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美国的政治和历来的大选

如果了解美国的政治和历来的大选,就会得出以下结论:

1. 共和党选民会夸大杭特拜登电脑邮件的事,而且铭记在心;
2. 民主党选民不会忽略川普纳税的事,更不会忘记;
3. 共和党选民不认为川普纳税的事是个大事,简直不值一提;
4. 民主党选民不认为杭特拜登电脑邮件是个事,小事都算不上。
5. 小报《纽约邮报》揭秘拜登儿子,大报《纽约时报》最近又出爆炸新闻:川普在中国有账号被发现了。都认为对对手不利的是大新闻,对自己不利的不是大新闻。人们总是想听自己喜欢听的;总对自己不想听的熟视无睹。

美国的民主制度,两极的选票是毫无价值的,就好比强酸遇到强碱,立刻中和成盐和水。而决定美国谁当总统的,是摇摆的中间选民。对两极的人来说哪怕是震撼级别的新闻(不论是川普税表、在中国有银行账号还是杭特电脑),对中间选民来说,基本上都一文不值。这部分从不参与党派的、最自私的、市侩的、自己的腰包金钱利益就是上帝的、随时摇摆的中间选民,才是主宰美国政治走向的群体。在他们眼里,政客们都是肮脏透顶的没必须跟随更别说崇拜的玩意儿了,两边都不是好东西。只要自己得利,就是两个魔鬼里选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就行了。

“二个魔鬼里挑一个”,而不是选“天使”,是中间选民的座右铭。“天使”,只存在在被政客忽悠的两级傻子选民的眼里才有。

中间选民最害怕的就是被欺骗,因为他们担心自己选的人是骗了自己选票的,那自己腰包鼓起来就失望了。

也就是说,别关心强酸强碱双方的极端言行,只考虑中间选民在想什么就可以做出判断谁当选了。

由中间选民决定美国的政治走向,是杰斐逊富兰克林设计美国民主选举时考虑过了的。

接下来介绍美国的大选规则

美国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的。需要经过参院认可其竞选资格。通常是在党内初选期间,候选人由反对党的参院议员们审理。

拿当年希拉里竞选为例。希拉里出来竞选总统,参院共和党议员就有人提出希拉里不符合参选总统资格,经共和党参院议员们商议,同意组成司法调查组对希拉里邮件门、班加西事件进行司法调查。调查结果出来后,共和党参院议员们同意根据法律组大陪审团审理希拉里两案件。大陪审团由21名经抽签从公民中抽出来。根据法律,大陪审团不让被告的律师到场辩护,只能是本人面对参院共和党派的律师的质询,最后由21陪审团投票。结果是:希拉里不构成犯罪,符合总统参选资格。根据法律,大陪审团只能组一次。共和党参院必须认可希拉里的总统参选资格。后来,法盲川普在竞选时竟然违宪,说他上台后把希拉里关入牢房。他应该知道,大陪审团只能组一次,不论以后发现任何此案的确凿证据都不能再次进入司法审理。你必须在第一次起诉时就给大陪审团足够的调查资料。用中国的话说就是:1.没卖后悔药的。2.一锤子买卖,过了这村没这店。

再拿拜登的例子。拜登出来竞选,在初选期共和党参院就有议员提出拜登的参选资格不合格,参院共和党商量后同意对拜登的儿子进行司法调查。调查的结果是:证据不足(包括现在电邮爆料内容早在2019年的11月份FBI就有拷贝了),共和党参院议员们认可拜登的参选资格,得出不组大陪审团审理拜登儿子的结论,这不仅仅是减少浪费时间,大陪审团判决共和党一方败诉也是助长对方竞选筹码的事。所以,根据美国法律,不存在拜登竞选总统资格问题了,因为反对党的参院议员们早就认可了拜登的总统竞选资格。连大陪审团都没组。

同理,纽约时报最近挖出来的川普在中国银行里有账号,也照样不影响川普的竞选资格,因为民主党参院也批准了川普的竞选资格。任何总统候选人,必须通过参院反对党的资格审查,如果不认可,就组大陪审团,由大陪审团拍板定案。双方这次都没组大陪审团,都是靠媒体炒作忽悠选民而已,上不了司法的台阶。大选过后,这些指控统统都销声匿迹,因为都是炒作。

美国的大选都是这么过来的,所谓的十月惊奇,都是炒作,而非真的司法官司。伪造、道听途说、篡改、等等五花八门的招术,大选一过,全部烟消云散。经历过无数大选的中间选民,对这一套根本就熟视无睹。都是给本方选民打鸡血的。中间选民才不在乎川普有没有中国银行账号、拜登儿子有没有在海外发财呢。因为纽约时报早就报道了美国共和党参院第一把交椅的麦糠老婆一家在中国发大财的来龙去脉,非常详细,共和党选民假装没看到,民主党选民像打了鸡血一样要把罪犯夫妻关入牢房。

当年安龙事件就是例子。安龙公司突然间倒闭,副总裁被自杀,共和党议员们就不干,因为找到了民主党议员有拿安龙公司钱的。结果进入司法调查,发现安龙公司给共和党议员们与民主党议员们的钱都是每个议员100万美元的咨询费,共和党议员几十人拿了钱,民主党议员也是几十人拿了钱。半斤八两,安龙公司两面下注收买议员们。从此,两党议员们基本上不再挖对手了。

为何塞申斯被麦糠开掉?

川普想干掉塞申斯的司法部长,麦糠不答应。可塞申斯发现有两位共和党众议员公开骂塞申斯,巴结川普。塞申斯就偷听了这两位共和党议员的手机,其中一位就是在白宫跟川普打听政策后在白宫就给儿子打电话卖掉股票。塞申斯把电话证据拿出来,就逮捕了这俩共和党议员。这就彻底得罪了麦糠,麦糠答应川普把塞申斯开除。因为在中期选举之前,共和党本来就担心失去议会多数,塞申斯竟然把共和党两位议员逮捕了。由此可见,议员们跟着川普的命令发大财,儿子买卖股票,绝不会刚好就两个共和党议员,只是这俩人公开骂塞申斯吹捧川普,才被塞申斯偷听了手机后逮捕了。

美国民调最不可靠的是哪类人。历史上排名第一的永远是政客,排第二名的是汽车店(包括卖车的车行与修车店),然后才是律师的话靠不住。说到底,人类基本上都是跟金钱没仇。为了钱,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干得出来。

订阅
提醒
guest
81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