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专辑:川普“通俄”是忽悠

“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和“川普通俄”是两个可能有联系但不是一个内容的两个概念。前者是指:在2016年美国大选投票前俄国情报系统的人员入侵美国民主党的电脑系统把民主党的黑幕和希拉里的丑闻等资料曝光;后者指川普曾经被前苏联KGB/后来的俄罗斯情报系统招募(等于潜伏下来的“风筝”)。

对于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润涛阎判断这类电脑入侵应该是毋庸置疑的,但如果说该事决定了希拉里没被选上,基本上是胡扯。民主党左棍们抓住这点不放,本人觉得没什么可以多说的,因为美国人还有不了解希拉里那点事的?当然,俄罗斯想帮川普当选的意图是清晰的,是普京也承认了的,也是川普虽然出尔反尔但也是承认了的。

共和党则不同,起源于川普上台后把同是共和党的FBI局长科米招到白宫单独会餐,本来科米是在调查俄罗斯入侵民主党电脑系统,这与川普没关系,只是俄罗斯不喜欢希拉里而已,可令他震惊的是:川普提出要他对总统效忠!

美国人自幼接受的是爱国教育,效忠自己的国家甚至效忠于自己的职业操守是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但FBI局长效忠于总统摆在首位,那就等于科米面对着的是在“国家利益”与“总统利益”之间做选择。否则,对总统的效忠无从谈起。科米当然不能答应川普这一要求,因为这表明川普如果有不可告人之黑幕他科米也不能追究。这一旦被披露科米的尊严将失去,换成任何一个美国成年人都不会接受,美国人自幼没有经历过奴性教育。

科米当即断定川普在俄国有把柄,这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心理反应,便开始了调查重点的转移:对川普本人是否与俄罗斯情报系统有联系。这就惹恼了川普,把他给开了。接下来的事那就是共和党内部爱国志士们的思考了:他一个地产商,难道会跟前苏联共产党或俄罗斯情报系统有关?共和党信不过对川普有偏见的民主党,他们信得过一直在美国情报系统工作的共和党自己人Mueller(前FBI局长),由他来调查川普是否“通俄”。美国的爱国者们,不论党派,都无法容忍让一位被外国情报头子总统控制的人当总统。这样的人被选上就是美国情报系统的耻辱。如果不是川普让科米对总统效忠,干出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科米都不会想到川普会跟苏联和俄罗斯情报系统有关,也就不会追查。川普开除科米,结果把更厉害多得多的Mueller给送到前台。性格柔软的科米不会逮捕从东欧洗钱的川普两位助手。

接下来的事件就很有趣了。先上图。图一:

引用英文原文:1986—Soviet Ambassador invites Trump on all-expenses-paid trip to Soviet Union—Trump had lunch with Soviet Ambassador Yuri Dubinin. At the lunch, Dubinin told Trump that the ambassador’s daughter “adored” Trump Tower. Dubinin proposed that Trump build a similar tower in the Soviet Union. Soviet officials then visited Trump in New York, inviting Trump on an all-expenses-paid trip. Vitaly Churkin, who served as the UN ambassador for Russia and who died in February 2017, accompanied Dubinin on that trip and recalled meeting Trump.

川普在1986年参见苏联驻美国大使,然后经大使联系并由苏联出资,他去了苏联。在1987年苏联总书记来美国访问时川普参加了会见。作为亿万富豪,他去苏联来回机票与在苏联的花费全部由苏联政府出资。

那时候苏联是共产党执政,是美国最大的敌人。苏联大使怎么会召见地产商川普?那时的苏联共产党还没开放市场,全部是党领导下的公有制,外国资本家是无法进入苏联搞私人投资的。显然,曾经在美国情报系统工作过的专业人员眼里,找地产商去苏联建房子,那太清楚不过了:是KGB招募线人“风筝”作为情报间谍培养。就是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人都知道:外国人进入中国,在中国的行动会被公安部派便衣盯梢的。

我怎么知道这事的呢?在文革后期,毛泽东去世前不久,我们县的一位英语专业大学毕业后当了英语老师,他去北京西单商场买东西时,一位柜台上的女洋人不会中文,那时商场的东西都是挂在里边的,你想看,要跟售货员提出,售货员去拿给你。她用英语讲,售货员小女孩听不懂,他就给女洋人当了翻译。然后他以为没事了,可当即被公安局跟踪那女洋人的便衣把他带到北京市公安局去了。被搜身也没发现他有里通外国的信件或字条,还是长途电话打到我们县公安局。县公安局派人和老师学校的校长二人拿着该老师的档案去北京把他要回来的。

川普被苏联大使接见共进午餐后,苏联的考察组来到纽约参观了川普大厦然后请川普去苏联建楼。

媒体继续追踪川普以前的照片,发现他在见了苏联大使后的1987年去了苏联,由苏联出旅行费用,双方达成了川普在苏联建两栋川普大厦。这事当然不了了之,因为在苏联共产党垮台前,最大的敌对国美国来的资本家在苏联建自己名字的高楼,地方官员是没有那个能力批准的。比如在中国,在改开以前,北京市委书记都无权批准一位美国资本家在北京建冠名洋人自己名字的大楼,而且,在那个共产党时代,川普即使建了大楼,他也不能收钱,那时候企业都是国营的,利润全部上缴国家。见报道和照片。图二:

《纽约杂志》近日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在1987年访问莫斯科时就“被招募”

作为一个地产商、政治素人,为何被苏联大使召见?凭什么公有制的苏联共产党会答应他在苏联莫斯科建私人资本家的川普大厦?先上图。图三:

川普是卡特总统的好朋友。前些日子,川普见了金三胖后,卡特总统还提出川普应该得诺贝尔和平奖。在川普跟苏联驻美国大使联系上时,是卡特当总统时。民主党的卡特下台后,共和党的里根上台。川普很快就成了里根总统的朋友。他跟里根总统在一起的各类照片网上很多,我挑选几张贴在这里。

图四–六:

里根总统演讲时站在旁边、里根判断他是美国未来的总统—川普(右一)

当然,老布什也是川普的朋友。图七:

要说跟川普最亲密的朋友可能是民主党的克林顿夫妇了。川普时常跟克林顿打高尔夫,跟希拉里派对闲聊。

那么,这些照片跟“通俄”有什么关系?

在美国情报机构工作的老手共和党爱国志士们,根据自己的经历,必然猜测一个地产商川普能被苏联大使接见、苏联大使立刻联系苏联有关部门派人来美国观看川普的豪宅、邀请川普到苏联共产党政府建两栋川普大厦,那毫无疑问是被苏联KGB给盯上了,就成了“风筝”而潜伏了下来。他一方面在跟美国的两党总统们亲密接触,一方面常往苏联/俄罗斯跑。果真如此,那就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了。作为KGB的头目、俄罗斯的总统,普京极可能就是当年川普的“上司”那普京当然会助他竞选,那他当上总统后就会为普京做如下的事:

  1. 打压,最好解散北约,解除对俄罗斯的战略压力;
  2. 打压欧盟,因为俄国历史上最大的威胁总是来自西边的欧洲。
  3. 拉近美国与俄国的距离,如果不能变成战略伙伴的话。

本来Mueller在接到调查川普“通俄”门时川普公开讲:Mueller什么时候需要问话他,他都答应回复Mueller的任何问题。共和党的领袖们听到川普这样的答复非常满意,有什么疑问川普知道的就光明磊落地答复出来,彻底澄清了情报部门的疑惑,还给川普一个清白。这是很容易做得到的。然而,随着Mueller对川普两位身边重要助手的逮捕,“通俄”门的调查进入深水区,Mueller准备好了哪些问题需要川普回答时,川普以总统在任时可以免除调查组质询为由,拒绝与Mueller会面。

以上是在情报和司法领域里的共和党爱国志士们的推测。然而,润涛阎认为川普“通俄”的本质不是川普曾经被苏俄招募,而是苏俄被川普给忽悠了、玩弄了。

下面是志愿当一次川粉的润涛阎给出的猜测与解释:

  1. 川普为何能被苏联大使召见?因为川普巴结上了卡特总统,他就拿着他与卡特总统在一起聊天的照片去忽悠当时美国第一大敌国的苏联高层。苏联最令美国头痛的就是它的间谍网十分强大,是美国情报机构的最大对手。苏联大使一见如此精明潇洒的地产商能接近美国总统,那可是发展对象。而且川普见钱眼开。有银行家做过实验,给很多名人、大富豪们发小额支票,结果只有两人到银行取了小钱出来。其中一个就是川普。
  2. 川普不可能给苏联当“风筝”因为他绝对清楚情报人员的地位、名声、后果都不怎么样,他巴结苏联高层的目的是为了讹诈钱财。其它国家的高层不会上他的当,而苏联的高层会,因为美苏之间才算是两霸争权,苏联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美国总统的朋友当“风筝”卧底。然而,川普以自己不擅长搞情报为由而拒绝当风筝。这样,就一直拉着苏方,直到苏联垮台,他在苏联的两栋川普大厦也没动工。川普是否拿到了那两栋川普酒店的部分钱,不得而知。反正作为商人,他是不会吃亏的。
  3. 苏联垮台后,川普早已成了里根的朋友。他拿着他与里根一大沓子照片给俄罗斯高层看,那时的情报机构基本上控制在普京手里。根据川普的儿子介绍,苏联垮台的那一刻,共产党高官新贵寡头们都想把钱弄到海外,此时川普收到了很多很多的钱来自于俄罗斯。请看原文报导:This was a time when the former Soviet Union’s newly minted oligarchs were seeking foreign havens for their wealth. By 2008, Trump’s son, Donald Jr, was telling a real estate conference: “Russians make up a pretty disproportionate cross-section of a lot of our assets . . . We see a lot of money pouring in from Russia.”

川普的儿子不讲到底川普从俄国人那里得到了多少亿、都是什么人的钱等细节,只说“很多很多钱。”从这里也无法得知川普是否把这些俄国人的钱私吞了,然后宣布破产,把俄罗斯贪官们的钱洗劫一空。别忘了,川普把钱通过给自己发高额工资后宣布破产,曾经六次,每次都把信任他的投资商洗劫一空。到底有多少钱来自俄罗斯,他没提供数据。但普京应该清楚。

  1. 里根总统告诉川普应该在将来竞选总统,并鼓励川普说他一定能当上总统。当普京当上俄国总统后,川普把这话外加他与老布什在一起的照片转给普京等俄罗斯高层,俄罗斯高层就不强迫川普当间谍而是等他当总统了,那川普就不担心缺钱了。
  2. 川普都快70岁了也没竞选总统的动静,普京回过味来了:这川普把苏/俄都给忽悠了!便在2015年或2016年时告诉他要参加竞选,否则还钱!普京答应给他助选,因为普京能入侵民主党的电脑把民主党的黑幕和希拉里的脏事送给阿桑奇曝光。川普就这样只是忽悠一下普京而已,就是玩玩竞选,反正我一个政治素人还是个商人不可能当选。而且竞选本身也是在给自己的生意打广告。在竞选过程中他什么都敢说,反正没后果,玩他个潇洒。结果呢?歪打正着他当选了!
  3. 当选后川普也只是继续忽悠普京,普京不干了。估计在某处见面时二人握手,普京手心里交给了他一个纸条:你没动作,我就给你曝光!川普只好硬着头皮按照对普京意思的理解,开始骂北约,骂欧盟,夸普京,讲美俄和好对美国的好处。当12名俄罗斯情报人员被美国大陪审团审查后,川普知道Mueller的调查进入了深水区,他需要跟普京面谈,告诉普京某事某人绝不能让Mueller抓到证据,这是普京不知道的细节。在芬兰,川普住的是总统套房,他带去的那个女翻译不可能随时都跟他寸步不离。那个有翻译在场的会面是冠冕堂皇的东西,比如“联俄抗中”云云都是打马虎眼的。Mueller非常清楚,川普与普京二人川普的女翻译不在场时(应该还有一位俄国翻译)的密谈内容将永远都不会被他人知晓,只能猜测。

这才是润涛阎需要告诉川粉们的:“通俄”门只不过是川普当年拿着跟各任总统的一堆照片以“里根鼓励我将来竞选总统而且断言我能当上总统”的诱饵忽悠苏俄讹诈钱财而已,没想到歪打正着,真的当上了总统。我判断他不应该是“风筝”类叛国者。最近的做法,只不过是忽悠一下普京,交了差而已。国会也不会真的答应跟俄罗斯成为伙伴。当然,美国把敌人从俄罗斯转到中国,也符合经济规模的实况。毕竟俄罗斯的经济总量GDP只是中国广东省的规模,是加州的60%左右,比意大利、南韩、加拿大都低。根本就没资格当美国的对手了。就是有一堆核武,估计也大多都没钱维护成了废物。每年500亿美元的总军事经费,无法维持如此大的核武库,已经偷偷销毁了多少,那是绝密。没有了超大核武库,靠卖点石油天然气,就那点经济总量连南韩意大利加拿大都不如了,俄罗斯根本就没资格当常任理事国了。

然而,Mueller等共和党爱国志士们不会听旁观者润涛阎的判断,会继续追查下去。一周前,英国的金融时报FT(Financial Times)报道了该社记者花了十个月时间追查出来了当年川普大厦多伦多Trump Toronto建造时的出资方是俄罗斯大亨,文章太长,里边的俄罗斯官商谁谁是谁我不敢兴趣,读不下去。里边给出了钱的来龙去脉,无外乎最后有普京本人的资本。这些都没什么用,只不过打脸了川普在2016大选时的说法:“我跟俄罗斯没有任何关系。”川普本来就是个谎话连篇的大忽悠,自己打自己嘴巴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毫不脸红的人。调查这些有什么用?真正的证据即使有,那普京也不会让你们轻易找到啊。

只是出于职业道德,Mueller团队担心一个由敌对国控制的“风筝”竟然当了美国总统,他们如果查不出来,等于愧对国家对他们的信任。我认为,川普根本就不是情报系统定义的“通俄”,他本质上就是个大忽悠。川普的“通俄”就是“商人用总统照片和总统说他将来能当总统忽悠钱结果把自己忽悠成了总统”的人间笑剧。川普自己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就会大笑不止。

历史上的政客们,无外乎把政治玩成了悲剧或喜剧,只有川普,把政治玩成了笑剧。当然,川普在普京手里有把柄是毫无疑问的。否则,川普在苏联共产党执政时的公有制社会是无法被批准在苏联建造私人资本家川普大厦的(哪怕最后没建成),他那时一个小小的地产商不可能被苏联驻美国大使召见。别跟我说他是美国总统卡特、里根私下里单线联系派往苏联打入匪窟的。如果有这事,美国中央情报局不可能查不到一点线索。当然,如果Mueller手中有证据,那另当别论。

一句话:说川普是“通俄”=叛国性质,是误判大于真理;说他是借着里根总统判断他能当上总统再拿一堆总统照片骗钱的大忽悠结果歪打正着当了总统=是个历史笑话,才符合真理。

然而,科米、Mueller们不会相信的。他们出于职业思维惯性,一定怀疑川普一直被普京控制着。而且,一个世界情报系统最发达花费最多的美国,竟然让一位被外国情报头子总统控制的人当上了总统,是历史的笑话,而且内心无法平静。

川普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一是他跟民主党的总统卡特、克林顿都是好朋友,跟共和党的里根、布什也是好朋友。他又不缺钱当“风筝”也没政治诉求,就一商人。美国历史上没有过商人当总统的,也就不怀疑他有野心。在大选前美国情报系统也就不会怀疑他跟俄罗斯的普京会联系上。

那三天前他为何去见普京呢?他是走另一个极端,就是提出美俄交好是为了美国国家,反而能堵死怀疑他的路,Mueller就不敢再调查他了,可是他误判了。

当年我天天盯着薄熙来会不会去北京参加两会。如果他去了,等于回不到重庆了。他竟然没推理出这么简单的结论。为何这么说呢?因为待他在北京发现了他软着陆去人大或政协那就回不去重庆了,他才不请假就让徐明开自己的专机连夜去重庆,把他的一个政变成功后的组阁名单、把哪些人送入秦城的名单烧掉。

薄熙来清楚,这名单一旦被搜出来,他必死无疑。所以,他不顾一切,连夜飞到重庆。他这么一来,温家宝才当即说服了胡锦涛:这明摆着,薄熙来不请假就飞回去就是销毁那两个名单。绝不会有其它原因让他违背组织原则冒被开除党籍硬着陆的风险。薄熙来销毁名单后就清楚他死不了了,但违背组织原则下台是轻的。两害取其轻,坐牢也比死了强。活下来再说。所以,胡锦涛就答应抓捕他,而不是调到人大政协软着陆。胡锦涛是不折腾的,何况很快就下台了,而且他推荐的总书记李克强没上台,如果薄熙来不去烧毁那两个名单,他不会抓捕薄熙来的。然而,薄熙来清楚,在把他留在北京去人大时,是不会让他回重庆的,习近平温家宝百分之百会派人搜他的家,看看有没有政变计划和把谁送入秦城的名单。这都是明摆着的。连这些都想不到?那习近平温家宝就回家卖红薯去吧。

我猜想川普去见普京,就跟薄熙来飞回重庆一样,就是销毁某证据后,Mueller等人就查不到比天都大的证据了。其它的,都是烟幕弹。Mueller这类人对此心里跟明镜似的。

小结:

图片和内容全部来自网络与美国媒体报道。我只是通过分析得出:川普的“通俄”性质根本不是叛国,而是去搞钱。川普最害怕的不是Mueller,而是普京的报复。他忽悠了俄罗斯几十年,普京会甘愿被他玩?他必须旗帜鲜明地为俄罗斯打压北约、骂欧盟、改善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否则,就是继续忽悠、欺骗、玩弄俄罗斯。在普京眼里,一直被一个商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这要比希拉里上台糟糕多了,俄罗斯的尊严都被川普给践踏了。所以,川普走投无路不得不报答普京,否则普京百分之百报复他而曝光他与苏俄情报系统的历史交往。别说普京这样的汉子,就是窝囊废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时代》周刊刚出炉的封面图就是通过电脑把普京与川普的脸合二而一,寓意简单明了。

对Mueller来说,最关键最要紧的是:查找出当年川普是否被苏联KGB或后来的俄罗斯情报系统给了编号(比如 T-10,类似风筝)以避免在联系时被美国情报机构发现,也对KGB内部掌握起来更隐蔽些,毕竟人类历史上双面间谍很普遍。我猜想这是Mueller团队的工作重心。当然,难度也非常大。如果川普是清白的,那也给他一个清白,不许左棍们以后再提“通俄”门的话题。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