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城城里城外的润涛阎(一)

我曾经写过十年前上网经历。简单叙述就是在2003年以前我以为中文网就有两家:在美国的《华夏文摘》和在加拿大的《枫华园》。是我的一位老同学公差到我家给我一篇他打印出来的中文文章,问我对这篇文章的看法。我读完当即问他这文章是从哪里来的,他说来自网上。我说这不可能,网上的文章我都读过(因为从1994年左右我就开始读《华夏文摘》了,不需要中文软件,那时我的电脑也没有中文软件,每周就那么一期,一出来当天就读完了。)他听后把眼睛睁大看着我。“你把所有的中文网上的文章都读了?”我斩钉截铁地说是的。他当即坐下来打英文字omnitalk,立刻就出来了整版的中文小框框,他告诉我这么多网站,你怎么能读完所有的文章。我当即就愣住了。原来还有这么多中文网!我问他如何把文章发表在网站(因为我邮寄给华夏文摘的稿子都石沉大海,人家看不上),他就给我下载了《南极星》中文软件。

他没告诉我哪个网站是大网站,哪个是小网站,我也不懂,就看到一个叫《汉奸论坛》的方块,他说你点击就可进去。你写好文章搞个名字就可在上面发表。他走后第二天我就这样上了网。那个网站很小,只有几百个点击。后来有人告诉我把我的文章贴到大网站文学城上去了。我就开始在omnitalk里边找文学城网站,点击进入有《新闻直通车》,上面就有我的文章。一看点击吓了我一跳,超过了100K(十万人读过我的文章了)。此时我才知道文学城这城可是大得无边了。

往往是晚上写文章就贴上,我常常贴上文章后就睡觉去了,不知道跟帖是怎样的。有网友告诉我,我写的有关毛泽东的话题在《文化走廊》引起争议,就是打起来了。我没看到,不用看也能猜到毛泽东培养出来的信徒乌泱乌泱的,凡是写毛泽东话题的,一定是两级反应。后来我就只在博客里贴文章而不去论坛给版主惹麻烦了。

我的文章在文学城贴出来后被网友们转帖到其它网站后,遭受到的“网络暴力”跟文学城相比简直就是天渊之别。毫不夸张地说,文学城的网络暴力是最低的,原因我不清楚。估计与管理层有关,也许与网友的教养水平有关。对此,我没研究过。由于文学城的网络暴力有限,我没遭受到过辱骂。我看到的唯一的一次是在QQH里,我收到了一位网友极端愤怒的指责:“你那个长篇《流血的婚姻》为何没写完就写别的去了?我时常来查看。” 我没答复,因为我认为读者没交钱没有合约,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很快就得到了他的谩骂:“你没写完就停下来不写了,我操你妈!”

我当即删除了他的QQH,虽然我知道其他人是看不到QQH的,但网管应该能看到,便担心网管看到他这样骂人说不定就把他给封杀了(文学城后台的技术大拿今天如果能恢复多年前我删除掉的QQH,可以看到此君骂我的原话就是如此)。您看到这里可能纳闷:你润涛阎为何对这么一个流氓还起了保护之心?

我知道,读长篇最大的共识是“读到半路就读不下去了”,这不仅是中国人的普遍反应,这是地球人的共性,就是那些诺贝尔奖文学作品,调查结果是:占很大比例都读不下去。想到这里,我博客读者里竟然有跟读到我不继续写就痛苦不堪不骂娘就无法发泄的地步,我突然间感到我很对不起读者。我有很多很多系列都没写完就落笔了后来就没再续写,这的确是我的不对。不过这哥们脾气也太大了点。骂我本人就算了,我妈招谁惹谁了?

我今天查看了《流血的婚姻》,我一共写出了19篇,第一篇的读者数是8427,最后一篇的读者数是8173,从头到尾跟读下来的占97%。

下面介绍我在文学城“出名”后在“网下”经历的故事。

(1)在飞机上被斥责

时间应该在2010年左右,那时我在文学城已经站住脚了,有了不少读者。从纽约起飞后,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老中,年龄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太多。他挨着窗户,我在中间。左边是一位白人老头。跟老中点头后他仔细看了看我,然后用英语问我会不会讲中文,我当即用中文说当然。然后就互相握手。听口音他也是北方人,这样就谈起来了。他不仅仅是北方人,还是我的河北老乡,他家与我家也就六十多华里。我们就开始了从大学到工作的互相介绍,然后就漫无边际地闲聊。虽然说不上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可也是格外亲切。因为我倒小买卖时到过他们家乡,便聊他家乡县城当年的样子。

我们睡觉—吃喝—聊天—睡觉就这么循环着度过空中没有漂亮空姐可看的无聊加后腰发酸的飞行时光。可还是比靠自己煽动翅膀飞行九万里的鲲鹏舒服多了。几个“睡—吃—聊”循环就快到我们伟大的祖国了。他突然间问我是否在国内的三个多星期里见面喝几盅,等于建立以后互相帮助的友谊。他在生物公司工作,也许我们同行可以搞合作什么的。我比较好客,当然当即答应了下来,在他家还是我家聚一聚都可以,即使没有业务上的合作机会也无所谓。然后就是互相写名字与联系地址了。当他看到我的名字后把眼睛睁大到“怒目而视”地步,我一看明白了,这位老兄是我网上的读者也是“阎敌”无疑。听到他问我:“你不会是文学城那个润涛阎吧?”我当即回复道:“你也上文学城?”

我的问话表明我没反驳他的判断,但见他当即翻脸:“你如果真的是润涛阎,那我要好好教训你!你是地地道道的三反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党培养你这么多年,你竟然公开反党!”

我笑着答复道:“被打成反党的最早的是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后来有党的总书记向忠发、张闻天。还有国家主席刘少奇党的副主席林彪,小一点的反党分子像黄克诚薄一波习仲勋这级别的就更多了,当然还有四人帮。反党这个说法老兄你还坚持用,可我认同君子不党。所以,你说我反党,我接受。至于反社会主义,邓小平提出什么是社会主义不讨论。反人民这一条,我也接受。‘人民’这个词现在的说法叫‘不明真相的群众’,对不明真相的群众反对一下也没什么。老兄何必如此气愤?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加入美籍了呢。”

“这与加入不加入美籍有什么关系?爱国爱党是我们华侨的本色。怎么能忘本呢?”

“老兄这次或以后打算如何爱国啊?凡是你要做的,比如捐款给家乡,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助你一臂之力。”

“我没计划帮助家乡或祖国,但我不会写文章反党。你以后要在文学城写文章就跟党中央保持一致。要不就别写。行不?这样,我们还是老乡。”

“老兄,当年你一定跟着四人帮批邓来着,前几年胡耀邦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时你也步步紧跟来着,对吗?”

“不管怎么说,你以后就别写反毛主席的文章了。我就是看不惯你写有关毛主席的话题,其它的无所谓。什么邓小平啊胡耀邦啊,你随便批。”

“那你早说啊,就说我反毛主席不就完了?反毛主席跟反党反人民是两码事。”

“毛主席多伟大啊,那真的是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的伟人。你写文章就别提他的错误了,伟人也是人,也犯错误。就别抓住不放了。我求你不行吗?”

“你以后不读我的博客不就完了?网上歌颂毛主席的文章多得是,何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很快飞机就降落了。他连跟我互相道别的意愿都没有,气难消。我也就只好在出口前回头跟他摆手告别。他假装没看到。自然,我们原来说好的要继续联络的事就泡汤了。后来一想,都是毛泽东思想惹的祸,生生地把我们老乡建立情谊甚至搞合作开公司的机会给断送了。

(2)此润涛阎非彼润涛阎

在我上文学城五六年后,我收到了一个长途电话,是我好朋友老同学(应该说是老校友,因为不是一个系的,没在一起上过课)打来的,我们毕业分手后就没有联系过。这事只能怪我,因为我秉承“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原则。换一个对方就结交新朋友,对老朋友不黏糊。

他说他花费了很多精力才找到了我家的电话号码。我赶紧问他有什么要紧的事需要我帮忙。他说那倒没有。他说想告诉我他在中文网上发现有人冒充我的名字写文章,他问我知不知道这件事。我说我知不道。我问他在哪里看到的,他说:“老阎啊,看来你不上网不知道有个中文网叫文学城。有一个写作班子,估计这写作班子里边有一个人认识你,用的就是你的名字,三个字拼写跟你的名字一字不差。我不知道这个写作班子由几个人组成,其中之一应该是你的同学或同事搞生物科学写科普的。另外有写政论文的,有写小说的,最少三个人吧。你想想你在美国认识的人中谁知道你名字的中文三个字的写法,这案子就好破了。你的名字非常罕见,这事很容易搞明白。”

我赶紧问他:“那个写作班子干嘛要用我的名字?文章写得怎么样?”
“科普写得好玩,文学作品不错,但掺入私货太多,跟写政论文的那位配合默契。你从写科普那位入手,便可破案。”

我赶紧追问:“为何写科普的那位要跟写政论文那位掺合在一起?”
“我也纳闷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反正你不能不管。”
“写文章发表在文学城有报酬?”
“不知道。应该有吧,可能分享文学城的广告收入,否则花功夫写科普文章为何?写政论文可能有政治目的,一定有某政治团体出资。所以,你不能让他们用你的名字,危险留给你,挣钱给他们。我找你就是因为这个。咱哥们一场,经常派对穷开心,不能不告诉你。我是朋友介绍去了文学城的,有快两年了,刚到文学城不久就发现了你的名字。我一直等着,估计会有你身边的人告诉你。这么久了,那个写作班子还在用你的名字,我就忍不住了。毕竟是老朋友,不能不通报一下。”

“那这个写作班子为何要用别人的名字呢?就不怕被我查出来?”
“文章有非常非常反动的言论啊,就是给你栽赃,他们猜测你只搞科学不上中文网,就嫁祸于你。显然就是那个知道你名字拼写的你的同学或同事了解你不上中文网你在业余时间只照顾孩子鼓捣车。”
“你怎么知道那是个写作班子的?”
“文学城有人提出来的,我看到后恍然大悟。认为那绝对是真的。”

“那你就不猜测一下万一那些文章都是我写的呢?”
“怎么可能?我还不了解你啊。你要是有那文笔、那政治分析水平,你会在实验室搞科学?早就回国当个省长部长的了。再说了,那不可能是一个人写的!文学作品部分绝对是学文科的写出来的。你去看看吧,以润涛阎为名的博客内容包罗万象,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上的事全知道,简直就是一百科全书,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写的?一个人怎么会有那记忆力?读过的书都记得写文章时都能信手拈来。网上没人信那是一个人写的。再说了,同学们都知道哥们你性格柔和,小孩子脾气,跟谁都合得来,到家就把孩子抱出来呵呵笑。可文学城那个润涛阎谁都敢反,包括毛主席。而且霸气侧漏,锐气傲气才华发挥到狂野地步,但逻辑思维丝丝入扣,想象力天马行空。文学城可是海外第一大网站,是海外华人里的藏龙卧虎之地,在那里写文章的人多如牛毛,令人叹服受人追捧可不容易。论坛上有人说润涛阎写文章什么都反,其实笔名就是“人讨厌”的意思,刚好认识你的那个写手就把“人讨厌”换成了“润涛阎”,天衣无缝,太他妈的有才了!也算是无巧不成书啊,太巧了。”

“我爸给我起名字时不知道我会出国,就没想我的名字把姓放在后面就跟‘人讨厌’接近。不过,哥们你放心,不用担心我会有麻烦,因为万一我受到政治迫害,我有你给我作证,证明网上那个润涛阎与真实的润涛阎不是一个人。”
“那没问题。给你作证的可不只是我啊,我能找到十个二十个老同学为你作证此润涛阎非彼润涛阎。但那是另外一回事。你现在就找文学城网站,让网站解决这个笔名的纠纷,就不用担心以后有麻烦了。比如,你回国被公安部以反党政治犯给抓了,我们在海外,帮忙就不那么容易了。”

“那个写作班子为了钱就不怕被我告上法庭?现在我不打草惊蛇,等以后他们挣钱多了,我再出手,就诈取他们一笔钱财,包括文学城纵容犯罪也一起告它一家伙。加在一起,这笔钱就够我花的了。”
“包个二奶?”
“有钱了,干啥不行?包二奶是低档次的, 高档次的是直接让鬼推磨。”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该做的就是告诉你这事。”
“谢谢!哥们一场这朋友就算没白交。你家都好吧?代向XX问好!”

几年后我把我的照片贴在了我的博客,这位朋友才恍然大悟,当然打电话抱怨我没告诉他真相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是,如果我当初告诉他那个润涛阎真的是我,他可能半信半疑,甚至怀疑我对那个写作班子的谎言将计就计,我有八张嘴恐怕也说不清楚。世界上很多事情是没办法说清楚的,只能靠时间慢慢转变早在经历中先入为主的看法。

当然,文学城给我带来的正面评价比负面的多。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刚到文学城的时候,我不知道六六也在,但我知道那个写山楂树的艾米是博客点击量排名第一的写手,虽然我没读过她的文章,电影我看过了。这从文学城发迹的俩人都在国内出了名,作品被搬上了银幕。可能是打架的原因,后来听说艾米被文学城给封了。我看过张艺谋等山楂树剧组的一个开会视频,张艺谋对拍摄了这个电影而追悔莫及,不是因为作品而是因为原作者对剧组(编剧?导演?)不满意发过牢骚。到底发生了什么,详情不知,我也不想知道。我需要说的是:作品与人品不是一回事。对于读者和被搬上银幕后的观众来说,核心是作品内容(不要以人废文);而对于作者本人来说,核心是人品。作者要审视自己,不仅仅是自己的作品,也包括自己的人品,以提高自己的品位。

有网友告诉我,点击文学城博客,最右面的中间部位有两个框,左边的是“本周人气榜”,右边的是“总人气榜”。让我去看看。我去看了,点击数我是第一。我感谢文学城网友们的厚爱。其实,读过我文章的最大的读者群是读者把我文章转到国内网站尤其是微博后国内的读者。把我文章放入国内微博后,一篇博文就有150万读者(读过润涛阎的博文)。那就是说,以10亿有阅读能力的人口算,全国差不多每600个人里就有一个人读过润涛阎的文章。更别说每篇微博的读者并不是同样的人群。所以,有网友提议我去国内开个微博,说不定读者群很快就会以十倍的数量增加。然而,我认为就在海外的读者群已经让我非常满意了。而且我的文章总有人转到其它网站。 有网友在评论里告诉我,有“全球中文排名榜”这么一个网站,里边有Top博客。把润涛阎列为全球华人(包括国内港台海外)博客排名第三名。我当时去看了,不知道是根据什么指标排的。但确有其网站,也确有其排名。

不论是文学城城里城外,喜欢润涛阎的与恨润涛阎的都不在少数。这与现实世界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在现实世界,喜欢润涛阎的为主,因为我基本上能做到不谈政治,也就很少遭到网人那样的仇恨。这也是我在文革期间都能安然无事的原因,也是老同学们也不了解我的原因。谈政治,一句话可能就把朋友给气个半死,不值得。我喜欢做一个冷静的旁观者,观察旁边的人,观察旁边的事。没事干的时候,我会观看斗蛐蛐、把两个蚂蚁窝用铁锹挖出搬到附近,中间放一点面包渣,然后观看为了地盘为了利益掐架的壮观场面,以模拟文革期间两派人与人之间的恶斗。有了网络,与现实世界不同的另一个润涛阎便在文学城以“写作班子”的名声来到了人间。以后我还会继续写各类文章。生命不息,写作不止。只希望不喜欢读润涛阎文章的网友,去寻找符合自己口味的作者,没必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读了后痛苦不堪。

谨以此文献给文学城成立20周年。作为流水的兵,毕竟占据着当今文学城“总人气榜”第一名的位子,润涛阎感激网友们的厚爱是发自肺腑的,虽然这虚名并不给我带来现实生活上的益处。相反,如果没有网络,绝不会有那么多人骂我。这就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哪怕是虚名,结果也是一样的。然而,我的作品说不定能让一部分网友重新思考人生、家庭、社会、历史,并从另一角度看问题。有一些这样的网友受益,那我的文章就没白写。我当初决定上网写文章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写文章与金钱利益有什么关系。所以,期望低,永远都不会失望。

评论

老哥XD2017-05-24 12:56:35 老阎您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嘛,您那“总人气榜”第一,很快会被一个叫“Y自然流露Y”的窃文能手赶超的,丫每隔一天就会东抄西拼篡改组合出一篇来,篇篇是必然的置顶,即使不置顶,点击数也会多快好省分秒跃升,以平均每天2万左右的速度。
洞庭人家2017-05-10 13:15:19 毫无疑问老阎是一个奇人。进文学城看老阎的文章可以说是在美国难得的幸福时光。
菲儿天地2017-05-08 09:33:44 文学城的前辈!:)
Hongzhao2017-05-05 20:59:42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莫逆于心荣辱已忘。
fatcatathome2017-05-05 14:07:21 我从1998年开始断断续续看文学城。那时每星期必看的是“华夏文摘”。您是一个奇人,我把您介绍给了很多人,每次我都暗暗叫奇,怎么会有这样的大脑,太让人佩服了。一晃都20年了,您还是写的这么好。我最爱看您,围观生活,还有雾灵十二少,都这么有才华。不过只有您在坚持不懈,高产,让人惊叹!
润涛阎2017-05-05 13:55:15 各位朋友,非常感谢大家的评论。我在巴尔的摩开会。这里的Inner Harbor还是很美的。坐游艇,吃海鲜。故地重游,转眼就是22年。除了建了个新的conversion center 外,几乎没变化。所以,我估计再过100年,这里应该还是现在这个样子。其实这里很不错的。一点没变化,反而有回来了的感觉。回到北京不论是母校还是工作单位,变化太大,认不出来了,没有了回家的感觉。
jo-622017-05-05 08:47:54 回复 ‘plutochen’ 的评论 :
总结的真好!

你真下了功夫, 将来等阎成了大器可供批判用!

Niuduo20152017-05-04 11:41:12 我上文学城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您老哥有没有新作.都好多年的习惯啦! 谢谢!

我经常把您的故事讲给家人听: 我女儿很着迷您的”熬鹰”,成为她的一大向往, 哈哈!再次谢谢,希望一直写下去.

cambit2017-05-04 11:20:11 老阎无欲则刚,大胆假设,细心求证,外加逻辑推理。不消说自成一家,从中受益匪浅,尤其其独立思考能力的说法贯穿所有文章之中,应可作为基本精神或战略,其它外在的所有定律等等不一而足则成为战术展示给大家看了。不过借六六等所谓知名作家来和自己对比,无意中自贬身价了,正如自称与华莱士”谈笑风生“一样。
wibblypig02017-05-04 08:29:24 赞赏阎老师最后这句”然而,我的作品说不定能让一部分网友重新思考人生、家庭、社会、历史,并从另一角度看问题。有一些这样的网友受益,那我的文章就没白写。”
无辣不欢2017-05-04 04:16:25 从03年底开始读你的文章,那个时候开始就把你视为大师级别的偶像,这么多年一直跟读,可以说你的文章对我来说是最有价值的精神食粮。什么时候大师再出书啊,一直在等着买第二本呢。
金属族2017-05-04 04:08:12 听说国内新浪微博有个润涛阎研究会。老阎对于激发国人抵御洗脑教育的自主思考能力所做的贡献怎么褒扬都不为过!
TerracottaWarrior2017-05-03 21:51:58 赞同涛哥对作品和人品的解读,审视自己难、提高品位难上加难
uptrend2017-05-03 18:23:13 支持老阎!
Kavin.w612017-05-03 15:52:50 跟你的博客是看了其它网转发你的关于毛的儿子不是他的儿子的文章.后来发现早就认识你. 你关于曲啸的故事当年看了后我的多巴胺增加很多.转发给大学和中学的好几次.
自己认为不是个聪明的人.看了你的文章才明白被红色恐布吓的不清.
在大学时发现一个规律,学工程科学好同时有好的文学写作能力人,一定是超常聪明.
郭文贵是看你的评论后再去看一点关他的事.觉的他是黑道中的高人
old-dream2017-05-03 10:32:44 回复 ‘Arnold2’ 的评论 :
Same with me here. I also want to buy and read.
“《流血的婚姻》要赶紧写完, 出单行本, 注册版权, 不然这个有着丰富元素的绝好故事迟早会被人侵权改编成电影电视剧什么的。”
ZWM4212017-05-03 07:42:16 老阎的文章是很有理论水平的。不过老阎呀, 您能不能写的精炼一点呀。体谅一下我们上班族,不能在城里逛太久了。
Erg2017-05-03 07:28:34 向涛哥致敬!
华府采菊人2017-05-03 06:46:27 “呼唤逻辑“地向老闫致敬, 读了你的文章, 更加理解了”嬉笑是文章, 忽悠能入书“,希望更多地读到您的文章。
yunong20122017-05-03 05:41:53 大师再写篇郭文贵爆料的文章,我感觉郭的思路很清晰啊
爱琴海岸2017-05-03 02:13:26 相信早期上《华夏文摘》等网络文坛的,一定还记得图雅, 王伯庆, 这两人可能要比老阎出道更早点, 文章更风趣。
backwardation2017-05-03 02:11:47 哈哈哈哈哈哈,好,有趣儿。
Arnold22017-05-02 23:39:36 《流血的婚姻》要赶紧写完, 出单行本, 注册版权, 不然这个有着丰富元素的绝好故事迟早会被人侵权改编成电影电视剧什么的。
puzzling2017-05-02 22:49:44 润涛阎的博客,我的精神家园!
时政评论独特又深刻,文学作品人性又智慧,科普教育风趣又幽默!
感谢润涛这么多年的辛勤耕耘和无私奉献!期待着读到您更多更好的作品!
wudaniang2017-05-02 22:42:06 牛人!顶一个!好多观点息息相通,每周都会来看看
黄海懿2017-05-02 21:33:04 文学城也没怎么样啊,有品质的文章并不是很多啊
muhan2017-05-02 20:21:00 能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很不容易,可能很大一部分人做不到,可楼主做到了。

但最难的是能保持这样的状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希望楼主能做到。。。
geshanzhidi2017-05-02 19:57:28 说真的,第一次读您的文章是2013年2月,生完女儿坐月子时。当时读完就惊为天人,从此以后对您的文章就喜爱的无以伦比。每篇文章,不管任何领域都读二到三遍。有新文章都舍不得读,因为读过了不知道还得等多久才能有新文章。我从未想过读文章会给我带来如此大的快乐和深思。其实非常盼望您能完成没完成的系列,如果出书我一定马上购买。今天得知还会继续耕耘,简直太幸福了,如果频率在能高点,那就太完美了。还有您提到过美国出生的孩子不必再学中国传统文化,我深以为然。可是在想想,您的女儿若是不懂中文,岂不是今生都无缘父亲的绝世好文,太可惜了。
jh66602017-05-02 18:54:54 感谢阎先生的博文!有些反对的读者可能是忘了第一定律。应上一篇博文的号召正努力做一个不和老婆吵架的人。期待更多的好文章。
dididididi2017-05-02 17:23:55 没见过楼主真容, 同意楼下,想感谢的话放张照片吧?!

钱钟书说吃了好鸡蛋不需要去看看下蛋的母鸡, 其实他说的不对, 大家想看的是那个厨师。
木愉2017-05-02 17:12:40 不好意思。在老阎的殿堂上居然也得到夸奖。感谢红西方网友!
old-dream2017-05-02 14:08:25 回复 ‘yunong2012’ 的评论 :
没没没。“以后我还会继续写各类文章。生命不息,写作不止。只希望不喜欢读润涛阎文章的网友,去寻找符合自己口味的作者,没必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读了后痛苦不堪。”

俺这后半生就指望靠读老阎的博克寻找生活乐趣呢!
old-dream2017-05-02 14:02:17 强烈要求老阎帖一下照片以飨众粉,权且当作您口头言谢之后的一点点行动吧,也算是文学城20周年纪念。哈哈哈。
“几年后我把我的照片贴在了我的博客,这位朋友才恍然大悟”
CaCordova2017-05-02 13:23:56 谢谢老阎!请你不介意我在微信上与同学讨论时引用你的见解。
CaCordova2017-05-02 13:21:21 引用你的见解。
刻舟求剑0072017-05-02 12:37:51 虽然,你的有些观点我不是完全赞同。可你的作品有智慧,有知识,又有趣味。确是让我受益非浅。
northlake2017-05-02 11:58:43 非常非常喜欢您的文章,受益颇多。+1
股聋2017-05-02 10:41:15 阎大师是个奇人,值得网友保护。建议授予文学城终身成就奖,加 tenure track. :^)
欢似虎2017-05-02 08:46:15 服
旧日云中守2017-05-02 08:29:45 也许没有网络和出国,老闫在国内可能就像是一遗世独立的高人,冷眼看花开花落、你方唱罢他登场,不发一言,心底门清偷着乐;网络让你在海外潜水垦荒,硬是种出来了高产田!也庆幸这网络让我们读你的文章成为可能,感谢你多年笔耕不辍!!第一次读到你的一篇博客,然后我用了2个月所有的业余时间读了你全部的文章,必须说是很震撼,很多疑问找到了答案,很多似懂非懂的问题立即在你的逻辑方式下昭然若揭,我注册文学城号也是为了能在你的博客下面写几句,文学城我总共发了不多的留言,你这里超过了一半!
toby嘛嘛2017-05-02 07:59:41 谢谢你长期的文坛耕耘,非常喜欢你的文章!
redwest2017-05-02 06:25:37 错了, 人文关怀。
格拉斯哥流浪者2017-05-02 06:23:18 润涛阎V5
redwest2017-05-02 06:00:51 文学城里的很多博客文章是可以上地摊杂志的。阎老师的不少文章可以上南方周末, 虽是一家之言, 但经过思考和论证, 值得讨论。
redwest2017-05-02 05:54:23 同意木榆的评论。木榆的文章也爱看,不哗众取宠, 文风散淡, 有一点文人关怀。
yunong20122017-05-02 05:49:06 大师准备封笔了?
plutochen2017-05-02 05:27:05 第一定律:
生命在于忽悠。

第二定律:
政权的兴亡有它自身的规律,怎么得到的政权,就怎么失去。

第三定律:
孩子不像大人想象的那么单纯,大人不像孩子想象的那么成熟。

第四定律:
理性的爱情,是爱自己;感性的爱情,是爱对方。

第五定律:
当强者不把自己和弱者当人看待后,弱者因报复而打死了强者,弱者不再受“杀人偿命”规则的约束了。

第六定律:
天天发脾气的人,要是突然不发脾气了,大家都感恩;从不发脾气的人,要是发了脾气,人们是绝不会饶恕他的。

第七定律:
在这个世界上,无孔亦入的是爱情。第三者插足成功,靠的就是在无缝的地方下蛆,而不在有缝的地方鼓捣对方。

第八定律:
要想得到中国人的敬畏,你必须把中国人打服。你只要把中国人打服了,中国人就不说你是纸老虎了。

第九定律:
任何一个社会惯性系一旦形成,它就必然走到终点。

第十定律:
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与该国的律师占人口比率相吻合。

第十一定律:
自制力低下的人其表现特征只有一条:怎么舒服就怎么来。这里的舒服当然是指眼前。

第十二定律:
政治的核心法则不是欺诈,不是争斗,也不是妥协,而是异化。

第十三定律:
凡是大兴土木想建功立业的朝代都是短命的。

第十四定律:
伟人由两部分人组成:也就是正态分布钟形曲线两边极端部位的人。但有一个先决条件:做善人好人要做到家;当流氓恶棍要当到底。否则,前功尽弃。正因为达到这个条件的人太少,以至于中国历史上留下了为数很少不令后人唏嘘遗憾的伟人。

第十五定律:
真理常常不是在少数人手中,而是在一个人手中。绝大多数人并不掌握真理,但在争取个人眼前利益方面,绝大多数人并不傻。

第十六定律:
一个有勇有谋的男人,或玩政治、或玩钱、或玩女人无可厚非,但你不能既玩政治又玩钱又玩女人。

第十七定律:
中国社会是由白道、黑道、邪道这三道构成的一个球体结构。

第十八定律:
如果继续走专制制度的路,那你就绝不能把暴民的动乱“消灭在萌芽状态”!因为这必然导致滥用武力,而且维稳的规模越来越广泛,最后必然走到草木皆兵的地步。

第十九定律:
在一个结婚后十年内的家庭,房子空间越大,夫妻感情越淡薄,离婚率越高。

第二十一定律:
作为一个政治家,有自己的打手是可以的,但绝不能只有一个打手。要么没有,要有就至少同时有两个,而且俩打手是平级的关系。

作为一个政治家,绝不能与自己的打手分享女人,与你爱她不爱她无关。

第二十二定律:
不同的两个或以上群体(包括血统上不同的民族甚至不同的语言,或者血统上相同但不同的信仰)组成的国家,如果这个国家有潜力实现或者已经当上霸主(至少是一方霸主),那么,不同群体便可以统一在这个国家内;如果这个国家没有潜力实现或者保持霸主地位,就应该允许各个族群独立出去成立不同的国家以避免动乱。

第二十三定律:
别以为某种文化是随机发生在某国家或民族的,该文化之所以经久不衰,它一定是有利于统治者或统治集团的。

第二十四定律:
政治骗子也是一步步从小骗到大骗走过来的。在这个过程中,骗子本人一定也经历过被骗。这就导致了一个恶性循环。所以,当你看到一个巨大的政治骗子骗人总是成功,有非凡人所能想得到的骗术,那表明他一定有过常人想象不到的被骗经历。

第二十五定律:
任何理论成为本本主义的时间都不能超过一两百年,如果一个经典理论成了民族的本本,那一定要在200年内烧掉。

第二十六定律:
伊斯兰世界王室的后代世世代代是王室,穷人的孩子世世代代是穷人,因为地球资源就那么多,他的后代当王室,你的后代就当不上了。
Nada-KU2017-05-02 05:01:27 非常非常喜欢您的文章,受益颇多。
东湖绿道2017-05-02 03:58:28 希望继续写下去。千万别停。好多写手写写又停了,真是很遗憾……
莲盆籽2017-05-02 03:39:57 我迷信名牌,榜上第一名当然想读一读。可是我对毛泽东不感冒,连批判都不感兴趣。修空调不是我主管的家政。还好阎先生有文学作品,以后过来慢慢读。
清漪园2017-05-02 03:28:28 希望文学城给老阎颁奖!数年前,我因为要给老阎留言才注册文学城的。老阎,谢谢您多年来的勤奋笔耕,在城里璀璨的群星中,您是最明亮,最耀眼的那一颗。
中年呓语2017-05-02 03:19:13 你的文章伴我在海外成长。没有阎先生文章读的日子不知会怎样,只是享受知识的乐趣少了。请一定多写,随便写,什么题材我都喜欢。即使写半不啦,以后加续集时重读,又是一个整集:-)
LaBrisa2017-05-01 23:11:13 深刻与幽默共舞。
ROYALGALA2017-05-01 21:54:45 我喜欢看老阎的文章
山里人家1682017-05-01 21:53:19 是用的真名啊,佩服!看过老阎的许多博文,包括那篇关于空调维修与保养的,老阎真是个能文能武的全才。
麻辣蹄花2017-05-01 21:33:44 只看不留言是耍流氓……哈哈……谢谢老阎的博客,让我受益匪浅,真正做到了开启民智!
blueflame2017-05-01 21:24:27 一篇没拉下,喜欢,谢谢
十五的月亮2017-05-01 21:11:26 一直喜欢老阎的文章,敢说真话,今天才知道用的是真名,
智者不惑2017-05-01 20:52:48 《七律·润涛吟》

才子润涛多好文,读者盼阅博客万。
笔锋弛骋文学城,言语犀利批独裁。
大人大气大手笔,高明高见高风范。
五毛恨其气难消,老乡情谊被断桥。
四则旧舍2017-05-01 20:36:03 回复 ‘苑启程’ 的评论 : 曲啸一篇,是经典中的经典。要流传后世的。
worldcity2017-05-01 20:26:48 看您写的文章是一种享受,不过有些文章真不太适合头脑狭窄的人看,被指责恐怕也是难免的,只能把心放宽点了。

coach19602017-05-01 20:15:34 我猜很多人有类似老阎的经历。我93年初开始读【华夏文摘】,那里有个出名写手叫王伯庆,和我还是校友,据说就住在我前一排的单元里,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大侠。

华夏文摘对我来说太高大上了,TMD注册了很多次都不能成功,不能发言评论更别说发表文章。印象中华夏文摘上的作者们自己也NB哄哄阳春白雪的紧。

2006年去老同学家做客,碰到一些晚辈小留学生,听说我只认识【华夏文摘】就笑话我是老迈昏聩。他们说有个WXC文学城挺不错,随便些什么都有机会发到网上。又过了几年我才溜达上了WXC,2013年开始试着写写小文发上来。现在我也可能算是在WXC混了一个脸熟,哈哈。
向阎兄致谢,致意!
longhorn2017-05-01 20:12:16 感谢老阎. 我基本上一篇不拉.
入怀2017-05-01 19:59:18 我是润涛先生博客的铁粉,感觉收益很多。先生的博客也一定启发了很多国人,希望润涛先生博客一直开下去。
尘之极2017-05-01 19:57:01 嬉笑怒骂 ,真真假假,皆成文章!
苑启程2017-05-01 19:55:58 印象最深刻的一篇 -“共和国三大演说家之一”的曲啸在美国遭遇滑铁卢 – 谢谢老阎!
四则旧舍2017-05-01 19:47:55 “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上的事全知道” – 这句用在阎兄身上,不算夸张。
雾里南洋2017-05-01 19:23:29 以前上研时老师和我讲过,不要怕挨骂。有人骂是好事。当然那是指的是学术观点上的骂。以后有过来人告诉我爱的反意词不是恨,而是漠然。有人恨你说明还有人对你动了真感情。
在满脑袋糨糊的国度里,老阎这种清晰的头脑本来就很扎眼,没人恨就不对头了。老阎如果有空,可以考虑弄个YOUTUBE频道,以便让更多的人爱你恨你。
木愉2017-05-01 19:14:50 老阎一字一字码万言书,都是自己的思考,不容易。
icegene2017-05-01 18:37:37 虽然有过几句争执,但更多的是启发和享受,谢谢老阎!
yamyam2017-05-01 18:32:54 居然抢到了,哈哈,原来网名是你真名。你好像是每个人写20周年都避不过的人物。另外,家父也是河北人。
yamyam2017-05-01 18:30:51 快抢沙发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