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要支持北京奥运?

这是4年前的旧作,原题目“奥运金牌与国家军事实力的关系”。今天看来不仅不过时,而且里边的预测也应验了。比如:胡锦涛不会被称为“核心”以及大陆军事现代化的步伐也跟奥运金牌的增加而迅猛增加。

奥运金牌与国家军事实力的关系
—兼论“多元专制”

(一)奥运精神的质疑

奥运会最早起源于古希腊,它的宗旨是两个:

(1)鼓励“坚强的信念来自于坚强的体魄(to foster the ideal of a sound mind in a sound body)”;

(2)增强国与国之间的友好关系(to promote friendship among nations).

让我们回顾奥运史,我们会发现奥运会从来没有实现这两大宗旨。我们可以断言将来也不会。

奥运会根本不可能增强人的体质,尽管它确确实实能增强人的坚强信念。经过一步步选拔能参加奥运的人,本身的体魄在遗传上讲就比平均水平高得多。但奥运奖牌获得者的平均寿命要比该民族的平均寿命短。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不参加奥运拼搏,他们理该是长寿者。究其原因,奥运挑战人的极限。人如同一部机器,超负荷运转必然增加机器的磨损而简短其寿命。这道理十分简单。

那么,奥运能不能改善国与国的关系?答案也是否定的。古希腊的奥运并没有阻止古希腊被古罗马消灭。古罗马后来终止了奥运,奥运走了大约1200年。一停就是1500年,在一八九六年法国倡议重新恢复了奥运会。但奥运会恢复后,欧洲的战争联绵不断。奥运会没能阻止两次世界大战。历史的事实表明:不是奥运会阻止了战争,而是战争阻止了奥运会。奥运会自从公元七百多年前诞生至今,已经被战争阻止了两次。
第二次就是二战让奥运会歇了菜。

(二)奥运会的真正含义

奥运会这么大的事件即使没有达到原定目标,也一定会产生极大的影响。那么,奥运会的真正作用在哪里?在此提出来与大家商榷。

(1)奥运比赛是不流血的战争

古希腊智者认为人的逞强天性必然导致战争。那么,为了防止流血又能发挥人的好胜逞强性格,用不流血的比赛代替流血的战争的奥运会应运而生。

从奥运比赛者的拼命劲头来讲与战士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的表现毫无二致。从奥运金牌的数量上讲,金牌多的国家与本国军事水平有一定程度的相关。润涛阎认为,奥运比赛是“准军事”行为。奥运金牌便由两部分组成:金钱和拼搏精神。而这两点也是军事强弱的决定因素。

首先说金钱。一个国家如果肯在奥运上花钱,那该国家也会毫不犹豫地舍得在军事上投资。

历史的事实基本上与此结论相符。举几个例子:二战前的德国倾国之力也要争取到奥运主办权。希特勒把奥运会看得极其重要,以显示德国人是天生的最伟大的民族。二战结束后的美国和苏联都是奥运金牌大国。中国的金牌也随军事力量的增强而增多。本人出身贫农,亲戚中也没有高干,对目前中国军事实力的具体情况不甚了解。但从奥运会金牌上推论,中国在军事上的投资肯定在直线上升。至於金牌投资的钱来自何处,本人认为关系不大。反正是出于本国人民的私人腰包,所不同的只是直接(如美国)和间接(如中国)而已。

然后再看“拼搏精神”。奥运金牌大国除了钱外还反映了参与者甚至国民的拼搏精神。而此也与军事强弱有关。润涛阎的意思不是说不参加奥运会的老百姓也个个在拼搏。本人要指出的是:当国民处在挨打、被欺凌的状态下,能成为金牌大国是不可能的。这就是被列强欺负100多年的中国被称为“东亚病夫”的原因。反过来说,金牌大国虽然不一定是军事大国,那只是因为该国当前没有战争的压力。一旦感觉到战争的压力,金牌大国肯定舍得花钱在军事上的。而且国民很容易在思想上进入战争状态、在心理上能承担战争风险。

综上所述,金牌大国不一定是体育大国,但金牌大国基本上接近军事大国。当然这只是趋势,个别不符的例子有。有一点可以肯定金牌大国至少不会是任人宰割的弱国。再次强调一次:金牌大国与军事大国的关系不是一一对应,但这趋势不能否认。

(2)奥运是“大一统”文化的组成部分

奥运会金牌总数不是以人口平均计算而是以国家计算,是当年古希腊以及同意搞奥运的古罗马反对国家分裂的图谋之一。奥运会在古罗马战胜古希腊后又延续了几百年,原因并非是因为古罗马也要用不流血的比赛代替流血的战争,而是因为奥运有利於“大国主义”。

二战后,参加奥运会最积极的也是反对分裂的美国和苏联。

苏联瓦解后,有根深蒂固“大一统文化”的国家第一是美国,第二是中国。美国从建国始,人人心目中认同了大一统。林肯防止了分裂而被美国人称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问卷调查结果超过了华盛顿)。如果美国今天有人提出分裂的话,美国人都会认为此人是个疯子。因为大一统思想早已深入人心。

中国的大一统文化历史悠久。但从外蒙独立成功后,藏独、台独、疆独一直有市场。所以今天的中国人心中的大一统思想远赶不上美国人。这里不仅指政府,而且也指民间。

您要指望骨子里都盼着独立的新疆人西藏人蒙古人去奥运会给大一统的“中华民族”拼命拿金牌,您可能还没睡醒。当然,您可能会找出一两个例子,因为哪个民族都有个人利益至上的相当于“”的X奸(恕俺孤陋寡闻,没听说过有“新奸”、“藏奸”、“蒙奸”名词)。看看这次奥运会的台湾与香港,您就知道其中的道理了。香港人不会向台湾人那样去玩命夺金牌。台湾人在显示自己的实力包括拼搏精神。而香港人从骨子里都融入了反共情绪。不仅仅是香港,就是改革没有得到好处的东北人西北人也没有那种“为党争光”的激情。当然去了奥运会的运动员没有不拼命的,我要说的是没有那种拼搏的激情根本就到不了那一步。满脑子怨气的人是不可能为党卖命的。天天盼着共产党垮台的人别说自己拼命,就连别人拼命他们都看不
惯。

(三)慈嬉、毛泽东的中国为何不参加奥运?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反复考虑还是有必要在理论上把专制制度给予解剖。

1。一元专制与多元专制

民主社会都是多元社会。润涛阎认为专制社会应该分为“一元专制”与“多元专制”。欧洲“政教合一”的中世纪是欧洲历史上的“一元专制”阶段;中国从秦始皇到毛泽东,基本上都属於“一元专制”。

“一元专制”的特点就是人民只有对权力的崇拜。这个绝对不能挑战的权力要么来自“神”(如西方政教合一);要么来自“天”(如中国的替天行道)。绝不允许人民对其它人和事有所崇拜。

欧洲的中世纪也是没有奥运的时期绝不是偶然的。

从隋炀帝创立考举制始,为了不许人民对没有考上官但有一技之长的人士的崇拜,政府就千方百计侮辱这些高人。因为人除了吃饭外还要有精神享受,如听歌看戏观杂技等。这些高人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当权者又不能把他们杀掉,就把他们称为“歌妓”,与妓女的地位等同。非但如此,他们的后代还不能考官(有人胡说是毛泽东开始的“政审”,其实政审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只是内容不同罢了)。

在“一元专制”下,人民只能崇拜当权者。万般皆下品。在毛泽东时代过来的人都不会忘记,自己得到的任何成就都要归功于毛主席。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化研究所搞出了人工合成胰岛素,诺贝尔奖评委会等着中国报奖。就因为中国只能以集体名义报奖,可这不符合诺贝尔奖的规矩。宁肯不报,也绝不可能以私人名义报诺贝尔奖的。谁有那胆量?所以,到手的诺贝尔奖只能让它废了。

喜欢打仗的毛泽东为何不参加奥运会?因为在“一元专制”(当时叫“党的一元化领导”)下奥运会的奖牌怎么个领法?有人建议让奥运会组织把中国得到的奖牌上印上毛主席像,这样中国就可以参加奥运会。周恩来清楚奥运会不可能做这样的让步,也就只好不参加奥运了。

那么,同样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东欧为何他们参加奥运会?其实别看都是共产党国家,中国和北朝鲜是“一元专制”;而东欧共产党国家是“多元专制”。在那里,个人可以领奖;人民可以崇拜影星、球星、歌星。就同今天的中共,人民可以撇开党的“伟大领袖迷”而成为影迷、球迷、歌迷。有人不知道此道理,所以才错误地认为今日的北朝鲜愿意跟南韩一同进入奥运会是金正日有“和平”的意思。其实是因为万能的金正日不能容忍金牌获得者被他一元统治下的百姓崇拜。他又不愿意让世界忘记北朝鲜这个举世无轻重的小国,才这么做的。

当年倪志福发明了个钻头,外国人称为“倪钻”,而倪志福说那是“群钻”,立刻当上了全国工会主席和中央委员。功劳不是个人的。只有伟大领袖毛主席一人是最聪明最有创造性的。有过毛共经历的王义夫说他的金牌是毛主席给的,大概是因为他大脑缺氧,后遗症使然。要是今天还是“一元专制”时代,老王就会说他的金牌是属於胡锦涛的。

2。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了有影星、球星、歌星的“多元专制”社会

有不少人不理解为何东欧共产党国家在80年代能发生“剧变”,而中国和北朝鲜的共产党则没有跟着倒下去。其实,根本原因是因为当时中国还没有从“一元专制”转化为“多元专制”。六四后的“与国际接轨”(加入世贸、申请奥运)举措才开始了从毛共的“一元化领导”(一元专制)向“多元专制”转变。现在看来此转变已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江泽民连“伟大领袖”的头衔都没法弄到,胡锦涛将来也不会被称为“核心”了。

3。“一元专制”不能越过“多元专制”而走向“多元民主”

民主国家都是多元社会。根据润涛阎的理论,专制则分为“一元专制”和“多元专制”。从此理论出发,东欧根本没有发生“剧变”。因为人家本来就是“多元专制”。由“多元专制”到“多元民主”算是“大变”或“巨变”。而从“一元专制”一步到“多元民主”才算“剧变”。而这种剧变根本不可能发生,即使发生也不可能稳固。必须经过“多元专制”这一步。

实在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民主人士如魏京生们反对中共脱胎换骨加入世贸从“一元专制”走出来进入“多元专制”社会。

只有进入“多元专制”才能再往前走一步实现“多元民主”。

4。奥运“金牌大国”的历史意义

不论中共把中国办成金牌大国的动机是什么(为了体现伟光正也好,为了稳定社会也罢),它的效果只能是增加社会的多元化。为什么会有腐败?因为人人崇拜权力!这才是根本。

让邓小平和穆铁柱两人去不认识他们为何人的非洲。那里的人会崇拜甚至害怕健壮如牛的穆铁柱而不会对邓小平顶礼膜拜。如果人人都不对邓小平顶礼膜拜,他的权力在哪里?现在社会到了人人腐败的地步,就是因为多元社会还未完全形成。在一元社会,人民对当权者的认知远超过对艺人的景仰;随着多元社会的建立,人民对艺人的崇拜会超过对当权者的崇拜。

当电视上再也没人看江泽民胡锦涛接见外宾,而眼睛注重球赛;网上再也没人关心什么胡温与江争权,认为那是芝麻小事,中国的专制也就要走到了头。等到有一天国家主席提出接见百姓时老百姓说“不成!因为那就耽误了我看姚明打球”的那一天,中国的民主社会也就来临了。

不知为何民主人士连这个道理都搞不清楚,而对奥运金牌耿耿于怀。到底民主人士眼中中国民主的道路在哪里?同样,“逢共必捧”的“爱国人士”们对奥运金牌的欢呼时竟然忘乎所以。其实他们不清楚:搞奥运“金牌大国”其效果只能是消弱党权的威力,增加人民对多元社会的认知。到头来也就必然减少中共独裁的寿命。“逢共必捧”的“爱国人士”们也不清楚此道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