之夭夭了。

真正的勇士绝不会欺负他国手无寸铁的平民。勇士是保护自己民族的妇女儿童的,因为他们是本民族的未来。真正的勇士绝不会煽动本民族妇女儿童去送死。所以,恐怖分子并不可怕,因为他们对平民的杀戮违反天道,是不会长久的,在漫长的历史上只能算是一个小的恶作剧。道理很简单:他们不是勇士而是懦夫。而懦夫是不可能引导历史走向的。

4.恐怖分子死亡的收益率太低。伊斯兰教的规则很特别,人死了,亲人朋友都不能给死者戴孝、哭丧,家属也没有经济补偿,唯一的受益是死后男人有七个处女。是修了处女膜的处女还是真的处女,他们在阴间也未必辨别得了。这跟共产党国家的待遇差远了,共产党国家还给个烈士陵园、给个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头衔,伟大领袖给烈属证持有者一年还多给二两油票,四个鸡蛋,一张年画(新的毛主席像)。就死后七个处女这点诱惑,引诱没结婚的自认为娶不上老婆的少男还勉强,对随意强奸妇女的老将军们老兵油子们毫无诱惑力,一见强敌便立刻逃跑。所以,恐怖分子占伊斯兰总人口的比率还是很低很低的。总起来讲,成不了气候。

(二)伊斯兰教走到今天的前因后果

在工业革命开始后的短暂历史时期内,西方基督教国家首先进入现代科学技术高度发展阶段。东方各国虽然在这方面走在了后头,但也是在奋力直追,哪怕不能创新,也搞点山寨以最快的速度追赶科学技术现代化。唯有伊斯兰教国家被甩在了科学大发展的后头。他们虽然也在引进科学产品,但他们把精力放在了羡慕嫉妒恨、发动圣战、杀死异教徒等中世纪混日子方面了。别说日本亚洲四小龙后来的中国大陆越南等奋起直追发展经济,就连墨西哥巴西等中南美洲甚至非洲都在你追我赶搞经济,唯独剩余劳动力极多的中东各国连富士康这类公司都不引进。当人类进入新技术新产业竞争的两大块:创新企业、低附加值制造业(血汗工厂)全球化阶段,中东伊斯兰教国家依然靠天然地下资源混日子。一旦新能源技术有了苗头,他们就惶惶不可终日,要是碰上石油价格下跌,他们就认为末日来临了。他们认为是时代选择抛弃了他们,而事实上是他们选择抛弃了时代。

在动物界,一旦某物种感觉到自己的种族面临灭绝,便大量生后代、疯狂攻击对手。人也不例外。伊斯兰教里的一些国民,尤其是不掌握现代科学技术又四体不勤好吃懒做靠天然石油资源混日子的伊斯兰教国家,心理上产生了被时代遗弃的恐惧心理和末世情怀,便一方面四处扩散人口并多生孩子,一方面发动对其他民族的恐怖袭击,以垂死挣扎的气度来面对他们的安拉。这个过程会随着石油的逐步枯竭或者新能源的逐步开发而持续,惨烈程度会随着他们内心的恐惧增加而增加,因为他们怀着“要死一起死”的心态参与”末日之决战“。这与自我感觉处于和平、发展、和谐、创新的西方世界成鲜明的对照,西方人尤其是法国等国家的白人没有丝毫末世感觉不说,还悠哉悠哉地过着自由、民主、享乐的日子,不吝把伊斯兰国家的年轻人招去和平共处,怎么也想不开为何这个世界上会出恐怖分子。

让中东伊斯兰国家的年轻人分期分批到中国的富士康、公路大桥工地等血汗工厂去参观,并与中国的农民工一起生活一段时间,让他们知道人类的财富是劳动人民靠双手创造的,而不是靠宗教教堂里读可兰经经文读出来的,乃救穆斯林年轻人之最佳途径。

(三)人口动态与未来的世界特征

当人类处于无忧无虑吃喝不愁的状态,生育的迫切性便会下降。当面临灭绝的状态,便会大量繁殖后代。这是生物界的基本规则。

由于欧洲白人女人生孩子意愿下跌,为了保持住人口,不得不引入大量伊斯兰移民,结果导致现在欧洲大城市里伊斯兰青年人占青年人总数的四成左右。伊斯兰教的大力传播,致使未来学家们担心整个欧洲将被伊斯兰化。随着其它地方的发达国家人口在减少,而伊斯兰民族在大量生孩子,未来的世界要么是伊斯兰的世界,要么是其它民族在衰亡前发动与伊斯兰的全面战争。

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当白人面临种族危机的时刻,他们也会大量繁殖后代的。人类生孩子意愿,是个动态,不是常态。

美国的自然出生率是2.1,保持现有人口的总数不会发生大变化。除去移民,美国人口一直是稳中有加,虽然有时也发生婴儿潮波动。美国白人生育率目前是1.85,略低于其它民族,也略低于2.1维持人口不变的妇女生育率,但比欧洲多数国家的白人高很多,因为美国的福利远比不上欧洲,人民大众的生存压力就大些。尤其是美国的媒体,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是美国要完蛋了的唱衰美国腔调,令美国人时时刻刻都有生存压力。这样就防止了美国的衰退与生育意愿下跌。

随着中东石油的逐步枯竭和中东伊斯兰教人口的增加,移民到欧洲甚至亚洲,便是两条路之一。美国不会接受大量伊斯兰移民的。另一条路便是中东不同伊斯兰教派之间的战争,用战争消灭人口,是千万年来的天然选择规则。

由于伊斯兰极端分子过早地开始了末日之战,发动恐怖袭击,移民欧洲的路可能会变得狭窄了。把已经移民到欧洲的中东北非伊斯兰教穆斯林人员,用强制措施规划、驯化,以去除末日心态与恐惧心理,完成伊斯兰教世俗化改革,将成为欧洲各国今后的重任。否则,与伊斯兰的战争变成了内战。而内战的结局无外乎要么欧洲白人面对种族危机而大量生孩子,要么把伊斯兰移民赶走或镇压以减少他们的人口比例。

在东南亚,比如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地的伊斯兰教穆斯林,不会有同样的遭遇。

中东伊斯兰各国,需要引进制造业,比如富士康,以改变依靠石油好吃懒做、不思进取、杀戮异教徒的文化。否则,靠人肉炸弹、最低级的武器来与其它工业发达技术先进的国家死拼,结局一定是惨烈的。现在还有石油可以换钱以过着不劳而获的奢侈生活,一旦石油开发完毕,沙漠里靠卖骆驼换钱为生的日子,想搞制造业也来不及了,因为基建投资都没法攒出来了。

(四)就算老天爷不长眼,让未来的世界很大地盘属于伊斯兰,也不用担心伊斯兰能统治中国

换句话说,哪怕世界上的任何民族都可以统治中国,唯独伊斯兰民族统治不了中国。道理在于:中国人,确切地说是中国男人,绝对忍受不了伊斯兰教不可更改的一条:不能吃猪肉。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统计,2014年中国猪肉消费量为5717万吨,占世界总量的52%。中国人均猪肉年消费量为42公斤,是世界其他国家平均水平的4.6倍。

我们回顾一下历史便可发现,伊斯兰教多次引入中国,都无法跟其它宗教那样被广泛接受。虽然回教也不吃猪肉,但回教不是伊斯兰教(早在伊斯兰教没诞生前,回教就诞生了,回教所在国就是现在的中亚各国。一些回教徒被阿拉伯伊斯兰教赶到了中国(那时叫大唐),他们也有的在来中国前就不得不信了伊斯兰教。回教也就成了一个杂合体,到中国后他们信奉的宗教包括拜火教、景教、伊斯兰教等内容。比如,在不吃猪肉方面信奉了伊斯兰教,在葬礼方面与伊斯兰教相反。他们尤其不搞什么圣战。尽管如此,回教徒在中国可以成为一个个生态小区,但并不阻止汉族人吃猪肉,否则,他们是会被杀光的。

对比一下便可知道,回教在中国历史上曾经非常彪悍过,但政治权力无法跟其它宗教相比。没几个印度佛教徒来中国,但佛教的地位远远高于回教。回族人在中国没机会成为统治者。相比之下,能统治整个中国的蒙古人、女真人,在中国创建了他们自己的朝代元朝和清朝。元朝时的蒙古人猪肉吃得少,他们更喜欢羊肉。但他们不干预汉族人吃猪肉。蒙古人在中国的元朝统治不论是从深度还是广度,都比不上女真人的清朝,因为女真人在吃饭方面跟汉族人没多少区别,还搞了个“满汉全席”以表明他们跟汉人可融合到吃到一起的地步。这是清朝的寿命比元朝长得多的缘故。要不是赶上工业革命潮流,洋人入侵,清朝还会活得更久。

张爱玲有个精辟的结论:通往男人心的路是胃,通往女人心的路是阴道。她的后半句也符合西方女人,但前半句要是让西方男人听到了会嗤之以鼻。

连毛泽东也承认“吃饭是第一件大事”。你可以强迫中国人不吃其它的肉,但你不能强迫中国人不吃猪肉。地球上52%的猪肉让中国人吃掉了。中国人吃猪肉不仅仅是外面的肉,包括猪头肉、猪舌头、猪耳朵、还包括五脏尤其是猪大肠,也忘不了五花八门做法的猪血豆腐。

所以,伊斯兰教穆斯林不论多么强大,多么嚣张,哪怕统治了整个世界,也绝对统治不了中国。就凭他们不让人养猪吃猪肉这一条,中国人就会联合起来跟他们死拼。

吃,是中国人的文化。裸,是西方人的艺术。懒,是中东人的惯性。吃猪肉,曾是中国当权者的代名词。古人说的“肉食者”就是指吃猪肉的人,也就是指当官的。到了共产党时代,四清运动在河北省一开始便遭到了省委书记刘子厚的压制,因为四清的主要内容就是清查干部是否多吃多占了。刘子厚便说:“千里做官,为了吃穿。”不多吃点,当领导为了啥?这是后来文革时批斗刘子厚的第一大罪状呢。中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就是几千亿。

所以,别看中国人一盘散沙,外敌入侵统治中国没问题,前提条件是别干涉中国人吃猪肉。言论自由、民主选票给不给无所谓,给了选票如能把选票换成一顿红烧肉(南方),猪肉炖粉条(北方),大家一定会排队去换,大快朵颐,管他娘谁当权呢。要是统治者一旦公开干涉中国人吃猪肉,当天就会杀声震天,乌央乌央的讨伐军四面八方赶往京城。

我们老家不远处有个河间县,晚清时那里有一常年吃不上猪肉的穷人,叫李莲英。听说割掉鸡鸡就可到朝廷天天能吃上猪肉,他毫不犹豫刺啦就是一刀。从此,他真的可以天天吃上猪肉了。对于男人来说,将军一怒为红颜。“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后面还有呢,那就是“若为猪肉故,自由也可抛。”这样的民族,还担心伊斯兰教将来会有一天统治中国吗?哪怕未来真的发生伊斯兰教灭了所有的民族(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最后等着灭它的一定是“无猪肉不欢”的中华民族。

综上所述,一句话概括就是:甭管穆斯林怎么折腾,它也统治不了吃猪肉的中国。(参见润涛阎旧作:【甭管美日韩怎么折腾,未来的世界都属于中华民族】)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