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为何有的孩子不愿意与父母交流? — 如何教育孩子系列(二)

在国内,家长与孩子语言交流很少有障碍,因为孩子不论是在幼儿园、学校等社会上接触的与在家中接受的都是同一的文化,那就是同样的传统文化。孩子的心理虽然被传统文化扭曲,但他们找不到正确的坐标系作为参照,也就不得不认同了传统文化。但在海外,尤其是与中国传统文化不兼容的西方文化,令孩子们感觉到夹在了两种文化之间,他们通过比较、分析、鉴定,发现父母与他不是地位同等的思想交流,而是强者对弱者带有野蛮性质的灌输。

中国的传统文化对孩子最大的摧残在于让他们自幼认同恃强凌弱的集体主义文化,把他们的个体尊严彻底摧毁,以达到“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统一行动”的目的,其过程类似于驯化动物。孩子们虽然明白那是不对的,但他们无法知道如何从思想桎梏中走出来,久而久之,也就成为被驯化好了的听话的没有自己独立思维能力的机器人。他们不知道,集体主义文化其本质就是奴性文化,掌握生杀大权的人以集体的名义迫害他人,而被迫害者束手无策,因为你的个体尊严早已被践踏的消失殆尽。

在西方,你的孩子在家中受到的是你给予的教育,而你的人生观来源于你小时候你父母的教诲,你父母的人生观来源于他们的父母的教诲,这样一代代传下来的藐视个体尊严尤其是弱者的尊严的奴性文化,孩子如果不听,就怒斥甚至打骂,直到听话为止。如果下次再犯,就得到羞辱。但孩子到了学校,受到的是个体尊严得到尊重的文化,孩子们很快就发现了二者的不同。在学校里,孩子们可以各自提出自己的想法,老师灌输的只是大家需要遵守的规则,而这些规则对每一个人是平等的,绝不会强行灌输中国父母那些价值观。在学校孩子与老师是平等的,是互相称呼名字的。但到了家中,一旦孩子与父母在任何想法上出现矛盾,父母就发现“教育孩子”的机会来了,孩子必须认同父母的观点。这样,孩子慢慢发现在家中没有平等,必须听从父母的话,而父母的那些话在孩子的头脑中是彻头彻尾的胡言乱语。在父母眼中,真理不重要,重要的是父母的威严不得侵犯。在传统文化里,真理是被强者代表的,不是弱者能探讨、发现的。

这样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只有两种选择:

一是彻底背叛家庭,不再跟父母有语言交流,因为他们知道父母把家庭当成了监狱,孩子是犯人,而父母是看守。孩子到了学校便如鱼得水,到了天堂。在那里可以无拘无束地与老师交流,与同学交流,他们的个体尊严与老师的个体尊严等同。

二是不敢背叛家庭,在父母面前唯唯诺诺,听从父母的教诲,害怕被父母羞辱谩骂甚至毒打,但到了学校,就把自己封闭起来,因为他们认同了父母的奴性文化集体主义人生观,而这与学校的尊重个体尊严的现代文明格格不入,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不与他人交流,以免遭受内心矛盾冲突的折磨,毕竟两种对立的文化无法共融。

如果孩子在国内出生,到西方时已经知道两面三刀的伎俩了,表面上说他们可以接受两种完全对立的文化,倒不如说他们已经严重的人格分裂了。

第一种情况的孩子,就是父母不能与孩子语言交流,孩子不愿意跟父母谈论任何话题。这个比较普遍,因为孩子无法出走而摆脱父母的束缚,他们知道自己还没有自立的能力,等到他们报考大学,就想去离父母远的城市,尽量脱离父母的文化荼毒。父母呢,感到非常伤心,抱怨孩子不孝、没良心。

第二种情况的孩子也不少见,他们只能跟他们经历类似的中国同学来往,从来都不会想竞选学生领袖,只能在考试分数上得到点安慰。长大后找个技术类工作,最好不需要与人交往。由于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被父母的传统文化给消灭掉了,他们搞技术也绝不会成为有创新能力的理工科人才。

第三种情况,就是人格分裂症患者,一方面认同了父母或者在国内上学时受到的传统奴性文化,另一方面也接触到了西方的个体尊严不容践踏的现代文明,夹在二者中间,便以西学为用,以中学为体。貌似学贯中西,其实内心挣扎一辈子。

如果您打算海归,把孩子带到国内发展,那您就没必要往下读了。如果您打算让您的孩子留在西方生活,那您就必须解决孩子与您不能进行语言交流的难题。

您需要想想,您是否能给您的孩子在竞选学生领袖时提供指导?比如您的竞选计划能否让孩子夺得更多选票?别忘了,孩子在美国读书,那些聪明的学生很多人都想当学生领袖,竞争非常激烈。而您只能给孩子如何考满分的经验指导,在美国生存,这是远远不够的。当年我第一个孩子上幼儿园,我就发现了这一问题。孩子要花很多精力才能让老师们喜欢,让同学们佩服。这绝不是仅仅靠考分能办到的。到了中学,孩子就要竞选学生领袖,首先要组成自己的竞选班子。你的竞选班子里要有几位聪明能干的,有的能出谋划策,有的能四下活动去拉人。但有一点:他们必须有很多追随者崇拜他们,你才能得到足够多的选票。

很显然,那些被人崇拜的同学能加入你的竞选班子而为你拉选票,你没有足够的智慧是办不到的。如同网上写文章,你要有名人甘愿当你的粉丝,你就必须有让人佩服的独立思考能力,人家才以当你的粉丝为荣。而独立思考能力不能靠中国传统文化培育出来!这才是您必须思考的第一要务。

您要想解决与孩子的语言交流,说穿了是解决与孩子的思想交流,那您要彻底认识到:您在骨子里认同的传统文化,那是来自于您的父母灌输给您的,而传统文化是奴性文化,是为专制制度量身定做的,是专制制度赖以生存的基础,是不能培育出具有独立思考能力人才的,因为独立思考人才无法认同专制制度。您懂得了这个道理,后面就好办了。

第一步:您告诉您的孩子,在个体尊严受到保护的现代文明知识方面,孩子比父母知道得多,孩子是老师,父母是学生,父母要认孩子为师。在交流时,以孩子的结论为准。虚心向孩子学习现代文明的知识,恶补缺乏的知识。同时,读一读美国的宪法和宪法修正案,缩小与孩子在这方面知识的差距。

第二步:让孩子走出弹钢琴、考满分的牢笼。鼓励孩子多与同学交流,参加学生领袖竞选。要知道,参加竞选不是一夜之间的活,那是需要提前广交朋友,在与同学们的交流中建立威信。要锻炼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要提高幽默能力,需要花时间与同学们去看电影、电话电脑聊天、周末吃饭派对,等等社会交流活动。等到很多聪明能干的同学甘愿当你的竞选班子后,才能参加竞选。而这些只是最基本的,更难的是在第一轮你的竞选对手失败后,如何把失败的那批人拉过来成为你的竞选团队,才是你能走到最后的关键。曾经跟你竞选的那帮人曾经势不两立,你如何能化敌为友,是考验你的智慧的地方。

试想一下,当您的孩子刚刚想为参加竞选打基础,就遭到了您的阻饶,那就在第一时间把孩子的志向给废了。孩子刚刚举办周末晚餐派对,或者跟同学电话聊天以扩大社交面,您一看立刻制止,来一句:“上次考试没得满分,怎么还不抓紧时间做功课?”就把孩子给压住了,因为孩子确实没有得满分,而且他不能跟您平起平坐地谈论不想拿满分,更想当学生领袖的道理。

不用多解释,在高中、大学、研究生阶段都能竞选上学生领袖,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一开始就有经验,以后才能顺水推舟。有推孩子练钢琴的功夫不如让孩子竞选学生领袖,不是为了以后从政,而是锻炼孩子的社交能力和不屈不饶的精神与大度宽容的素养。

当您知道孩子在社会上奋斗艰难的时候,您才能明白您需要放下您那管教孩子的家长架子,才能虚心向孩子学习现代文明知识。您只有应试教育的经历,也就是考试的经验,而在一个多元社会中,与人交往的能力是最重要的,而您的经验只能适合考举制。

您需要明白:您生长在中国,到了海外,靠勤奋也能得到一个挣钱的饭碗,而且仅仅是饭碗,但这个标准对您的孩子来说是太低了。他们要有自己的生活,而他们的生活与您的生活定义是不一样的。比如您舍不得花钱甚至跑几百英里去看一场橄榄球赛,但人家就无法认同您的生活方式。您周末跟一帮中国朋友打麻将打扑克就心满意足了,但人家不喜欢这些。您只能成为一个挣钱的机器人,而人家要成为一个有独创性有领袖魅力的社会人。

您的孩子比您更优秀,您不要给他们建牢笼。用金子盖的监狱也是监狱,别拿能让孩子住上房子说事,李莲英再有钱再飞扬跋扈也是在主子面前唯唯诺诺的太监。没有自由思想的人就是精神上的奴隶。您喜欢在纯金的监狱里呆着,但您不能强迫您的孩子也认同您的价值观。

看懂了我这篇文章后,您就可以试着改变您与孩子交流的方式,您的孩子一定有作为,即使没有在社会上在事业上成功,也能有一个美好的快乐的生活,也让孩子由内心里鄙视您而不愿意跟您交流变成内心里佩服您而愿意跟您畅谈,能与孩子共建美丽人生殿堂,共享生活之无限美好。您需要从尊重孩子的个体尊严开始,而不是倒过来强迫您的孩子认同您的价值观。

需要指出,西方人也有很多家长代代流传着从中世纪带过来的保守思想。有的还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孩子。古狗(Google)的创始人Larry Page有一个非常聪明的同学,也是好友,二人决定办公司。可是这位同学的父母不同意,让他去找大公司的工作,别自己瞎折腾。他听从了父母的话,到因特尔公司当了技术员,从来都没有什么建树,只是给人家干活。Larry Page就找到了比他年长的Brin二人一起搞了起来。想想看,自以为是的父母多么害人,以自己的经历管教孩子。别说他可以跟Larry Page一样成为亿万富翁,把金钱的事放在一边,就是那创业的艰辛与乐趣也绝不是作为一个公司技术员的一生能享受到的。

(待续)

(昨天开一千迈回来,有点累,因为路上下雨还有车祸引起的堵塞,有一段路三个小时走了十迈。)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