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是如何被驯化成鹰犬的?

文革年代读高中不仅要参加军训,甚至学校都以军队的编制建立班级。那时县高中同一届的不叫某某届,而是称为“排”。对于搞军队建制,俺当时到没有多想。但参加军训的经历使俺彻底明白了军人是怎么一步步被驯化成帮猎人抓兔子的鹰、给别人卖命的狗、比猪还蠢的特殊动物的。

在这里,润涛阎绝没有夸张或泄愤的意思。您要是不明白个中道理,请您把板凳搬来,听俺一一道来,容不得您不服。

(1)军训内容与战争无关

政客们利用人们的模糊判断而一步步把活生生的人驯化成战争鹰犬,这与国家制度无关。人们以为那些军训内容是在战争时所需要的技术。事实上,润涛阎告诉您:军训内容与战争无关!

军训的第一步就是“稍息、立正、向左看齐、向后转”等等,然而,这些步骤与技能在战争中是毫无用途的。打起仗来你需要坐下来休息还是站在原地倾听敌人的动静,都不会遵循军训时“稍息立正”那种姿势的。指挥官也决不会因为你没有按照军训时的姿势而惩罚你的!在战场上也没有必要向左看齐的,即使向后转,也不会按照军训时那么死板甚至面对敌人时想都不会想军训时那些规矩的。道理很简单:人的天然本性在自然条件下会回归的。而军训的真正目的并非在于让军人在战场上去遵循那些反天然的姿势,而是别有用心。

(2)军训的目的是打垮军人的个人意志

让你稍息,你就不能立正。让你向左看齐,你就不能向前看。就是要让你这个军人不能有自己的天然个体行为。俺小时候跟着爷爷打猎,需要“熬鹰”,就是把平时自由翱翔在天空的雄鹰制服,其方法非常简单:就是“熬”,让它7 天7夜不睡觉。熬到它精神崩溃,彻底臣服,心甘情愿地给你当奴才。到了这一步,你再也不害怕它逃跑了。按常理说,雄鹰一旦获得自由,它理应展翅翱翔,远走高飞。可是事实上,被熬服了的鹰会乖乖地跟着猎人去抓野兔,抓住后绝不敢自己先吃,哪怕一口。

文革过后有人不解:为何丁玲女士平白无故坐牢多年,放出来后第一时间主动入党?不解的都是些没经历过文革的年轻人,就好像在高空翱翔的雄鹰理解不了被熬服了的鹰为何不远走高飞而甘当猎人的爪牙。

经历过军训的军人再也不考虑战争是否正义,杀人是否残忍,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个体的天然是非观念,没有了自己的思维的必要性。剩下的唯一的使命便是“听从上级的命令”,因为那是“军人的天职”。

经历过军训的军人,如同被熬服了的鹰和被驯化了的猎犬,成了主子的打手、政治家的工具。

如果没有军训,萨达姆绝不敢命令军人占领科威特;没有军训,邓小平绝不敢命令军人屠杀北京学生和市民;没有军训,布什绝不敢攻打伊拉克。

当政治家们利用军人扼杀人性的时候,他们考虑的是其它因素,而非军人是否会按照常理而不听话。不听话是驯化军人的将军所为,而非士兵所想。士兵只是被猎人驯化好了的鹰犬。

(3)爱恩斯坦是这样嘲笑军人的

俺当年在高中军训时得到的启发,一直认为这决不会是俺一个人的总结。只要润涛阎能想到的,别人也会想得到。所以,俺在大学时曾经到北京图书馆拼命去查找有关资料,只是那时没有电脑,也许这种言论不会被历朝历代政府接受,便查不到类似的观点。有了网络,便容易查找了。以下是爱恩斯坦队军人的看法。

Albert Einstein said, He who joyfully marches to music rank and file, has already earned my contempt. He has been given a large brain by mistake, since for him the spinal cord would surely suffice. This disgrace to civilization should be done away with at once. Heroism at command, how violently I hate all this, how despicable and ignoble war is; I would rather be torn to shreds than be a part of so base an action. It is my conviction that killing under the cloak of war is nothing but an act of murder.

爱恩斯坦开头的意思是说:军人,能够被驯化到按照号令前进的地步,已经让我鄙视。上苍给他们大脑是误会,让他们四肢发达就足够了……

是的,如同雄鹰和野狼被驯化成猎人的鹰犬,其过程是猎人一步步总结出来的。而军训,就是把军人驯化成政治家杀人工具的第一步。有了这一步,也就是让他们怎么走,他们就怎么走,让他们怎么站立,他们就怎么站立,他们的心理已经不再具备天然的判断是非的能力时,剩下的便是当鹰犬的技术活了。比如射击技术、投弹技术等等等等,如同鹰犬怎么帮猎人拿到猎物的技术一样。而后面的仅仅是技术,最重要的是从心理上把他们驯化成失去天然个体思维能力的能呼吸的战争工具。

爱恩斯坦后面的意思是说他为何憎恶军人和所谓的战争英雄,说他们是杀人犯。润涛阎认为,只有当所有的国家人民都抗拒军训,也就是说军人不再是政治家的鹰犬,世界和平才有希望。我们应该憎恶的不是军人,而是驯化军人成为鹰犬的过程。政治家检阅军人整齐的方队,是对军人的羞辱,是对人类个体尊严的藐视,是对自由的践踏。站在整齐方队里的军人—经过军训的傻大兵们,当他们认识到那是当权者跟耍猴子一样羞辱他们的时候,人类和平也就看到曙光了。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科夫2008-01-20 10:57:39回复悄悄话润涛兄,您这思想也忒锐利(颇有涣散军心之嫌)!

敬佩之余,望您能包容咱也利用一下上苍赋予的误会

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政治,政治(包括教导人为善的教会)需要有强制手段为底牌

分工决定,强制机器只管执行(实践证明这样会比较有效率)

希望有一天人间终于迎来伊甸园,不再有国家、军队、安全问题…

在此之前,我们能有思想、鄙视的自由,多少应该感激那些为我们能安坐而被驯化的军人,即便伟大的思想家(比如阎兄和爱恩斯坦)有时也难免对他们产生误会
piao112008-01-17 13:55:35回复悄悄话我家有小犬一只叫露嘎,鉴借大哥的“思想和技术”回家。。。

谢谢大哥好文字!
云耳2008-01-14 07:32:43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这个见解很新颖啊,为什么是走到尽头了呢,能有后文来解析吗?
红地瓜2008-01-13 16:10:05回复悄悄话其实军队就是机器,国家机器,对军人来说,只是一份工作,所以出现越来越多的雇佣兵.

当然军人管理国家是很荒谬的,就象工程师管理国家一样荒谬.机器怎么能管理人?

中国的希望不是清华机器管理国家,而是让北大的文人来管. 可惜的是,北大已没有文人啦,剩下一批文化娼妓.
润涛阎2008-01-13 11:48:09回复悄悄话回复红地瓜的评论:下一个文明标志就是从鄙视军人开始。因为靠军事解决人类社会问题的历史差不多走到头了
红地瓜2008-01-13 10:01:15回复悄悄话背景不同,如犹太人纪念馆所陈列,当时的德国人以孩子当兵和优生为荣,最后是集体的疯狂,人类文明的践踏.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包括相对小的集团利益,还是客观存在的.当然,移民的第一代人,包括爱因斯坦,自然缺乏归属感,只有虚妄的安全感.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