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颜宁剽窃实锤与中国政府应该调查此案

润涛阎:颜宁剽窃实锤与中国政府应该调查此案 (2019-07-29 12:11:34)

 

(一)颜宁2014年《自然》发表的葡萄糖载体论文剽窃他人成果的实锤

 

有用马甲在网上帮颜宁洗地的建议润涛阎去找《自然》杂志揭发颜宁剽窃一事。我写信了,也给当初在媒体上赞扬颜宁在2014年论文的大教授们写信了。就是问他们颜宁论文里的内容,他们能否帮她找到反驳的理由。如果能找到,告诉我。我还在等回音。

 

颜宁团队剽窃他人成果的证据全部在她们的论文里。根据法律用语,颜宁在该论文里对剽窃他人成果供认不讳。证据确凿,实录如下:

 

1.论文剽窃的实录原话是(The original sentence of her Nature paper(p.124) is quoted here:) “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Where does the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come from?

 

为了防止翻译的不公平,那我用谷歌翻译,把颜宁的论文剽窃实锤翻译成中文:

 

颜宁团队如此明显地剽窃了他人“发表过的生化资料”,作为自己论文的科研成果。道理很简单:

 

A + B = C; 

 

A = 颜宁团队的结构资料; 

 

B = 颜宁论文剽窃来的“生化资料”;; 

 

C = 颜宁论文的成果—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 (Fig. 5  in the 2014 Nature paper). 

 

B = C (请看我以前的博文图片,颜宁的图5 与Yan/Maloney 发表过的一模一样)

 

颜宁博士无法反驳她自己的论文,帮她洗地的无外乎以下几个说法。详情如下:

 

  1. Yan/Maloney 研究的葡萄糖载体与颜宁团队研究的葡萄糖载体不是同一个蛋白。那么,我们看看颜宁的论文里是怎么说的:

 

 “Conclusions derived from such analysis may be generally applicable to other uniporters and proton-coupled symporters.” 

 

 

 

Uhpt, Glut1 和 “other uniporters and symporters” 都是同一家族的载体(Microbiol Mol Bio Rev. 1998, 62:(1)1-34), 颜宁说她们的研究结论(注意是结论,不是假说)可以用于同一家族的其它载体,也就是说,Glut1 的结果可以用于同一家族的Uhpt,那同一家族Uhpt 的结果也同样可以用于同一家族的Glut1. 除非颜宁发现在同一家族的载体里,还有不同的工作机理与模型。地球人连这样的预测都没有,她也没说过她是这样预测的。

 

 

 

颜宁自己论文的内容,完全彻底堵死了任何反驳她剽窃了他人成果的路。

 

 

 

  1. 颜宁论文剽窃 “发表过的生化资料”可能不是来自于Yan/Maloney 两篇论文,而是来自于另外的论文。

 

 

 

到目前为止,只有Yan/Maloney 找到了一个生化途径:“分子探针+半胱氨酸扫描+放射性葡萄糖分子底物”一步步探索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机理,是唯一能给颜宁团队提供的“生化资料”来源,令她得出葡萄糖载体Glut1的工作模型。这其实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即使有另外的科学家找到了另外不同的办法获得了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模型,那丝毫不影响颜宁论文剽窃了他人成果的结论。

 

 

 

其差异只在于:她要么剽窃了Yan/Malony的科研成果;要么剽窃了Yan/Maloney + 另外一实验室的科研成果。因为如果还有另外一家,那这三家的结论都是一样的,Yan/Maloney 发表在前,她无法绕过去。

 

 

 

  1. 杂志对参考文献的总数限制不是剽窃他人成果的理由,因为颜宁可以减少自己论文的引用。

 

 

 

我的信只问他们一个简单的问题:颜宁博士自己论文里的“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谁发表过的?在哪里发表的?我还在等他们的回应,如果他们能找到帮她反驳的理由就告诉我。

 

 

 

下面的介绍并不重要,那是内行才能明白的科学细节。最重要的是:颜宁认可她的结论是靠“发表过的生化资料”而得出来的。她只需要给出“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谁的就完事了。如果是她自己发表过的,那当然不属于剽窃。可她没给出她在哪里发表的,也搜不出来,她也拒绝回答这一最简单最直接也是最核心的疑问。

 

 

 

Dr. Nieng Yan knows that “biochemical data” should be required to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Structural analysis is based on crystalized protein so that there is no way to confirm that the conformational change really happens. For example, CFTR was believed by the field that the inward- outward-facing conformational change should happen as it was a carrier. In 1992, scientists published a paper and showed that the conformational change should not happen, because the biochemical data obtained from active CFTR protein confirmed that CFTR is a channel (Cell, 1992, 68:809-18). 

 

 

 

The first model prediction (outward- inward-facing conformational change) came from the Na+ pump study by Jardetzk in 1966 (Nature 211, 969-970). However, it must have scientific evidence to show that the sugar transporters really work the same way as the Na+ pump prediction. There should be at least one amino acid (aa) in the translocation pathway of an active form protein which can be approached from both sides of the membrane by a sugar analog probe, and at least one aa can be approached from only one side of the membrane. That’s what Yan/Maloney did and the results were published in Cell and PNAS. 

 

 

 

英文大字典给剽窃的定义:plagiarism definition: the practice of taking someone else’s work or ideas and passing them off as one’s own. 就是说,把他人的结果或想法搞成是自己的行为就是剽窃。

 

 

 

(二)为何中国政府应该对此剽窃案进行调查?

 

 

 

在所有的论文不当行为里,剽窃是最需要胆量的,因为那是自己白纸黑字写上去的,一旦被揭穿,毫无反驳的可能。而造假就很难被揭穿,尤其是公开表明其技术登峰造极,他人难以做到的论文。这给想重复的科学家造成心理上的恐惧:你重复不出来,那是因为你的技术不行。那就需要很多人重复,最后证明所有的人都无法重复,造假才会被揭穿。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人去重复他人的研究成果,除非是可利用的技术工具,比如韩春雨的“第四代”。

 

 

 

颜宁博士在论文里公开讲她的结果是靠“发表过的生化资料”得出的,除非其“生化资料”来源于她本人的实验室发表过的论文,否则,她就无法反驳她剽窃了他人成果的实锤指控。那么,一个连剽窃都敢为的科学家,其科学态度是极其令人担忧的。

 

 

 

人类历史上有过惨痛教训,比如上世纪里的苏联最著名的科学家李森科。他的成果就好比润涛阎家的水果树:硕果累累,压断了枝条级别的。他有斯大林和苏联政治局的强力支持,加上他扬言他的论文技术要求极高,都是他人没办到的他办到了。就等于给想重复他试验的人巨大的心理压力:你花精力和时间重复我的试验,你重复不出来,那是因为你笨,水平不够。

 

 

 

那高产大科学家李森科的科学骗术是如何被揭开的呢?因为他的成果具有强大的利用价值,无数科学家们就跟着他的结果继续搞下去。然而,任何结果都不会有。久而久之,就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怀疑他的试验结果是伪造的了。当权者总误以为自己才是玩弄政治手腕的,而事实上,苏联政治局包括斯大林都被李森科玩弄于股掌之上,为他站台,给他无数资金,被他骗得跟傻子似的。

 

 

 

科学研究,能想到新的方法,或开辟出新的学科,是最难的。重复出来他们的试验结果则是不难的。当你听到某科学家反复表白自己搞出来的是他人由于技术水平低的原因而搞不出来,你如果不继续投资下面的研究,你无所谓损失。如果你想根据这样的结论继续搞下去,你需要想想这里边的猫腻。

 

 

 

我这阵子在查看颜宁团队的研究结果在中国媒体的报道,结果发现有数万条搜索出来的她的蛋白结构研究结果与造新药有关。我用“百度一下就可知道”搜索:“根据颜宁论文,造出的新药”,看看有没有在这方面的结果,搜出来的数以万计的媒体报道, 逐条查看特别耗时,到现在也没找到任何新药上市了,就是说新药是根据颜宁博士发表过的论文作为靶点造出来的。当然,这不是说就真的没有,只是说还没搜出来。搜不出来不等于没有。我不是在造药领域,只能靠网络搜索,上万条地查。中国政府就简单多了,有审批新药上市的机构,哪些药是根据颜宁团队的解构论文造出来的新药,政府部门清清楚楚。

 

 

 

中国政府的媒体包括电视台都为颜宁、施一公的解构能造新药站台过,这在西方是绝不会发生的,因为这样的宣传会令无数投资人看准了能赚大钱造出新药的机遇而不惜血本也上马,到头来如果是巨资打了水漂,那电视台就会被告。

 

 

 

那么,中国政府是否投资了?民间是否有人根据电视台的宣传而不惜血本依照颜宁团队的论文而从事造新药了?我查不出来情况到底如何。如果颜宁剽窃他人成果的事都敢干,那对她总是说她们技术高到顶级的言论其目的值得怀疑。这当然不是说她们的技术水平不是超一流,这很可能是真的。然而,作为在生物技术领域干了几十年的我认为,生物技术就是生物技术,是应该很容易被掌握的。就算中国只有清华那三台昂贵的千万元级别的冷冻电镜仪器,可世界上还是有超过200台这样的仪器在使用。我的意思是说:中国政府应该调查颜宁博士的2014年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是否是剽窃=“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否出自她早前发表过的论文,对她的科研道德与遵守规则的定性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剽窃都敢干,那在投巨资造新药开始前就应该找到另一实验室就用清华昂贵的仪器重复一下用于造新药的论文,以防止血本无归。如果颜宁博士能给出她2014年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的论文里“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来自于她自己的论文,那她的科学态度是毋庸置疑的,即使搞不出新药,那她发表过的论文也是不需要怀疑其真实性的。

 

 

 

我的怀疑是有根据的:如果“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她自己的论文,那她一定在参考文献里标出来,让读者对她以前的贡献更认可:“她并非只在解构领域成绩斐然,也在生化领域有杰出贡献。”那她为何不这么做???据她自己的回应抱怨有很多人电邮给她,她反而不回答简单的问题:“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是从哪里来的?

 

 

 

用马甲帮她洗地“挺颜恨阎”的,无外乎是说那“生化资料”不是来源于 Yan/Maloney,而是来源于他人。这对Yan/Maloney来说的确有差异,但对中国政府来说,没有丝毫差异:不论你是从哪里剽窃来的,是张三的还是李四的,其性质是一样的。

 

 

 

别说那篇论文还有结构的成果。润涛阎没指责过结构的部分。在她电视演讲时,她拿出来的是她的图5: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既工作模型。在美国大科学家最近出版的教科书里介绍的是颜宁的图5,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没有图3图4的结构内容介绍。

 

 

 

读者都以为“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她以前自己发表过的论文成果,不敢相信她胆敢把他人“发表过的生化资料”作为自己结论的来源而不给出参考文献。这是最典型的剽窃案例。中国政府有责任调查此案,因为此论文的研究经费来源根据她自己在论文里的介绍是:”was supported by funds from the Chinese 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grant number 2011CB910501), Projects31321062-20131319400,  31125009 and 91017011 of the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and funds from Tsinghua-Peking Center for Life Sciences. The research of N.Y. was supported in part by an International Early Career Scientist grant from the 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这是她论文给出的资料。为了防止翻译偏见,用谷歌翻译资金来源如下:中国科技部(拨款号2011CB910501),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31321062-20131319400,31125009和91017011,以及清华生命科学中心。N.Y.的研究部分资金来自霍华德休斯医学院国际早期职业科学家。

 

 

 

那么,中国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清华大学都有责任对此剽窃案是否属实进行调查。

 

 

 

(三)为何会有很多人披马甲在网上帮颜宁洗地?

 

 

 

人类的人性中最大缺陷就是群羊效应,这是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进化结果。多数人不看真相,而是根据谁后台硬就跟随谁。如果当年汪东兴联手四人帮逮捕了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四人,人民大众照样敲锣打鼓庆祝一举粉碎“四人帮”。这是科学不可能在中国诞生的原因。

 

 

 

西方人在这方面就好很多,科学家们的求真精神打从烧死布鲁诺后就井喷式发展壮大。因为科学家们终于明白了:当时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站在教皇一边谴责哥白尼布鲁诺的说法是错的,即使烧死布鲁诺,照样改变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最终被接受的事实。这是我给当时赞扬颜宁论文的大科学家们写信“如果他们能找到帮颜宁反驳的理由立刻告诉我”的最根本的支撑,因为他们当初自然认为“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是颜宁自己发表过的论文。他们不可能跟中国人一样披上马甲就认为只要用力洗、只要洗的人多,煤球就可以被洗白。

 

 

 

颜宁又不是第一次写科学论文,非常清楚用“发表过的生化资料”以推理出自己的结论时必须给出该“生化资料”来自何处。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必须给出参考文献。不给出,遇到质问,就得给出自己发表过的论文并对质疑者道歉说当时文章里没给出。如果不是自己的成果,那解释与不解释都是一样的:剽窃。这就是科学的规则,是科学家们都必须遵守的道德和法律。你不能拿中国传统文化里三十六计那一套来对待科学。是你自己发表过的,就是你的;不是你自己发表过的,就不是你的。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这就是科学的特征。

 

 

 

有一个案子非常说明这件事:一位医生在古董专卖店里看到了一件小古董,一看四下无人就悄悄放入自己提包里最底下,不交钱就悄悄溜出去。由于店里有隐形摄像头,保安到门口等着他。当他在出了付款柜台迈出店门的时刻被保安挡住,让他在摄像头的监视下打开提包。后来法庭上他的辩护律师滔滔不绝,讲这医生救了多少人,每年捐款的钱就比这古董价钱多云云。原告律师让他停,回答一句简单问话:这古董是不是医生偷的?少说废话,就回答这一句。辩护律师说不仅仅这家古董店有这东西,其它地方也有。原告律师让他拿出哪个店里还有这东西,因为根据古董店的资料,这件就这家有。辩护律师滔滔不绝也没用,因为医生偷盗的视频在那摆着。别说你忘记了交钱,你一开始就没打算交钱,否则凭你医生的智商和经历,根本就不会忘记付钱。

 

 

 

颜宁的剽窃实锤就是她自己论文里白纸黑字写的内容,用小学生的说法就是:A+B=C,A是她自己的,B是剽窃他人的,C是她论文的结论,C跟B是一样的,也就是B=C。对此指控,唯一的反驳就是拿出B来源于她自己发表过的论文。否则,剽窃实锤,一锤定音。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Dalidali2019-08-08 03:14:01回复悄悄话”剽窃”!

同行,内行之间, 瞟一眼就明白了. 根本用不着大段的Copy/Paste.

 

这和同班同学的期终考试一样, 一个自己不会的题, 有时只要瞟一眼同桌的就明白了!

 

cowwoman2019-08-07 12:07:34回复悄悄话小颜文章当然可以被质疑,但老阎的质疑没有什么道理。难道微积分推导不许人用阿拉伯数字?现在转运蛋白已经被行业推到这一步了,小颜又在这里迈进一步,有什么可叫抄袭的?老阎歇歇干点别的吧。

枕寒流2019-08-05 03:23:01回复悄悄话南侠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20:46:42

见过争作者排名的,没见过非要让别人引用自己文章的。

 

不要捣浆糊。相关度是关键词。俺还没见过假装没看见Cell,PNAS近年文章,然后吹自己是半世纪以来首次发现XX机理的呢。此事是关乎学术界所有科研人员如何引用相关文献的严肃话题,怎可听之任之?

Fanreninus2019-08-04 16:28:37回复悄悄话还有就是人家在那么说以后,从此再也没有那么说了,不信看看我介绍他写的这篇综述吧?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5/24210.html

oceanblue22019-08-04 11:36:47回复悄悄话颜没有给前辈credit,不应该,因为无论如何不影响她自己什么。老阎的论文是间接推理,结论仍然是假想。而颜的结果是实实在在看到了,不再是假想,而是证实了。

Dalidali2019-08-02 13:34:47回复悄悄话回复 ‘Attractivewl’ 的评论 :

同感!

南侠2019-08-01 20:46:42回复悄悄话见过争作者排名的,没见过非要让别人引用自己文章的。

 

老阎你到图书馆看了Oleg Jardetzky的文章,然后硬说是你发明的交变结构模型?别闹了。

Attractivewl2019-08-01 20:13:1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自从五月份阎润涛博士在文学城里披露出大Yan(大阎,阎润涛)与小Yan(小颜,颜宁)关于糖通过膜传输进入细胞的机理谁先提出之争,我一直跟踪。大阎的一系列发表在文学城里的文章论点清晰而到位。反过来,小颜只在五月份在其微博中说大阎“碰瓷”,就再无下文了。大阎给”Nature”杂志去了信,但还未有回音,可能需较长时间才收到回复,也可能没有下文。在这漫长的等待期间。我建议大Y阎与双方有关的Princeton 和John Hopkins联系一下,赢得他们的参与与调查,把真相弄个水落石出。我本人在国内的硕士论文以及在美国的博士论文都是关于化学反应动力学与机理研究的。当然也做过合 成,也长出过晶体,虽然不是生物大分子。尽管所研究的反应体系不一样,但原理是相通的。只培养出晶体并分析其结构,没有动态的数据,是推不出反应机理的。另外一点,作为一位作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在科研项目立项时,大规模、全方位的有关前人的研究文献之学习、钻研并归纳、总结成综述报告是必须的一环。难以置信,怎么小颜就露掉了大阎的两篇重要文献呢?

oceanblue22019-08-01 07:57:35回复悄悄话不能说剽窃,因为颜确实分析的自己的数据。但她确实没有给前辈作出的贡献以credit

Stegy2232019-08-01 03:29:11回复悄悄话回复’Keyo’的评论: “不知为何在你那里无法评论,将我的意见贴在这:”

谢谢专门在此留言。Good points. 回头俺在自己贴下细谈。

Nekono_882019-08-01 00:22:4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别不好意思,直接投稿去Nature吧。说不定上封面呢。说你要看精神医生,你还不相信。真是没治了。

山丘-2019-07-31 21:58:06回复悄悄话艾玛 真是网络时代了呀 小学生也好意思写科普了 还到处一遍遍的打广告 哈哈哈

SwiperTheFox2019-07-31 21:36:24回复悄悄话不好意思, 下面这贴本来不是想贴这儿的, 说明一下。

SwiperTheFox2019-07-31 21:34:50回复悄悄话借宝地又喊一声,对科学本身有兴趣的请移步 批阅拙文。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二)--蛋白质的四级结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784.html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一)--什么叫机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699.html

Keyo2019-07-31 20:23:16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不知为何在你那里无法评论,将我的意见贴在这:

 

有道理,提两点意见:

 

  1. “俗称喇叭口朝外”和“俗称喇叭口朝里”两构相似无比要,去掉这两个构相就会形成一个完整循环。

 

2.循环应该是顺时针方向。严格一点的话,顺时针方向为长箭头,逆时针方向为短箭头。

SwiperTheFox2019-07-31 19:06: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都来这儿做广告:)

 

对科学本身有兴趣的读者请移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699.html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一)--什么叫机理

Stegy2232019-07-31 18:48:44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的评论: “颜2014图5所依据的基本模型(注四构象循环)是行内“路人皆知”的”

 

基本同意Fox这一说法。拙文也从一个角度对此做了一点解析。“三脚猫看阎颜之争 – 俺也有个构象转换模型”。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5502/

欢迎光顾敝舍并指正。

ft2019-07-31 17:16:25回复悄悄话回复ans 的评论:

阎说已经写信给自然杂志了,正在等回信。说明阎对自己的质疑是很严肃认真的。如果出版社不回复,阎仍然有权利质疑。

 

你说在小颜眼里,润涛阎什么都不是。请问此话怎讲? 为什么?谁赋予小颜这样蔑视别人的权力?这话是你代表小颜说的吗?

有理说理,如果你也是所谓的科学家,说出这样泼妇骂街的话你不觉得无耻吗! 一众数不胜数的著名科学家们,比如居里夫人,爱因斯坦,牛顿等等等等,他们对科学和人类的贡献巨大无比,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说出这样无耻傲慢的话。颜有你这样的支持者真是丢脸啊。希望你这无耻的话仅出自你的口,不是代表颜说的。

 

*************

ans 发表评论于 2019-07-31 14:33:47

小颜不需要回答你任何问题。在她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就像物理学家需要回答自称造出永动机的民科吗?要闹,你去找发表她文章的专业期刊,找评审她工作的同行教授科学家,找评她院士的美国科学院。别扯没用的,把回信拿出来。

冥王天蝎2019-07-31 16:12:5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不得不说,目前我没有发现博主说的在逻辑上有任何问题。颜宁的工作的确应该受到质疑。感觉你的反驳都较牵强,不过反驳精神可嘉,值得鼓励。所以,我建议更多科学家参与论证评判此事,不仅仅限于某个窄的行业圈,也不仅仅限于文学城博客。

SwiperTheFox2019-07-31 15:51:45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还有一点必须受清楚:

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这句话,说该模型以前是有动力学实验提供的证据。 也就是说模型存在于阎文之前。

 

阎这篇提供了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证据再Compelling, 模型也不是阎润涛的。

SwiperTheFox2019-07-31 15:48:53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我认同你对阎润涛文章贡献的评论,但是你的评论与阎润涛的Claim是不同的。

 

早想说这句话: 如果阎润涛说: “我为颜宁的工作,特别是为AAM模型,第一提供了重要的生化证据“。 我们大家都为他欢心鼓舞, 表示佩服。 但是他非说

 

1。 这模型是他的 –与事实不符。

2。 做出葡萄糖模型的只有他与颜宁两家–这与事实不符。 早有1973年动力学实验,后有2013年Iancu和 Madej两篇论文,都基于与颜2014相同的基本模型。

 

而且这是回答了阎润涛的吹毛求疵。 至少四五个实验室, 研究的相似的蛋白:LacY, GlpT 等等等等,都是用类似的模型。 颜2014图5所依据的基本模型是行内“路人皆知”的。 怎么就成了阎润涛的了? (注: 颜在2014图5中加了自己重要的贡献, 所以称为”working model” 。 )

 

1966年经典都不可以与牛顿定律比肩, 更别说阎润涛提供了证据。

 

冥王天蝎2019-07-31 15:43:41回复悄悄话以我个人的审稿经验和经历,一般来讲,使用“compelling”来评价一个人以前的工作是非常少见的,除非被评价的这个工作的确做得非常好,基本上就是最高水平了。“general”也是一个非常高的评价,也这是一个“model”所最应追求的。

冥王天蝎2019-07-31 15:34:58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compelling”意指“引人注目的”、“令人信服的”、“紧迫的”等,不仅仅只“重要的”。“for a general model”确有建立自己模型的含义。一个已经建立的模型没有所谓“过时”一说,只有对与错,就好比量子力学与相对论的建立不会使得牛顿三定律过时一样。但错误的模型就不同了,例如,早建立的地心说是错的,而之后的日心说是对的,就太阳系来说。

Wtp0032019-07-31 15:21:3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细菌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里指的是实验材料,所以支持颜的就想当然。

正话反说而已。

自然杂志连收到信的回复都没有吗?

SwiperTheFox2019-07-31 15:20:01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请看人家的用词说: 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阎润涛为模型提供了重要证据,不是说阎建立了自己的模型。

 

Mueckler从1999到2009年发了12篇GLut1的论文, 加这一篇13篇。 1999两篇还引阎,2004后的好几篇都没引。 为什么: 阎的贡献已经“过时”了。

SwiperTheFox2019-07-31 15:13:4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那些没有专业知识,没看过paper的粉丝就算了,你到底看过颜2012没?

 

谁说做结构晶体的文章就不(可以)做生化实验了?

 

颜2012 图2b, 3c, 4d, 5c 是晶体,是结构实验还是生化实验? 她这一篇用于生化实验的突变数量就跟你1995那篇差不多。

 

她在2014年讨论里引了一篇Iancu的结构的文章,但是引得生化实验的结果,你是没看见还是没看懂?

冥王天蝎2019-07-31 15:08:27回复悄悄话”Yan and Maloney (21), using a cysteine substitution experimental approach, have defined three distinct regions within putative transmembrane helix 7 of the bacterial glucose 6-phosphate antiporter, UhpT. They discovered that amino acid residues were either accessible to pCMBS only in intact cells, accessible only in inverted membrane vesicles, or accessible in both circumstances, depending on their relative location within the transmembrane helix. Residues close to the exoplasmic membrane face fell into the first category, residues close to the cytoplasmic membrane face fell into the second category, and residues near the middle of the helix fell into the third category. They interpreted their observations in terms of the classic single-site membrane carrier model (3, 4), where one would expect amino acid residues involved directly in substrate binding (in the middle of helix 7 in the case of UhpT) that become exposed to both aqueous compartments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transport cycle. Residues that lie on the exofacial side of this region may only be exposed to the exoplasmic compartment, and residues that lie endofacial to this region may only be exposed to the cytoplasmic compartment. 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THE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Vol. 272, No. 48, Issue of November 28, pp. 30141–30146, 1997

 

博主不妨也直接联系Mike Mueckler和Carol Makepeace以及更多直接引用Yan and Maloney的工作的论文作者试试。

ans2019-07-31 14:33:47回复悄悄话小颜不需要回答你任何问题。在她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就像物理学家需要回答自称造出永动机的民科吗?要闹,你去找发表她文章的专业期刊,找评审她工作的同行教授科学家,找评她院士的美国科学院。别扯没用的,把回信拿出来。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9-07-31 13:45:24

细菌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去读颜宁本人在2012年《自然》发表的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细菌homologue是如何详细描述葡萄糖载体从细菌到人体的保守性的。我就用她自己的观点堵死替她辩护的路。说别的没用,她就需要回答一句话:她论文里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哪里来的?是她发表过的吗?

 

我没提她论文其它内容,就需要她回答这句话。简单不?

润涛阎2019-07-31 14:31:47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他就是颜宁的高级黑啊。都是抹黑颜宁的。颜宁把结构的分析结果与生化数据是平行表达的,中间用And连接。颜宁什么时候发表过生化数据研究葡萄糖载体的论文?那她用的是谁发明出来的方法?

Nekono_882019-07-31 14:22:4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看过心理医生了?小阎2014文,图5里提到两篇参考文献(28,29),是结构,不是biochemical data,你还好意思跟在Fanreninus后面乱喷。

润涛阎2019-07-31 14:15:30回复悄悄话颜宁的论文里就提到她的人体Glut1 的结论适用于proton symporter,细菌的LacY就是啊。外行在这里胡言乱语,给颜宁抹黑。

 

她文章就有D-xylose transporter,细菌的xylE,不就是细菌的?

儒子牛2019-07-31 13:56:55回复悄悄话在这件事上我相信闫先生。抛开闫先生的政治观点,这么一把年纪想来不会像颜宁说的碰瓷这么简单。闫先生也算子女成功事业有成,犯不着趟这趟混水,稍微想想就应该能想到。

颜宁用碰瓷这个词,也忒没水平了。

科学界的事,我不懂,但脑子稍微过一点逻辑,里面的水还是挺深的, 支持闫先生较这个真。

润涛阎2019-07-31 13:45:24回复悄悄话细菌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去读颜宁本人在2012年《自然》发表的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细菌homologue是如何详细描述葡萄糖载体从细菌到人体的保守性的。我就用她自己的观点堵死替她辩护的路。说别的没用,她就需要回答一句话:她论文里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哪里来的?是她发表过的吗?

 

我没提她论文其它内容,就需要她回答这句话。简单不?

SwiperTheFox2019-07-31 13:15:32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了颜宁的原文. Fanreninus把颜宁2014整篇论文翻译成了中文.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7/34528.html

Wtp0032019-07-31 13:10:59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此事的是非曲直显而易见啦”

什么意思?你是说显可易见老闫发失心疯,明明自己用的细菌小颜用的人材料 差的十万八干里还脑子进水要求credits?

 

奇怪的是这么显而易见的证据都是外行反反复复说起来没完没一个真懂行的看出来??!!

Wtp0032019-07-31 13:02:1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英文原话:“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这里general model 翻译成一般模型没有完全表达其含义。general 这里有普遍,一般性,通用的意思。也就是说其数据任何(做这种)模型的都有用。

山丘-2019-07-31 12:49:18回复悄悄话打错字了 是“博主”不是“博士” 更正一下

山丘-2019-07-31 12:47:10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首先先不要那么激动 你心平气和的看下博士提到的为啥他觉得中国政府应该介入调查此事 你就明白我为啥这样说了

ans2019-07-31 12:23:47回复悄悄话这就是闫粉的水平????。发表小颜文章的是国际专业杂志,评审她的是国际专业学者,选她当院士的是美国科学院,跟中国政府中国学术界有什么关系!!!这种泼污水的伎俩太弱智了。祥林嫂让人同情,闫与闫粉手段让人厌恶。还是那句话,别扯没用的,老闫把专业杂志和专业科学家的回信拿出来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祝一切安好!支持您的求真执着精神。相信您会从自然杂志社得到公正合理的回应

不过 我对中国政府学术界是不抱希望的 一是中国学术界已经非常腐败了 这种事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 二是中国政府现在维稳意识到了一个新高度 好象网上给维权的帖子点赞都要被约喝茶 大家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尽量不惹麻烦…. 这种气氛下 给他们写信可能是浪费时间

山丘-2019-07-31 12:08:1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祝一切安好!支持您的求真执着精神。相信您会从自然杂志社得到公正合理的回应

不过 我对中国政府学术界是不抱希望的 一是中国学术界已经非常腐败了 这种事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 二是中国政府现在维稳意识到了一个新高度 好象网上给维权的帖子点赞都要被约喝茶 大家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尽量不惹麻烦…. 这种气氛下 给他们写信可能是浪费时间

ans2019-07-31 11:55:50回复悄悄话别扯没用的,老闫把专业杂志和专业科学家的回信拿出来

山丘-2019-07-31 11:53:19回复悄悄话回复 ‘康霖’ 的评论 :

“相信正直较真的学者专家们会鼎力支持老阎的正义求真精神,以保学界不被剽窃捷径所污染,以公道鼓励后辈们努力工作,真正为科学发展作出贡献,并得到应得的认可和回报。” 赞!

同相信!

 

康霖2019-07-31 10:24:16回复悄悄话

Yan/Maloney模型不光是Yan/Maloney的成果,也是John Hopkins的成果,应该知会John Hopkins相关部门,相信正直较真的学者专家们会鼎力支持老阎的正义求真精神,以保学界不被剽窃捷径所污染,以公道鼓励后辈们努力工作,真正为科学发展作出贡献,并得到应得的认可和回报。

 

NATURE现在正以XX速度高速扩张,旗下新杂志几乎覆盖了大多数领域,鱼龙混杂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ft2019-07-31 10:23:41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你的质疑十分简单明确,就是让颜提供她论文中引用的数据的来源,这个数据是她论文中所建立的model的基础,没有这个数据,她的model也不可能建立起来。对这样决定model的数据她在论文中不给出引用的来源实在是让人wonder why why why! 根据你引用她的英文原句,那个句子给人的信息是这个数据是她们提出的,即便如此,也应给出数据出处。

支持你追下去,采纳枕寒流的建议。

在此,也建议颜公开回应阎的质疑,几分钟几句话给出数据来源和出处,如果数据完全是颜自己团队的,到那时,阎公开诚挚道歉。

康霖2019-07-31 10:22:55回复悄悄话

 

Yan/Maloney模型不光是的成果,也是John Hopkins的成果,应该知会John HopkinsJohn Hopkins,相信正直较真的学者专家们会鼎力支持老阎的正义求真精神,以保学界不被剽窃捷径所污染,以公道鼓励后辈们努力工作,真正为科学发展作出贡献,并得到应得的认可和回报。

 

NATURE现在正以XX速度高速扩张,旗下新杂志几乎覆盖了大多数领域,鱼龙混杂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ENTP2019-07-31 08:39:59回复悄悄话联系中国政府好,有了反独裁和推广民主价值

在网上联系广大网友更好,妥妥的民主实践

这下好了,民主和反独裁都有了,一定成功,没跑

润涛阎2019-07-31 08:38:49回复悄悄话研究Glut1(也是颜宁论文的材料)权威,第一个提出由12个穿膜螺旋组成的Glut1葡萄糖载体蛋白的Mike M. Mueckler,利用Yan/Maloney的方法对Glut1的研究发表了超过10篇论文,验证了Yan/Maloney的“生化数据”对葡萄糖载体研究的广泛适用性。他论文的评论:”Yan/Maloney的数据为完全基于动力学机理数据得出的膜载体的一般模型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物理证据。”

 

英文原话:“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这也就是说,颜宁论文里提到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到目前为止只能是Yan/Maloney的方法提供的。包括Glut1 的生化数据。

 

别扯没用的。看葡萄糖载体生化领域顶级权威专家的评论。

Nekono_882019-07-31 06:32:0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阁下,你的认知(Cognition)和短期记忆(short-term memory)已经有非常严重的问题了,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大阎此贴的第一段已经清清楚楚表明,他已经给写信Nature了,正在等回音。如果你是真的有精神问题,而不是假装看不懂中文的话,我要向你表示歉意,因为此前我一直认为我是在和一个身心,心理都正常的网友交流。

SwiperTheFox2019-07-31 04:21:07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我支持阎润涛上书给自然杂志,普林斯顿,和美国科学院。也恳请阎润涛不管对方回信是什么内容都公之于众。

 

再陈述一个事实: 阎润涛喊着给自然杂志写信是5月份的事了。 到现在也没告诉大家他写了没有, 发出去没有。 希望见到老阎的行动。

枕寒流2019-07-31 03:55:11回复悄悄话支持学术打假。现在国内对学术腐败不像先前了。没有谁能一手遮天。对颜宁的质疑若是一追到底,应该直书普林斯顿大学和美国科学院了。此事的是非曲直显而易见啦。

城头还有一篇JessAB的评论文。我没有点击。根据其以往立场,也不值得怀着好奇心增加其点击率。

ft2019-07-30 19:00:11回复悄悄话回复newgarden246:不要偏离阎在此文中的关键点,即请颜给出她论文中所提及的”published biological data”的来源,直接针对阎的这个问题回答就行了,这是个极易看懂的问题。

Keyo2019-07-30 16:28:47回复悄悄话没有觉得博主是在网上吵,要讨个公道。

阎文和颜文白纸黑字放在那,就意味着结论已经有了,所有的争论,包括阎和颜的,实际上都改变不了什么。曲解,胡乱引申颜文来洗地不但与事无补,反倒使护颜方面更被动 (博主文中的“实锤”是取自洗地言论的吧?)。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是颜在她下一片有关综述(或论文引言)中,给阎文credit.

 

至于跟贴中提到的“打假”, 实在是不恰当。博主只是提到“剽窃”,而且并没把话说死,目的是要看颜那边如何反应。颜文中作假不太可能吧?不给阎文credit, 也不是完全不留余地的,所以才有那么多争论。

zhonghuaren2019-07-30 15:39:34回复悄悄话对不起、错点了两次。这要是最后能达到一个有利的结果那就算是拍案惊奇的传世经典了

zhonghuaren2019-07-30 15:31:27回复悄悄话老阎打假、有理(论模型)有(实验根)据有节(奏)、希望最后结果是正本清源有利于科学道德规范

zhonghuaren2019-07-30 15:31:23回复悄悄话老阎打假、有理(论模型)有(实验根)据有节(奏)、希望最后结果是正本清源有利于科学道德规范

newgarden2462019-07-30 15:18:07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从5月 份到今天, 颜宁对相关的问题的回答是”碰瓷”, 解释是: 她是以钠泵的模型作为推理动态模型的…..这样的素养再加上这么长的时间, 这答案不是很明显的吗? 还能指望她怎么解释呢? 那不是为难她吗?

 

而这个答案就是:

 

“ 如果不是自己的成果,那解释与不解释都是一样的:剽窃.”

北佛风光2019-07-30 14:28:0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阎博主你这么在网上吵没啥用, 这么隔空要求中国政府介入调查没人会理你。 你给 自然杂志 写了信, 也许杂志社会给你有个回复。

 

你要是心里真的没法接受颜说你碰瓷, 建议你把这篇博文转成英文直接寄给颜宁的系主任(Bonnie L. Bassler, Chair, Department of Molecular Biology, Princeton University), 事关学术声誉系里和Princeton校方自然会过问这这事儿, 会由系里或校方成立一个委员会审查一下。 不过这样做你得考虑承受后果, 就是颜也可以在美国法庭告你诽谤罪。

ft2019-07-30 12:34:30回复悄悄话我并不是阎的粉,也没有马甲。

 

如果颜不能给出”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出处并且有已经发表的论文证明这些数据是颜自己团队做的,颜着实有剽窃的嫌疑。没有数据做基础一切成果都是空谈又怎么会发展出model。所以让人纳闷不解,这么简单的问题颜为何不答阎。

嘎德2019-07-30 12:12:54回复悄悄话回复 ‘危言’ 的评论 : “就往坏了说,这事在学术界不了了之。”

 

为什么最终结果是不了了之?

 

这还要从张益唐的故事说起,张益唐是混数学界的,数学界是出名的没啥油水,就是没钱,数学教授的工资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和人讲,所以业内都是一帮书呆子nerd,是真爱数学的人,所以数学家才会追求真理以及诗和远方。

 

老阎所混的生化界就不一样了,是要砸大把钱才能做实验的,做出来的成果如果可以做成药物等等那更是不得了了,换句话说是在金山银山滴干活懂吗?做生化的科学家也许有真爱,但是很大部分已经钻到钱眼里去了。所以每个生化的山头都是一个涉及巨额金钱的利益集团,任何人想动他们的cheese不是明明白白地找抽吗?

 

人性在海量金钱面前是那么的渺小脆弱,真理等等值几个钱?明白不?

sensei3212019-07-30 12:00:28回复悄悄话很奇怪:剽窃这么大的事,还有实锤,怎么他本人不想,也没有闫粉建议走正常法律程序,起诉她?

唐西2019-07-30 11:34:54回复悄悄话真笑喷了,老阎来打假,方舟子不来都给老阎面子了。

ft2019-07-30 11:15:04回复悄悄话更正:

问网友一个英语问题:

“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这句英语里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我理解为”our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即是颜团队自己发布过的生化数据。即使是她们自己的,也应该给出出处,因为她们是在这个已发布的数据基础上搞得此项科研成果。

如果是别人的数据,是否应该这样写:”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the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我在此加了一个 “the”。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颜都应给出数据的出处。如果是别人的数据,就更应该给出数据出处。

如果该数据是她们自己从前发布的,那就不是剽窃。颜只要公开澄清回答阎即可。回答有那么难吗?

自然杂志审稿专家睡着漏看了。

ft2019-07-30 11:12:21回复悄悄话问网友一个英语问题:

“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这句英语里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我理解为”our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即是颜团队自己发布过的生化数据。即使是她们自己的,也应该给出出处,因为她们是在这个已发布的数据基础上搞得此项科研成果。

如果是别人的数据,是否应该这样写:”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a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我在此加了一个 “a”。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颜都应给出数据的出处。如果是别人的数据,就更应该给出数据出处。

如果该数据是她们自己从前发布的,那就不是剽窃。颜只要公开澄清回答阎即可。回答有那么难吗?

自然杂志审稿专家睡着漏看了。

lostman2019-07-30 11:12:01回复悄悄话中国政府绝对不会管这个事,除非满世界都知道是颜宁剽窃,这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事政府抢着干,像杨振宁的诺贝尔,政府赶紧去监狱看望他老丈人,调查颜宁剽窃这种往自己脑袋上扣屎盆子的事,政府无论如何也不会做的

绝对运动2019-07-30 10:43:24回复悄悄话十亿人民九亿骗,总部就在驻马店。历害国里最不缺的就是骗子。

历害国老科学家还亩产万斤呢。

blue6albion2019-07-30 10:42:25回复悄悄话就往坏了说,这事在学术界不了了之。那颜美女总还有机会上电视,总会有好事者问起2014年解决50年一遇的雄文吧?

 

颜美女要理直气壮并怒斥无耻碰瓷之辈,俺就服了她。要是她象韩寒被问到三重门那样顾左右而言它,那对俺来说这就证明大侠有理了。

 

估计大部分人跟俺一样,对洞察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肢体语言是有点信心的。譬如新中国好不容易拿得出手的文艺作品“梁祝”号称是陈刚、何占豪合写的。但有次看完有他俩和于丽拿参加的电视节目,俺就偏向功劳太半应归陈刚,而何和于责说了亏心话。

嘎德2019-07-30 10:40:50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而颜稿, 记得有说审稿人是搞晶体-X-射线的.”

 

审稿都是匿名的,你上面说法是怎么推断的?

喜洋洋20142019-07-30 10:31:14回复悄悄话非常贊同梁慎勤兄的評論!

通過这這件事我們也了解到潤涛博士除了有冷眼觀世界的锐利視覺,也有與世界頂級科研成果相類比的科研論文,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生,值得欽佩。

名利雖是過眼煙雲,但是名誉還是要維護的。自從「碰瓷」回覆之後,這個爭論己經不僅僅是科學的是非之爭,也是雙方的名譽之戰,争戰的方式不限于文學城內外,爭戰的地點不止于中國美國。所以此爭不會停止此戰終會有結論。

嘎德2019-07-30 10:22:30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阎用了这么大的篇幅来质疑颜,颜不会不看的”。

 

要我来猜,小颜不光是看了老阎的质疑,包括你我的评论小颜也看了!

 

所以小颜你听听我的最佳建议:不回不回打死也不回,风头自然会过去的,小颜你将来飞黄腾达吃香喝辣的时候不要忘记请我吃饭哟。

Dalidali2019-07-30 10:22:09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张益唐的审稿是同行审同行.

而颜稿, 记得有说审稿人是搞晶体-X-射线的. 而阎-颜之争是模型-机理. 请高手”科普”!

 

嘎德2019-07-30 10:16:36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为验证张益唐证明的正确性,普林大教授烧了一理拜多的脑。”

 

说句实话,我很佩服数学界的实证求真精神!

 

老阎的生化界嘛就不好说啦,过几年后我们看看结果就知道了。猜猜最有可能的是什么?是不了了之没有结果!

ft2019-07-30 10:13:55回复悄悄话嘎德,我澄清一下关于政治家和科学家的评论。我指的是他/她们各自的理念而不是人际关系。科学家的理念最终可能会成为科研成果。对于这些成果,无论是抄的还是发明的都是像黑与白那么分明。即使抄也要抄成功和认可的东西。基于这个前提,颜回应阎的质疑是很容易的,尤其作为一个生化专家。阎用了这么大的篇幅来质疑颜,颜不会不看的,为何不回应。

阎的问题也不是刁难性的问题,就是要事实:引用的数据出自哪里。

搞科研的人在读有关论文时,通常也会根据作者引用的论文去进一步阅读追根溯源,这是常识做法。这么简单直接的问题颜为何不回应呢。

blue6albion2019-07-30 10:07:59回复悄悄话恰恰相反,为验证张益唐证明的正确性,普林大教授烧了一理拜多的脑。

 

理清B=C,生化界大佬只怕沉思半晌可以搞定。我就不信这些人里没人会觉得说真话是上选。

Dalidali2019-07-30 09:56:06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看好真相水落石出,大侠维权成功。”

—————-

 

非常难! 非常非常难!

除非颜以这项成果(或文章)获得大奖如诺贝尔奖! 否则, 做做学术报告,提提职称, 甚至评院士等等都很难引起轰动, 变成丑闻, 达到撤稿,道歉. 最大可能是不了了之.

 

Nature , Science,也没那么神圣. 早晚会被中国人玩坏!

想想当年宋祖英的维也娜金色大厅的演唱多么了不起啊! 后来中国歌手成群结队去金色大厅去演唱, 原来给钱就行啊!

可口可乐的”秘方”, 国外的”专利”多么神秘,多么让中国人仰视! 结果王立军一年就搞了几百个专利! 用某无毛的话说:”中国目前的专利比美国,日本,欧洲加起来还多”(大意). 原来也是给钱就行啊!

同样, Nature , Science,也没那么神圣.早晚会被中国人玩坏! 指望Nature, Science,主持正义? 太难了!

 

也许这次不一样! 两个”YAN”! 这么巧? 也许出来混, 这次真得还了!

Justness2019-07-30 09:50:01回复悄悄话不去光明正大的地方仅在无人光顾的偏僻小巷讨公道,光腚拉磨转圈丢人。

嘎德2019-07-30 09:37:53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其实就是黑道也有良心发现”。

 

好,我就等着看德高望重的黑帮元老(自然杂志)出来主持公道,把油麻地大佬(小颜)这样占了中环(发现机理)而不给元朗小混混(声称最早到中环)抽成(引用老阎文章)的“骗吃骗喝”之辈绳之以法,鞭刑五百下,花枝乱颤……残酷的现实是你我等不到那一天了!

 

人家油麻地大佬(小颜,混普林斯顿的)多有风光,元朗小混混(老阎,混哪个不起眼学校?)也就是在元朗穿着白衣服偶尔殴打黑衣人解解闷了(来博客隔岸鞭策)。

 

说起张益唐逆袭是有原因的,数学界证明对不对是一清二白的,是最不黑的帮派,老阎的生化界嘛我只好呵呵了……

SwiperTheFox2019-07-30 09:36:17回复悄悄话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1. 我是指颜宁回答过阎的质疑, 不是说颜宁有新的质疑。

2。 颜宁看没看过阎的文章,我觉得我直接回答了,我说不知道。 但假设她看了也无妨。

 

3 一个晶体的构象不容易推机理(不是不可能), 但是颜宁与其他人做了几个类似的蛋白,每个蛋白做了两三个构象的晶体结构。 这是现在标准的推机理的办法。

 

blue6albion2019-07-30 09:17:28回复悄悄话有人的地方必有政治是没错,可硬把学术界往黑帮上套也未免太以偏盖全了。

 

总有人自以为什么都看透了,什么都是黑道白道阴谋阳谋。其实就是黑道也有良心发现,也可以有真善美,只是相对难得些而已。

 

相信学术界讲理的人多。张益堂的审稿人难道不是认理不认人?看好真相水落石出,大侠维权成功。

嘎德2019-07-30 08:41:44回复悄悄话接着上面的讲。

 

小颜相当于混油麻地的黑帮,是大帮派,人多势众,地盘庞大,相互提携引用文章。

 

老阎相当于是混元朗的黑帮,是边缘地带的小帮派,人少有谁也少,当然在黑道上没有地位名气,老阎文章引用的少也是没办法。

 

现在元朗小混混(老阎)想挑战油麻地大佬(小颜),还去找老黑帮德高望众的头子(自然杂志)讨回公道,你觉得会有戏吗?

嘎德2019-07-30 08:41:42回复悄悄话接着上面的讲。

 

小颜相当于混油麻地的黑帮,是大帮派,人多势众,地盘庞大,相互提携引用文章。

 

老阎相当于是混元朗的黑帮,是边缘地带的小帮派,人少有谁也少,当然在黑道上没有地位名气,老阎文章引用的少也是没办法。

 

现在元朗小混混(老阎)想挑战油麻地大佬(小颜),还去找老黑帮德高望众的头子(自然杂志)讨回公道,你觉得会有戏吗?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30 08:35:36回复悄悄话颜宁自诩新发现的蛋白质转运进细胞膜的机理就是博主之前发现的,是剽窃。

博主果然不食言,给Nature及一些相关知名科学家写了信说明这一事实,相信那些科学家判断这个事实犹如判断1+1=2。

这个求真过程本身就是科学的一个重要部分,结果也是可预见的:颜宁必将耻辱地跌下神坛。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她的帮助,拿别人的不对,认错改正并物归原主才是正道。

嘎德2019-07-30 08:29:30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科学家和政治家不能相提并论”

 

你象老阎一样混迹过科学界的话,你就不会这么天真了。

 

科学界比政治界还黑,科学界就象黑社会,也是需要拉山头的!新来的混混(博士)先拜见老大(博导),老大先给你一条街道(科研课题)管管。小弟在街道上混的时候都要按黑帮老大的规矩办事(要吹捧博导以前的工作),如果小弟以为自己了不起想独立出来(不安博导思路做研究或推翻博导以前的理论),那肯定是被黑帮大卸八块尸首不全(拿不到博士或不推荐工作,前不久大出风头的数学家张益唐就是例子,当然张益唐后来算逆袭了,苦尽甘来自己混成了老大)。

 

小弟混成黑帮干部后(当上tenure教授)还必须继续给黑帮老大上供(引用主流文章),这样老大才会叫你来参加黑帮大会(科学年会),在分赃的时候赐你一份(审批通过你的科研经费)。

 

你说,科研界黑不黑?

blue6albion2019-07-30 08:07:14回复悄悄话某叔表现真轻浮低俗,怪不得被卖帮人数钱还自鸣得意。

雨女2019-07-30 07:30:0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在哪里?我非常想看她是怎么回答的?不是碰瓷那一次。彦宁有新的回答了吗?

 

另外,你上次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你:你觉得彦宁读过润涛阎的文章吗?同样的问题我也问了凡人。凡人回答我:肯定读了,因为彦宁是一个很好的科学家。你的回答是:无论彦宁读没读,都不需要引用润涛阎。其实我只需要知道,读了,还是没读。你也许跟我一样不知道。但是我猜她读了。

 

最后我有一个新问题:对于一个蛋白质,如果只做晶体结构,没有机理部分。那么他的意义是不是就像做DNA序列分析一样。我们搞清楚了身体里的所有DNA的序列。再原始一点,就是我们搞清楚了人体的结构。我们有搞清楚了DNA序列。现在我们又搞清楚了蛋白质的晶体结构。我们搞清楚了这么多结构,序列以后的目的是什么?

 

最近天气炎热,顺祝夏安!

 

lilywanda2019-07-30 07:04:25回复悄悄话@firstuncle: 你调侃得太过了, 老阎是认真的。对待学术科研严谨的态度是应该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天赋和毅力做科研的。

firstuncle2019-07-30 06:36:58回复悄悄话老闫啊,我真有点同情你了。如果你没有100%的把握扳倒对方,干嘛撅着屁股给蹭你热度的小虾米机会?人老了健康第一,气大伤身。写写小说,到世界各地转转多好啊。你反复纠结,不但心理受损,菊花还不断被闻屁的骚扰何苦呢?

firstuncle2019-07-30 06:36:56回复悄悄话老闫啊,我真有点同情你了。如果你没有100%的把握扳倒对方,干嘛撅着屁股给蹭你热度的小虾米机会?人老了健康第一,气大伤身。写写小说,到世界各地转转多好啊。你反复纠结,不但心理受损,菊花还不断被闻屁的骚扰何苦呢?

lilywanda2019-07-30 06:36:49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是颜的托;fanreninus 是趁机提高自己的关注度。

ft2019-07-30 06:05:55回复悄悄话回复Wtp003,科学家和政治家不能相提并论。政治是一个模糊和黑箱作业的东东,此处不是讨论政治,本人止步于此。而科学的东东大多和黑与白一样分明。如果一个享誉科学界的科学家不能用科学的态度和言辞来回答质疑,扔出一句”碰瓷”,这难道不是和市井骂街一样吗。

如果除了回答碰瓷外,她的另一个选项就是像神秘的木大人一样一问三不知,哈哈,这质疑就更大了。

Wtp0032019-07-30 05:57:18回复悄悄话预言一下若真有一天真相出来,颜的experiment 就是在闫的基础上designed.

理由?

走过Maze的应该知道最困难的是什么?若有人指明方向意味着什么?

颜的工作可以说做的又快又好,不是一般的快可以说整体工作出奇的顺利没什么弯路,只能有二个可能;

1.颜是天才,不仅这个是这样,其它工作也差不多。

2.前人工作就是指路明灯

SwiperTheFox2019-07-30 05:45:06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这个我也早已回答过了: 四象图不是颜宁的发明, 颜宁也没说四象是自己的发明。 在四象的基础上加上门闩与大门是颜宁对机理的贡献。

 

颜宁杰出的原因不是因这四象图,而是结晶Glut

Stegy2232019-07-30 05:38:21回复悄悄话有一个事实好象还没人提及。俺也是最近才读到,感脚应该拿出来,至于如何解读恐怕仍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小颜2013 三月己发一篇综述。“Structural advances for the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MFS) transporters”. Trends in Biochemical Sciences 2013. 38:151-159. 文中一节专门讨论了”Alternating Access”. 图3a画了四象循环图 (名为schematic diagram to illustrate the alternating acc as mechanism)。这是MSF大家庭的共同属性之一,当然包括了GLUT. Nature2014’工作模型中的四象循环图实非首次发行的惊艳之作。

Wtp0032019-07-30 05:35:47回复悄悄话“ft 发表评论于 2019-07-30 04:32:11

当初用”碰瓷”来回答实在是太low了,真有损于她在科学界享誉的形象。有理说理,科学家不更应如此吗。”

 

不用”碰瓷”回答用什么回答呢?真要讲道理就只能像Mueller 一样一问三不知了

https://m.youtube.com/watch?v=lYgKrDMPHm8

当被问什么时候知道用的政治对手提供的假材料?只好装糊涂,可惜不知道”碰瓷”一词

同样当被问到什么时候认识到通俄们根本不存在(因为第一天就知道),怎么回答?不回答是唯一选择

Stegy2232019-07-30 05:21:45回复悄悄话回复’Tang71’的评论 :

  1. 实指 Based on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our as well as others)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那样的话此处应该列出具体引文来。
  2. Based on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others)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此处应该列出具体引文来。

Stegy2232019-07-30 05:19:33回复悄悄话回复’Tang71’的评论:

关于“Based on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目前己知有数种解读法:

  1. 实指 Based on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our)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2. a) 按英文很好的网友JessAB 第二个“our” 就是多余的了,去掉就是了。
  3. b) SwipeTheFox有篇博文指出过这biochemical data 指Nature2012’中关于ICH 的突变和生化测定实验结果。ICH 确为工作模型中的第二点。如果完全是这样,Nature2014在此处应列出自己的Nature2012( 前面己引了,不会增加引文数目)。

ft2019-07-30 04:32:11回复悄悄话当初用”碰瓷”来回答实在是太low了,真有损于她在科学界享誉的形象。有理说理,科学家不更应如此吗。

SwiperTheFox2019-07-30 04:31:54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颜宁已经回答过了, 不止一次。 时间用来做研究,比用在澄清已经澄清过的事实更有用

Tang712019-07-30 04:22:17回复悄悄话Maybe the language was meant to be “On the basis of our …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 …”.

ft2019-07-30 04:18:38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即使阎的结果与颜的不是最相关的,阎质疑了颜这么多次,颜至少可以回答阎的问题。如此视而不见岂更增加了别人对她的质疑。

ft2019-07-30 04:12:45回复悄悄话Fanreninus和阎是一个政治战壕里的战友,尊敬你们对颜阎有关科研结果一丝不苟和认真争辩的态度。

 

此处调侃一下。因为坛子里也需要轻松的气氛啊:)

SwiperTheFox2019-07-30 04:10:48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老阎的论证很核心的内容是颜宁与他做的结果一样,所以用客观事实比较他们的结果非常必要。

 

退很多步讲, 由于杂志对引用数量的限制,只能引最相关的。Muckler 2009一文以及前面发的11篇都比老阎的更相关。 Mueckler排不上号,老阎的更排不上。

ft2019-07-30 04:03:26回复悄悄话认同梁慎勤的评论。我坚信颜在写论文甚至研究过程中绝对做了大量的有关文献检索和review,这是所有科学家们的必经之路。基于这些review,在她发布的论文里,完全可以一笔点到和带过她是在那个基础上添砖加瓦并有所创新的,这是很容易做到的也是对有关科学家的尊重。颜显然是在有意淡化和不提前人的研究成果。这件事让时间来说话吧。

有人反复比较颜和阎的研究结果有多少不同,这是毫无意义的。每一篇论文都有自己的创新,它的创新都是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创新的而且无一例外,空中楼阁是不存在的。颜至少可以回答阎的质疑:她已发表的生化数据来自哪里,是自己的还是引用别人的还是在别人的基础上的进一步发展。

Dalidali2019-07-30 02:59: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我突然有一个感慨:搞清楚一件事情的真相真的很不容易。”!

—————–

 

没错! 记得阎先生以前就写过一篇”梦鸽要还原真相是多么艰难”(大意)的文章或短评.

 

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觉得是上帝就设计了两个,”YAN”和”YAN”.

唐爽粉丝团2019-07-30 02:52:28回复悄悄话老阎怼小颜,肯定有点儿咸。

sensei3212019-07-29 21:48:40回复悄悄话标题党!实锤呢?那句话你拿来当实锤,贻笑大方。剽窃可是大事,小颜可要告你诽谤的。不过,这正是你想要达到的目的:碰瓷。借小颜来扬名老闫。严重怀疑你的人品。

wodedongxi2019-07-29 21:03:39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这是我看到的最好的回复, 我赞同. with history the final judge of our deeds. 时间会给两人一个公道的.

Nekono_882019-07-29 21:01:5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在读了大阎的故事(一)后,不是反复表示“看了这么多文献,没有一篇文献用模型一词来提阎的两篇论文”吗?怎么又说大阎模型了,能不能不要颠三倒四,自打嘴巴。

Nekono_882019-07-29 20:52:1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又开始转移话题,看过就说看过,没有就说没有。不敢回答吗?

SwiperTheFox2019-07-29 20:37:54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我评价的是:大阎在“润涛阎的科学故事(一)Yan-Maloney模型“一文中他自己描述的模型。

 

请问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 大阎在“润涛阎的科学故事(一)Yan-Maloney模型“里准确地描述了Yan Maloney模型?

 

如果不准确的话,那么的确有必要拿原文来读一读。

Nekono_882019-07-29 20:32:5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就简单一句话,你看没看过大阎1993的全文?你已经对大阎的模型发了这多了的议论了。如果还是没看过,是不是有点搞笑?

山丘-2019-07-29 20:29:50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这就是“stand for yourself” 的意义所在 一方面为己寻求公道 另一方面为别人维护创造一个好的社会环境。

引一个别人说的:It’s important to stand up for yourself because if something is wrong it should be known and brought to the light. It’s good for the soul because no-one should live the wrong. Standing up to anything that’s wrong is showing strength in the character. By doing so creating a better life for yourself and others.

五谷不分2019-07-29 20:28:48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认同!

SwiperTheFox2019-07-29 20:23:33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既然你提我读他老师2011年那篇文章, 现在就告诉你为什么要读这一篇. 这一篇用了老阎同样的方法做了第11个跨膜区的研究.

 

  1. 这篇文章里, 他老师两次引用了阎Cell这篇文章: 第一次在介绍阎和另一组做的实验时说: has provided a way to probe the functional and structural signifcance of specific amino acid residues in LacY, UhpT, and the oxalate…. 第二次在讨论中说的是细节, 不必在此详谈。

 

重点是: 没有评价说,根据阎润涛发明了Yan/Maloney模型.

 

  1. 这篇文章与阎1995年那篇一样, 做了二十几个突变,如果象阎说的那样他1993年就把整个蛋白455个氨基酸都突变了,那1995与2011两篇文章就不用发了。

梁慎勤2019-07-29 20:20:47回复悄悄话我突然有一个感慨:搞清楚一件事情的真相真的很不容易。阎颜事件是有白纸黑字的文章的,从原则上来说,我们只要从文章本身出发进行判断就可以了。然而,就目前的争论而言,似乎人们对文章内容和字句的理解也是有所不同的。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恐怕在短时间内很难有一个明确的结论,很可能在两三年内都不会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不过长期来看,如果阎颜事件所涉及的研究成果的确非常重要的话,那么历史一定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结论,而且这个结论一定是实事求是的。在网络不发达的时期,润涛阎基本上没有任何维权的可能。而现如今网络已经足够发达,加上润涛阎已有的人气,从他实名指控颜宁有学术不端行为的那一天起,历史就一定会给这个指控一个说法:要么润涛阎完全有理,要么润涛阎完全无理,要么润涛阎有部分道理,而且这一部分道理也会被厘清。有人说润涛阎不应该在博客中对颜宁进行指控,而我觉得这是润涛阎的一个选择,我们要尊重他的选择。润涛阎在做这个选择的时候,其实也承担了很大的风险,因为如果他的指控失实的话,那么将来颜宁是可以告他诽谤的,搞不好润涛阎要付出巨额经济赔偿。我想润涛阎也是明白这样的风险的。不过不论这件事的结果如何,这件事本身就有意义:做学术研究,在声称自己有一个重大成果之前,一定要好好查一查前人的工作成果,尽量避免有意或者无意地夸大自己的贡献,当然更不能将前人的任何工作成果占为己有,不可存任何侥幸的心理。

五谷不分2019-07-29 20:17:2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回复。我记得閻先生说过是他和他的老板提出了葡萄糖传输喇叭口模型并用实验证明了这个机制。这个应该是非常了不起的。

Nekono_882019-07-29 20:07:4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我把你5月23日和网友 -达姆TU辩论时说的话,贴出来。

 

? 你所有的信息都是从阎的博客得到的,兼听则明,你先读懂了颜三篇论文再来发表意见。我是看了阎的所有博客和阎和他老师的两篇论文的。  -SwiperTheFox- ♂ (0 bytes) (10 reads) 05/23/2019 postreply 07:11:48

 

5月里就说“看了阎的所有博客和阎和他老师的两篇论文的”,7月里又说,只看了摘要,你有诚信吗?网友达姆TU表扬你“戏精”,看来还是合适。不过话说来,你也有自知之明,也自称过“街鼠”。不好意思,打扰了,祝夏安。

 

对我以上的提问你的回答很奇葩,你说你读了1995大阎的文章和他老师2011年的一篇论文, 加起来两篇。但是我们都知道大阎的摸型是在1993和1995的两篇文章里提出来的,为了支持自已的说法,这里你又来个移花接木。

Zucker2019-07-29 19:53:46回复悄悄话最近在乌友之乡上看到一篇非常长的文章叫《毛泽东与文革大起底》,觉得写的非常好推论非常准确靠谱,把我对建国以后到文革结束所有的疑惑尤其是林彪事件的疑问全部有了答案,真不象乌友之乡风格的文章,不知阎兄是否看过有无看法?

山丘-2019-07-29 19:53:3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后面接下来的第三点到第六点我的理解就是:阎是首创 后来的后人继续进一步验证了这一机理

山丘-2019-07-29 19:46:2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再接着一条条说说 这些其实以前也都说过 老阎也都给过详细的详细。

1966年Jardetzky总结了前人的研究, 提出/“标准化”了转运蛋白的Alternate Accessing Model (AAM)。

这个是钠离子泵机理 主体讲的是钠离子如何在膜上转运的 与大分子糖不同 因为糖与小分子不同 需要糖转运载体的协助 在阎糖转运载体机理模型出来以前 谁知道这两者机理的相似性?这个是靠阎做了大量的分子生物生化实验做出来的 是首创

2。从1966年到1992年, 为数不少的科学家为这个模型提供了大量动力学实验的证据, 其中包括红细胞葡萄糖转运蛋白。 

对的 前人做了大量的工作 不过还是回到阎问质的重点来:分子生物生化实验数据!!! 动力学实验证据是动力学实验证据 两码事 还是代替不了

SwiperTheFox2019-07-29 19:35:42回复悄悄话

回复 ‘Keyo’ 的评论 :

 

对不起,我上一个回答没有答到要点上:做晶体的不是看不起生化实验。  颜三篇与Iancu这篇都做了生化实验。并且Iancu在结果一节里说: The glucose-binding site was identified by comparison with the XylE structure (13–颜宁2012) and was corroborated by biochemical findings with GLUT1 (31-33–即Mueckler从1992 到2009年的三篇生化实验文章)。

 

小颜引Iancu的主要原因是讨论中讨论:Symporter与 uniporter转运机制的不同,而引的证据也是Iancu 的(和颜宁自己的)生化实验:。。。the mutation D27N in XylE or D22N in GlcP led to abrogation of proton-dependent active symport, but not the counterflow activity.

 

晶体结构用不同构象提出的蛋白质的运作机理,的确是生物化学无法比拟的。 比如Forrest 2011 文中几次提到, 仅举一例:Currently, the most stimulating contribution to our understanding of secondary transport is the fast growing amount of structural data on transport proteins. This impact is particularly significant when crystal structure are available for a given transporter in different states.

 

=======================================================================================

有点好奇:Mueckler组和 Iancu组都是做晶体结构的吗?我觉得Iancu组是做晶体结构的,所以得到颜宁引用。读过并掌握论文内容的可做解答。

 

虽然不能令人信服,对晶体解构领域以外的生化实验结论不屑一顾很可能是颜宁被困的原因。目前看来各种洗地并不能为颜解套。

Nekono_882019-07-29 19:35:2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在回复 ‘山丘-‘ 的评论是说:

“我没有看不顺来老阎,从没有攻击他的个人。 在这里只讨论科学事实, 不知道什么叫挑衅。” 然后在7月25日你又说,“阎润涛把这么多科学家几十年来辛苦工作”据为己有”, 说自己第一个阐述了葡萄糖转运蛋白机理. 欺世盗名, “偷窃”别人成果的不是颜宁, 而是阎润涛.”,你这难道不是攻击他的个人?

Nekono_882019-07-29 19:23:3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在大阎7月8日帖子“颜宁博士无法反驳的第五个事实”下面,你有反复发言,我相信你是看了帖子再发言的。帖子中大阎清清楚楚写着“在葡萄糖载体领域,Yan/Maloney 模型早被广泛接受。比如,Dr. Milton Saier, Jr. 在他长达34页的综述里给出Yan/Maloney的发现是该家族(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 研究的载体家族)“最详尽的动态模型”,英文原话: “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第90,91就是我们分别发表的《细胞》与《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但是你选择是无视,或装看不见,在7月15日的帖子“转运蛋白模型一日游 (五)总结”的最初版本中,我和你讨论,你说“目前看过的文献来看, Yan_Maloney模型只出现在阎的博客里,没有出现在科学杂志里,就是说在科学界不存在”。我只好问你“‘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这是被引用了1281次的综述“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1998)”文章里的原话。其中文献90, 91分别是大阎1993和1995的文章。队友阁下,在这里”models”是啥意思?”。我再说“这就是你‘看了这么多文献,没有一篇文献用模型一词来提阎的两篇论文’。反证”,到这时你才无奈地承认有大阎的模型。

山丘-2019-07-29 19:20:5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不好意思就你下面的逻辑关系反驳你一下 你说“Iancu在颜宁2012做的一个细菌糖蛋白晶体结构以后, 做的是另一个细菌的葡萄糖糖蛋白晶体结构, 这是与颜宁的工作直接相关的,也被引了” 这跟阎问质的没有关系 阎不做晶体结构 做的是生化机理模型 颜引多少晶体结构的文章都替代不了研究工作机理模型的生化数据

SwiperTheFox2019-07-29 19:12:53回复悄悄话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在问为何老阎的贡献没有得到重视之前, 要先问老阎的贡献到底是什么?

 

我为了这件事, 前后细读了5篇文章,浏览了不下二十篇的文章,其中有不少引了老阎的。 觉得给老阎工作的正确评价是:

 

老阎对一个跨膜区的氨基酸“穷举”的办法, 第一给转运蛋白的Alternating Access Model提供了分子生物学的证据。

 

这个评价是Mueckler 1999 年的文章里给的。 我觉得比较中肯,但也同时说明Mueckler给老阎应有的肯定,但同时也说明,模型不是老阎发明的。

 

至于老阎是否应该获得更大的评价? 给读者一点非常粗糙的历史:

1。1966年Jardetzky总结了前人的研究, 提出/“标准化”了转运蛋白的Alternate Accessing Model (AAM)。

2。从1966年到1992年, 为数不少的科学家为这个模型提供了大量动力学实验的证据, 其中包括红细胞葡萄糖转运蛋白。 

3。1993和1995年阎润涛发表了他的两篇论文, 用一个细菌的葡萄糖转运蛋白的一个跨膜区为AAM提供了分子生物学证据。

4。从1999到2009,Mueckler用同样的方法研究了人体葡萄糖转运蛋白12个跨膜区的拓扑结构与底物结合位点。 

5。从2006到2013,至少四个实验室为MFS家族的转运蛋白提供了晶体结构,并推动了机理的研究。 这四个实验室分别是:Kaback, Forrester, Wang, 颜宁, 

6。2014年,颜宁第一个结晶了人体葡萄糖蛋白, 并进一步阐述了机理。 

 

老阎的贡献得到的承认也许稍显不够,原因之一是他的摘要没有象Mueckler给他的评价一样说出“我为AAM第一个提供了分子生物学证据",  而背后的原因也许是(象老泉说的),他老板当时不认Jardetzky的AAM.

 

但是老阎的贡献远没有他说的那么大。 一个构象的晶体是死的,但多个构象的晶体推的机理原比他的实验详细得多。 最重要的是,他第一篇里写的“喇叭口”专利是Jardetzky的。

 

========================================================================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好像是这行的。说说为何老閻的贡献没有被重视。

SwiperTheFox2019-07-29 18:50:49回复悄悄话回复 ‘Keyo’ 的评论 :

 

Mueckler做的不是晶体, 用的是跟老阎一样的方法,也给了老阎credit.

 

Iancu在颜宁2012做的一个细菌糖蛋白晶体结构以后, 做的是另一个细菌的葡萄糖糖蛋白晶体结构, 这是与颜宁的工作直接相关的,也被引了。

Keyo2019-07-29 18:37:0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Mueckler 做的是glut,颜宁做的跟他更近。 Iancu引了Mueckler, 颜宁引了Iancu. “

 

有点好奇:Mueckler组和 Iancu组都是做晶体结构的吗?我觉得Iancu组是做晶体结构的,所以得到颜宁引用。读过并掌握论文内容的可做解答。

 

虽然不能令人信服,对晶体解构领域以外的生化实验结论不屑一顾很可能是颜宁被困的原因。目前看来各种洗地并不能为颜解套。

Wtp0032019-07-29 18:27:34回复悄悄话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这 Nature 杂志的editor 们也够糊涂的。”

 

editor多半是搞结构。

Wtp0032019-07-29 18:22:17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挺颜需要用谎言本身不是很说明问题吗?

不言有罪2019-07-29 18:21:16回复悄悄话看来,小颜确实有些做贼心虚。那么重要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居然不给出出处?

这 Nature 杂志的editor 们也够糊涂的。

Wtp0032019-07-29 18:14:24回复悄悄话对真关心这事无立场同时不具备专业知识的人一个建议;

谁能没有个亲朋好友没直接的间接的找个搞生物作用机制(糖转运最好只要是关于作用机制的都行)

私底下!

问一下看法。

 

fonsony2019-07-29 18:01:53回复悄悄话古狗的翻译,?

Wtp0032019-07-29 17:54:35回复悄悄话我前面提到

”只要不是别有用心,挺颜的对具体争论问题的(scientific)实质完全无idea.”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看到一些写慱文的好似知道事情或是分析蛋白结构具体位置或是什么什么其他模型怎么怎么样,可是都没got the point,不知道争论事情的本质是什么。下面就说二点为了好理解可能不够精确但绝对(要点上)正确。

1。做蛋白结构,用的技术无创新能发Nature?门都没有,(早几十年可能可以),颜的文章能发是因为其Biological significance!

2.什么是Biological significance? 第一一个发现糖转运机制转which actually is excatly the same 老闫早就发表过了。事情本质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这里多说二句,”第一”很关键,若沒这第一估计发自然也难。,若颜不张扬这个估计也没现在这热闹。有人否让这个。除了宣传上这是亮点(颜不说写文章怎么知道)而且nature论文本身也是这个意思。另一个常见挺颜的是什么一个用细菌一个人材料…只好说不????专业一时半会也教不会。

Nekono_882019-07-29 17:38:2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就知道你会跳出来,说生化资料是小颜自己做的。你已经其它地方说过多次了。估计你到现在也没有读过大阎1993的全文,但是你却发了成百上千的质疑大阎的机理模型。一开始你说没有任何文献承认大阎的模型,当我指出你假装看不见时,给你看文献原文时,你又改口说是,拓扑模型,不是机理模型。大阎明明白白告诉你做了455突变,你又选择无视,在后来贴子说大阎只做二十几突变。我说在1993年的论文中还有多个突变的详细说明。你又说你的“哥的不好”猜想只根据1995的文章和1993的文章摘要来推测。你说小颜用自已的生化数据,也是你的“哥的不好”猜想。看看你,明明看到了,读到了,为了狡辩,你可以矢口否认。你说过的话都挂在网上,看到你这样,全然不顾前面自己说过的话,只为了找理由支持自己后来说法,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真不知道你平日和周围的人如何相处。

五谷不分2019-07-29 17:28:48回复悄悄话如果小严有数据,她不提高文献出处是不是认为行业的人都知道,所以不必写明出处?

五谷不分2019-07-29 17:25: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好像是这行的。说说为何老閻的贡献没有被重视。

Fanreninus2019-07-29 16:59:34回复悄悄话大阎,恭喜又出新文了!不过这次好像也没有新证或新意,是想转换一下焦点吧?我有话说,请看拙文,一条条回复您那几点,借光了,谢谢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7/33278.html

warara2019-07-29 16:43:57回复悄悄话好,接着干仗老川能耳根子清静几天

SwiperTheFox2019-07-29 16:37:51回复悄悄话老阎还在追这件是事? mueckler从1999到2009发了12篇论文,用的是你的方法,。1999年两篇跟你更接近,可以说结果跟你“一样”,也引了你。 2004后来也不引你了。

 

你做的是UphT。 Mueckler 做的是glut,颜宁做的跟他更近。 Iancu引了Mueckler, 颜宁引了Iancu. 你只做了一个跨膜区的拓扑。 颜宁做了与其他实验室做了三个构象的晶体,推理哪些跨膜区中的哪些残基础与哪些跨膜区的哪些残基的相互作用,实现AAM. 这些结果你文章里有吗?

 

GoBucks!2019-07-29 16:37:06回复悄悄话让中国调查?太搞笑了。可能吗?方舟子有可能,给他吧。

 

看了审稿很马虎,你说的地方的确应该注明来处。支持你!总感觉这个颜宁不大靠谱。

Wtp0032019-07-29 16:25:26回复悄悄话“颜宁又不是第一次写科学论文,非常清楚用“发表过的生化资料”以推理出自己的结论时必须给出该“生化资料”来自何处”;不同的思路。

 

“杂志对参考文献的总数限制不是剽窃他人成果的理由,因为颜宁可以减少自己论文的引用。”

据说自然杂志有规定引用文献最多50篇,若没记错那篇论文引用的文献有60多篇。

Wtp0032019-07-29 16:13:31回复悄悄话自然杂志是完全没有回应还是没有结论?

凡是对具体(专业)问题有基本了解而且做过科研的,这事再明显不过。只要不是别有用心,挺颜的对具体争论问题的(scientific)实质完全无idea.

嘎德2019-07-29 15:33:27回复悄悄话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老闫您要不要招方舟子入队?”

 

你这不是害老阎吗?方舟子不是被人打过了吗?老阎这把年纪经不起摔打了,放过老阎吧!

 

老阎“事业有成”,网上有一大群阎迷大妈大叔,子女也很有出息,好好地怡享天年,犯得着和方舟子这样的“被打人士”为伍吗?

wodedongxi2019-07-29 15:25:52回复悄悄话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找方舟子也许是个好办法, 毕竟这个博客不是做科研讨论的, 受众也有限. 找方舟子可以引起更大的讨论, 倒逼彦宁回复, 倒逼相关机构做调查.

嘎德2019-07-29 15:13:54回复悄悄话回复 ‘危言’ 的评论 : “如果她的文章真有问题,首先应该找《自然》杂志”

 

你太天真了,老阎当然是写信给自然杂志了,要求自然杂志当包青天大人,主持公道,吧剽窃犯绳之以法,严惩不贷……

 

哦等等,你真以为自然杂志要趟这滩浑水?你太天真了!自然杂志有各种方法拖延时间捣糨糊打太极磨洋工推卸责任等等等等……老阎等到黄花菜都凉了也是白搭……

smithmaella2019-07-29 15:11:25回复悄悄话老闫您要不要招方舟子入队?他干过宁颜,可惜,他一人力量太soft,所以不了了之。现在证据看起来非常充分确实。清华大学人渣多了去了。希宁颜不是。

五谷不分2019-07-29 15:08:52回复悄悄话能不能说一下为何您的数据和提出的运输模型为何没有引起关注?这个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听上去就是您的唯一贡献。引用数据出处是必须的,不是自己的东西为何要往自己身上挪或故意回避。利欲熏心。太丢人了。

wodedongxi2019-07-29 15:06:20回复悄悄话回复 ‘危言’ 的评论 : 这和打假有啥关系? 连博主自己都不怀疑彦宁的发现, 博主气的是彦宁忽视了他的credit, 没有引用博主的文章, 没有承认博主是第一个发现这个模型的人. 这个属于学术不严谨的范畴, 不是作假.

危言2019-07-29 15:03:01回复悄悄话政府本身不是专家,政府调查也要专业领域的权威发言之后才可能开展。《自然》杂志发表她的文章,就说明她的研究被专业权威认可,如果要否定她的文章,也要先从《自然》杂志开始。历史上,被专业杂志打假撤稿的文章很多。如果她的文章真有问题,首先应该找《自然》杂志。

wodedongxi2019-07-29 14:58:37回复悄悄话不知道彦宁看不看这个博客. 根据博主的表述, 我看她顶多是学术不严谨, 谈不上剽窃. 学术届这种不严谨多的很, 最终不是剽窃与否的问题, 而是这个credit的归属问题. 比如有一天诺奖要发给这个结构, 这个奖和credit该给谁的问题.

嘎德2019-07-29 14:53:45回复悄悄话老阎穷追不舍,一定要讨个说法,可以理解。

 

小颜那边呢?是完全不理不睬吗?

 

不过小颜打死也不回是最高境界,当初“碰瓷”这样简单粗暴的回复是下下策。不回不回打死也不回,估计老阎也没有办法:科研界是以捣糨糊为己任的,老阎死心吧……

 

小颜挺过这段风头后只会更风光,吃香喝辣,前途无量,我先祝贺小颜了!

润涛阎2019-07-29 14:38:49回复悄悄话颜宁的论文是中国政府部门资助的研究项目,不是普林斯顿大学资助的。

 

美国专家我在慢慢找,联系。这不着急。倒是中国政府更应该调查她对科学的态度,对数以万计的媒体报道根据颜宁发表的论文造新药负责。我退休了,离开了科学界,又不投资造药,没损失。

 

不能因为她离开了中国,中国投资人或政府部门投资造新药就停止了。政府的钱,可以用于精准扶贫。私人企业的钱可以投资其它领域。过几年后,看看造新药的结果是怎样的。不是因为她到美国了,就跟中国投资人没关系了。去百度搜索,就会发现那是多么的热门。

润涛阎2019-07-29 14:29:56回复悄悄话她找不到任何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的生化数据,去读LacY的文章,依然坚持衍射结晶蛋白得出的结论是“假说”,英文原文:“possible happens”。她的回复只能找到的生化数据是1966年的钠离子泵,那时候基因克隆还没开始呢,基因克隆始于1973年。连任何载体分子的氨基酸构成都还不清楚,如何给她生化数据?在这领域的权威都找不到其它生化数据帮助证明载体的动态机理。她如果找到了,那她就必须给出参考文献,否则就是剽窃人家的成果。

 

三星状告苹果剽窃了三星的知识产权,就因为除了三星外还没有他人申请了那个专利的知识产权。苹果律师再怎么反驳也无效。科学比公司专利更黑白分明多了。公司专利往往可以用钱解决,而科学则不能。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最后科学界都会一清二楚。

危言2019-07-29 14:25:54回复悄悄话再说,颜宁现在在普利斯顿大学,又刚当选美国院士,要打假也要找美国。而且,科学界打假要在正规杂志上投稿,由专家内行来定,网上写作是不算数的。

actigraph2019-07-29 14:18:30回复悄悄话biochemical data是生化数据,不是生化资料,资料范围更广,可以包括数据,信息和知识。利用公开数据并不构成剽窃,当然要注明引用。只是凭这一点就指责剽窃,没有说服力。

playnice2019-07-29 14:11:37回复悄悄话打假要支持。

达姆TU2019-07-29 14:08:43回复悄悄话回复 ‘iced91030’ 的评论 : 白痴,科学上求真,就得追到底,跟祥林嫂无关。关于祥林嫂,再免费教你几句。祥林嫂是封建礼教的的受害者,她受 够了命运的欺辱,心里的苦楚不靠絮絮叨叨,你给她找找第二条路?

blue6albion2019-07-29 14:06:26回复悄悄话相信大侠的人品和做事的分寸:能抛出剽窃和B=C这样的狠话,肯定是胸有成竹了。乐见真相最后水落石出。

达姆TU2019-07-29 14:04:24回复悄悄话你这类白痴能不能少发言?

是不是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你老母被强奸你也let go? 哪怕这两件事你都let go,这件事也不能let go,科学上抄袭剽窃比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和你老母被强奸更严重,科学上就得求真,白痴。

 

—————————————-

iced91030 发表评论于 2019-07-29 13:43:39

Let it go, man. Just let it go.

 

You are getting to be a “祥林嫂” now.

满池娇2019-07-29 14:03:49回复悄悄话骗子 真的是太多了。

遍野无尘2019-07-29 13:58:19回复悄悄话建议去找在这个领域的同行评论这事, 除了《自然》以外。

不仅仅是找那些赞扬过她的科学家(估计不会回答你。)

润涛阎2019-07-29 13:53:30回复悄悄话我是最不需要着急的。

求真,需要时间。尽量把支持她的大科学家们都查出来,让他们帮她的忙找到反驳我的理由。

邓小平厉害不?他把英明领袖华主席变成不英明还需要好几年呢。

 

最需要调查真相的是中国政府。我不知道有没有投资人根据宣传而投资造新药?如果早就有,那是否血本无归了?要知道,即使那些聪明的投资人也是科盲,也有崇拜基因,说不定下大赌注造新药,最后血本无归而跳楼。对我来说,我又不投资造新药,没影响。

 

搜不出来她发表过的葡萄糖载体机理的生化资料论文,可搜索引擎也不是丝毫不差的。需要继续搜。

 

支持她的大科学家们也会搜索的。万一发表在PubMed都不列入的杂志上了呢?据一位印度人跟我说印度就有私人科学杂志不被世界上的任何搜索搜到。详情不知。美国有私人大学没房子就一名字。信不信由你。这事真有。这世界什么事都可能有例外,所以,我们不能着急。说不定帮她洗地的就能搜索到她发表过的葡萄糖载体的生化资料论文。再过两三年,就可能接近真相大白了。你去百度搜索一下颜宁论文造新药,你会震惊那是多么热的热门啊。到时候就知道结果都是怎样的了。历史,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我们个人最多是看热闹而已。如果她胆敢剽窃的指控属实,那她的科学态度是靠不住的。我才不着急呢。

iced910302019-07-29 13:43:39回复悄悄话Let it go, man. Just let it go.

 

You are getting to be a “祥林嫂” now.

危言2019-07-29 13:42:12回复悄悄话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使用公开的数据构造一个模型,模型才是她们的研究成果,为什么说这是剽窃呢?

lin135902019-07-29 13:19:50回复悄悄话确实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处没给出文献索引确实有点不可思议,作为严谨科学家不管文献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都应该给出索引。

wodedongxi2019-07-29 13:15:54回复悄悄话博主你这事也有几个月没解决了吧. 这事说实话, 外行也不好评价对错. 你在博客这里说, 也很难得到解决. 我建议你投诉给清华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 国内的基金委只怕也不会真正有兴趣去处理. 投诉给大学, 他们应该会组个调查组的, 找几个小同行, 最后给你和彦宁一个公正.

远在他乡19972019-07-29 12:46:42回复悄悄话看过老闫几乎所有的博文。坚定支持老阎打假,相信老阎一定能拿回公道。

[1][2][3][4][5][下一页][>>][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