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历史的简单方法(有图有真相)

点击数:2

润涛阎

 

图一:庄公惠留给我的“墨宝”

[缺图]

 

 

读过我的旧作《我的聊友庄公惠》就知道这位老兄、好友与我的一年的交往了。在此不赘述。非常遗憾,老庄今年走了,年仅78岁。当时还是网友通知我的,我难以相信,可打开国内的媒体网站,都在报道此事,可能与习近平等常委们都表示了哀悼有关?这消息令我难过的地方有几点。其中之一就是回国去天津找他竟然在市委大楼前停住了。

上周的一个晚上,梦中跟老庄聊天,场景是开车去打猎。突然间醒来,去了厕所。在厕所里思考梦中的场景,似乎老庄去世的消息不真实。迷迷糊糊地下楼,因为我想到了一件事,是追忆跟老庄永别的那一刻发生在哪里。想起来了,那是我为他送行,他回国的那一天。逐步追忆我俩最后的话题是什么,便想起他最后跟我谈的那几句话是:

“小老弟啊,你回国探亲时会不会不去找老兄?”

“怎么可能?不是说好了我回国老兄还给我继续理发来着?”

“那就好,记住就好。那你什么时候回国呢?”

“那要看老兄官当到哪一步了。”

“什么意思?我不是当官的料,我不当官你就不去找我了?”

“我不是在鼓励老兄吗!您当的官越大,我回去的劲头越大。”

“我最多当个系主任啥的。这级别够不够小老弟去看我的资格?”

“系主任?那最多明年就是。校长一级的也是小意思。混个部级,凭老兄的智慧和为人之道,不是难事。”

“别扯了。我是教书匠,干好本职就满足了。哎,差点忘了,小老弟回国找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呢。”

说着,他在裤兜里找到了一张破纸头。我说这就行,写下来就是墨宝。他提笔给我写下了他在国内的通讯地址。

“小老弟,这个纸条太薄,又小,你到家后抄写下来,否则很快就丢掉了。”

“丢掉?把您老兄的墨宝丢掉?那还了得!”

“即使你不丢掉,这么薄的纸条用不了多久上面的字就看不到了。”

“我有办法保存它,几年,十几年后还跟现在的一样。”

“不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几年后你回国找我,就带着这纸条,亲自show给我看它是否还看得清。”

“绝对的!我有办法,就是把纸条夹在比较大比较厚纸张比较好的书里。最好是教科书,小说就差点。我有经验,是我一位老师告诉过我的。”

“小老弟总是办法多多。好吧,就这样,你们回去吧!”

 

29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我想起了这些后就去找这个纸条。我估计是夹在英语教科书 Theodore Brown 主编的《Chemistry》里,因为老庄是化学系的。打开这本教科书,果真找到了这个纸条。便用手机拍照下来。我认为,虽然老庄是教授,桃李满天下,但把他的字留下来的人不会多,甚至一个都没有。这我是有经历的。我在国内的导师突然间去世了,丧事办完后我想起我没有留下他的字便到处找。我知道一个星期前他还给我写字条让我去所仓库取东西,更别说他给我改写的论文了,可那些稿子一经发表,就扔掉了。他的字竟然找不到!没人留下来。所以,说不定庄老兄给我留下的这张小纸条就是唯一留下来的他的字呢!

见字如面。庄老兄的音容笑貌立刻在眼前晃动。那么壮实的他,怎么就走了?想象不出78岁的他是什么样子。人生如梦。

突然间想到了那些到我家做过客的朋友们,就像过电影一样。其中有不少人给我留下了字条或名片。我旧作里提到的名人里,我想到了曲啸和刘中海二位,便找找哪本书里存着他们俩留给我的名片。找了一阵子没找到,回忆起来的确他俩在我离开他们的旅馆时给了我名片的,说我回国一定去找他们,他们请我去吃喝。想到了他们是搞政治的,那名片应该夹在政治类英文书中。我那时家里还没有什么中文书,除了带来的介绍美国的丛书外。想到那天晚上的演讲,我猜测可能是在《Dark Victory—Ronald Reagan》里边,果不其然,真的找到了!看着这书名,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图二:曲啸与刘中海的名片

[缺图]

当时我满脑子沉浸在演讲与会场气氛中,回来后自以为曲啸和刘中海的名片与他们口头介绍的一样,也就没看名片就把它们夹入书中保存起来了,等到回国探亲时再拿出来找他们去聊天。

可现在打开名片一看,再回想他们跟我当面的介绍,差异不小。我在写旧作时没找出他们的名片查看一下,今天把此话题交代清楚。说不定刘中海的名片,我是唯一保存下来的,因为他说他是临时抽调来美的,名片是加急印的。这话我记得很清楚。

关键是我文章里刘中海的身份介绍。他在跟我一起包饺子时自我介绍说他过去是周总理的秘书。我当时还问他能不能讲点在周总理身边发生的故事。他没答应,但也说了一点,就是周总理和邓大姐最喜欢吃他包的饺子。

网友曾在我的博文后介绍,这个刘中海并没做过周总理的秘书,他是武警出身。网友还说让他这个有公安背景的军级武警官员跟随曲啸,量他曲啸也不敢叛逃。就是从心理上震住曲啸,那时曲啸爱国爱党名气太大,如果叛逃了,笑话就大了。我对此不太认同,就刘中海那单薄身板,高大魁梧的曲啸飞起一脚就可把他踢飞,要是用屁股往身子上一压,立马压扁。当然,如果他有武把子那就难说了。如果有这个因素,也是心理作用,毕竟他是军级武警。我猜测他俩是东北老乡,说不定以前就认识,一起做个伴。

我今天搜了一下,发现这个刘中海的确很有趣。今天我才仔细看了一下这两个名片,发现刘中海是国务院学者交流办公室的人员。他的身份是顾问(英文consultant可以翻译成咨询师或顾问)。可今天搜索他的简历,发现他没有在国务院学者交流办公室的经历,显然是他临时抽调去陪曲啸来美,这个顾问身份等于是曲啸的顾问。为何找一个武警给第一大演说家文人当顾问,也的确有点跟网友的猜测靠近。根据他说周总理和邓大姐喜欢吃他做的饺子来看(如果不是他胡吹的话),他可能当过周总理的警卫。在周总理在世时他的公开身份编制在公安部,最早是在铁道部公安局。周总理去世后不久的1979年他当上了邓力群的秘书。为何邓力群要找一个将军级警官当秘书,我不太理解。可能是邓力群对赵紫阳那帮人不放心?由于网络上看刘中海的身份介绍各时期的经历不是很清楚,但他来美时是邓力群的秘书应该是可靠的。他为何不告诉我们他是邓力群的秘书?可能他害怕留学生对邓力群的极左形象有看法,而对周总理都有很高的评价,自然他愿意把原来给周总理当警卫后来给邓力群当秘书来个杂交,就说是当年周总理的秘书。显然他的秘书身份也算是真的,在周总理身边工作过也应该是真的。如果他没在周总理身边工作过,我认为他不敢撒谎说是周总理的秘书,虽然我无法在那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查到他是否干过什么,但毕竟他提他是周总理的秘书并说周总理和邓大姐都喜欢吃他做的饺子时曲啸在场。根据这一点来看,他应该的确当过周总理的警卫。他没法跟留学生说他一个武警为何要陪着曲啸出国,就只好这么杂交一下了。所谓的顾问,可以是临时的,也可以不在其单位工作。如果邓力群是改革派一拨的,他就没必要印个国务院学者交流办公室的名片了,也没必要说是周总理的秘书了,就直接说是政治局委员邓力群的秘书就很好了。显然他也知道邓力群的左王名声不太被人尊敬。

相比之下,曲啸的名片也不全面。曲啸当时口头上没提他是中宣部局级官员(今天搜索发现他当时的身份是中宣部局级调研员,还发现他总共做过2501场演讲)。名片上也只字不提中宣部,只提营口教育学院,他是副院长。

我把朋友们给我留下的签名名片等夹在教科书里。几十年后依然跟当初一样清晰。这土办法是非常简单又实用的。如果放在书桌里,四边会氧化后变黄甚至字体由于潮湿、氧化后就看不清了。

可惜的是,我这土办法留下来的很多墨宝还没有一件能让当事人再次看到过,我回国没找过他们。非常遗憾没有再次见到庄老兄,再次跟他聊天。听说他儿子也在美国,说不定他能在我博客里见到我留下来的他爸写的这个字条呢。不过,我不会给他原件,这是我对庄老兄“见字如面”能看到的唯一字条,是无价之宝。这与他的官衔身份无关,是我们之间的友谊见证,留下来的历史。相比之下,曲啸只是一位值得同情的人才。曲啸的口才是一流水平的,讲话逻辑严谨。他性格柔和,是一位可交之人,虽然时代把他的灵魂给扭曲的不成样子。如果当初有机会跟他同事,我一定把他当作朋友。

我这个照相机可是手机,而且是女儿扔在家里的旧手机。她们又给我去年的手机,前年的我还没用过呢。我这个是几年前的,上书Nokia,反正我对这类玩意也不在乎,不知道这个Nokia是不是好东西。照相没灯光设备,是短板。

早年我是喜欢摄影的,那时要手动,自调光圈速度以变更景深。后来有了傻瓜、数码相机,我就对照相机不感兴趣了。到了新地方,用手机照些照片作为留念,而非摄影作品。不能调,就剩下创意了。放几张在这里,否则这文章太短了,可读性太低了。

图四:安上螺旋桨就是直升机

[缺图]

 

 

图五(1):热泉直射三百米

[缺图]

 

 

图五(2):疑是女神落九天

[缺图]

 

图六:日落江天红似火

[缺图]

 

图七:日出江水绿如蓝

[缺图]

 

图八:一片冰心在玉壶(山下是炎热的夏天,爬山爬了一身汗。几个小时爬到山顶,阴冷阴冷的,山顶的冰雪常年不化。远看,郁郁葱葱的山峦,美丽如玉。难以相信眼前的冰雪是真的。

[缺图]

图九:加州Lake Tahoe 水上焰火抓拍(1)三个代表

[缺图]

图九(2):科学发展观

[缺图]

图九(3):中国梦

[缺图]

图十:蝶恋花—-湘女忠魂且为孽缘舞

[缺图]

图十一:远望方知身是客  眼前湖水似俺家(对面是我的旅馆客房,清晨的山村静悄悄)

[缺图]

以上都是手机照片,因为我是电脑盲,不知如何把图裁减一下,凑合着看吧。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