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彻底扬弃邪道“公知”才能唤醒社会的“公民意识”

 

 

—“公知”是专制制度的产物也是专制制度的维护者

(一)公知的本质特征

虽然说“公知”这个词是近代才出现的,但在中国两千多年的专制社会中,这一群体一直存在着。就是名义上“以天下为公”、“以天下为己任”的读书人。与时俱进,本文就以“公知”为定义来探讨这个集团在专制制度下的功能和在由专制制度转入民主制度的社会转型过程中的作用。

在这漫长的专制社会历史阶段,“公知”阶层起着“代表”作用。他们“代表”的是底层人民大众向皇帝反应社会发展与稳定的状况,因为皇帝必须神秘才能被人民大众神化成与人民完全不同的半神半人的物种而不能曝光于百姓,这就需要有衔接皇帝与被统治者的一个集团。这个集团本质上是为皇帝服务的,所以才得到皇帝赐予的一定话语权。但在表面上,人民大众则把他们看成是社会的良心所在,是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科举制后,由于他们是靠读书而升到人民大众的父母官,甚至可以向皇帝进谏的朝廷命官,他们口头上总是以代表公共利益自居。

今天的这“代表”二字就是两千多年来“人上人”或者“肉食者”的当代说法。这些“人上人”有时也以“公车上书”的极端行为跟皇帝较真而获得人民大众的感恩戴德,但事实上他们的所谓的进谏多半是因为皇帝把大权交给太监而抗争,本质上是为公知们自己的利益而奋战,表面上打着“不如此人民就会起来造反”的名义恫吓皇帝,“不明真相的群众”便产生错觉,认为他们是自己的父母一样的清官。在少数情况下这些进谏则是由不得势的读书人发起的,当然也有极个别处于二者之间的,比如康有为领头的一千多考生发动的“公车上书”(公车一词特指进京考举者,因为从汉朝起官府用公家的马车去拉考生)。

历史上甚至今天,公知们是分成两类的,一类是有权搜刮民脂民膏的当权者,属于“白道”;另一类则是不得势的读书人,这类属于不得势的“邪道”骗子(请看润涛阎第十七定律的描述)。所以,今天的“公知”们也分成两类:一类是无官不贪的贪官污吏;一类表面上也提倡民主、自由等代表弱势群体的名词而针砭时弊,而实际上是以弱势群体为要挟想跟白道分一杯羹同时骗取弱势群体利益的骗子。

这两类人最大的不同便是:白道的贪官污吏使用公器(包括警察、军队)明目张胆地让子女捞钱,而且以与黑道同流合污的方式,必要时露出“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气概公然对弱势群体杀戮;而邪道的骗子则是以社会良心的名义让弱势群体主动掏钱,甚至让弱势群体为他们火中取栗而在社会动荡中由邪道取代白道。二类人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以自己是“人上人”的心态混迹于世间。

由于中国历来都不是法治国家,而且人人都以做“人上人”为人生最高目标,“正道”一族是不能存活的,甚至根本就不能产生,虽然“白道”、“黑道”、“邪道”都以自己是“正道”自诩。比如白道历来都是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压迫人民的,发展到今天便是“三个代表”、“伟大光荣正确”等正道的极端正确名义搜刮民脂民膏;黑道总是把自己说成是被白道逼的而走上了“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正道。看看水浒就明白了,一边打家劫舍,一边高唱正义。而邪道就更不用说了,都是以“代表”弱势群体抗争贪官污吏的名义,自诩正道的化身,而达到骗财骗色的目的。

(二)民主制度的诞生必然以“公民意识”取代“公知意识”为前提

公知,作为一个“人上人”集团,不论是哪一类,都是专制制度的产物。也必然是专制制度的维护者。这就是我在《白道、黑道与邪道》一文中谈到的为何中国专制制度是一个球体结构,两千多年来的社会虽然经常改朝换代,但本质上只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循环而已。道理很简单:这些公知们上台前是邪道骗子,上台后便与黑道逐步同流合污而让新的邪道骗子有了发展的空间。

究其原因,那就是中国人所尊奉的传统文化是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人生目标,以眼前利益高于真理为行为准则,以做“人上人”为荣耀,以能耍小聪明而获得最大利益的人为偶像。是在以“学而优则仕”而当上“人上人”为选官制度下逐步形成的价值观。在这样的社会中没有欺骗人的本领要想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读书人要么获得官位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要么就以社会良心的名义针砭时弊而获得弱势群体的信任从而达到骗财骗色的目的。所以,公知们绝对不会真的希望社会制度转型,由专制制度转到民主制度;只是希望在专制制度下自己的地位转换,由邪道转成白道。转成白道后与黑道同流合污后依然不放弃“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名义。当年六四反腐败的学生们除了跑到海外的个别人,大都进入了贪官污吏白道阵营,他们今天再也不会反腐败的了。

民主制度所依赖的是公民意识,公民意识的核心是权利意识,就是公民个人具有的权利对每一个公民来说都是平等的,是不能被强行代表的,公知们不能以“人上人”的心理来谋取代表他人的资格的。如果这个资格想从大众获得的话,那他必须获得多数人的票决认可。

虽然地球上还没有一个完善的民主国家,即使美国西欧等民主国家,还是有政治骗子投机钻营成功的漏洞,但公民意识的提高速度还是惊人的。而中国的公知意识太强大,以至于公民意识还处于未萌芽状态。中国人绝大多数人还是盼望着被公知代表,盼望着明君、圣贤和能替自己发声的偶像出现,把自己的权利甚至前途命运都双手送给公知骗子们。“公民意识”的增长与大众“公知意识”的消弱成负相关。

因为公知集团的本质是维护专制制度的,而公民意识的觉醒才是民主制度的建立所依赖的文化根基。当人民大众对公知嗤之以鼻甚至骂一句“去你妈的公知!别想骗我!”的那一天的到来,公民意识也就强盛到了骗子无法立足的地步,每个人都能自觉以法律为准则,每个人的权利都不能被他人剥夺,专制制度也就在人民心中彻底灭亡了。

不论是公知还是被公知代表的弱势群体,都没有公民意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缺乏自信心。早在从孩童时代到小学,自信心就被父母与学校给打掉了。没有自信心的弱势群体就必然寻找自己利益和话语权的代表,与公知们一拍即合。公知们用造假与行骗的方式从弱势群体那里获得的成就感来弥补自信心的缺乏,甚至用炫富的方式来增大自负以弥补自信心的不足。其结局便导致整个社会除了“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既得利益者外主要由两部分人构成:靠造假成功的骗子与被骗子骗了还帮骗子数钱的傻子。这三部分人都没有民主制度所依赖的公民意识,这才是专制制度在中国立两千四百多年而不倒的根本原因,因为最稳固的结构便是球体结构。

(三)邪道里的公知特征

上面谈到的两类公知,其中第一类已经进入白道,往往被称为“贪官污吏”或“既得利益者”,虽然他们还是以代表人民大众的名义出现。而今天大家所说的“公知”便特指第二类了,就是名义上站在弱势群体一方骗财骗色的公知。这些公知还没有机会进入白道,他们又不属于黑道,便属于邪道了。在本质上是骗术的传统文化的专制社会里,绝没有“正道”一族活下来的可能,所以只剩下了白道黑道与邪道三类。

公知们虽然表面上看分成左右派两个极端,而本质上他们是一个硬币的两面,都是专制制度的守护人,因为他们都自认是民意的代表,而非平等的公民身份。举两个例子。一个是极左孔庆东,没有道德底线的奴才,但他非常喜欢针砭时弊的骗子韩寒:“在80后的作家中,韩寒遣词造句的能力很强,很有语言天赋。韩寒虽然年纪不大,但出道很早,已混迹江湖多年,接触过各种人和事,有了一些阅历,如果能加以修炼,或许能成为一代文学大师。”另一个例子就是《南方周末》那帮子右派公知,力挺骗子韩寒不遗余力。《南方周末》亦以普世价值的代表笼络人心。

公知最能让与黑道同流合污后的白道尴尬的便是“要真相”。当年跟随共产党的左联知识分子们天天跟着蒋介石国民党后面大喊要真相,但到了毛泽东饿死三千万农民时当年那些公知们再也不提要真相了,以至于连一张饿殍遍野的照片都不敢到乡下去拍照下来留给历史。韩粉公知们要共产党腐败政府的高官财产真相,但韩寒的假货被揭穿后,韩粉公知们特别反感的便是揭穿韩骗子的真相。如同被薄熙来收买了的左派公知们大喊要温家宝老婆孩子的腐败真相,同时绝不支持薄熙来夫妇腐败的真相曝光。

这就是邪道的特征:凡是对自己有利的,假货也是真的;凡是对自己不利的,真理也是谬论。根据眼前利益来判定真理,而非经过理性思考而做出经得起质疑的结论,他们所认同的一切真理都要为个人眼前利益服务。

(四)黑道的左右逢源—对邪道公知的操控

我在前边的文章里谈了白道、黑道与邪道的关系,分析了黑道对于白道的重要性,但显然漏掉了黑道的另一作用:对邪道的操控。 众所周知,白道的敌人是邪道,就是所谓的骗取弱势群体的公知们,因为公知们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水的代表,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令白道不敢对邪道怠慢的同时也不能随便对邪道开刀。专制社会“治大国如蒸小鲜”的道理即在此。

公知们早就看准了这个门道。除了“要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的黑道靠投靠白道而加盟外,黑道有时也起到协调邪道与白道的关系的作用。举一个例子。公知李承鹏(李大眼)一边给搞强拆的房地产商人做代言,一边为被强拆的弱势群体鸣不平,这就是“公知”打着弱势群体的旗号成功赚钱的例子。如果没有方舟子捅开这个洞口,弱势群体们一边为公知李大眼的针砭时弊文章赞不绝口,一边让李大眼跟贪官污吏一样大发横财。地产商是白道与黑道同流合污的最佳例子,但黑道也能让邪道做出贡献,因为地产商看上了影响力大的公知,广告作用就大了。一方面李大眼的粉丝们会掏钱去买李大眼代言的房地产,另一方面那些被强拆的弱势群体一看到是李大眼代言的地产商,也就放弃了自己的一些利益,多少会产生给偶像李大眼一个面子的心理。所以,公知也可以与黑道分一杯羹。

(五)中国的公知要比文盲离真理更远

早在古希腊时期,人类历史上三位最伟大的智者之一的亚里士多德就提出了人类为了探索真理而获得知识要比为了眼前利益而去追求知识更加有益得多。按照“我们这儿”的话说就是:“学以致真”,而非“我们这儿”的“学以致用”。今天我们回顾中国的历史,哪怕是近代引入西方科学以后的历史,明显地表明:为了获得知识本身而探索真理,这些真理是没有掺入个人利益的纯洁的知识。没有偏见的求真态度更容易接近真理。而“学以致用”的结果便是目光短浅,无法接近真理。哪怕真理就在眼前,由于目光狭隘,只看到眼前利益,也不会认同那些与个人眼前利益相矛盾的真理。

中国的绝大多数知识分子,都是以自己的屁股坐在哪里来“指导”真理的,是用屁股来思考的。凡是对自己不利的,即使是真理,也不承认。凡是与自己利益有利的,谬误也看成是真理。就是骗子被揭穿了,他们也还要为骗子辩护。由于这些认同“知识就是第一生产力”、“学以致用”的知识分子公知们更懂得如何篡改真理、如何骗取弱势群体的信任,他们便更容易指鹿为马,打着真理的旗号摄取自己最大的利益。所以,就社会常识来说,公知们要比文盲离真理更远。

(六)如何启蒙大众不再让骗子得逞?

这也是公民意识觉醒的必经之路。虽然这条路在传统文化熏陶了两千多年的中国并不好走,但不能不说互联网的普及给这条路的起步提供了工具。而且我们有现成的哲学体系作为指导思想,那就是迪卡尔的哲学体系。

近代哲学之父迪卡尔(Descartes)不仅仅是因为他创造了坐标系而建立了几何系统而被称为解析几何之父、在实证科学方面的贡献而成为近代科学的鼻祖,而且他的哲学体系是一套完整的能融合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熔炉,成为一盏明灯照亮了人类求真的前程。这就是他的《方法论》与《哲学原理》等名著。有了迪卡尔,西方人明白了“质疑”的重要性。没有经过质疑的知识不能算是知识,没有经历质疑的结论不能称其为结论。没有真,善是伪善;没有真,美就是驴粪蛋外面光以及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

迪卡尔的观点简单来说分为四个:

1. 除非彻底搞清楚的真相,任何观念不论是旧有的还是新的,统统不接受;
2. 必须把每个问题简单化,然后分别对若干部分进行深入探索;
3. 思想过程必须从简单到复杂;
4. 不要放过每一个细节,要进行彻底检查,确保没有遗漏,才能通观全局。

按照迪卡尔的观点,实践这四条的关键是对每一件事情都要进行怀疑。你只要是在怀疑着,你便是在思考着。虽然英文的critical thinking早在古希腊时代就被哲学大师们提出并利用了,但作为一个完整的哲学体系,还是迪卡尔完成的。

质疑的理性思维,理论讲起来很容易,但实践起来就需要从小就练习并反复实践才能逐步娴熟起来,成为具有独立思考能力者。

康德认为,人的理性思考能力是天生就具备的,一些人没释放出来而屈从于接受他人居高临下的引导,是不经他人引导便无力运用自己的理智能力的权威主义态度导致的。而启蒙,就是引导他们摆脱“未成年状态”即“个体无能状态”而走向理智思考。

我在此举个例子来说明通过质疑过程得出某公知是不是骗子的结论。如果我举的例子是大家熟知的已经被扒得精光的骗子,比如当今的韩寒,那您一定会说我这是马后炮。所以,我举艾未未的例子更好些。

首先,我们承认艾未未曾经做过很多属于“维权”的活动,或者“揭发贪官污吏”或者写过针砭时弊的文章。比如调查汶川大地震学生死亡人数与豆腐渣工程等有关弱势群体利益的事。那么,按照迪卡尔的哲学体系来质疑艾未未的行为就需要先给出两个判断:一是“艾未未是一位有良知的为弱势群体利益而与贪官污吏政府做斗争的伟人,此行为与艾未未本人的利益无关”;另一判断是:“艾未未是靠欺骗弱势群体而获利的公知骗子”。

按照迪卡尔的方法论,我们得知:只要能证明“艾未未是靠欺骗弱势群体而获利的骗子”的判断,就否定了“艾未未是一位有良知的为弱势群体利益而与贪官污吏政府做斗争的伟人”的判断。根据逻辑学原理,肯定一个结论,需要所有方面都满足;而否定一个结论,只要有一个条件不满足就足够了。比如,肯定韩寒没有代笔,需要所有的以韩寒名义发表的文章都是出于韩寒之手的证据;但如果否定韩寒没有代笔,只要找到一个证据证明某篇文章不是出于韩寒之手就足够了。所以,我就拿艾未未是否偷税漏税来论证艾未未是否是一个骗子的判断。

我们不是北京市税务局的工作人员,不能给出艾未未交税或漏税的证据,但这不妨碍我们用理性思考根据现有的资料来做出基本的判断。先大胆假设,然后小心求证。假设艾未未不想把大笔的钱交给腐败的政府,那他想偷税漏税就必然考虑到被政府发现后的结局。中国的现状表明,如果他是江泽民的儿子或曾庆红的儿子或者他老婆是李鹏的女儿,那他就走白道的路,跟政府保持一致,北京税务局是不敢动他的。可他老爹死了,即使活着也就一文人,没有够硬的后台,艾未未偷税漏税被查出的后果就很严重。

北京市税务局给艾未未的偷税漏税单据数字是1522万元(人民币),从新闻发布那天起,我就留意艾未未的言行。我没有发现他说他没有偷税漏税,只是说政府之所以查他,是因为他参与“维权”。显然,他自己知道确实偷税漏税了,跟贪污是一回事,但数字未必真的有1500万。道理很简单:在任何国家,偷税漏税一经查出,就必须补交三项款,是否遭受牢狱之灾,那要另算。这三项款包括:1。本来该上交的偷税漏税款数,2.这笔钱的利息,3.罚款。

艾公知曾说罚款这项太多,属于对他“维权”的报复。但我们知道,如果没有罚款,世界上很多人就会偷税漏税的,因为查不出来就白赚了,查出来也不罚款,补交了该交的税款了事,天底下哪有这么大的漏洞让给偷税漏税的人呢?

我现在不知道到底艾未未偷税漏税的具体数字是多少,罚款是多少,但我有两项判断基本上靠谱:一是中国政府应该早已掌握了艾未未偷税漏税金额与家庭财产数量,罚款的数目大小应该依照他能拿得出的数目作为参考。二是罚金不会大于本金和利息。这里的本金就是指艾未未偷税漏税金额。

也就是说,很可能艾未未偷税漏税了1522万的一半以上,那就是760万以上。艾未未交押金前说他没有那么多现金,弱势群体就捐款给他,一下子就捐到了800多万。他说他会还钱的,但捐款人没有打借条,等于是真正的捐款。那么,艾未未即使官司输了,他也就是补交偷税漏税部分而已,捐款的钱足够交罚金那部分了。如果艾未未当初走白道,就是跟共产党政府眉来眼去,也偷税漏税700万以上,那他极有可能被判死刑。

要知道,白道的成克杰是人大副委员长,胡长清是省长,贪污受贿的钱也不到700万就给毙了。当然,如果成克杰和胡长清的后台足够硬,别说几百万,就是几千万也死不了。在中国,几百万被枪毙,几千万却死不了,上亿的不敢查,这就是中国白道治国的现状。要看你爹是谁。艾未未后台不够硬,如果他走白道,就可能被毙掉。他走了邪道,搞点“维权”的活动,而且是大张旗鼓地搞,政府就会对他投鼠忌器,而不敢轻易抓他。即使抓了,也不敢毙掉,最后说不定就是补交了本金完事。

那为何政府会对艾未未投鼠忌器呢?既然如此,为何成克杰他们不走邪道而走白道?道理很简单:打从晚清开始,中国就有“政府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百姓怕官”的规律,那时候人们就用“洋人、百姓、官”猜拳,后来才改成了“锤子、剪刀、布”。艾未未能跟洋人搭上话,而成克杰他们土包子就办不到。王立军能跑出薄熙来、周永康的手心而活下来,就是明白了这一点。他要是不跑到美领馆,他早就“被自杀”了。

以后我们会得知,艾未未的偷税漏税基本上是发生在他当上鸟巢设计策划一类的职务跟洋人有了更深层的交往后。如果没有这层关系,他很可能走白道的路而偷税漏税。以上是根据理性判断的假设,而非终极结论,这要等法律文件的曝光来进一步求证。目前,艾未未已经状告北京市税务局,法院也接受了,等审理结果出来我们便可知道他是否偷税漏税了。

如果真的是偷税漏税,哪怕只有一百万,那也就否定了“艾未未是一位有良知的为弱势群体利益而与贪官污吏政府做斗争而与自己个人利益无涉的伟人”的判断。也就解释了他为何要当邪道的公知。

当然,我们现在不能否认艾未未一分钱都没偷税漏税的可能性,只是演示一下如果按照笛卡尔的质疑方法。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按照迪卡尔的理性哲学体系思考、质疑每一个人,包括艾未未,那我们在没有得到“艾未未经得起质疑”的结论之前绝不捐款一分钱给他,就不会成为“被骗子骗了还为骗子数钱的傻子”了,以后骗子的邪道路途就处处被公民意识强大的人民所堵死,中华民族才能成为称得上是一个有诚信、理性思考的民族。在这样的一个民族里,7 门课不及格的智障人士是不可能靠欺世盗名而达到骗财骗色的目的的。人们立刻会怀疑:这个傻蛋的父亲是不是文人?那些文章是不是他爹写的?只要绝大多数人如此理性地思考与质疑,骗子得逞的机会就非常小了。薄熙来也一样,儿子在欧美过着奢侈的生活,还能信他那些让人民唱红歌的鬼话?

如果五四学生们听到在北大校园里校长蔡元培鼓动的演说时立刻理性质疑:蔡元培鼓动我们去游行,我们走后,他会不会逃离北京而让我们去送死?这样的质疑就会避免发生导致国家四分五裂的五四运动。是五四运动把理性务实的治国政治家段祺瑞最终给搞掉了,还催生了共产党这个邪教组织。

如果1986年甚至1989年的学生们理性质疑方励之以及王丹、乌尔凯西、柴玲他们会不会跑到美国大使馆或美国,而让学生们去送死,六四被坦克碾死人的悲剧就可避免。是六四运动把理性务实的治国政治家赵紫阳给搞掉了。中国近代史上两个理性务实的治国奇才段祺瑞、赵紫阳都是学生运动给搞掉的,而学生运动是邪道公知们鼓动起来的。学生们本身也把自己当成“天之骄子”即“人上人”—专制制度的产物和维护者。可见,两次学生运动都是与“公民意识”相反的“公知意识”所催化的运动。运动过后的反思,最怀念段祺瑞的是参加五四运动的学生;最怀念赵紫阳的是参加六四运动的学生。我曾论述过此乃滑天下之大稽之极,无与伦比。

(七)中国未来的前途并不乐观

我常常观察我房子后院的蚂蚁和湖边钓鱼的人。仔细观察发现,中国人跟蚂蚁在很多地方特别像,比如都遵从“为财而死”的生命哲学,一切都是为了眼前利益。只是蚂蚁没有把一切都换成钱的本事而已。中国人时时刻刻想到的是眼前利益,就跟湖里的鱼一样,只要看到诱饵,便认为是美食,就不仔细查看是不是有钩子有线在后面。鱼只看眼前利益而不理性质疑还有道理,毕竟湖边钓鱼者不多,但中国人就比鱼愚蠢多了,几千年的历史就是骗子与傻子的历史,整个社会基本上找不到多少真的东西,可一旦看到眼前利益的诱饵便立刻成为骗子的俘虏。时代发展到傻子太多导致骗子不够用的地步,智障当天才的骗子也能骗13年之久。

被打假后的唐骏要比被打假前更令年轻人痴迷,因为在没有被打假前,年轻人以为他真有本事,而且特别勤奋,才如此成功。这是不能复制的天赋,父母遗传下来的智商。但被打假后,年轻人终于发现,原来唐骏的成功真的能复制!只要能撒谎骗人,哪怕世界首富比尔盖茨都能被骗得一愣一愣的,何谈不成功?年轻人更加痴迷唐骏的骗子诀窍,但无法得知。

凡是能被方舟子揭发的,都是表面的骗术。真正的骗术,唐骏骗盖茨的细节,唐骏是绝不会告诉他人的。盖茨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很多急功近利的年轻人都在打探唐骏骗术的葵花宝典。传统文化熏陶出来的民族,骗子被揭穿后怎么会不更加风光?

小平同志告诉我们:不管黑猫白猫,能骗住老鼠的就是好猫。绝大多数中国人不想活得明白,只想活得比周围的人有钱,这就很容易被骗子钻空子。

我收到了一位网友的电邮,应她同意,把俩人的交流拷贝过来,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在北京读中学时我是虔诚的毛粉,疯狂的毛粉,不要命地参加破四旧运动,等到一下乡才明白过来上当了。六四的时候我们两口子轮番给儿子上政治课,让他千万别参加任何运动,别上当。还好,学运没有扩大到小学。可后来他竟然成了韩寒的粉丝!大学读了一年就放弃了,去深圳创业。折腾了好几年才回到北京,什么财也没发。最近他认识到韩寒就是个骗子,追悔莫及,说他一定告诉他的孩子永远不要上这类人的当,好好读书。”

“您的故事很有代表意义,但我告诉您:以后你儿子的孩子一代人还会出现骗子,除非移民到海外,只要在国内,骗子是少不了的,因为有需求,老天爷就会满足大多数人的要求。但骗子出现的方式不会总是一样的,老天爷造骗子也是与时俱进的。社会节奏快了,所以:江山代有骗子出,各领风骚十几年。”

“哈哈哈,润涛阎先生您也太逗了!出什么也别出骗子了。有了互联网,骗子骗人的难度就大了,现在出去吃任何东西都提心吊胆的,不知道是不是又吃到了地沟油、苏丹红、旧皮鞋。希望骗子绝迹。”

“骗子在中国绝迹?这玩笑开大了。没有骗子,傻子们根本就如丧考妣般难受。有需求就有供给。骗子被揭穿后,被骗的傻子们不是痛恨骗子,而是痛恨揭发骗子的打假者。为了那些乌央乌央的没有自信、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没有质疑能力的人们能找到偶像与代表,润涛阎大声疾呼: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骗子。”
……

后记:本文比较长,内容比较多。仅例子里就有韩寒、薄熙来、李承鹏、艾未未以及一些历史人物。这篇是《白道、黑道与邪道》的续篇,以后还会有续篇。我清楚,很多人看后一定很痛苦,因为忠言逆耳。如果您读后竟然没有骂人的冲动,那我就谢天谢地了,更不会指望绝大多数人的理解与支持。好在我在上网之初就清楚自己写作的结局便是招人恨,也就有了思想准备,因为启蒙民智就是告诉他们“我爱眼前利益但更爱真理”才能让他们不被骗子欺骗,而且只有经得起质疑的真理才能给人类带来长远利益。现在的感觉还是比当公知好,因为那些挺韩骗子的国内国外大小公知们,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他们要么承认自己是被有智障的骗子骗了的蠢货,要么是明知是骗子还要为其辩护的无耻之徒。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巴乌力2013-03-17 19:11:18回复悄悄话基督教的精髓就是追求真理,而中国文化不追求真理,只追求伦理,从孔子开始就建立起了完整宏大的伦理理论体系,这种文化只能造就暴君和奴才组成的等级森严的社会,不可能造就具有独立人格的公民,人们崇尚”好死不如赖活着”,中国人没有尊严,所以封建社会得以在中国持续几千年,这种文化导致中国人特别现实,我们从不问人从哪里来?,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只研究人在现世该怎样活,孔子的学生子路问孔子关于死亡,子曰:“未知生,焉知死?”,孔子的这种实用主义的思维阻断了子路对人生的思考.所以我们的人际关系学养生学等特别发达,我们不探求真理,很少探求人的社会以外的东西,所以对西方人冒死也要探险大自然的精神很难理解,我们的学习目的很明确也很狭隘–“学以致用”,一切没有实用价值的东西我们都不屑一顾去学习去研究,所以中国人很缺乏想象力,四大发明之后就再也没什么像样的创造发明了.骗子横行,假冒伪劣商品遍地,人们只敬畏权势金钱,不敬畏法律法规,这些社会现象的本质就是中国人没有尊严意识的表现,要在中国人心里建立公民意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刘晓波说要被殖民三百年也不为过.
比哭笑好2012-07-31 19:06:30回复悄悄话艾未未在偷税漏税前从不反对政府,从来都不搞维权。所以,楼下说的并不符合艾未未“以前维权,后来偷税漏税”的情况。他在没有机会挣到大钱之前是不参与维权的,只是有了很多钱后才琢磨怎么偷税漏税的。
iammadaboutu2012-07-06 13:35:40回复悄悄话涛哥: 这篇逻辑有问题呀: 追求真理=/=追求道德完美的人.一个道德不完美的人,一
个偷税漏税的人,一个经常撒谎的人,照样可以做某些真诚的事情,说真诚的话,发现
并掌握真理.
艾微微偷税,不表示他为灾民做的事是假的.照本文逻辑,大家不又回到只有伟光正高
大全才有资格说话做事么?
胪峰猎人2012-07-05 12:35:09回复悄悄话可见,两次学生运动都是与“公民意识”相反的“公知意识”所催化的运动。运动过后的反思,最怀念段祺瑞的是参加五四运动的学生;最怀念赵紫阳的是参加六四运动的学生。我曾论述过此乃滑天下之大稽之极,无与伦比。说的非常好!没有公开透明的言论善与恶,丑与美,就难辨了,妖言也会惑众的时代就会降临。
中国未来一定是网路影响正个年轻一代,党内能影响还是非常有限!当年的老毛和林彪斗和现今的薄熙来事件之区别和影响就是网路,阿拉的茉莉花香一定也飘落在这块东方的热土里。
lingzi682012-07-02 22:42:17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站这里。。。终于看到有自己头脑的人了。看不得象'年年有鱼'之流,对那个'鱼妇'一副丧失头脑的跟屁虫模样 :)

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谁都有好有坏。 政党也一样。
TG再怎样, 它还是一个把四分五裂的中国统一了的政党, 而且中国越来越发达, 这是不挣的事实。

用我老爸的话讲,人家共产党也知道腐败, 不是一再抓嘛, 你们反什么反, 谁当头不都一样?
老爸38生人, 5岁丧双亲, 8岁和哥哥闯关东,然后靠政府养大, 20几岁读党校, 宣誓那天弃权(看见有人贿赂,说了句名言'这离毛主席路线太远了吧':), 40岁停薪留职(带队演出, 看不得领导们祸害年轻女演员), 从此辛苦劳碌 养活我妈和我们哥姐4人, 也一路骂共党骂到了满头百发。但最近变了很多, 原因有几个:
1哥嫂都是轮子, 先后进局子,出来后都正常了点儿, 老爸高兴啊。2老爸把毕生的积蓄都花了, 把哥嫂减了刑 (为孙子, 没办法), 开始用退休金, 发现退休金涨了不知多少倍, 那叫一高兴啊。。。3多年来退休金照时发, 不压支, 而且还再涨, 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安慰吗?懂吗? (老爸不要儿女的钱, 怎样都不收)4社会安定, 再没战乱(老爸唯一亲人,哥哥被日本人抓去修铁路, 累死了), 孩子们有学上, 有工作,老爸身体健康, 又组了老年乐团, 干回了老本行。

共产党黑暗腐败,谁都看在眼里,可是什么都得37, 46的开。在'我们那' 走了共产党, 来了神马党都一个样。 谁把国家机器认为是为人民服务地,那就太可笑咧。 纵观古今中外,谁是好东东了, 除了蛋丸之地?
是可以保证质地, 如果能保证量。
泥大姐哪说错了,十口子人家 和一百口子人家, 过的日子能一样吗?
咳, 一言难进啊。 打几个字用了我俩小时。
总之, 打倒谁谁不是解决问题办法。能者多劳, 智者出智, 但谁要祸国殃民(国家回到建国前), 那是坚决不答应地。 不信, 试试看!!!!
hawei2012-07-01 17:37:54回复悄悄话自以为聪明的人是从来不需要反省自己的起心动念的,只需要给别人定罪,语言是越极端越好。哪怕自己比起其教育对象更加邪恶一万倍也没有关系。当别人指出自己的问题的时候,聪明人就说,这些人已经愚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方舟子就是这样一位公知,这样一个当代中国的圣人,当代中国的良心,他自己一边高喊打假,一边自己拼命剽窃。西红柿是另外一个,拼命要大家学雷锋,自己拼命贪污转移财产。希望博主不要这样做:一边拼命反公知,一面拼命当公知。
hawei2012-07-01 14:19:44回复悄悄话因为艾未未是一个偷税漏税的人,所以他是一个骗子,既然骗税,就一定会骗广大人民,就一定有通过骗广大人民而获取个人私利的企图心,就一定是伪君子,就一定是民之寇仇。好严谨的逻辑。练习一下“按照迪卡尔的理性哲学体系思考、质疑每一个人,包括博主”,博主不是伪君子,也不是真小人,而是一位有良知有正义感的正人君子,所以绝不会偷税漏税,绝没有撒过谎,决定没有迁怒于人,绝对没有欺负过比自己软弱的,真的吗?我不大相信。我相信博主是一位有良知的人,我也相信博主从小到大,甚至于今天都撒过谎,甚至于这一篇文章中也不是100%正确,难倒按照博主的逻辑就该认为博主是一个骗子,是一个伪君子,仅仅因为今天有意无意说过谎?或者本文有表述不够严谨的地方?
Comeonce2012-06-30 21:45:16回复悄悄话在这个被傻子骗子充斥的国度,脑力充足者不是进白道就是进邪道,少部分进了黑道。剩下的只能有两种选择:1.妥协让自己的脑力退化成为不思考的准傻子,但这很难,因为它违背自然规律,一般要靠被恐惧吓倒强迫自己不思考比如经历亲人被杀戮,所谓"难得糊涂"就是这类人提出来的;2.便是变成精神病,恐惧加上逻辑混乱是容易让人变成精神病的。
前面想劝说老阎回国的人还是再想想吧:您是喜欢他进道呢,还是喜欢他被边缘化或成为精神病呢?老阎现在喝酒种地修车旅游乐得清闲,腾出空来写文启发国人智慧,功劳可比绝大多数所谓政治家大太多了,搞不好弄个文学奖什么的也不错,您可别害人家吧。
比哭笑好2012-06-30 05:16:24回复悄悄话公知集团就是骗子集团,几千年都是这样过来的。全世界最比例最高的骗子就是中国人。读书人公知集团就是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
blueskychina2012-06-30 01:18:48回复悄悄话此人的一个基本概念都不清楚,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如果要有广泛的和全民性的和全社会的公民意识,这需要执政者和知识分子长期不限的工作和奋斗,才能渐渐的建立起公民意识。在中国过程中,公知的力量和工作是启蒙的和引导性的。

如果楼主这样的知识分子这点都看不到,那这个社会真的吗希望了。可以说没有公知不能唤醒社会的“公民意识”。这是基本的过程。
有点可惜2012-06-30 00:29:26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出来混,除了’出来’这两个字,还有个’混’字

感觉上你诗一定写得不错,能不能写两首让我学学?
石假装2012-06-29 23:29:36回复悄悄话“中国的公知要比文盲离真理更远”,中国的文盲比中国的公知善良。
看当今知识界的腐败,就更别指望公知替你代言了。

bl2012-06-29 19:44:00回复悄悄话如果说20多年前,民主在中国首先不是政治体制,而是公民意识,那20多年后的今天,民主在中国肯定首先是政治体制,而后才是公民意识。
梁慎勤2012-06-29 15:07:55回复悄悄话《笑话一则》
———————
———————
A: 他是坏人。
B: 他为什么是坏人?
A: 因为他是坏人!!!
B: 你这不是用结论说明结论吗?逻辑有问题。
A: 你逻辑混乱!!你也有能力讲逻辑?!
B: 难道你竟然意识不到你的逻辑错误?
A: 看哪看哪。这人竟然这么逻辑混乱!!可怜啊可怜啊。
B: (无语)
有点可惜2012-06-29 14:39:05回复悄悄话什么叫做量力而行啊? 可怜

有点可惜2012-06-29 14:32:46回复悄悄话回复不准害人的评论:

我直奔他的命门,这个叫做稳准狠

他讲理性逻辑民主??? 你太抬举他了,他梦想有能力讲那些吧

瞎掰都掰不好的人, 不是可惜, 是可怜
梁慎勤2012-06-29 13:10:08回复悄悄话《一个故事》
——————————-
——————————-
一个数学大师在不经意间写下一个命题。
小亮有些怀疑这个命题的正确性于是提问希望大师予以解答。
不知怎地一下子冒出一些个自以为是的人,
装出一副明白人的样子抢在大师之前信口开河。
小亮一开始还以为这些人真的知道如何论证那个命题,于是仔细聆听。
可是立刻就发现他们所谓的论证感情用事逻辑混乱而且专制武断,
于是小亮指出了他们的错误。
可是令人感到惊奇的是他们似乎根本就认识不到他们的错误。
不过仔细想想,小亮也就释然了。
因为他想到很多高等数学一点都不懂的人都争先恐后地声称他们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
于是小亮只好寄希望大师亲自进行论证了。
同时小亮也觉得这个命题有可能是个伪命题。
不过就算是这样,
小亮也还是一样佩服大师的,
毕竟大师做出过让人佩服的工作,
而且人无完人嘛。
不准害人2012-06-29 11:15:26回复悄悄话回复有点可惜的评论:
你跟他講理性,他跟你講邏輯,你跟他講邏輯,他跟你講民主,你跟他講民主,他又跟你講理性。
笑林2012-06-29 09:13:03回复悄悄话回复林笑云的评论:
哈哈,你名字跟我一样啊,是我失散的妹妹吗?
其实中国不缺少追求真理的人。只是你不一定赞同他的真理而以。
一个不知道明天的饭从哪里来的人,他的最高真理是从哪里弄到饭。
一个社会只有到了生存不再是第一需要的时候,高层次的真理才有市场。
不用着急,这样的环境很快来到。

林笑云2012-06-29 07:21:51回复悄悄话重读了一遍,很感慨。
中国人现实性太强,极度缺乏追求真理的人。什么原因呢?

同意笑林的观点,清除骗子是不可能的。不如开放报禁,开放党禁,让各路骗子和求真的人都能尽情阐述观点,这样才可能互相制约。
傻子们,听多了,见多了,就可能不傻了,至少不那么傻了。兼听则明。
有点可惜2012-06-29 06:33:56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calm down pls.

u write blog too. i read 1 or 2 of yrs.

if i am 邪道骗子, i am exactly the one u need.
梁慎勤2012-06-29 06:21:15回复悄悄话润涛阎先生,
不知道你是否已经看到关于孔庆东的诸多留言。
我现在反倒有些理解孔庆东为何偏激了,
真是理性的人遇到逻辑混乱且强词夺理的人不能不冒火啊。
我觉你不妨在下一篇文章里就这些留言做一些深刻的评论。
我现在觉得不论孔庆东是不是没有道德底线奴才,
有一些反对他的人却的确没有民主的底线,
虽然他们可能口口声声说追求民主追求真理,
但是一旦听到不同的声音,就要求对方闭嘴,
恐怕这就是你文章中所说的邪道骗子中的一类吧。
有点可惜2012-06-28 22:13:45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你要是想’无语’呢,就别回复了;你要是想回复呢,就别’无语’了.

你一边干这个一边说那个,你需不需要个骗子来跟你交流交流?
不准害人2012-06-28 19:50:43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你就自我陶醉吧。
梁慎勤2012-06-28 19:48:10回复悄悄话我并不是特意要支持孔庆东,
只是到目前为止反对他的人,
似乎都没有什么有力的论证,
他们的逻辑尽在四则笑话中。
梁慎勤2012-06-28 19:39:24回复悄悄话《笑话一则》
———————————
A:他是个坏人。
B:你为什么说他是个坏人?
A:你怎么连他是坏人都不知道?太幼稚了。
B: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是个坏人。你能够说明一下吗?
A:比如,他说“香港人是狗”。
B:可是他说的是“香港人很多是狗”。这还是有区别的。
A:有什么区别?!
B:(无语)
A:你喜欢他,我举再多例子你也不会改变对他的看法。
B:(无语)
小泥山2012-06-28 18:30:43回复悄悄话回复笑林的评论:

同意你说的。
不准害人2012-06-28 18:05:02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說部份人是狗與說全部人是狗,五十步與百步,有啥區別?為啥他不學你說部份香港人是壞人?孔的「三媽」呢?也是粗獷本色,是吧?孔歌頌朝鮮制度呢?孔說「文革是人民的正義起義」呢?別人舉出再多的例子,反正你早認定他是西施了。
梁慎勤2012-06-28 17:50:52回复悄悄话《笑话一则》
———————
A:香城的很多人是坏人。
B:大家听啊。这小子说香城的人是坏人。
A:我没这么说。
B:大家听啊。这小子还说香城的人是坏人。
A:(无语)
梁慎勤2012-06-28 17:20:58回复悄悄话网上疯传孔庆东说“香港人是狗”。以前我看过相关视频,觉得他其实并不是这个意思。为了防止记忆错误,我刚才我特地看了一下这段视频(http://www.youtube.com/watch?v=ko5MSXZjmBE)。其实他的一段原话是“香港人很多是狗”。如果按照其整段视频的意思理解,他的意思是香港人中有很多人对待大陆人的态度和心理有问题,具有典型的西崽的特征,于是他说这些人是狗。虽然他这话有点偏激,但是还没有偏激到说“香港人是狗”。我就有点奇怪为什么网上很多人喜欢断章取义不尊重事实?不知润涛阎是否也认为孔庆东真的说了“香港人是狗”?我想以润涛阎的求真精神,不止于此。再次申明,请回答我问题的人不要感情用事而使用带有侮辱性的描述。
有点可惜2012-06-28 15:04:13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你没有看过孔庆东的“香港人是狗”和那个“三妈”的视频么?一个北大教授干出这样的事,他不配做“没有道德底线的奴才”。

你喜欢他,你抱着他亲好了,你有你的叫做自由。

不关共=产=党什么事。他不配。

梁慎勤2012-06-28 14:04:57回复悄悄话《笑话两则》
——————-
——————-
A: 他是坏人。
B: 他为什么是坏人?
A: 因为他是坏人!!!
B: (无语)
——————-
——————-
A: 他是坏人。
B: 他为什么是坏人?
A: 他是坏人你都不知道,你真是可笑。
B:(无语)
梁慎勤2012-06-28 13:38:45回复悄悄话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举一个,哪怕只有一个,确凿的事实证明孔庆东是“没有道德底线的奴才”?请引用他的文章或者视频。请不要用结论来证明结论。请不要用似是而非的逻辑来嘲笑我。我想我没有立场问题,智商也够,虽然社会经验少,但是如果有人能够进行有逻辑的论证,我应该是可以理解的。我想我留学的最大收获有一点就是敢于发问。我是敢于向我研究领域内的权威发问的,只要我自己觉得的确不明白。
不准害人2012-06-28 13:16:49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孔慶東剛出名時,可能還有幾分道理。能一直欣賞孔慶東欣賞到現在的人,還自我標榜更愛真理?真是可笑了。
梁慎勤2012-06-28 13:12:13回复悄悄话我是做数学类研究工作的。在数学上,有不少人往往会使用诸如“非常明显”,“非常容易”和“通过简单的推导”之类的语句来说明一个其实不太容易说的清楚的事情。有的后来证明是对的,而有的其实是错的。根据这一的经验,我觉得一个结论如果自己感到不清楚,那么就有必要仔细问问。我想这就是一种求真的态度吧。当看到一个结论“孔庆东是没有道德底线的奴才”时,我感到不太可以理解。我读过孔庆东的一些文章看过他的一些视频。虽然我觉得他最近有些卖弄和宣传自己,但是感觉他的言论还是有不少正义的成分的。有人说共产党最坏,而孔庆东支持共产党,那么孔庆东就是道德败坏的奴才。而我觉得,共产党这些年来的确腐败无能,但是也不能全盘否定所有的共产党的所作所为,这种非黑即白的极端言论,其实倒是比较坏的。我想还是应当把共产党和孔庆东的所作所为一一列出来,坏的要列,好的也要列。然后大家根据这些事实进行评价。其实我觉得网上很多留言的问题就是以结论作为证据,而不是以事实作为证据。
zbs2012-06-28 10:02:37回复悄悄话老父近八十岁了,是个没进过学堂的,没官没钱的老共产党员. 他真实诚恳,他勤劳善良, 他独立自强. 他痛恨听到看到和碰到的也是共产党的贪官污吏, 可他仍然相信共产党的党章里的为人民服务,坚信他曾经信仰过的主义是真理的一部分. 不能不尊重他!

现在没有多少像父亲这样的共产党了, 但曾经有成千上万. 他们有的为自己曾经的信仰付出生命, 有的在默默无闻地存在, 更多的则蜕变成贪腐和恶毒的官吏.

桔在江南为桔,在江北则为枳. 共产党是生长在老百姓中间的,他们曾经辉煌过,特别是抗战和内战时期.可随着政权的扩大和稳固,他们不再有以往的信仰–让人民过上好日子, 为什么? 不是这块土地变了,是这块土地上生活着的人变了,是所有的人都变了,不仅仅是有共产党招牌的官吏, 更多的是普通老百姓. “走后门”, 谁走?拿什么走?走谁? 走的目的是明确的–为自己的既得利益. 你争我抢地巴结当官的共产党, 别说共党,庙里的和尚和不打烧香的呢. 再加上苍蝇不叮没缝的蛋–就是现状.

老阎是对的,是公民没有公民意识,只有得到眼前利益的奴才心理. 凡事能有追求真理的态度,是我们这几千年皇帝轮流做的国度不可能培养出来性格. 99.9%真不是夸张!
比哭笑好2012-06-28 08:27:38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你还处在能欣赏孔庆东这类无道德底线的走狗奴才水平,就别提什么跟润涛阎如何如何了
比哭笑好2012-06-28 08:23:16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我来答复你:

共产党政权是历史上最血腥(杀人最多)最恶毒(饿死人最多)最腐败也是最虚伪(伟光正)的政权,给这样的政权摇旗呐喊,便是无底线的流氓走狗奴才。
aaascheisse2012-06-28 08:06:46回复悄悄话回复梁慎勤的评论:
如果汝更爱真理,不是应该自己来剖析(质疑)一回吗?
笑林2012-06-28 08:03:04回复悄悄话有竞争的地方就活,没竞争的地方就死。
在市场中是这样,在政治中也是这样。
中国30年来的经济成是因为在经济中引入了自由市场竞争。
美国政治的强大与稳定也是因为有自由政治竞争。
中国的出路只有一条:实行自由政治竞争。
这需要放弃“党的一元化领导”,实行政治多元化。
不要怕“白道”,“黑道”,“邪道”,
不要怕“公知”,不用怕骗子,
让他们在自由政治下竞争。
在自由政治竞争下,社会会找到最佳动态平衡点。
要社会没有骗子,那是天真臆想。
要启蒙“群众”,谁能保证你不是“公知”?
其实你是不是“公知”并不是非常重要,
重要的是你和其他“公知”们有没有自由竞争的环境。
在自由竞争的环境下,最佳“公知”(是动态的,随时空而变),会出现。
中国文化固然有其局限性,但把现有的毛病都归结为中国文化造成,不免太片面。
在学校中提倡自由思维,取消高考,倒是值得考虑的。
梁慎勤2012-06-28 07:50:47回复悄悄话如果润涛阎能够私下里解释为何孔庆东是奴才,我也十分感谢。我的邮箱是shenqinliang@gmail.com. 如我前面留言所说,我十分敬佩润涛阎,也希望成为一个有能力据正道求真理的公知。所以如果能够与润涛阎更好地互动,将是我的一大幸运。虽然我自觉目前的思想深度与润涛阎还有差距,但是我想我还是能够对润涛阎的见解提出有效质疑的,这也有助于改进你的见解的质量。谢谢。
梁慎勤2012-06-28 07:34:47回复悄悄话为什么说孔庆东是“没有道德底线的奴才”?不知润涛阎能否比较详细地解释一下?本人比较喜欢看你和孔庆东写的文章。我觉得你更加冷静一点,而孔庆东比较偏激一些,但是我觉得孔庆东的偏激有比较坚实的理性思考的基础。孔庆东肯定共产党,而你否定共产党。如果你只是根据这个而说他是“没有道德底线的奴才”,那我觉得你的批评就不值得信赖了。最后,我不知润涛阎能否自我剖析一回,不知你是否自认为到目前为止还勉强可以算是一个正道的公知。(本人绝对尊敬甚至佩服润涛阎,之所以有这些疑问,也只是因为吾更爱真理。)
比哭笑好2012-06-28 06:03:30回复悄悄话回复happylqbmm的评论:

您说得对,把笛卡尔的《方法论》的质疑方式探索真相说成是心理阴暗,是无耻加无知的狡辩。是为骗子辩护或者被骗子骗了后寻找心理安慰而倒打一耙指责科学研究的方法论太较真,是中华民族特色。
dearpolo2012-06-28 04:49:13回复悄悄话”笛卡儿” 或”迪卡尔”
happylqbmm2012-06-28 02:30:36回复悄悄话回复焦急等待的人的评论:
37213824 说的好啊
《圣经》言:“这世上没有义人,一个也没有”
因为,人不是靠食物生活的,靠的是上帝的话。
happylqbmm2012-06-28 02:19:39回复悄悄话回复焦急等待的人的评论:
台湾作家 刘庸 的心理岂不是更阴暗?
呵呵, 有些人只是不愿意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罢?
happylqbmm2012-06-28 02:14:47回复悄悄话回复饶恕的评论:
唐崇荣牧师我很喜欢
另外, 类似的观点在 老残游记的第一章里也出现过

xiexie润涛先生强文
看客20002012-06-28 01:29:54回复悄悄话阎先生强文!
增强公民意识的确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正确方向,几乎是唯一出路。摒弃对“公知”的追捧则是最重要的中间环节。此文大有启蒙之功,观点犀利一些,甚至表现一点自恋,都可以原谅。
焦急等待的人2012-06-28 00:15:39回复悄悄话推上的公知都是义务的,很多都是破落户
焦急等待的人2012-06-28 00:11:44回复悄悄话如果想看看什么是有见识的中国人,最好去推特看看
焦急等待的人2012-06-28 00:10:11回复悄悄话作者心理太阴暗,太绝对化了。
中国99.9999%都像你说的那样,还有0.0001%视财富为粪土。人生在世,追求的是公平正义,真情真爱。
看看中国人,不论天涯海角,贫富贵贱,学问高低,都一副天生的屌丝脸,你说对了接近百分之百。
但是,只要是规律,一定有例外。因为,人不是靠食物生活的,靠的是上帝的话。
饶恕2012-06-27 20:55:27回复悄悄话偶尔看你的文章,这一篇说得最好!有个叫唐崇荣的人说,中国进步最大的障碍不是皇帝,而是士大夫们。现在你这篇文章也在讲类似的意思。我很喜欢。
wowhaha20122012-06-27 20:13:37回复悄悄话艾未未给每个人都邮寄了精美的借据,附有他的签名的,即使你只借给了他五-毛。
不准害人2012-06-27 20:05:57回复悄悄话回复西洋东镜的评论:
沒有正道也不是絕對一個人也沒有,我認為老閻是正道,他沒有功利目的,除非有證據證明他有功利目的。
西洋东镜2012-06-27 19:29:01回复悄悄话恨楼主倒是没有,只是看完长文有个问题:“公民意识”并非天生的,需要启蒙和培养。既然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入了”各“道”,独独没有“正道”,那靠谁来做这事呢?是不是只有楼主这样高瞻远瞩的才能胜任呢?
颐和园2012-06-27 18:17:44回复悄悄话支持阎兄!尽管不尽同意阎兄所述全部观点,但欣赏您以敏锐目光从不同角度观察分析事物的不凡能力。
纯铜2012-06-27 17:20:40回复悄悄话公知也是御用文人的一个变种,其欺骗性更大。如韩二等人。
不准害人2012-06-27 17:15:57回复悄悄话回复小泥山的评论:
方舟子至少現在看來是正道。他質疑別人並不是因為有用,而是因為求真,除非以後被反證了。
海涯2012-06-27 15:10:45回复悄悄话”只要在国内,骗子是少不了的”
笑话,国外的骗子就少得了?身价500亿排名世界前列的伯纳德·麦道夫难道是中国人?
我曾在西方某大国上大学经济课,书本上明写着本国退休金已经破产,得靠现在纳税人的税款支付前人的退休金,也就是国家范围的庞氏骗局(靠后面的下线支付前面的上线),同学问将来怎么办,老师答那是将来的问题,等后人解决。
楼主能接触点中国问题本质了,可惜还没到世界境界。
小泥山2012-06-27 14:14:57回复悄悄话阎先生认为方舟子是什么道,“白道”,“黑道”,还是“邪道”?
noname88882012-06-27 11:42:41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BTW,阎先生前面的博文中提到您在闲暇时,会重读物理经典。无独有偶,我也有这个爱好。不同的是,我是把各大名校的Open Course视频和音频文件下载到iPod,开车或者散步时听。四五年前,搜集这些公开课程还挺费劲的。现在有一个叫”iTune U”的iPhone,iPad App。搜集了几乎所有公开课程,非常方便。算起来,我08年以来已经听过不少课程了,包括MIT的电磁学,力学,半导体材料课程,耶鲁的金融市场,哈弗的线性数学和统计学,加大伯克利的地缘经济学,MEMS,信号和图像处理,斯坦福的生物学课程等等。

大部分课程都是很多年以前学过的。出于爱好,听听各大名校教授是怎么讲授这些课程的,非常有趣。

我最喜欢的是MIT的Walter Lewin讲授的电磁学和振动和波两门课程。很多精心设计的演示实验,非常有趣,我听了至少三四遍。
http://en.wikipedia.org/wiki/Walter_Lewin_Lectures_on_Physics
noname88882012-06-27 11:42:02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尤其,李大眼和韩寒交情颇深。韩寒曾亲自资助李大眼的儿子,李大眼专门着文感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e7ba4101017r1p.html

但是,韩三篇出笼后,李承鹏立即不点名发文驳韩寒民主论:“李承鹏:民主就是不攀亲 我的民主观——中国人为什么惧怕权利之一”

而且,韩寒骗局事发后,各路公知纷纷赤膊上阵,恬不知耻地为韩寒站台。但李承鹏自始至终对韩寒骗局一事保持沉默。以李承鹏的才智,他肯定对韩寒骗局洞若观火。可能是碍于脸面,李承鹏没有公开倒韩。我们当然可以指责李承鹏公私不分。但我觉得,这还是可以理解的。
noname88882012-06-27 11:37:27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但是,据我的了解,您文中对李大眼儿的评价有点失之偏颇。李承鹏的声望来自于他揭露足球黑幕时的过人勇气。当年中国足坛黑幕重重,揭其弊,很容易招致杀身之祸,其风险与您戳公知的马蜂窝不可同日而语。中国足坛的黑白两道,恐吓,收买,陷害,种种手段,都不能让李承鹏屈服。因此,我不太相信,李大眼儿会贪图软文(不是代言或者广告)带来的蝇头小利。尤其是在他的小说《李可乐抗拆记》刚出版,并广受关注之际。我比较倾向于认为,李大眼写软文,给搞强拆的房地产商人做代言一事,是着了房地产商的道儿。而且,此事给方舟子拆穿后,李大眼迅速道歉,应对也算合情合理。

noname88882012-06-27 11:35:53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阎先生这篇文章恐怕又捅了马蜂窝了。您这样的智者,对中国公民意识的启蒙有积极的推动作用。但中国传统文化积重难返,公民意识的启蒙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您暂时招惹人恨是必然的。

试试水2012-06-27 11:29:28回复悄悄话楼主第一篇好文
润涛阎2012-06-27 10:40:35回复悄悄话回复mrscw的评论:

我昨晚写完后贴不上,说是网站在整理,今早贴上的。幸亏我在贴之前拷贝了下来。我比较马大哈,有时写好了是在电脑文件里写的,没贴出就以为贴上了。后来发没贴上。有时在博客里直接写,贴不上就丢失掉了。所以,后来就先拷贝下来再发送。
润涛阎2012-06-27 10:33:08回复悄悄话回复37213824的评论:

做一名冷酷的旁观者是不容易的,大都不想活得明白,只想活得比别人有钱。
润涛阎2012-06-27 10:30:32回复悄悄话回复笑林的评论:

白道是古人的称呼,我这里只是继续引用,但本质上白道是骗子+流氓构成的。不可能是“以白道代替另一种白道”。当公民意识觉醒后,依法治国,什么道都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润涛阎2012-06-27 10:27:35回复悄悄话法国的Descartes,应该翻译成“笛思卡提”。我打字错字病句还没改,刚才看了一遍,该了一些,但还有很多错。谢谢提醒!
润涛阎2012-06-27 10:25:02回复悄悄话回复春花的评论:

体力活不大,只要是站在高梯子上久了,腿下来后还发抖。谢谢!
笑林2012-06-27 10:08:00回复悄悄话“启蒙大众不再让骗子得逞”
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是不必要的任务。
大众永远是不靠谱的,永远是被引导、被领导的人群。

只有在多元政治下,骗子们的行为才能有相互制约。这是我们能做到的。
Sunlight is the best disinfectant。

“彻底清算邪道“公知”,才能唤醒社会的“公民意识””
这有点阶级斗争的火药味。这样做只会以一种“白道”代替另一种“白道”。
大荣确2012-06-27 10:01:50回复悄悄话卡迪尔是谁?俺们只听说过笛卡尔坐标系。。。
372138242012-06-27 08:02:17回复悄悄话这一篇写得好。公知是人,是人就有欲,欲能遮盖良知。《圣经》言:“这世上没有义人,一个也没有”。能否致良知,在于能否远离,常处于第三者的立场去思维。
小泥山2012-06-27 07:53:51回复悄悄话回复笑林的评论:

“多路骗子互相制衡,其危害会小一些。” agree with this!
yijia012012-06-27 07:53:26回复悄悄话写得太深刻了,可以联系交流吗? yijia02@yahoo.com
笑林2012-06-27 07:23:44回复悄悄话群众是不靠谱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瞎掰。
社会的相对公正只能靠骗子们之间的相互制约。

即使在美国,群众也被那些 radio talk show host 和 TV commentators 骗的一楞一楞的。但他们有相互制约,而且只能骗观点,不能骗事实。
笑林2012-06-27 07:04:31回复悄悄话“公知” = 既做婊子,又立牌坊。暗处做婊子,明处立牌坊。

Believe nothing, no matter where you read it or who has said, unless it agrees with your own reason and your own common sense.

同意你文中观点。但对前途没你那么悲观。骗子永远存在,但只要市场经济继续,结束“党的一元化领导”、实行多元政治、开放党禁报禁就会必然发生。那时多路骗子互相制衡,其危害会小一些。
春花2012-06-27 07:04:21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涛哥,修房子要注意保护腰椎,别损伤了肌肉和椎间盘。
润涛阎2012-06-27 06:47:53回复悄悄话回复楼下:

极个别的个体总是有的,但不会成为主流。历史上打假的也有过,也有写出“问孔”“刺孟”的,但不会有多少人赞同,遭到的都是责骂声。
林笑云2012-06-27 06:43:25回复悄悄话呵呵,有点一棍打死所有人了。

秦晖先生,还不错。认真做学问,研究农民农业问题的。
yfz94652012-06-27 06:38:46回复悄悄话逻辑显得混乱。专制和“天下为公”没有内在联系。相反没有真正“天下为公”含义的专制制度,是短命的,太平天国就是例子。用专制来质疑“天下为公”,“大同世界”,本末倒置。
润涛阎2012-06-27 06:35:06回复悄悄话我最近在修房子,发现活越干越多。差不多快完活了,但最后的都是不好干的。修房子比写文章成就感大多了,还不招惹人恨。
37222012-06-27 05:43:22回复悄悄话那所有律师,房屋经纪,贷款经纪,公司代理也都是这个性质的,他们也是专制制度的产物也是专制制度的维护者?
mrscw2012-06-27 05:26:52回复悄悄话居然坐上沙发。欣赏阎先生大作阿。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