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议员

几年前从国内来了一位学生,住在离我家不远的一栋公寓。在商店里见面后,问他近况如何。他说,他现在买了车但没有驾照不敢开。他说他已经通过了驾照考试的笔试部分。现在需要练车。我立刻答应帮个忙。他听后欣喜若狂,说:“上周末找到了一位帮手练了半天,他说我再练练就可上高速了。您要是有时间明天就给我当一次教练?”

我答应了。

按照计划,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把到了他门前,他已经在外等候我了。发动汽车前,我告诉他最重要的是养成看路牌的习惯。路牌告诉你速度限制、前方有没有红灯,火车道以及到前边大城市的距离等信息。路牌告诉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比如拐弯时的减速等。

他听得非常认真。

汽车发动了,我们就在居民区小路上练车,然后看情况再考虑是否今天就上高速。

星期天的清早,除了路旁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外,居民区里格外寂静。人们还在天明觉中的美梦之中。俗话说人间三大美事:

天明觉,
饭后烟,
娶了媳妇的头三天。

这三大美事的第一件就是天明觉。尤其是对于头天晚上做爱过于劳累的人们来说,这天明觉的享受仅次于做爱本身。

嘟嘟嘟。。。他连连按喇叭

在这既不是路口也不是转弯处,听到喇叭的尖叫声,我下意识的四处张望,前后左右没看到一部车。便认为他是不小心碰了方向盘的中间地带。考虑到面子的重要性,我没吭声。谁不犯错误?更别说紧张时刻了。

过了一会儿,嘟嘟嘟,喇叭又响了起来。我四下张望,仍然看不到别的车子。考虑到居民区大周末的清早,喇叭声会给多少人带来烦恼,我便考虑提醒他要多加小心了。

看到他的手似乎是故意按的喇叭,便好奇起来。看到前面的一颗电线杆,他又去按喇叭时,我才看到电线杆上的牌子:上书“HORN(中文就是“喇叭”)四个大字母,底下有一行很小很小的字是“参议员”

我立刻让他上高速公路,这不仅是因为高速公路上没什么车,而且大周末的早晨,喇叭声太刺耳。

回到家后,我告诉老婆:今天算是幸运!你差点当了寡妇。

老婆说:“出车祸了?”

“那倒没有。”我回答道,“幸亏今年的议员候选人中没有姓COLLIDE(撞)的!”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