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怕嫁两头

过节了,有时间打开电邮一看,哇!很多邮件。 找有同样话题的先回复。先回了二人。二人建议我把电邮交流内容贴到博客,让年轻的女网友们思考如何嫁得好,吸取她们的教训。“润涛阎先生,我很想把我的经历告诉更多的人,教训很深啊。”

“哪方面的教训?是职业,是家庭,还是孩子教育?”

“是婚姻!女人千万别嫁两头。”

“一人怎么能嫁两头?脚踩两只船?不怕犯重婚罪?”

“两头的意思是说,一头是贫穷,一头是土豪。”

“明白了,就是中庸之道的意思。好像这个不是新观点?谁愿意嫁给穷光蛋?要不,我在当农民时也能娶上个媳妇了?至于嫁土豪吗,那倒是争先恐后,你劝告也没用。人家还会说你是毁人不倦呢。”

“您听我说吧。我第一次婚姻太单纯了,‘图样图森破,萨姆太母拿衣物’啊!”

“您这是哪国话啊?”

“流行语!老江发明的。”

“明白了。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我那时算是校花,追我的男同学如过江之鲫。可我就爱上了一个老实巴交不起眼的屌丝。总以为那些富二代官二代都是花花公子,不可靠。结婚后还沉浸在享福的海洋里,尤其看不起那些世俗的人。跟人家合租一套房子,就一单间属于我们的。每天挤车,挣的钱紧紧巴巴的还是买不起一部苹果,更别说买房买车了。这日子过了三年,他把工作还给丢了,我自己养不了这个家。万般无奈,我们只好和平分手了。真正的劳燕分飞。那几年,同学、亲戚、同事好像人人都在看我的热闹。想起来都是一场梦啊!”

“后来呢?”

“后来就走了另一个极端。”

“是土豪吧。”

“大土豪!富二代,纨绔子弟。”

“那你这个校花不是吹出来的,否则离婚后能找到纨绔子弟大土豪不容易。”

“可好景不长啊。温馨的俩人世界也就是维持了两年,他就出轨了。小三的事还没办完,小四又登场了。我天天以泪洗面,虽然住在豪宅里,度日如年啊。坐在豪车里哭要比坐在自行车上哭还难受!孤独寂寞加妒火没把我烧死就算是庆幸了。这比跟穷光蛋过穷日子痛苦多了。其实回想一下,那种奢侈的生活感觉到的是更穷,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以酒消愁吧,泪洒在酒里,味道就变了。”

“泪加在酒里是什么味道?”

“酸,苦!味道浓烈多了。”

“说不定可以卖个专利?”

“其实我不仅注重感情,性格也很温柔,这两点他俩都承认。可现在我的同学、朋友甚至亲戚都认为我缺乏真情,性格不好。就因为结局是悲剧,相信爱情、重感情与温柔的特点就彻底被埋葬了。”

“有道理。人们总是以结局推理过程。”

“后来总算下定决心离开了。痛定思痛,我得出的结论特简单:女人不能嫁两头。”

“你说话简练到诗人的地步了。嫁给两极的当然悲剧比较多,但嫁给中间类型的,也有不少很痛苦的。”

“我的痛苦感受实在无法用语言表达。可惜我不是诗人。会写诗的人又没有我这样的痛苦经历,互相够不着。否则,非写出一首诗来献给大家不可。”

“我不是诗人,但我可以帮你胡诌一首,你看如何?”

“好哇好哇!我等着看。您可别急。”

“那我现在就去写,趁着我心绪还在跟你聊天的氛围里,就替你着墨。你等着,我写好后发过去。”

 

拿出词谱,填了一首水调歌头。便发给了她。她说很喜欢,能把它放入博客更好,反正没人知道她是谁,能帮一个算一个。听她的建议,就照办吧。只是说明一下,这观点是她一个人的结论,对年轻人有没有负面影响,我还没来得及琢磨。我问她:

 

“你这些事应该发生在国内,怎么到海外博客来了?”

“我这个土豪丈夫是个海龟,他在美国时是您的粉丝。回国后靠翻墙去您的博客,他也让我读您的博客,我也学会翻墙了。您的旧文章我都读了,等新文章等得好苦,有时两个星期才一篇。我跟您学了不少东西。”

“明白了。祝你下一次婚姻幸福美满!”

 

【水调歌头】女怕嫁两头(替女网友填词)

 

随遇嫁贫汉,梦醒世缘休。

历薄情深,油米酱醋岂当愁。

爱竭单间陋室,意碎公交车上,累为稻粱谋。

莫道远俗世,劳燕也悲秋。

 

转时运,觅纨绔,住豪楼。

小三N奶如鲫,颠覆了心舟。

奢欲偏生穷感,妒苦平添寂寞,浊酒泪增稠。

悲剧埋真爱,肠断掩温柔。

 

(韵:下平十一尤)

 

【水调歌头】词谱:

⊙●●○●,⊙●●○△

⊙○⊙○,○●⊙●●○△

⊙●○○⊙●,⊙●○○⊙●,⊙●●○△

⊙●●○●,⊙●●○△

 

  • ⊙●,⊙●●,●○△

⊙○⊙●○●,○●●○△

⊙●○○⊙●,⊙●○○⊙●,⊙●●○△

⊙●⊙○●,⊙●●○△

——————————————-

立刻回复第二封信,第二封信的内容有点类似,但不一样。

 

“抱歉,很久没有打开电邮,迟复见谅!”

“润涛阎先生,很高兴收到了回信。我的情况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样样都很出色的师弟,当初他追我追得很厉害,可我担心这不靠谱,因为我比他大两岁还多!他说他不在乎,可我认为,总有一天他会在乎的。到那时,我就惨了。我表姐的例子是活生生的。我不能步她后尘。后来呢,我认识了一位老外,比我大22岁。他对我也非常好,这样,我就觉得很有安全感。可没想到,结婚前他隐瞒了他的病。他还有很厉害的血管病和心脏病,都手术两次了。本想结婚后赶紧要孩子,可知道不可能后非常痛苦。两年后,他就去世了。”

“那你赶紧找你师弟啊!别再犹豫了。”

“晚了!他在我结婚后立刻找到了,而且是比我还大一岁的师姐!他就是要让我看看他怎么对待姐弟恋的。你说我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所以,我想通过您的博客告诉其他年轻人我的惨痛经历。能帮一个是一个啊。要做善事。”

“这我同意。人生在世,要给后代积阴德,更不能干毁人的事,一件都不能。人在做天在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成心毁人,哪怕只干一件,老天爷就会让孩子父债子还。我刚才回复了类似的一个电邮,她的跟你的情况有点不太一样。你能不能总结出一句话来概括一下你的结论?”

“我哪有那水平啊。您帮我概括一下?”

“我还帮她填了一首词呢。也许我也帮你填一首。也许网友们有喜欢琢磨诗词的呢。”

“怎么都行,只要不费您太多时间就好。”

“别的忙帮不上,这个忙肯定没问题。”

“我下辈子一定不读书了!想想古代那些家庭妇女,多省心啊。我下世就学做针线活,就嫁给放牛郎,过男耕女织的简单日子。还被人说成是牛郎织女,天仙配。每年七七人们都过节,庆祝牛郎织女一番,还不知道多少星星嫉妒呢。”

“你的想象力够丰富的。我就根据你提供的内容填一首词。然后一起放在博客里,很多人就能看到了。至于对年轻人有没有参考价值,我就不知道了。祝您节日愉快!”

“多谢了!也祝您全家节日快乐!”

 

【卜算子】无题(替女网友填词)

 

有意嫁春风,却怕难留住。

便让斜阳照翠枝,竟被秋风误。

 

来世学织衣,甘做牛郎妇。

携梦逍遥过鹊桥,偏惹群星妒。

 

(韵:去声七遇)

 

词谱:

⊙●●○○,⊙●○○▲

⊙●○○●●○,⊙●○○▲

 

⊙●●○○,⊙●○○▲

⊙●○○●●○,⊙●○○▲

———————————————

祝网友们节日快乐!

身体健康!

万事如意!

 

 

 

 

评论

润涛阎2013-12-28 09:58:32回复悄悄话回复 ‘大头罗汉’ 的评论 :

 

这两首词完全符合平水韵的平仄韵要求,只有一个字不符合平仄,就是“纨”字,应该是仄,而它是平。在宋代,一首长词里有一个字出平仄是允许的,否则有吹毛求疵的嫌疑,但决不能出韵。韵脚是绝对不能胡来的。我完全可以改写一下把这个字改成仄,但考虑到这不是小令,一个字违反平仄更好一点。辛弃疾的词中也有故意一两个字出平仄的现象,而苏东波就更频繁了。倒是李清照完全按照平仄填词,一个字都不差。李清照猜测苏东波填不上才屡屡出现出律现象,但多数人认为苏东波是故意的。像毛泽东那样,写出“仄仄仄仄平”的五律、以仄压韵脚的七律,根本就不懂得律诗的基本规则而“平仄不管,韵律横飞”者,古诗人里没有过,打油的除外。毛泽东的词也一样瞎胡来,比如他的“湘江北去,橘子洲头。”湘江北去,是平平仄仄,而此处应该是仄仄平平。他根本就不管这些。

 

另外,现代韵与平水韵有很多字在平仄以及韵上不同。 填词应该用平水韵。比如第二首里的“学”,在现代韵里是平,而在平水韵里它是仄。所以,“学”在这里是符合平仄要求的。

润涛阎2013-12-28 09:03:18回复悄悄话真诚祝愿大家新年快乐!

 

婚姻话题能牵动无数人的心。没有固定的模子可以套用。

 

关于填词,小令比较容易,越是长的词,难度越大,因为多数情况下只能用同一韵部里的字,可选的字数有限,而且在照顾韵脚的时候上下文脱节,就是失败。

 

作诗填词,除了符合韵律与平仄要求之外,还要有两个标准,一个是美学标准,一个是哲理标准。古代文人大都是重文轻理,便都偏向于美学标准。苏辛(苏东波辛弃疾)李杜、三李(李清照李煜李商隐)等等在美学方面已经登峰造极,但他们的共同点是在哲理方面的欠缺。因为哲理属于逻辑推理范畴。相信有极强逻辑思维能力的祖冲之等人也会写过诗词,只是他们的作品,文人们理解不了,因为理科生在驾驭文字方面的能力往往欠缺尤其是在美学标准上无法令文科生佩服,也就被当作垃圾给丢了。

 

中国历史上没有真正的哲学家,因为西方的哲学属于理科范畴,大学的哲学系归理科学院,理科博士便是哲学博士,PHD。而中国,哲学属于狡辩学问,即使有了大学后,哲学系也属于文学院。学哲学是用于诡辩的,为政府的政策辩护用的。所以,历代对政治不满的文人,不喜欢被人称为哲学家,那等于诡辩家。即使拍马屁的文人也设法把自己划归到美学的高度。所以,逻辑推理的文学作品就没有市场,也没有引力令人们往那个方向发展。自然科学普及后,以美学标准为最高标准的古诗词就基本上失去了市场。致使高雅的诗词作品没有了引力。

大头罗汉2013-12-28 08:51:48回复悄悄话两首词填得真棒,尤其喜欢第二首!

“颠覆了心舟”合律吗?记得读清人张惠言的水调歌头,好像此位置是“便了却韶华“,龙榆生先生点评道,应前二后三。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