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驴文化”与民主 –答草虾先生的疑问

草虾先生问:

“初中时候,经常有农民的驴车停在我们中学门口,我们放学的时候经过,有农村出身的同学就表演给我们看,喊著‘驴,伸!驴,伸!驴,伸!’驴果然就一节一节伸出来了,然后我们就拿石子砸那伸出来的尾巴,它又负痛长鸣却又不肯缩回去,非要车夫一鞭子挥上去,就一节一节的缩回去了。为什么?”

润涛阎答:

这是个“文化”问题。而且牵涉到“专制”与“民主”。

1。不是“党文化”,也不是“太监文化”,而是“公驴文化”

草虾先生对事务的观察可以说是细致入微。与我的老乡浩然有的一比。浩然在农村时每当看到生产队的公猪配种时就仔细观看。

回答草虾的问题,就必然涉及到“专制”、“民主”、“党文化”的问题。

驴是由野生动物由人驯化而成为家畜的。这个驯化过程,恰如统治者对人民的驯化、奴化过程。经过几千乃至几万年的驯化,家畜如公驴并不敢见了母驴就发情。那将会把车子搞翻,挨鞭子是毫无疑问的。久而久之,经过人工筛选,就有了遗传上的新品种:家畜公驴。

为了回答草虾的问题,我不得不把生物学教科书上的生物常识简单的讲几句(绝非搞黄,正式教材都有。只因此坛可能有不少没学过生物课的,如老马连眼皮的名称都不知道)。

因为公驴的器官是由阴茎骨组成的,所以草虾看到的是“一节一节的出”。那么在自然界的野驴,只要见了母驴就会产生性亢奋,性激素使然,这本是天性。但驯化了的公驴就不同了,必须要听到主子(人)的信号才敢性亢奋。而且一旦听到信号立刻进入性亢奋状态,哪怕没有看到母驴。

在古书上看到“驴下脐”的文字,那就是让公驴性亢奋的信号。“下脐”这信号至今还有不少地方沿用。有的地方已经与时俱进了,简单为“驴,伸!”(在长江流域) 还有的地方喊:“驴,哈!”(在黄河流域),也有没与时俱进但改了叫法的地方:“驴,下锤子!”(在四川)。在内蒙的情况我不清楚,因为我三赴内蒙但忘了问了。

所以,这信号怎么个叫法,就看是什么地方了。“驴下脐”是古书上谈到的,应相当于普通话。其它就是“方言”了. 那么公驴听到“驴下脐”、“驴伸”、“驴哈”等信号的时候就伸出那东东,就如同文革中七亿人听到“毛主席,万岁!”高喊口号时人人“举手”是同一种本能行为。所不同的只是把“下脐!”换成“万岁!”统治者给出“拥护”的信号,人民就立刻举手。也就是说与公驴属于用同类的方式对同类的信号做出同类的反应。都是服从主子的要求。主子一发出信号,驯化好了的不管是家畜驴还是家畜人就得本能的、毫无疑问的、甚至是天然的进入亢奋状态。

胡鲁们曾把这种文化称为“太监文化”,因为明明是有头脑的人却不能思想,相当于思维被阉割。文革后有不少学者把此称为“党文化”。对这两种称呼我长期以来都觉得不太贴切,但又找不到合适的词。因为事实上,在被专制统治者驯化、奴役了的人民,并非没有思想。甚至说思想深度远超过统治者都不过分。比如,当听到皇帝下诏:“袁崇焕是卖国贼”这一“信号”后,人民就把袁活剥皮,然后生着一口口吃掉!这种处罚之残忍皇帝肯定想不到。所以,人民的思想并未被阉割。只是必须听到统治者的信号才能思维,而且一旦思维起来还能够发扬光大。

再举个近的例子:领袖一暗示打倒刘少奇,七亿人民七亿兵,人人声讨刘少奇。刚喊完林副主席身体健康,立刻骂他林贼,人民照喊不误。人民找到的他俩的罪状要比毛主席本人想得奇!哪能说没思维?毛主席一句大跃进好,人民就能超常的发挥思维能力,能想出把十亩地的稻谷割下来捆好排在一亩地里,小孩子坐上去照相发表在上。这思维能力肯定连毛泽东都想不到!

说成“党文化”就更离谱了,简直就是对历史的无知到了白痴的地步。“党”这个字在古文中是贬义。只有到了孙中山时代才不要脸的称为党。也就是说,这种专制“公驴性亢奋”文化远远在有党做领导之前就形成了。

那么,人民的这“公驴性亢奋”文化什么时候形成的呢?我判断,奴隶主与奴隶的关系的形成应是一很长很长的历史过程。这个过程的开始就是人驯化驴的开始期,或者说应是同步进行的。它属于同一思路。统治者们驯化人,被驯化之中的人就用同样的思维、同样的方式驯化驴。等级制度也就开始了。 因为驴比马小,容易捕捉擒拿,被驯化的第一批家畜很可能就是驴。所以,把这”主子发信号家奴便亢奋”的文化称为“公驴文化”最为恰当。因为属於同一模式。

2。野驴习性与民主

如果把已经驯化了的公驴放到天然的野地山林中,它们根本就没有了见了野兽就逃跑的敏锐。更不会有“占领一草地”的本能想法。第一个感觉就是惊慌失措。到处寻找回到主子那里的路。直到饿死渴死为止。如果碰上了一环境,就是说有猎户看管没有虎狼的境况下,这些公驴们也没有与野驴争天下的可能。它们是不敢接近天然野母驴的。因为听不到主子喊“下脐”的信号,跟这些公驴一起跑来驯化好了的母驴们也被野公驴们占有了。这是有大量外嫁女的原因。

被“公驴文化”教育出来的男人们跑到已回归到天然野驴文化的山林国度,感到的是茫然若失,没几个敢找外族女人结婚的。自己带去的老婆也可能被“野公驴们”抢走了。这些跑出来的公驴们一定设法与原来的主子联系上。只是方法上不同。爱国派昂首阔步的入关进高级”驴棚”;民 运们有的盼招安,有的偷渡进那永远都听不到“下脐”信号的驴牢(如王秉章等)。

那么反过来,如果把天然的野驴逮住,套车拉磨,那野驴感到的是恐惧与怒火中烧。这才是外国人要关心中国人人权的道理。

那么,什么是中国民主的瓶颈?不是钱,不是制度,也不是回驴牢的公驴太少(再回去10000个王炳章也没用), 而是根深蒂固的“公驴文化”。去掉这“公驴文化”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引进”天然野驴文化”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即使来到美国的中国民 运们,其“公驴文化”的消除也未必比国内的小青年们多走了半步。

评论

润涛阎2008-03-27 14:52:08 回复roarforward的评论:胡说八道!下面的跟贴不是你的原话?不是还在那里吗?

roarforward 在请达赖回西藏–给涛哥的建议 留言于:2008-03-20 13:55:29

看了你的许多文章,使我相信了一个道理:立场决定态度!
你阎润涛啥时候都忘不了兜售你那幅万能药!
仿佛解散了共产党,天下就太平了!
不会的,你阎润涛之流的要是上了台,比南霸天还得操蛋!
女人你的搞8火车!
我不是说共产党没毛病,我只是看不惯你一幅救世主的样子,活脱脱的孔老二式的21世纪的落魄圣人!!!
对了,我估计你祖父不是地主,就是富农!对吧?
有本事,回国发动群众去,别躲在这里扇阴风、电阴火!!!
对不起,言辞过激请原谅!

roarforward2008-03-27 13:31:09 你不是民主吗???我给你的批评,你删了干啥?

润涛阎2008-03-25 06:25:46 不是不要民主,而是先解决文化,然后是制度。
泉水2008-03-20 04:13:22 那么就不要幻想中国的民主了,因为文化不同,社会结构不同,也就是经常听说的所谓国情不同(确实,终于理解了),哪为什么在中国也要推进民主呢?民众有要求民主的意向吗?人民只要有活干,有钱赚,有主子照看着,就很满意了,还要什么民主呢?只要把自己拉的车子搞搞好,多赚点银子,讨个娘子,生个儿子,好好生活就是了,那不就天下太平了,还有什么问题呢? 可是好像还是有点问题,那么,问题在哪里呢??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