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专辑:最高法院与川普建墙堵西裔

根据1976年的调查,美国人口的81%是基督徒(新教+天主教为主体)。最近的调查结果是73%的美国人信仰基督教(其中新教48%左右,天主教20%左右,摩门教2%左右,东正教1%左右),还有佛教、穆斯林等,剩下的是无神论者(年轻人无神论者接近40%了)。

值得一提的是:白人基督新教徒在美国人口比例中占30%,天主教徒(主要由西裔构成,西裔占美国总人口的17%多)占20%。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9人是怎样的构成?根据美国公开的资料,按照宗教信仰区分:

天主教教徒6位,犹太教教徒3位。新教教徒0. 也就是天主教与犹太教6+3模式。从开国最高法院成立到老布什之前,一共有105位大法官(114减去目前的9位),其中九成左右为新教教徒。现在的九位里,一位新教教徒都没有。

这6位天主教大法官,有一位是奥巴马提名的,剩下的5位都是共和党总统布什父子和川普提名的。3位犹太人都是民主党总统提名的(克林顿2;奥巴马1)。最有趣的是:反对西裔的川普提名的两位大法官都是天主教教徒。

西裔是美国未来天主教兴旺发达最可靠的信徒来源。来自墨西哥的移民83%是天主教教徒。白人至上的川普基本盘以基督新教教徒为主,然而,在最高法院大法官里一个新教教徒都没有。也许是天意?除了与西裔一样属于天主教的6位大法官外,另外3位也是主张“政治正确”(不许歧视任何人)的犹太人,理论上讲主张政治正确的自由派犹太人也不会站在建墙堵西裔一边。

在川普上台后到目前为止,每一个法案到了最高法院,都是有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倒戈到自由派一边,啪啪打脸川普。最近的(2月8日)一个案子,就是川普竞选开始就大张旗鼓主张妇女在怀孕晚期打胎就是违法(七八个月的胎儿算婴儿,打胎就是杀婴行为),官司打到最高法院,5:4 否决了此法案。保守派天主教大法官John Roberts倒戈到自由派一边,直接打了川普的脸。这件事非同小可。我在美国三十多年的经历表明:共和党竞选人每次都拿两件事拉拢保守派选民:一个是同性恋话题,一个是打胎话题。不论还有多少其它话题,这两条一直是不可或缺的。

在2016年大选前,最高法院通过了同性恋结婚的法律,等于堵死了共和党竞选人在竞选时拿反对同性恋拉拢保守派选民的路,只留下了打胎话题。如果川普上台后不是继续大谈特谈打胎话题,也就会跟过去一样大选一过,争吵风就刮过去了,下次大选再来。这次川普的粉丝们紧跟川普总统的指挥棒转,竟然在州法院提出修改法律限制妇女打胎权,才导致最高法院投票来解决这一争议了几十年的“大选”话题。这下好了,下一次大选,共和党再也不能拿打胎作为拉拢保守派选民的话题了。提都不能提了,因为最高法院才拥有宪法解释权。再提打胎话题,就等于违宪了,就跟2016年大选共和党竞选人不能再拿“民主党认可同性恋结婚”而羞辱民主党一样。

您别拿最高法院曾经判决川普赢了一次说事。这的确是事实,就是川普给移民局下令禁止6个穆斯林国家签证来美的官司最后打到了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站在了川普一边。然而,这可是川普忽悠川粉的把戏。为什么呢?因为川普禁止6个穆斯林国家公民获得签证进入美国,有90天的期限。川普律师团队算好了,从最低法院开始,到最高法院90天是不够的。等案子到了最高法院时,早已时过境迁,90天期限已过。最高法院无法让时光倒流。既然最高法院投票时那6个国家的公民可以获得签证进入美国了,判决川普输赢都毫无意义了。何必让最高法院给川粉们留下最高法院处处跟总统做对的印象?最高法院也就顺水推舟了。我估计这类把戏川普只能玩一次,以后再玩就不好使了。川普玩这把戏,就是让川粉们高兴一次:川普在最高法院那里赢了一次!还有一点就是:最高法院大法官里没有穆斯林信徒。如果川普是禁止西裔进入美国哪怕也是90天期限,那结果就不好说了。

接下来最高法院要接的案子就是川普启动了的“剥夺国会预算权”动用军费建墙(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司法诉讼。昨天代理国防部长说他还不清楚是否能拿军费去建墙,还在研究阶段。事实上,军费每项开支都是国会批准的,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军费能否挪为它用?美国历史上还没有前例,这也就涉及到总统剥夺国会预算审批权的宪法层面了。别拿以前的总统宣布国家紧急状态说事,那都没有涉及到三权分立的原则上。

即使国防部不能阻止川普的“国家紧急状态”而把军费挪用去建墙,川普有没有能力在最高法院判决前把80亿美元的建墙费花掉?民主党一旦将川普告上法庭,官司将由联邦地方法院打到最高法院,在这期间川普的行政命令将暂时冻结。诚然,到底9位大法官是否会以“保守派”的心理站在川普一边,还是以宪法为准绳,甚或受宗教信仰的影响,到时候才能得知。

基督新教在最高法院里一个没有,在美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而且,6位是天主教教徒,3位是犹太教。天主教信徒+犹太教只占总人口的22%左右,而最大的群体:基督新教和无神论者在最高法院没大法官。当然,他们不会也不应该根据信仰而断案,而是也应该是只以宪法为准绳。

至于为何基督新教的布什父子和川普三人选的大法官都是天主教教徒,我猜想是因为他们只想着谁最保守了,跟自由派最对立的天主教教徒便受到青睐。站在为保守派派系思考的立场,布什父子这么做是有道理的,因为布什家族对西裔并不反感。川普则不同,他竞选的主要策略(口号)就有:(1) 建墙堵西裔,西裔是强奸犯、刑事犯;(2) 打贸易战;(3)退群;(4)反对政治正确;(5)给亿万富豪减税;(6)限制妇女坠胎权。其中他对建墙堵西裔的叫唤声最大,目前收获也最小,除了反对政治正确外。

(3)和(5)他办到了,当时川普的解释是这样做可以减少债务。而事实上刚好相反,美国联邦债务从川普上台两年增长超过2万亿美元。

(2)贸易战也是失败的。这条需要单独拿出来介绍一下。打从川普发声跟中国打贸易战,美国和欧洲的跨国公司就开始紧锣密鼓的在中国投资行动,这其中美国企业投资的额度较之上年达到了124.6%。 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在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逐月增加,2019年1月份比上月逆差增加31%。中国海关数据:中国2019年1月份出口总额比上月增加13.9%。在去年年底数据出来后,川粉们误以为年底前趸货的缘故,要看2019年一月份贸易战有非常辉煌的效果。结果呢?更糟糕!过完圣诞节采购朝的一月份美国进口中国货物比上个月还增加了2%,出口中国货物减少超过了30%。表明地产商川普的思维与华尔街资本家财团们的想法根本就不一致,人家在往中国搬制造业、加大在中国的投资、加大从中国的进口,因为资本是逐利的。

川普给美国消费者加税的贸易战,跟当年胡佛的贸易战导致美国大萧条一模一样。这种坑自己老百姓肥了外国的贸易战就是胡乱治国。要加税,就让外国卖主给美国买主交税,而不是让美国买主给美国政府加税。让美国买主给美国政府加税,是美国政府变相搜刮自己国民的民脂民膏。这样的打法,对美国来说是祸国殃民;对中国来说是利好(事实胜于雄辩),还从另一方面减少中共走向扩大内需的心理阻力,从长远看利于中共的经济结构调整。逼中共扩大内需,对美国来说方向走反了。一个3亿消费人口的小国要是把14亿人口的大国变成消费国,那就加速了美国的经济总量很快让位给中国的步伐。

(4)泥牛入海了。川普竞选时天天大叫反对政治正确,上台后只字不提的就是“政治正确”,因为他后来清楚了,反对政治正确一定遭受到诉讼,最后被最高法院判他败诉。川普上台前很多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就曲解、篡改“政治正确”的含义,指鹿为马。可一旦官司打到最高法院那里,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对“政治正确”的羞辱百分之百被最高法院彻底摧毁。这是川普上台后唯一只字不提的竞选话题,他不敢反了。他还把反对政治正确的班农赶出白宫,表面上是川普的女婿跟班农合不来,本质上是川普害怕班农反“政治正确”引火烧身。犹太人提出不能歧视任何人的“政治正确”是对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有所抬头的迎头痛击。反对“政治正确”与反犹、反种族平等、白人至上、主张基督教治国是一脉相承的。提出“政治正确”以反对任何形式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是犹太人的历史使命。政治正确是犹太人自保、永远不再担心反犹历史重演的唯一可靠的护身符。少数民族都从中受益。当年如果有政治正确,《排华法案》就不可能产生。

川普与班农在反对“政治正确”方面的分歧在于:川普想躲开反犹而专门对准非裔、西裔、亚裔等少数民族,而班农明白“政治正确”是犹太人提出来的,是无法撇开犹太人而反对“政治正确”的。只要美国还由犹太人掌控着媒体、金融、影视、司法等关键领域(宣传口、金钱口、法律口),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就没办法达到目的。川普最后明白了,也就只好对反对“政治正确”只字不提了。事实上,川普这些少数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加在一起所能控制的财富都不如犹太人的零头,更别说媒体、影视宣传、司法领域了。

综上所述,川普竞选时给拥趸们的承诺就剩下建墙一条他认为他接下来可以有作为。

西裔是美国天主教的主要信徒来源,那川普为何最后挑选的两位大法官都是天主教教徒?是不是因为美国所有的人群,不论信仰,都只分成保守派与自由派?果真如此,那川普的做法是对的,因为他口口声声说他要选的就是保守派大法官。即使这当真,那保守派大法官也未必都站在川普一边,因为他的做法并不是简单的保守与否,而是是否合乎宪法。如果川普认为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里保守派有5位,他就可以随便来,最终还是跟以前一样几乎次次被打脸。川普提拔的联邦巡回法官,去年也判决川普败诉。连限制妇女坠胎权(怀孕晚期婴儿生下来可以活了的程度就不能坠胎)这不关族裔的事,只是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对决,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都有倒戈的。除了90天期限的6国穆斯林禁止来美一案外,凡是有关西裔偷渡者被遣返的诉讼到了最高法院每次都是川普一派输,还包括上周坠胎法案。突然间在什么都没发生的情况下就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而挪用军费和缉毒的钱去修墙,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会都站在川普一边?逻辑上判断不大可能。

当然,川普也只能是孤注一掷了,他这么做可以让民众的注意力不再集中在众院对他的司法调查(包括他至今不晒出税表的原因)。他用的是“两军相遇勇者胜”的策略,再加上他想拉住川粉跟他走,建墙的承诺就是大的话题了。可我们会不会看到如此令人感叹的一幕:当时奥巴马提名的基督教新教大法官被共和党麦糠纳尔压住愣是不表决直到奥巴马下台把名额留给川普了,川普不选新教大法官反而与麦糠纳尔联手把两位天主教信徒送入最高法院最后导致川普建墙喊叫的嘴巴被堵住?果真如此,那川普就是对西裔的“曲线救国”了,那到底该归于人的愚蠢,还是天意?这种自作自受的玩笑,历史是常开的。当然,我们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暂时不对最高法院的判决做预测,因为我没加入过宗教,对天主教教徒在判决案件时受不受宗教的影响,并不了解。只知道他们对自己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的认同对宪法的解释是有影响的,虽然最近两年保守派大法官在川普需要支持时总是有一位掉链子,而这位恰好是天主教教徒。这当然不能排除是巧合。然而,让润涛阎相信最高法院会认可总统对国会权力的侵蚀,是非常困难的。(提示:润涛阎不是西裔,也不是天主教教徒,纯粹是看热闹的旁观者。)

Comment

RoseBuilder 03-02 15:26:43 老严入党了?
HBW 02-20 22:51:39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人並不是不可以或沒能力獲取訊息,而是並不知道自己的需要更多的訊息,人們普遍以為自己的訊息已經足夠。” 更有的时候,人是先有结论,然后刻意关注支持自己结论的信息。从而形成偏见。即使知道这个原理也是无法改变现实的。因为大众很难教育成完全理性,所以社会就是充满偏见的存在。叹口气,消消气!
星星 02-20 20:38:18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思想确实是自由的,色盲红绿不分也是应该的。死不悔改是一个人骨气的体现。你若认为猪能上树,我也只有同意的份儿。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02-20 20:34:02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你先查查什么叫“尔曹”,还几个尔曹呢,就不怕笑掉老阎的大牙。揪住马尾巴不放有意思吗?我希望看到更多的知识和思辨,而不是对别人的挤兑和嘲讽。
星星 02-20 20:28:58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我估计你光看工党就认为纳粹是类似中国工人农民的党,是左派。而事实希特勒的工党代表的是资本家利益出来的党。看看这个:纳粹政权与极左的斯大林主义确实在极权主义和一体化的统治技术上存在相似,但这一相似位于Authoritarian-Libertarian一轴而不是Left-Right一轴上,不能说明希特勒属于左派。仅仅凭借经济政策是不能论证纳粹属于极右的,纳粹的经济策略并不与传统右翼所提倡的自由放任与自由贸易相吻合,而更合适被放置于接近经济中间的位置上。那莫非希特勒属于“第三位置”?这种理解也是有欠缺的。政治光谱的左右翼不能由经济立场单独决定。希特勒政府在社会政策上的极端保守与类精英主义的极端民族主义使其政治话语与实践在传统右翼的基础上更加极端化,并不能如杂糅了民族主义与反资本主义的施特拉塞主义一样被归于“第三位置”,极右翼无疑是最适合于纳粹政府的意识形态描述。

作者:沃尔蒂格恩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941585/answer/527686992
来源:知乎
小马识图 02-20 20:26:47 各位,多说无益,后会有期。祝大家灌水愉快!
小马识图 02-20 20:23:12 每个人的思维都有死角,我并不认为我的思想,我的言论,一定是正确的。思想是自由的,不应被所谓的权威所束缚。

能说服我的,一定是更深刻的道理。而不是十个链接,或者WIKI的定义—除非他们说的更有道理。

比如那个重点,反共。反共就一定不是荔波肉吗?当年的美国政府,也是反共的。

小马识图 02-20 20:02:21 哈哈哈哈????,老阎,抱歉歪楼了。

其实这正是我最开始说的:任何事物,不是挂上荔波肉的羊头,就一定是正确的,就一定是真正的荔波肉。我并不认为纳粹是真正的荔波肉。但是把场景回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一个声称是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政党,是妥妥滴荔波肉的一面旗帜。忘了纳粹的名字了吧?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

当年那些投奔延安的知识青年,一定都以为自己是在投向民主和自由,我尊重他们。当年共产党和国民党,谁是左派,谁是右派。谁又更接近荔波肉哪?恐怕未必思考过这个问题吧?

上面是针对这个话题有兴趣的网友的一些回复。实在是有点离题太远了。

老阎,抱歉打扰了,给你歪楼了。我将不再此贴讨论纳粹的话题。纳粹的话题到此为止,我将不再回复。
星星 02-20 19:54:11 纳粹主义并非一个严格定义的意识形态,而是二戰前德國境內一部份政治观点的集合:极端爱国主义、种族主义、优生学、极权主义、反共產、反同性恋、反犹太、第三位置。
划重点啊!纳粹是反共产的。
星星 02-20 19:49:52 Nazism is a form of fascism and showed that ideology’s disdain for liberal democracy and the parliamentary system, but also incorporated fervent antisemitism, scientific racism, and eugenics into its creed. Its extreme nationalism came from Pan-Germanism and the V?lkisch movement prominent in the German nationalism of the time, and it was strongly influenced by the anti-Communist Freikorps paramilitary groups that emerged after Germany’s defeat in World War I, from which came the party’s “cult of violence” which was “at the heart of the movement.”
时不时来看看 02-20 19:40:5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zism
星星 02-20 19:37:35 以后这里由孙普杰维持秩序倒真的合适。人的思维太广了。希特勒搞社会主义,你怎么不说他搞共产主义呢?东德的共产主义是苏联帮着搞的,那是二战之后。你可别说希特勒是东德领袖,那我彻底歇了!
星星 02-20 19:30:20 看来你的问题是别人眼里的白,你自己叫黑,还一路黑到底。你自己去查希特勒到底和川普算一类还是和自由民主算一起的。你再犟,我只能闭嘴了。
星星 02-20 19:28:12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纳粹是极端右派,它的党派定义如下。纳粹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一种形式,表明意识形态蔑视自由民主和议会制度,但也将狂热的反犹主义,科学种族主义和优生学纳入其信条。它的极端民族主义来自泛德国主义和当时德国民族主义中突出的V?lkisch运动,它受到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败后出现的反共Freikorps准军事团体的强烈影响,党派的“暴力崇拜“这是运动的核心。
小马识图 02-20 19:22:24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判断纳粹是左派还是右派很简单。用你自己的头脑想一想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搞社会主义的,是左派还是右派,不要人云亦云。。。。。。
小马识图 02-20 19:19:06 回复 ‘沈思维lyft’ 的评论 :

非常赞同你的观点。我可以自己选择不去爬藤,但藤校不能根据肤色歧视亚裔,这种歧视是为现代文明社会所不容的。

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I have a dream today!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02-20 19:08:43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你这个人不停地拍马屁是什么意思?干嘛把人家的个人信息贴出来?如果你觉得这是正当的,怎么不把你的个人信息公开?
沈思维lyft 02-20 17:28:22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仔细想想,华人的孩子去藤校的目的是什么???”
不管人的目的是什么。孩子不能选择肤色。AA权宜一时可以但绝对不公平!不应该成永久政策。读读”I Have a Dream”
星星 02-20 15:27:01
小马是地地道道左派才对。他对纳粹理解是反的。纳粹是极端右派,被小马看成极端左派。那小马自己肯定把自己划分错了,反纳粹就是左派。小马现在该看清自己是左派,也该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看老阎文章了。

小马识图 02-20 09:36:0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另外,我觉得不是说任何一个事物,只要挂上荔波肉的羊头,就一定是好的东西。世界是需要平衡的,左过头了,也会带来灾难。

说远一点,当初纳粹搞的国家社会主义,可是那年头最荔波肉的东西。结果不还是人类的灾难?
小马识图 02-20 14:23:54 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段子说:不到美国,不知道文革还在搞。我最近没去过美国,不知道知道是不是真的。
莲盆籽 02-20 13:51:23 回复 ‘HBW’ 的评论 : “刷题的多少能有个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刷屏的少数人成功,剩下的可能连底裤都输掉啦!”

在美国养活自己太容易了, 刷题的有更高的人生目标吧?!

上藤校六万学费四年,毕业挣三万年薪的,输完了底裤还久债呢。正如您前面说的

“爬藤属于经验的上一辈人重复但是忽略了条件和范围。除了刷题,别的没把握。“创造力、对社会与人的洞察能力、准确判断人与事务的能力、独立思考能力、管理社会能力、与人交流能力”都不靠谱,不能保证立刻换来钱。”

注意到您用“立刻”限定了时间范围,同意您的意见。有这些能力的人,藤不藤生活都不会有困难, 只是对社会贡献大小的区别.

哦,闭着眼睛灌水,偏离这篇博文十万八千里了. 都是刷屏惹的祸, LOL。

stay@homemom 02-20 13:35:45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我的隐忧是左派通过教育系统给孩子们洗脑。一代人左倾,加上经济崩溃,再出来一个大忽悠,文革在北美再现。不过历史自有其发展规律,天道不可违,普通人最多也就是求一个明白。
小马识图 02-20 13:15:53 看看一个伯克利留学生的感受:在伯克利,在美国言论自由运动的发源地,我是不敢发声的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53866/article-264225.html
小马识图 02-20 12:44:38 抱歉上次的留言错误太多,请删除。更新在这里

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非常赞同你的观点,现在有一种趋向,就是大学不再是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堡垒,相反,大学成了洗脑的最佳工厂和迫害言论自由的急先锋。

像那个曾经的言论自由的堡垒之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为了限制,迫害别人的言论自由,不惜使用暴力。这不是真正的荔波肉精神!然而遗憾的是,这正是目前所谓荔波肉的主流思想和行为。看看校长怎么说:加州柏克莱校长:60年代学生要言论自由 校方反对 现在正相反

加州柏克莱校长:60年代学生要言论自由 校方反对 现在正相反


小马识图 02-20 12:41:29 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非常赞同你的观点,现在有一种趋向,就是大学不再是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堡垒,相反,成了洗脑的最佳工厂和迫害言论自由的急先锋。

像那个言论自由的堡垒之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为了限制迫害别人的言论自由,不是使用暴力。这不是荔波肉精神。遗憾的是,这正是目前荔波肉的主流思想和行为。看看校长怎么说:加州柏克莱校长:60年代学生要言论自由 校方反对 现在正相反

http://doc.esit.com/display/GCIRTechDoc/Path+and+Trajectory+planner+based+on+KDL+library
洞庭人家 02-20 12:17:51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但是我跟读老阎过十年,找不出茬来,其实我也想怼老阎,奈何找不到机会。’
======================
的确是这样。要做到像老阎一样必须具备天生‘天眼’和后天的不站队。如果看球有主队一输球必然总认为是裁判偏袒对方,自己的队怎么犯规都有理。这位老兄的留言提醒老阎千万不要像王沪宁,你的读者有相当人是没有崇拜基因的。
HBW 02-20 11:52:37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老孙太激动了。calm down.
HBW 02-20 11:44:03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刷题的多少能有个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刷屏的少数人成功,剩下的可能连底裤都输掉啦!
时不时来看看 02-20 11:25:53 Edward Blum是主导这次哈佛官司的关键人,他不是注册律师。官司有没有涉及$赔偿我不太清楚,等判决结果就知道了。
时不时来看看 02-20 11:19:16 据说川总女婿Jared Kushner当年成绩离哈佛的标准差不少,他上哈佛靠他老爸捐了2.5米,这个故事放狗很容易搜到。从平权的角度这个录取对穷学生也是一种不公平吧?但如果您是哈佛校长呢?您会拒绝他而另招一个擦边过的穷学生吗?

个人认为这次和哈佛打官司无论输赢对华人都弊大于利,包赚不赔的是Edward Blum,一位玩政治远多于法律的人。打这个官司远不如在NYT等大报上发一个甚至一系列文章,如同讨论Glass Ceiling一样。那些被拒绝的且参加诉讼的学生,有没有一个有勇气和能力写这样一篇文章呢?如果有,哪怕一篇,重新申请哈佛估计十拿九稳。

小马识图 02-20 11:15:00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生理男性上女厕所,其实无所谓,反正女厕所单间有门;生理女性上男厕所,作为男性,我也不在乎。LOL。

问题在于生理男性声称自己是女人,就一定要去没有遮拦的女更衣室,这事突破底线,过分了
小马识图 02-20 11:11:38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好像是2012年的事,只出了500还是1000本。你问问老阎还有没有了,估计早没了。
星星 02-20 11:08:58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太自由也不好。如果一个人认为他自己是女的可以按当今法律上女厕所,保证他一个人利益,那其她女同志看见他那个可怎么办?保守派可能怕上厕所隐私被剥夺了,所以不敢让大家太自由。
星星 02-20 11:05:37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现在 还能买吗
小马识图 02-20 11:02:45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LOL。谢谢你的认可。可以看看最终星星你我谁说服了谁。我想大家都是习惯于独立思考的成年人,不容易被说服的。但每个人的思考都会有局限之处,所谓他山之石,可以工玉嘛。

我常常来老阎这里看文章,总有十多年了吧?只是很少说话。那阵我还买过老阎出的书呐。我最喜欢看的,还是老阎写的故事。
星星 02-20 10:44:21 小马既然喜欢老阎就该常来。小马没准是可以被教育好的同志,从保守派转向自由派。他既然认可老阎说的很多东西,就证明他没极端化,可以摇摆。他爱看老阎文章,也证明老阎写的东西是共性的,没太多立场和偏见的。别把老阎博客搞成党派纷争和阶级斗争啊!
小马识图 02-20 09:36:00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另外,我觉得不是说任何一个事物,只要挂上荔波肉的羊头,就一定是好的东西。世界是需要平衡的,左过头了,也会带来灾难。

说远一点,当初纳粹搞的国家社会主义,可是那年头最荔波肉的东西。结果不还是人类的灾难?
stay@homemom 02-20 09:34:17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比知识更重要的是想象力和独立思考能力” 百分百赞成。
也许可以说教育的目的是培养一个“ well rounded person”。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的最高层次 self-actualization。
小马识图 02-20 09:27:22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没有一个公司招人的时候会公开地官方地说“你是亚裔,我们不要,我就要黑皮肤人”,那是找死的节奏。”

他们当然不会这么直接说,但他们会这样做,这就是歧视。

另外,我也没指望说服老阎。但老阎是少有的我愿意与之理性讨论的支持AA的人。其他支持AA的多是:“不服气,你们华人可以滚蛋。”,或者“所有人类的进步都是左派创造的,所以左派永远正确”这类的。根本不值一驳。。。。。。

每个人的观点都有局限,老阎常常能看到我看不到的角度。
莲盆籽 02-20 09:23:37 回复 ‘HBW’ 的评论 : 可是美国长大的孩子都不听父母的呀!
您让他们刷题,人家偏偏爱刷屏.手机刷几下,天文地理,文学艺术, 体育娱乐,还有社交圈大得惊人.
信息时代,刷题的不一定能拼得过刷屏的,LOL.
管不住,也不必管,孩子们爱刷啥刷啥!
小马识图 02-20 09:20:26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别跟在我屁股后面回帖了。没工夫搭理你。谢谢
stay@homemom 02-20 09:16:10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这是一位匿名读者几年前对虎妈战歌的回应。原文在 quora 上。
https://www.quora.com/Is-Amy-Chua-right-when-she-explains-Why-Chinese-Mothers-Are-Superior-in-an-op-ed-in-the-Wall-Street-Journal-Have-children-of-such-parents-benefited/answers/251428?srid

My big sister was what I used to jealously call “every Asian parent’s wet dream come true” (excuse the crassness, but it really does sum up the resentment I used to feel towards her). She got straight As. Skipped 5th grade. Perfect SAT score. Varsity swim team. Student council. Advanced level piano. Harvard early admission. An international post with 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 in Hong Kong before returning to the U.S. for her Harvard MBA. Six figure salary. Oracle. Peoplesoft. Got engaged to a PhD. Bought a home. Got married.

Her life summed up in one paragraph above.

Her death summed up in one paragraph below.

Committed suicide a month after her wedding at the age of 30 after hiding her depression for 2 years. She ran a plastic tube from the tailpipe of her car into the window. Sat there and died of carbon monoxide poisoning in the garage of her new home in San Francisco. Her husband found her after coming home from work. A post-it note stuck on the dashboard as her suicide note saying sorry and that she loved everyone.
小马识图 02-20 09:12:19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对于藤校的作用,这次我只是部分同意你的观点。藤校是荔波肉的大本营,这话不错。但藤校不是只有社会学科,还有自然科学学科。我的一个同学就是哈佛物理系毕业。至于上藤校的目的,莫些人可能只是要借重藤校的名气。你可以认为这个名气没用,但不能禁止别人就喜欢这个名气。而在现代文明社会,藤校的录取针对种族要公平。不能搞过去那套看人肤色下菜碟的老一套了。

我同意你的地方在于,我也认同华人不一定非要爬藤。但那是我的主动选择,即使我可能放弃这个选择权,你也不能再录取标准上歧视我,种族歧视与现代社会的理念是格格不入的。我想这个主动放弃和被别人限制入学的区别,你应该是很清楚的。

话题再广一点的话,奥巴马想要推进的,不只是藤校AA,他要所有大学都AA,以及所有工作机会都AA。那才是奥巴马和某些人心中的理想国。而我本人是极力反对肤色和族裔配额的。还记得马丁路德金的梦吗?

“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I have a dream today!” --- 这个梦把奥巴马的脸都扇肿了。
HBW 02-20 09:06:22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华人家长大多是靠刷题考过托福、GRE才来到美国的。大多也是靠刷题才通过一门门功课拿到学位的。搞IT的大多也是靠刷题拿到各类专业证书的。下班之余、周末不断研究与工作相关的技术是不是也算刷题。华人工程师大多是这么一步步的走过来的。变成学习的机器,是干活的机器人。看看这路径,刷题的功夫是多么的重要。作为东方人,下一代刷题不能保证赢,但可保证不输。如果能刷题上位,刷到藤校,刷到大公司,刷到众议院,刷到参议院,刷到五角大楼,刷到NASA, 刷到白宫。爬藤属于经验的上一辈人重复但是忽略了条件和范围。除了刷题,别的没把握。“创造力、对社会与人的洞察能力、准确判断人与事务的能力、独立思考能力、管理社会能力、与人交流能力”都不靠谱,不能保证立刻换来钱。还是刷吧!
润涛阎 02-20 08:46:37 知识,是力量,也是增加技巧和工作能力的一方面。然而,不论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还是近代的牛顿爱因斯坦,都承认比知识更重要的是想象力和独立思考能力。中国应试教育的刷题,提高的是技巧和知识熟练程度,丝毫都不能增加反而会减少独立思考能力与想象力,属于增加熟练的山寨能力。

靠刷题熟练了得SAT满分,与创造力、对社会与人的洞察能力、准确判断人与事务的能力、独立思考能力、管理社会能力、与人交流能力等等没有丝毫关系。也就有利于培养给有权有势的人当粉丝的奴性特征。应试教育与奴性文化是一脉相承的。这也是地球上没有一个民族会顾飞机给有钱有势的人拉横幅当马前卒奴性特征的本质原因,这也成为人类近代史上的一个笑话。
星星 02-20 08:31:05 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有道理,但我觉得还是华人思维不够深度。没有看到名校孩子的弱点。医生抑郁和自杀率也挺高的。钱和社会地位并不能保证一个人的一生幸福。
stay@homemom 02-20 08:18:18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多谢。我回头去查查多大教授的文章。
时不时来看看 02-20 08:11:55 Roger Lau被Elizabeth Warren指定为2020总统选举的总策划(Manager),这种华人就该去哈佛,虽然他拿的高中学历是通过GED(General Educational Development,给ESL人的那种),而非正式高中。

https://www.msn.com/en-us/news/politics/roger-lau-veteran-warren-staffer-will-lead-her-2020-campaign/ar-BBTxu78

Elizabeth Warren has chosen Roger Lau, a longtime aide who worked on presidential campaigns for John Kerry and Hillary Clinton, to manage her bid for the presidency, according to her campaign.

“The son of Chinese immigrants who grew up in Queens, Lau dropped out of high school but earned a G.E.D. and graduate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t Amherst. According to Commonwealth Magazine, his political career began when he responded to a classified ad for interns in Kerry’s office.”
润涛阎 02-20 08:05:27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你如果有半点公平的理念,你就知道藤校里最低的三分之一的平均智商,要比州大中间水平的平均智商都高。同一个智商水平,在任何大学都没区别。工作几年后,能力是决定是否上升的最大因素,甚至性格因素都比哪里毕业的重要。这方面的英文书籍、论文汗牛充栋。不知道你是无知不读书还是故意胡搅蛮缠。跟克林顿竞选总统的亿万富豪裴瑞出版了一本书,里边讲的就是他从不雇用哈佛毕业生,他是从经验中得出哈佛毕业生的工作能力强但不听他的话而且摆资格。他喜欢的刚好是川普也喜欢的:没受过什么教育的人。最高是州大的,因为藤校的不听话。很多亿万富豪不是你讲的专门雇用藤校毕业的。高科技公司,比如硅谷,加州州立大学里也不是最好的UCB被雇用的最多,有数据在那里。很多工作不需要高智商的,公司就选州大里还不是顶级的当雇员。智商同样高的,在哪里毕业都没什么差异。你不能拿中国的大学毕业套入美国的大学毕业生。尤其不能拿平均工资说事。你邻居是小札,你那街区的平均收入高得吓人,但与你和其它邻居没什么关系。
stay@homemom 02-20 08:01:59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大学教育不仅仅是功利化的学好专业找好工作。大学还提供了一个场所,一个时间段,使学生提升眼界,扩大人生经验,思考人生目的,社交,寻找伴侣,等等。只是华人家长比较看重现实功利的一面。
莲盆籽 02-20 07:56:25 华裔推藤好象几千年来“学而优则仕”的功力主义影响不小. 现代高考制度好象也差不多. 没经历过,不很清楚.

同意阎先生关于藤校引领社会文明进步的作用,但现在思想意识自由在学术界严重受限. 就事论事的讨论常常沦为对保守派学者的人身攻击. 这点同意楼下那位住家妈妈.

爬藤的功力主义也不是华人专有. 白人上藤校积累人脉去华尔街发财的大有人在. 现有川普及女儿女婿为例.
时不时来看看 02-20 07:55:50 “腾校的最低工资是20K, 其他学校是 6-7K”

用大藤和其他所有大学比有田忌赛马的感觉。如果用大藤和其他前30名的大学比呢?反对大藤AA的人多半自己的娃差不多够格,尤其是笔试成绩,进前30名的大学应该没问题。
星星 02-20 07:55:01 天才和傻子一样难于交流。傻子听不懂,天才认为你反应慢。傻子和天才估计都能干出常人干不到的事情,都是边缘化人群。
润涛阎 02-20 07:50:47 我从未论及藤校是否歧视华人。我要说的是:同样的智商,去藤校与州大,在毕业后挣钱方面,没有丝毫差异。但在人文领域,藤校是培养立波肉的大本营。如果你的孩子只是为了毕业后挣钱,那去哪里都没差别,是智商决定的。藤校不能提高你的智商,也就无法提高你未来挣钱的本领。那些亿万富豪的孩子,就是不上大学,照样是亿万富豪的继承人。与进什么大学也无关。如果你的孩子想成为为人类现代文明而奋斗、为贫穷的群体、偷渡来美的群体争取平等对待而奋斗,那去藤校就有更合适的环境,等于如鱼得水。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成为当权者的粉丝,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只要能挣钱养家糊口,那去不去藤校没有半毛钱关系。
stay@homemom 02-20 07:50:21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抱歉。不是装傻。只是看过不少 Jordan Peterson 的资料,我个人的判断是他不是种族主义者。想着也许我漏掉了什麽。

我政治立场是中间派,不是川粉。他的资料就不必了。

另外,谢谢您分享的心理学知识,第一次在文学城看到有人提 big 5。若您有时间,发些从心理学角度分析教育的文章,很多家长会因此受益的。
遍野无尘 02-20 07:49:40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同一篇报道给出了分布,腾校的最低工资是20K, 其他学校是 6-7K。也许有学生本身智商的因素。
因为这个社会相信腾校。简单来说,公司相信腾校学生水平高。如果一个人声言他水平高(智商高)公司不信还是没有用。如过没有其他重大区别,公司宁愿要藤校的学生。一句话,藤校学生的机会多很多。中国的情形也一样。
星星 02-20 07:48:23 老阎的瓜子脸是天生的。赞一个。
星星 02-20 07:43:02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你的理论自己懂了,你不能认为读者和你理解的一致了。特别你不说科普话,不说大家都知道的东西。也许你的理念和读者需要博士生去研究。还有,别人理解不了,不能太暴躁,否则交流就继续不了。你吃肉,也要允许人吃素啊。
星星 02-20 07:36:26 我的意思是华裔理念不适合进老阎说的藤校。就和矮子不适合打篮球一个道理。我是这样去比拟的。自己歧视自己。自己没能力,不要装有能力。
润涛阎 02-20 07:34:46 回复 ‘星星’ 的评论 :

应该这样说:一部分高智商华裔的性格不符合藤校的理念,反过来,藤校也不符合一部分高智商华裔的理念。有的华裔家长留给孩子的基因就是缺乏独立思考、认可给当权者当粉丝,在家庭的环境就是没有反叛精神没有为平等为自由为穷人争取平等对待的理念,这跟藤校的立波肉们所信奉的现代文明理念格格不入。等于事实上是互相看不上。很多华裔的性格跟北大清华的理念相适应,就把美国的藤校也当成了北大清华,让孩子去爬藤。在美国出生的ABC,长大后鲜有跟第一代华人移民的看法一致的。哈佛大学的华人学生,在这次法律案件面前,他们举牌子站在哈佛一边,没有站在反对哈佛一边的,一个都没有。事实是非常清楚的。
stay@homemom 02-20 07:34:30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是这样。身边就有藤校毕业挣不到大钱的孩子。藤校毕业反而成了一种心理负担。不明白为什么那麽多中国家长推娃上藤校。也许是从众和攀比的心理作祟?

不过我认为哈佛耶鲁这样的藤校已经不再是培养liberal的大本营了。从管理层的理念和对学生的纵容来看,它们是左派的大本营,对右派甚至中间派的打压相当严重。我贴的那个 heterodoxacademy.org 的排名分析的很详尽。

另外,您评论里讲的那个纸币的历史和朝代更替很精彩。值得另写一篇博文了。
星星 02-20 07:28:45 我们种族特色是自己明明自己是大脸盘子,非要整成瓜子脸。顺其自然不好吗?
星星 02-20 07:24:56 如果说名校其实也是基于事实的歧视。就跟篮球队没几个华人一个道理。华裔表现不符合名校联盟理念。男人更遭排挤。华裔男孩更不该去名校,那是把孩子排挤到疯的节奏。
润涛阎 02-20 07:19:05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你还是没搞明白。那些高智商的人,去什么大学都一样。别拿工资平均说事,藤校里很多父母是亿万富豪。他们的孩子一毕业就是亿万富豪。比如川普的女儿伊万卡,去哪个大学一毕业都是亿万富豪,跟同学们一平均,平均工资立刻上去了。真正有道理的是最低三分之一的比较。藤校毕业的最低三分之一的群体,平均少于4万年薪。何况这些人的平均智商还是高于州大最低三分之一平均智商。
星星 02-20 07:15:51 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赞同你的理论。你的理论基础是功利主义。我也是功利化的。
润涛阎 02-20 07:15:50 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如果一些华人盼望自己的孩子大些毕业后挣钱反对立波肉为人类平等、自由为穷人族裔包括黑人偷渡来美的西裔争取平等权利而奋斗,仅仅是为了挣钱给自己,那去不去哈佛没有丝毫差异,这与哈佛录取是否公平无关,就是邀请你去,你都不应该去。因为你去的理由不充分。就好比想当掌权者粉丝的人,最好去北大或者北朝鲜的大学。藤校不是培养为当权者当粉丝的地方。这跟哈佛录取是否公平没半毛钱关系。你信仰佛教,就是清真寺求你去,你都不应该去。

你想学技术找挣钱多的工作,州大的课程和未来找工作,与藤校没有丝毫差异,去不去哈佛的结果百分之百一样,反而令孩子不在立波肉的环境下煎熬,除非你的孩子也想当立波肉或者对环境不敏感。即使对环境不敏感,也毫无道理去藤校受罪。
遍野无尘 02-20 07:14:56 老阎是否看到这个(数据出自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The median annual earnings for an Ivy League graduate 10 years after starting amount to well over $70,000 a year. For graduates of all other schools, the
median is around $34,000. But things get really interesting at the top end of the income spectrum. The top 10 percent of Ivy League grads are earning $200,000 or more ten years after starting school. The top earners of other schools, on the other hand, are making just a hair under $70,000.
——–From Washington Post (2015)
stay@homemom 02-20 07:02:58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Jordan Peterson 中间偏右,没觉得他种族主义。可以分享一下资料麽?谢谢。

Jonathan Haidt 自认中立。他用5 big traits and moral foundations theory 分析左派右派,我看很有道理。

Moral foundations theor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ral_foundations_theory
stay@homemom 02-20 07:00:26 说说我对大学的看法。

大学提供了一个社会承认的认证,是进入社会扮演特定角色的敲门砖。当律师,必须读法学院。当医生,必须读医学院。当心理学家,必须读心理学。当工程师,工程学院。当水暖工还要念社区学院的相关专业呢。获得专业执照很重要,从哪个学校获得专业执照,相对来讲不是很重要。一个人智商很高,没有被社会承认的认证,很多行业是进不去的。

大学教育是帮助一个人提升社会地位的有效途径。洗碗工的子女上了法学院或医学院,成了律师或医生。这些人的社会地位从低层提升到上中产。一穷二白的留学生,读了博士,当了教授,社会地位也提升很多。

我也不赞成华人家长推娃爬藤。对于智商100的孩子,每年花七八万上哈佛读个“social justice”的学位,或是花一两万上社区大学读计算机,哪个更值得?单从投资回报,就业前景来看,好像后者更靠谱儿。

另外,就事论事,哈佛这样的学校限制亚裔,尤其是小中男的入学名额,应该算歧视。基于什么原则的歧视,种族,性别,平均捐款数额,还是其他,目前只有猜测,没定论。

作为私立学校,哈佛有权在招生时歧视某些特定群体。但是,一边说公平正义原则适用于所有人,一边公然歧视,是不是有点性工作者立牌坊的嫌疑?还是哈佛觉得限制亚裔,尤其是华人才能推广社会公平公正?

Harvard’s Social Justice Infection

Harvard’s Social Justice Infection

另外,大学校园里的 social justice warriors 已经让很多教授难于应付了,尤其是社会科学方面的,十几年前毫无问题的课案,现在只能删掉,否则就会引来某些学生的投诉。

下面这个网站列出了全美前一百五十所大学学术自由度和言论自由度的排名。哈佛耶鲁排名很低。芝加哥大学是第一名。好像比尔盖茨的儿子在芝加哥读书。
https://heterodoxacademy.org/guide-to-colleges/

几年前一名耶鲁教师因为万圣节服装的言论被迫辞职。

这是耶鲁学生当时围攻教授的视频,还算文明,没动手。

这是一个关于大学和言论自由的系列记录片。有些场景看起来像文革再现,学生们有种红卫兵的劲头。
Silence U: Is the University Killing Free Speech and Open Debate?

Silence U Part 2: What Has Yale Become? | We the Internet Documentary

Silence U Pt. 3: Ca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solve the campus free speech crisis?

星星 02-20 06:36:59 大学招生在不考虑种族之前考虑的因素有:男女比例,地区,贫富,来自的职业家庭背景,各种因素都挑点人,最近因为种族多样化,把种族加进去,为毛就不行了?大学全是中国人,你还要孩子去读吗?中国人的成绩是怎么来的?除了少量天才,都是各种培训班刷题刷出来的考试健将。
星星 02-20 06:31:43 看看小扎媳妇,陈大夫。这种人心智都配得上去哈佛。
星星 02-20 06:24:48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私高是培养藤校的预备队。一个年缴6万私校,送娃去北部零下20度的一个冰冻大湖走10公里,体验一般人体验不到的挑战。各种奇特的project,用来攒够入学资格。

藤校不是一般人可以上的。一般人就别瞎起哄了,什么配额不配额的,给了你配额,你也要敢去申请,最后别把娃逼疯了。为了一个藤的面子,连孩子健康都不顾。
润涛阎 02-20 06:17:41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哈佛对亚裔有没有歧视,都与亚裔该不该去哈佛没有关系。如果你的孩子是为了给自己挣钱,那去哪里没丝毫差异。这是科学统计证明了的事实。如果你的孩子去哈佛等藤校是为了成为为人类现代文明而奋斗—成为立波肉,为少数族裔为偷渡来美的人争取平等权利,那你就鼓励孩子去藤校。否则,就是走错了门。人类现代文明—平等、自由,的每一步进步,都是藤校知识分子立波肉们领跑的。你反对对弱势群体贫穷的群体偷渡来的群体争取平等权利并为此而奋斗,而是对当权者当吹鼓手、当粉丝、当奴才,那你去藤校就是走错了门。这与法院判决无关。别拿美国的藤校与中国的北大清华相提并论。那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在国民党时期,蒋介石与胡适有过当方面的冲突。在蒋介石眼里,胡适当校长的北大培养的人才总是跟政府过不去。胡适告诉他,大学培养的是独立思考人才,不是培养奴才给当权者歌功颂德的地方。蒋介石没开除胡适的大学校长,也算是比较文明的。相比之下,毛泽东对北大校长马寅初就不一样了。马寅初用数学计算得出毛泽东“人多力量大”鼓励女人多生孩子的“模范母亲”政策是错的,并直接发表出来,与毛泽东的鼓励多生孩子政策针锋相对,而毛泽东对马寅初的人口论反驳不了,直接开除他的北大校长职务。结局是:后来毛泽东也搞计划生育,不再鼓励多生孩子。当周恩来告诉他:粮票不能增加,因为人口已经到达8亿,口粮不够吃的。毛泽东说:“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就是靠阶级斗争杀死人来控制人口。周恩来唯唯诺诺,不过还是开始了减少人口的计划生育。从此,北大就不再是美国的藤校了,成了培养为当权者歌功颂德、当权者的粉丝的大本营了。为当权者歌功颂德的粉丝们应该把自己的孩子送北大,而非美国的藤校,才是走对了门。
时不时来看看 02-20 05:51:15 结论:对所有群体的AA不是种族歧视。针对对单一或少数群体的言论或措施就很可能是,比如“华人学生都是间谍”,“从南面来的都是强奸犯,毒贩”。
时不时来看看 02-20 05:38:56 “都不能搞种族歧视不是”

对,任何情况都不能。但名校招亚裔的过程中究竟有没有种族歧视得法官说了算。现在正在进行的对哈佛的诉讼如果法官判是歧视,那就是,再等几天就有结果了。对名校(大藤)招生,博主支持AA,要改变他的立场估计是没希望的。

没有一个公司招人的时候会公开地官方地说“你是亚裔,我们不要,我就要黑皮肤人”,那是找死的节奏。
润涛阎 02-20 05:37:13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你仔细想想,华人的孩子去藤校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想把孩子培养成挣钱的机器,藤校没有任何作用。科学调查证明了那些被哈佛录取的学生没去哈佛而去了州大或其它大学,毕业后论挣钱多少没丝毫差异。藤校是培养立波肉的大本营,华人很多反对自己的孩子成为立波肉,而是成为挣钱养家糊口的反对立波肉的人。那让孩子去藤校不是提着猪头进清真寺,走错了门吗?藤校清一色是立波肉的大本营,是为人类争取自由、平等、立波肉而培养推动社会往现代文明(没有种族歧视并保护、关怀经济条件落后的民族)而奋斗的地方。在美国,华人并不是最贫穷的群体,不应该是被立波肉照顾的群体。华人去那里如果是学科学技术未自己挣钱的本领,那就是走错了门,因为州大在这方面丝毫不比藤校差。藤校是培养立波肉的大本营。就好比你是无神论者去教堂,是走错了门。或者说你是基督徒去了清真寺。华人在藤校毕业后鲜有去非洲贡献青春的,鲜有帮助穷人群体主要是黑人和偷渡西裔争取权利实现人人生而平等、贫富不分种族实现美国开国元勋们把美国建成没有国界的自由灯塔国而奋斗的现代文明奋斗者。不是为立波肉而奋斗,那去藤校就是走错了门。明白不?
小马识图 02-20 04:00:45 回复 ‘HBW’ 的评论 : 无论花私人的钱,还是花纳税人的钱,都不能搞种族歧视不是?
奥巴马下台之前,在硅谷倡导过工作机会种族配额,有不少公司响应,当然可能只是口头响应。不过,那一阵在文学城看到有些有些网友发帖,说他们公司招聘,内部明确表示,不招华裔。。。
小马识图 02-20 03:55:28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你不骂人,就张不开嘴吗?我说过不会为你浪费时间,这算破例一次。
HBW 02-19 20:46:21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私有经济利益面前是最不讲种族歧视的。只有花别人钱的人才可能搞工作机会的AA。政府就是花纳税人的钱,搞点AA无妨。硅谷的高科技企业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华人工程师的机会。华人工程师就是踏踏实实为干活而生的。
HBW 02-19 20:34:38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那藤校到底有没有优点?…” 华人家长会说:我出钱培养孩子是为了拿高薪挣大钱的,不是到藤校学习在社会上搞事的,丢人现眼…
小马识图 02-19 20:28:39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忍不住多说一句,藤校的作用,我大致认同你的观点。但藤校录取搞种族配额,也就是所谓的AA,仍然是对亚裔孩子的歧视。黄色皮肤成了他们的原罪。

更有甚者,奥巴马在硅谷倡导的工作机会AA,也就是工作机会的种族配额,那才真是掐住了华人工程师的脖子。是典型的种族歧视。
润涛阎 02-19 17:57:06 还在继续谈论名校的AA?

首先需要搞清楚,名校的AA不等于大学的AA。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打个比方,藤校AA导致你的孩子没能入藤校,但你的孩子照样去读大学,比如州立大学,而非高中毕业就不再接受高等教育了。如果论大学教育的技能,藤校不比州大强,也不比州大弱。没什么差别。这是有科学研究结论的。把哈佛录取了但没去哈佛而去了州大或其它大学(多数是因为奖学金的缘故),10年后,跟去了哈佛的同届毕业生比较,大数定律表明:两个群体毫无差别(按照收入算)。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孩子被哈佛录取了,去不去哈佛,对孩子未来工资收入毫无影响,既不增多也不减少。

再谈另外一个统计:2018年哈佛大学本科毕业生,找到的第一份工作,34%在5万美元之下,11%在3万美元之下。并非哈佛毕业的都比州大毕业的收入高。同样的智力水平,去哪个大学没什么差异。很多藤校招收从社区大学转去的学生。你的孩子即使去社区大学如果学得好都不影响转入藤校继续读书。

AA根本就不会影响任何人的孩子读书,也不影响孩子未来的前途。因为藤校与其它大学都能提供你孩子需要选的课程。爬上了藤校,学习成绩不好,毕业后照样找年薪3万以下的工作。在社区大学,智商够高,学习成绩好,照样找到8万年薪的工作。

那些把藤校神化的人,才搞不懂这些基本的科学原理。这不是安慰没被藤校录取的人,而是科学事实。藤校不能提高学生的智商,甚至会打击学习不怎么好的学生的自信心。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

那藤校到底有没有优点?

科学上讲,有!

我们知道,不论美国的历史,还是世界的历史,都表明:人类的现代文明是由名校的知识分子们领跑的。奴性特征是藤校毕业生里是最低的。反抗精神、逆向思维、批判精神藤校里最强。这是被保守派骂为左棍大本营的原因。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在未来领跑人类文明方面有所建树,那去藤校的确有更合适的环境。那你就在孩子读高中时不是天天做习题,而是给孩子出题让孩子思考,比如:指出现任总统、州长、市长各10项管理错误。让孩子具有独立思考与批判精神,不做当权者的粉丝、马屁精、吹鼓手。这才符合藤校的人才录取标准和培养目标。到藤校后容易跟随人类自由的脚步,为人类自由而战,毕竟人类社会的文明是藤校知识分子们领跑的。你的孩子可以作为他们的一员,如果碰上当权者是逆人类文明的潮流而动,便当即发现并抵制。藤校不是培养奴才的地方。除此之外,为了找一份工资高的工作,那去哪所大学都无所谓,因为只要喜欢学,哪所大学都提供最新的科学技术知识,甚至靠自学都不难学到大学本科应该学到的知识。上大学是一个年轻人在一起的崭新的生活,大家可以在一起交流如何推动社会在现代文明的大路上前进。这就是美国的大学教育,藤校尤甚,尤其是在培养社会精英方面。
星星 02-19 10:07:03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有道理。我这样的也就只有刷屏的份儿。还是把老阎这里当男主播吧。
星星 02-19 09:19:09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你去你博客多贴点这类文章,有空去看看。
时不时来看看 02-19 08:23:58 “现在几乎找不出一个没有政治目的的公共知识分子”

博主就是 :-)。这类高手如果潜水是无法计数的,但应该不止博主一位。
星星 02-19 07:57:33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刚看标题,此人乃哈佛哲学教授,从哲学角度看平权法案。
星星 02-19 07:55:48 刚翻出来我的观看历史。给你贴上。https://www.planmycollege.com/article/h_f_g_y_d_x_l_q_z_d_b_l?utm_source=wxc&utm_medium=textlinkright&utm_campaign=sep18launch&utm_content=alt1
星星 02-19 07:31:43 文学城昨天有人贴的,我不小心点进去看见了。大学教授探究各种理论。我没有你这种偏见。咱对大学教授也有政治倾向抱有怀疑态度。
星星 02-19 07:23:15 你说的我觉得也能套进去。智商低的不能吹笛子,也就别上大学了。智商高的没办法被智商低的教育,上着上着就退学了。所以最后就留给中间智商的了。一切顺其自然。
星星 02-19 07:18:02 各种人都认为分配资源该有一定的公正准则。每个人眼里的公正不一样,产生很多辩论角度。这个教授的开放式论点很好,至少没一刀切,还挺灵活的。
星星 02-19 07:09:33 回复 ‘Ausgaroo’ 的评论 :
星星 02-19 07:08:16 我觉得以我自己的能力不能够去影响他人。你该看到我写的,笛子该给最会吹的人是哈佛教授的一门辩论课里的结论。他的结论是open的,大学招生要看本大学要达到什么目的。

我自己对中国人乌泱乌泱奔藤是有意见,我觉得该实行种族配额制度。否则通过反复做题来提高的考试成绩进大学后全和背景类似的人在一起学习没意义。也没有一个policy是绝对公平的,连中国高考各省都有配额呢。北上广学生考清华北大比外省容易多了。
星星 02-19 04:42:10 昨天被人影响一把,关于平权法案,一个大学教授引用先哲亚里士多德的道理,他认为笛子该留给最会吹的人。这不是功力主义。亚里士多德认为笛子的诞生是有它存在的目的的,笛子诞生的目的就是要有会吹的人去吹它。同样大学的存在也具有它的意义和使命,所以大学招生也该服务于大学使命本身这个目的。

美国大学不光是培养做复杂工作,它更是教育人有批判性思维,有创新精神,有开放性思维。只是中国人把美国大学玩儿烂了,还是要靠考试和反复做题去完成中国人自己心目中的大学教育。

我认为平权法案是该一定限度推广,否则中国孩子真不如回中国去念大学,去一个思维固话,没有多样性的地方更适合教条中国人。
润涛阎 02-18 20:29:59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历史很快就证明润涛阎的判断:毁掉美国白人WASP的恰恰是共和党的布什父子和川普与女婿。不能说小布什打伊拉克与老布什无关。老布什从来都没指责过儿子打仗八年。这四人把共和党给毁透了。我甚至怀疑,如果最高法院判决南部所有的墙都违反美国宪法,我不吃惊。这不仅仅是因为6位大法官都是天主教教徒,3位是犹太人,还有建墙堵移民的确是与美国开国元勋们的建国宗旨背道而驰的,是违宪的,是与灯塔国的理念格格不入的。一旦判决违宪,墙都得拆除。结局是什么?如果几十年后美国还有基督教,那一定是天主教为第一大基督教了。建墙远不如收编墨西哥,然后在墨西哥边境堵移民,因为四周都是海洋。现在是陆地堵移民,太难了,2000迈,就是3千多公里,跟万里长城差不多了。怎么能靠铁棍墙堵移民?我写过专文,就两个人一夜就用最便宜的气割足以打开一夜间进入20万人的窟窿。建墙不是自欺欺人的鬼话吗?都蠢到这地步了?更别提钢铁熔化机、砂轮切割机、隧道挖掘机等机械了。川普建墙堵移民简直就是令智商正常的人笑到牙痛的笑话。川普的笑话,必将写入美国小学教科书,令后人当心:不小心就会民主把川普这样的蠢货选入白宫。
润涛阎 02-18 20:03:51 印钱?

我记得很久以前我介绍过鸦片战争的本质是白银与纸币的战争。我回答你的问题,需要简单介绍一下地球人在这方面的历史。

纸币是中国发明出来的。这毫无疑问。宋朝派兵去打党项,路途遥远,国库里也没那么多铜钱,就给将士“打白条”,皇帝在纸上盖上大印,就是说一张白条等于多少贯铜钱。这白条在战争赢了回来后换成铜钱,朝廷到那时铜矿的产量就够造足够的铜钱了。这些人拿回来的“白条”可以买土地,因为可以到官府那里换成铜钱。此时“白条”就不是白条了,而是货真价实的交换物,就有了特定的名称:“交子”(就是纸币,称呼等于今天的“人民币”)。政府发现这纸币比铜钱容易印刷,可那时的纸张水平差,必须两年更换,否则就看不到印的是多少钱了。赵构败了,南下到了杭州,就是南宋了。很快造纸业有了新发明:用遍地的桑树(那时妇女采桑叶喂蚕,蚕茧织布)的树皮造纸(桑皮纸)。今天你看到的桑皮纸不是真的用桑树皮做的,中国找不到几棵桑树了。桑皮纸印钱,就真的可以流通了,质量没问题。

北边的金朝没这问题,因为宋朝逃跑时拉不走多少铜钱,太重。商人习惯用“交子”,因为轻,就有一亿贯铜钱留给金人了。所以,金人不需要用交子。南宋就用桑皮纸纸币,因为没有铜矿可开采。不知道是皇帝假装不知情还是真的不知情,反正南宋到了后来印钱印到手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纸币的价值贬值到比印钱用的桑皮纸便宜四倍。此时,民怨沸腾,北边不打过去就有违天理了。宋朝就这么给灭了。其实灭南宋的蒙古人建立元朝后,发现汉人太聪明了!竟然能用纸币代替铜钱。元朝就用纸币印钱,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元朝不灭,没了天理,纸币泛滥到南宋垮台前的程度了:钱用斤称,比纸便宜得多。不出陈友谅,也出朱元璋,反正喜欢存钱的汉族人是无法忍受高通胀的,起义推翻元朝杀鞑子风起云涌。

明朝对纸币是控制的。因为朱元璋明白杀鞑子的根本原因是纸币泛滥,政府乱印钱导致高通胀民不聊生。清朝更不敢造次。一转眼历史就走到了西方人用纸币代替金属的时代。西方是随便换的,用纸币换黄金白银,银行敞开供应。大家对纸币毫无担忧。然而,道光皇帝跟英国商人定的很死:必须用白银黄金购买中国的陶瓷茶叶丝绸辣椒等任何中国货。道光皇帝的理由是充足的:既然英镑纸币可以随便换白银黄金,那你们换好后再来跟我交易。除非你英国印多少钱由我大清控制,否则,你随便印,这点骗人的门道,中国历史上宋朝就知道的事,别蒙我。英国银行里所有的金属都用光了,因为中国是贸易顺差,英国就逼迫大清开放市场买英国货。大清就买点洋火之类的。英国就在印度种植鸦片,换取大清的白银,否则就无法跟大清搞贸易了,英国银行没白银了。最后,当然就是鸦片战争火拼了。

国民党在逃走大陆前也是靠印钱–金圆券,一麻袋金圆券能买农民盖房用的一根梁。此时是国民党逃往台湾最后的那个月的情况。高通胀导致人人恐惧,人们纷纷投共,因为感觉活不下去了。

美国的纸币印刷的并不多,那些人谴责美国随便印钱的,是胡扯。美国是无休止发放国债、地方债、学贷、房贷、信用卡贷,等寅吃卯粮,走欠债不还的路,而非随便印钱的路。而中共则是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印钱,跟南宋、元朝一模一样,另一条腿是地方发债让国有银行兜底,跟美国差不多的套路:欠债不还。

现在,所有润涛阎的朋友问及该如何存款,我都是一个建议:如果是长期的而且有很多钱,那就换成白银。下一次债务危机,一定是全球的。抢白银甚至货换货都可能。南宋、元朝时,百姓不要纸币了,纸币比纸便宜四倍,傻子此时还要用货物换成比纸便宜四倍的纸币。银子当然是毫无问题的。换成金条也行。

另一种可能就是政府突然宣布作废纸币,用电子交易代替。你家有多少纸币,到银行换成数码输入到银行账号里。这样,不存在政府印钱的事了,就是往里边改电脑数字。这也许是一个结局。美国的债务呢?肯定是不还了,就说政府倒闭了,钱没了。一步清零。什么时候发生?就是借到的钱不够还利息的那一天。别以为美国国债的钱是亿万富豪们买的,事实上80%以上是社保基金和401k养老的钱。以后没有更多的新资买入了,因为婴儿潮退休的人口多于年轻人新增就业人口,川普又在赌移民大军进入美国。要想让私人买,那就得加息,就是加息,胆小的也未必敢冒险。越是加息,越是还不起利息,恶性循环。

中美两国的钱都到了极少数富豪手中了。在里根经济学以前,美国顶级大公司的总裁收入是该公司雇员平均收入的80倍。富豪要70%上税。现在顶级大公司总裁的收入是雇员平均收入的340多倍。而且可以逃税,雇员没法逃税。亿万富豪即使不逃税,税率也比雇员低。川普的女婿是亿万富豪,他的税单表明他一年就交了一千多美元的税。富豪们都有合法避税的五花八门的路。

中共如果想避免历史的大剧重演,就必须来个突然间更换货币,把印刷的钱都突然间作废。美国的债务怎么办?川普有经验。

中美殊路同归,算是一景。热闹我们肯定能看到的。
莲盆籽 02-18 20:03:39 阎先生这张图表很震撼!现在的高院法官,一个传统意义的WASP都没有,而肯尼迪竞选总统的时候还有许多人认定天主教徒不能当总统呢。距今不过五十年,WASP的政商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从新一届国会议员组成来看,白人新教徒的势力也一去不复反了。
Hill_98 02-18 18:29:39 请教阎先生 中国改府债务和地方债务总额很大 靠印天量钞票 这会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个稻草吗
华府采菊人 02-18 13:29:23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逼小孩爬藤,攀比。 !! 这才是爬藤的重点
星星 02-18 12:43:19 拿自己好马去和别人的劣等马去比没有意义。同一个环境去竞争,白人比过你,不仅仅靠智商。
星星 02-18 12:37:40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我觉得你比错了。你该把在硅谷混北欧白人和华人去比。把印第安人和红脖子比。一比就知道自己差在哪里了。
星星 02-18 12:15:17 软实力包括东西太多,社会关系,经济条件,语言能力,合作能力,你自己列吧。

什么时候华人说,我出题,你考,华人就彻底提升社会地位了。华人不能老是让你出题额,我考第一的思路去竞争。把出题权获的了,华人也不再在乎藤不藤了。
星星 02-18 10:47:48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斯诺登智商145高中文凭还是自考来的不是正常渠道取得的。他有家族优势,家里有人在联调局工作。白人不仅聪明,还有软实力。华人孩子有硬实力,软实力可能连黑人都不如。黑人心胸宽,幽默风趣,在工作岗位受人欢迎。黑人融入时间也比华人长,各方面都有人。华人整体实力要提升,必须要团结,相互提拔。华人需要有创造性,不能人家干什么我干什么。就说芯片这事情,等美国失去定价权,中国起来了,美国人可能又发明新的来钱途径了。中国人直到把这行业做烂为止,中国人抢人饭碗,就是不自己开发点新饭碗。
入怀 02-18 10:13:44 然而,涛哥定理也指出政治的特征是异化。平等的目标恐怕要通过不平等的手段来获得。暴力革命已被历史证明是一种简单粗暴实现平等目标的手段。自由竞争加二次分配是一种更文明的实现平等的手段。
星星 02-18 09:23:35 川普再倾全力也阻挠不住社会的自由发展。我想老阎扫荡系列的结论就是上面这个意思吧。
入怀 02-18 09:23:33 政治正确的核心是保护少数特殊群体的权益不受侵害。随信息技术的发展,主流群体不断分化为特殊的小群体,特殊群体更容易沟通联合,表达他们的诉求要求他们的权利。社会发展的趋势是多元化,政治正确的理念会大概率胜出。
时不时来看看 02-18 09:17:29 挑战川总紧急状态的官司巡回法院乃至最高法院一天都不会拖,其重要性还没有任何案例可以相提并论,对宪法及社会的影响太大了。
入怀 02-18 09:13:45 现代文明人人平等的目标貌似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相冲突,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人类不能赶在人工智能发展成熟之前演化出人人平等的现代文明,那也可能难逃被人工智能淘汰掉的命运。从这一点讲,政治正确也是整个人类的护身符。
时不时来看看 02-18 09:04:49 https://www.bestcolleges.com/features/best-colleges-for-future-politicians/
这个链接大致统计了从政的人愿意上的大学,大藤多在上面。

孩子非常优秀的华人多半不愿意去黑人社区住,多半也不愿意鼓励自己的孩子未来去从政,从这一点看多数牛娃就不太够上大藤的资格。培养未来领导人是多数大藤的立校宗旨,华人充分理解了这个就不该再多因为名气而去爆挤大藤了。
小马识图 02-18 08:44:30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打扰了。今天多说了几句。因为我非常好奇,你心目中的消除了贫穷歧视,智商歧视,外貌歧视的高级现代文明社会,该是怎样运行的。大学怎么录取,财富怎样分配。

如果你不愿意和我讨论这一话题,我完全理解。不回答我或者言语一声都可以。BYE NOW
星星 02-18 08:40:35 白人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什么是真的白人。真歧视起来,估计还是按经济地位划分。人跨越不了肤色,有钱的黑人也有很多机会被歧视,没钱的白人就不容易暴露自己的社会地位。

一月份贸易额扩大是躲开春节没劳力的中国现象。资本家早把对华贸易搞的炉火纯青。二一个,要避开三月份关税不确定,把货物都提前采购了。像沃尔玛,homedepot这类严重依赖对华贸易的公司不可能一下子把进口链从中国挪开。只能最大限度规避风险。

中国每年对芯片进口的采购额度大于石油。美国绝对不会放弃对芯片的定价权,会尽全力阻挠中国发展芯片。

资本家是最精明的,市场也是最无情的。一切以经济学来考量,这个世界是极其有规律可循的。

时不时来看看 02-18 08:35:35 华人后代上大学(任何大学)的比例没啥变化吧?也就是说没有孩子能上大学却因为是华裔而不让上的吧?

大藤或许对华人乃至亚裔的要求相对于别的族裔似乎越来越高,但似乎用此作为歧视的标准多少不足吧?要找到一个很客观的录取标准似乎也不太容易,比如社会活动,领导能力,essay水平等如何评价呢?再说大藤多是私校,人家有自己的办校方针比如大概按族裔的比例招收也未必违法吧?告哈佛歧视亚裔的案子还在审理中。
北佛风光 02-18 08:18:15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贸易战也是失败的。这条需要单独拿出来介绍一下。打从川普发声跟中国打贸易战,美国和欧洲的跨国公司就开始紧锣密鼓的在中国投资行动,这其中美国企业投资的额度较之上年达到了124.6%。 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在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逐月增加,2019年1月份比上月逆差增加31%。”

贸易战这事儿, 要是继续打下去美国股市也会垮。 川普看出这个苗头不敢再打下去了,美国股市垮了他的连任也就没戏了, 两国近期达成协议可期。 不过川普减税短期效应已过, 美国经济今年和明年前景都不看好。 若是经济出了问题, 川普别的算盘也是白费力。

贸易战对中美两国经济和就业都有损害, 美国增加税率只是苦了美国百姓买东西多出钱, 如同国内保护自己企业对国外汽车进口高征税, 进口汽车价格比外面高很多。 若是两国就贸易达成协议, 美国的逆差慢慢减少对美国人民是件好事, 终归中国是个大市场, 给美国各种产品找个出路美国企业和农民也高兴。 不过中美在军事和政治各方面的冲突也是不可避免, 说不定因为某个时间关系就彻底恶化了, 谈了很久的贸易协定也会说翻船就翻了。
小马识图 02-18 08:17:36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LOL,谢谢直言。我也不会跟你浪费时间了。
小马识图 02-18 08:16:46 回复 ‘孙甫杰’ 的评论 : 你说对了,这个我真没读过。法盲。

但是,我听说,对于宪法的解释,至少有两种流派,一种是要忠于原文。一种是要“与时俱进”。

我偏向第一种。我认为现代美国社会是夺权分立的,所谓三权分立。法院系统中的大法官,职责是按愿意解释宪法。而不是按社会政治来解释宪法,这种行为实质上等同于立法。而立法是议会的职责。
小马识图 02-18 08:12:26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同意,人民的含义变了。但是,操控肤色和族裔政治的本质没变。比如,民主党当年哭着喊着要蓄奴,现在转换为搞族裔政治。。。
小马识图 02-18 08:10:18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我也迷糊了。我心目中的老阎不应该这样想啊
边走边看66 02-18 08:10:08 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分析蛮有意思
小马识图 02-18 08:08:51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好吧,我的理解有误。我以为暴力革命是从列宁开始的。那么就不叫他共产主义,只叫他“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高级文明社会。或者你更准确滴描述你理想中的他是怎样的社会
华府采菊人 02-18 08:08:20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时过境迁,人民的范畴变了, 排华法案时代的“人民”不包括华人及黑人,所以“社会弱势群体”就是下层白人, 因为他们是在“人民”之内的。
南方还有为蓄奴张目的,现在南方哪个政客敢找这个死?
边走边看66 02-18 08:07:27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最公平的录取是按照族裔人口比例。句号” ???
老阎是说对华裔录取百分之一多就行了? 招工也按族裔人口比例? 听着可怕
小马识图 02-18 08:06:04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当然,这个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是通过法律实现的,不是通过暴力革命。

如果我的理解不准确,可否描述一下消除了“贫穷歧视”和“智商歧视”的社会是怎样运行的?比如,社会财富怎样分配?大学怎么录取,如果那时还有大学的话。不按能力或智商来录取,按照族裔配额怎么录取哪?族裔内抽签分配吗?

还有,老婆怎么找?也抽签吗?你要是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漂亮一点的,那不是妥妥滴“相貌歧视”吗?LOL
北佛风光 02-18 08:05:21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接下来最高法院要接的案子就是川普启动了的“剥夺国会预算权”动用军费建墙(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司法诉讼。昨天代理国防部长说他还不清楚是否能拿军费去建墙,还在研究阶段。事实上,军费每项开支都是国会批准的,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军费能否挪为它用?美国历史上还没有前例,这也就涉及到总统剥夺国会预算审批权的宪法层面了。”

为建墙川普启动国家紧急状态, 很多起司法诉讼都会来, 最高法院最后如何判, 国民都在拭目以待。

不过司法诉讼是个长期的过程, 也许拖到2020 选举年也没个结果。 川普就是想拉开架势让他的基本盘看一下, 建墙干的成干不成他都努力过了。
润涛阎 02-18 08:05:20 《共产党宣言》最后这样写到: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润涛阎 02-18 08:01:44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显然,你连《共产党宣言》都没读过。
小马识图 02-18 07:58:54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马克思可没有说过共产主义社会是需要通过暴力来实现的。

好吧,换种说法吧,就是指那种“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
润涛阎 02-18 07:55:31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别把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判决偏向于现代文明方向往共产主义上扯。共产主义是暴力革命,而最高法院主张的是通过法律逐步实现人人生而平等,取消一切歧视。
润涛阎 02-18 07:53:00 美国的历史,世界的历史,一再表明:人类文明的进步是由名校的知识分子们领跑的。这就是保守派最痛恨最高法院竟然跟随着名校自由派的脚步把同性恋合法化了的原因。都那么老了,竟然总是站在自由派一边跟着藤校知识分子们走在一起,布什父子、川普才选了保守派当大法官。他们想不到,还是被打脸了。同性恋结婚合法化与奥巴马无关,是最高法院判决合法的。坠胎是本月8日判决的,最关键一票是布什选的保守派大法官倒戈后一锤定音的。
小马识图 02-18 07:51:40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的观点是,现在文明永远也不会到达那里,因为那不是文明,而是倒退。而且,我认为私有制将永远存在。

在我看来,你所憧憬的高级现代文明,不管是消除“智商歧视”,还是“贫穷歧视”,其实就是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我的理解对吗?
小马识图 02-18 07:47:52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其实政治正确本没有严格或严肃的定义。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我不认为存在任何“高院裁决保护政治正确”的任何可能。

高院的职责,是解释宪法,不是立法,不是“让宪法与时俱进”。

在判决中保护“人人平等”,是高院的义务。
old-dream 02-18 07:47:02 按照智商即考分选择谁上名校即高校中的高校,一般高校,技校,等等,不是按能力进行社会分工的基本方法吗?
润涛阎 02-18 07:46:13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你说的对啊。我是说现代文明还没到取消智商歧视和贫穷歧视地步。到了那地步,宪法的解释就跟随时代的步伐变了。我说的是未来走向。今天当然还没到那一步。
小马识图 02-18 07:40:05 即使哈弗大学等暗中实行族裔配额的美国名校,也不敢公开滴说“录取是按照族裔人口比例”。因为这样做就践踏了美国宪法和人人平等的立国精神。分分钟会被高院打脸。。。。。。
润涛阎 02-18 07:37:10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政治正确是否包括在宪法,是最高法院说了算。就好比同性恋结婚,是否包括在宪法里,宪法没写,但最高法院判决是在宪法内容里的。包括坠胎,宪法里没有谈及,也是最高法院本月8日判决在宪法里。
小马识图 02-18 07:36:42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这就是我们最根本理念的区别。我认为标准一定要客观,决不能是肤色和族裔。因为肤色和族裔是天生的,一个人再努力,也无法改变他的肤色和基因。按照你的方法,他的基因就成了他的原罪。

显然,如果我没理解错,财产私有化,在你看来就是“贫穷歧视”呗?
润涛阎 02-18 07:35:31 这需要政治正确内容包括取消智商歧视的现代文明。目前离目标还很远。
小马识图 02-18 07:31:42 政治正确既然没有写进宪法,也就不存在“大法官打脸川普反政治正确”的任何可能。

相反,人人平等是美国宪法保护的。哈佛等名校暗中实行的种族配额制度,由于践踏了人人平等,存在在最高法院被纠正的可能。

可惜美国华人醉心于政治正确,似乎对于争取子女平等受教育的权力这件事,不敢或不愿去争取。
润涛阎 02-18 07:29:00 回复 ‘小马识图’ 的评论 :

最公平的录取是按照族裔人口比例。句号。
小马识图 02-18 07:25:06 名校的录取,可以不用考试分数,用其他的标准也行,前提是这个标准要公平。换句话说,决不能以肤色和族裔作为标准,搞种族配额。

只要标准客观公正,大家都会信服。搞那种:我一看你华人的肤色就不顺眼的族裔政治,才是真正的歧视。
小马识图 02-18 07:20:31 政治正确即不是法律,也没有写进美国宪法。实际上政治正确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才产生的词汇。之所以略带贬义,原因就在于往往特指那些事实上不正确的东西。

美国开国元勋倡导的人人平等的理念,才是美国的立国之本。人人平等的理念,是写进法律的,历史远远比政治正确悠久。也是反政治正确的最佳利器。

当今的政治正确假借平等的名义,实行族裔,肤色配额之实。正是对人人平等的理念的践踏。

不看肤色,merit based的大学录取标准,在我看来是机会面前,人人平等。在你看来或许可能是“智商歧视”。

老阎的思想,貌似实质还是共产主义绝对平均的思想。

润涛阎 02-18 06:44:03 回复 ‘北京骆驼’ 的评论 :

谢谢提醒。今天就动笔写。后面内容还不少呢。一定写完。已经写了20万字了,最终控制在25万字内。我本来就不喜欢写太长的东西。这次就把它写完。
润涛阎 02-18 06:33:34 而且政治正确的内容还远远没达到现代文明最高阶段。现代文明已经走到了反对性别歧视、貌相歧视、年龄歧视、肤色歧视的路上,虽然还没真正实现,在言论上至少已经被接受。另外两个歧视:贫穷歧视、智商歧视,还远远没走到政治正确的路上。贫富差距巨大、名校以考分(智商)作为第一标准,还被广泛接受。这与现代文明是背道而驰的。也许到了机器人阶段,这两类落后的文明会跟上现代文明的步伐,也纳入政治正确的内范围之中。反对政治正确,也就是反对现代文明,是人类走过了几千万年达尔文进化的过程决定的。现代文明不再通过人工选择淘汰掉残疾基因突变体、貌相难看基因突变体等,而是主张人人生而平等的高级文明阶段。这现代文明对人类天性的反叛,是一条很艰难的路,也被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称为虚伪,是不难理解的。让整个社会改变“歧视残疾人的天性”是非常难办到的。虽然还不能彻底办到,总体上在性别歧视、肤色歧视等方面都有了长足进步。
润涛阎 02-18 06:16:39 犹太人提出的政治正确,就是保护任何族裔,实现美国开国元勋们的:人人生而平等、美国不以宗教建国的宗旨。过节只能说Happy Holiday而不能只提圣诞,就是体现美国开国元勋们的“不以基督教建国”的宗旨。政治正确的内容严格说来是美国宪法精神。任何曲解政治正确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最终都会在最高法院那里得到澄清,这是川普上台后一句都不敢再提反对政治正确的根本原因,他清楚了他要是再篡改政治正确,他一定在最高法院那里被打脸。

关于宗教,美国民主制度的设计者杰弗逊有精彩的论述。我可以把英文翻译过来,只是太长了点。在美国历史上,彻底揭穿宗教的本质,还得数杰弗逊。

犹太人在政治正确方面的执着有其历史原因。他们在这方面也公平,在节日不提圣诞快乐而是节日快乐,是公平的,人家也没改成利于犹太教的内容,而是各宗教平等,而非某宗教高高在上。这条政治正确也符合开国元勋们的美国不以宗教立国的宗旨。

虽然川普上台后不敢反对政治正确,对此只字不提了,这一条迟早会到最高法院解决。就好比争了几十年的同性恋结婚、坠胎都是否合法是否违宪,最终都是由最高法院彻底解决了。
北京骆驼 02-18 06:01:47 老阎:太喜欢看您这类文章,赞!若有时间,请把佟云故事写完,期待中……
小马识图 02-18 06:00:20 当年排华法案的诞生,就是以保护弱势群体的名义,是当年的“政治正确”。当初的理由,是华人抢了底层白人的饭碗。出发点和判定标准都是肤色和种族,而不是法律。这和现在民主党的政治正确一脉相承。

政治正确往往伴随着事实的不正确,因为如果这件事是事实正确的,那么直接说它是正确的,就可以了。不需要强调一定要上升到“讲政治”的高度,它才是正确的。

政治正确的核心,是肤色和族裔政治。当今美国的政治正确之一,就是剥夺华人的一部分上学,工作的机会,讨好其他族裔。即便在比美国还左很多的加拿大,都不敢这么干。当今美国的政治正确,与平等完全无关了,只是政客实现族裔和肤色政治,挑拨民族矛盾的利器。
慢慢想想 02-18 05:31:24 听NPR和PBS上都有人说过,高院的大法官最终还是要维护高院中立独立的威信(不然他们自己的饭碗都有问题),川普和川粉指望从此高枕无忧,可能要失望了。
时不时来看看 02-18 05:29:31 主党尤其在奥总期间的一些政治正确措施,比如同性恋婚姻,变性人参军,大学厕所宿舍不分男女,乃至性别自我认同(自己觉得是女的就是女的),的确与许多华人的观念不太相符,从而引起许多华人对政治正确有所片面地抵触。

主党已有7-8位2020总统参选者,提出的各种口号其核心都是政治正确,川总简单地归于“社会主义”而应对。如果川总顺利再参选,这个议题将是主要的炮火点。
时不时来看看 02-18 05:08:25 中期选举主党在众院反转是政治正确的福分,更是华人的福分,之前川总通过行政命令新设立的抓华人间谍的机构几乎无疾而终。
润涛阎 02-18 05:05:29 改写了很多,尤其是介绍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是如何曲解羞辱篡改政治正确的,川普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竞选承诺唯一剩下的是建墙一条了。剩下的,文章给出了简单介绍。数字是清楚的,事实胜于雄辩。
时不时来看看 02-18 05:05:10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litical_correctness
政治正确已经发展到保护少数即弱势群体的各种利益,核心是避免乃至消除各种歧视,实现平等。这个词一直被种族主义者所诟病,作为一个贬义词,但对人数少的族群却是一个政治乃至法律上的保护伞。排华法案的废除就是政治正确的结果,华人没有理由不站在犹太人一边支持政治正确。
小马识图 02-18 04:21:38 感觉老阎对政治正确的理解有误。政治正确的核心理念绝不是平等,而以“讲政治”的名义,将事实上不正确的事情,说成是正确的。

当年的排华法案就是一个例子,那是当年的政治正确,即使当初还没有政治正确这种说法。

其实政治正确这个词,最初是贬义的,代表着事实的不正确。。。
Ausgaroo 02-17 22:47:55 抽空把佟云的故事写完吧,应该也没有多少内容了。
Arnold2 02-17 22:04:58 老阎最近出文频密, 辛苦。
shuilan1022 02-17 21:47:52 第一次坐老阎的板凳!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