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妹有个姐姐学医?—往事追忆


您听说过师妹,肯定没听说过虫妹。

说她是我的师妹,有点不靠谱。我们毕竟不是同一个系的,也不是同一个专业,更不是同一个导师。喊师妹有点像刘姥姥跟凤姐拉亲戚—九杆子能打着。

那虫妹又从何说起呢?有两个理由,谈一个就够了。

故事需要倒过来讲更容易些。在读博第二年的时候,大使馆教育处的人来到我校送电影片子。不管什么电影,那年头没互联网,能有中国电影看一定去。电影就在我们学校里的一个大教室里放映。大家都提前到场。我刚在路边停好车往那个大楼方向走,就看到前边的两个女同学那个高个的特别像我在国内时的“老同学”(虫妹)–叫校友更贴切。

放映员就是学生联谊会里的同学。他没到,教室的钥匙是他拿过来的,大家进不去就在门口等。虫妹在跟另一女同学打招呼。我就站在她们后面看着。待虫妹一回头,我俩四目相对,距离也就两米远。按常理,一定是互相大喊对方的名字,然后一个握手、拥抱。可我们俩没有,在她脸上从吃惊的表情变成笑的那一刻,我当即说出三个字—跟屁虫!
也就是大约一年后,虫妹因丈夫两地分居便转学到她丈夫那里去读博了。是她丈夫来接她过去。她的中国同学们就商量来个欢送宴会。我得知后当即告诉他们:在我家烧烤。大家一起来我家喝啤酒侃大山吃烤肉就是了。反正大家都是学生,租房住,房间大小都差不多。在院子里烧烤,我们租的两居室两个洗浴间公寓还算是比较大的,我孩子还小,出门不如在家方便。此公寓离校园很近。大家就同意了。

席间就有一哥们纳闷,问及我跟她既不是一个导师又不同系,为何是我做东。虫妹说:“你才认识我几天,我跟老阎认识多少年了?”
“原来你们是老同学?在国内是师哥师妹啊?”
“哪里,她就是一个跟屁虫。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哈哈哈哈!”大家笑起来了。
“老阎你这话过份了。不就是国内同学到美国同校吗?这事海着去了,怎么算跟屁虫呢?”
“我老阎说话都是无懈可击的。说她是跟屁虫,必然有道理。”
“快说说看,怎么就叫跟屁虫了。”
“你去问问她,让她说说她是不是跟在我后面亦步亦趋。”
“我就跟老阎是大学校友,研究生校友。连这次,就三次。而且,在国内我俩都没互相谈过话。”

“我说虫妹啊,你这可是忘了。我们是半个老乡呢。我去哪所大学,你就去哪所大学;我去哪里读研究生,你就去哪里,而且我们报考的都不是本校;我研究生毕业工作三年出国,你也工作在一个大院里;我到这里读博,你也到这里。我说你是跟屁虫,这理由还不够?”

“我信老阎的!可想想看,在一起这么多年,就没谈过话?不可能。”

“我说没谈过话,就真的没谈过。要不你让老阎说说我们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谈过话?听不算。我们常年在一个食堂吃饭,常常在一个饭桌。听他跟他同学们讲话很多很多年。但我跟他两个人互相说话,真的没发生过。”

“那说明你记忆力有问题,至少是有偏向性健忘症。凡是跟我谈话的事,你都忘记了。”

“不会吧?咱俩真说过话?我可说两个人有问有答才算。”
“那也有三次。”
“我怎么记忆里一次都没有?”
“我说说看。你是否能回忆起来。”
“老阎你可别编故事啊。我记忆力不差的。”

“我们在大学里是在一个食堂吃饭,由于饭桌不够用,找饭桌哪还顾得上桌子上都是谁?有地方坐下就不用到外面蹲着吃了。所以,谁跟谁都能碰到一起。在大学期间,我跟你的确没说过话。但我出国前一共跟你说过三次话当真。”

“没有吧?我怎么不记得呢?一次都没有啊。”

“我先说第一次。我们研究生院的门朝北,北京冬天的北风非常厉害,有人关门不严,风把门刮开直接受害着就是一楼的研究生院办公室的领导们。他们就请建筑公司的人弄了个很粗的大弹簧在上面拉着。开门需要用多大力,人的肌肉是有记忆力的。下次用多大力,不需要大脑思考,胳膊的肌肉清楚。那天,我出门去上实验室,我从里边开门,突然间外面在同时推门,等于用力过猛,门啪的一声就撞到了我的鼻梁骨。我痛苦不堪时,门外扑通就扑进来了个女的,那动作类似于失重。此时双方都清楚发生了什么。巧到一秒都不差,如果差一秒,结果就不会这样。双方镇定下来,面对面就愣住了。我当即问她:‘你找谁?’她又在惊恐中生气又不得不笑着跟老校友回答:‘我谁也不找!’。然后她就走楼梯上楼了。请问:这是不是真的?有问有答,算不算你说的对话?”
“这是真的。算一次吧。”

”停停停!老阎,就是说她大学跟你是校友,她考研究生也去了外校,那我需要知道她知道不知道你在那里她才报考那里的?如果不是,那就是巧合,算不上跟屁虫。”
“这你得问她。我怎么知道。”

“别打岔啊!我们想听老阎讲。一打岔他就天马行空又放弃了,话题就回不来了。教训啊,教训!”

“大家喝啤酒,今天我肯定不半途而废,把故事说完。我跟她第二次谈话发生在我们院部大门口里侧。我周末去北图回来,进院后就碰上了她抱着个婴儿在那转悠。我上前一看,就刚出满月的小孩,便问:‘这是谁的孩子?’她脸色从笑脸变成纳闷状,不语。婴儿太小时是看不出来长相的,我仔细看着。她问:‘你干嘛去了?’我说:‘就去北图了。周末不忙,就出去溜一圈。’然后,我就去食堂等吃饭,周末是一天两顿饭。我问你,这有问有答,算不算谈话?”

“老阎,你为何问她抱谁的孩子啊?”

“听我说。我到食堂就碰上了她的同班同学,我就问XXX抱着个婴儿,难道她抱养了孩子?她同学愣愣地看着我:‘老阎,她天天挺着个大肚子,你没看到?’我说没有的事啊,我怎么就没发现过?她同学不干了,说她结婚后也在吃食堂啊,天天都能看到啊,你老阎怎么可能没看到?我想来想去是因为食堂大,买饭排队我在思考哲学、社会等问题,从不费心与我无关的闲事。‘那吃饭时呢?坐在一个饭桌时呢?’我说那可能是饭桌太高的缘故。我干脆去找她道歉吧。哎!把饭盆放回架子,就跑去大门口。她在往东走,我追上了她,便跟她讲:‘抱歉啊,真的没注意过你怀孕的事。刚知道的。’她笑着问:‘你就为这事跑过来?’我点头。然后看看她小儿子:‘这孩子生下来就那么帅!’她就说:‘你去吃饭吧,晚了就没饭吃了。’请问:这算不算有问有答?”

“老阎,那说起来,你们俩大学在一个食堂,研究生时在一个食堂,毕业后工作时,吃饭也在一个食堂。而且常常坐在同一饭桌,就说过这几句话?”哥们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老阎说的都是事实。她喜欢听我说话,应该当真。我有证据:有时她吃饱了不走,继续听我跟同学们聊天。虽然她从不插言。”

“你说说为何老阎说话时你那么多年都不参与谈话?你说说你听老阎讲话的体会也让我们明白明白。”

“我在大学时的饭桌上第一次听他说话就感觉那是奇谈怪论简直就是胡言乱语。他说邓小平将来会给刘少奇平反!”

“那你给他的定义呢?老阎是怎样的人?”

“他就是精神病患者啊!这定义至今不变。”

扑哧哧!幸亏是在外面。要是在室内,清理这么多人喷出来的啤酒就是麻烦呢。
大家笑得那叫人仰马翻。然后都看着我的反应。我在千分之一秒内就判断出虫妹有一个姐姐,是学医的。我话音刚落,大家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虫妹。虫妹有个特点:笑的时候不出声,哪怕笑得不行,也不会出声,就是把嘴巴张大。一点声音都没有的那种笑。此时,她笑着,不说话。

“老阎,你怎么知道他有个姐姐还知道人家是学医的?”
“我推理出来的啊。”
“这也能推理?我不信的。XXX,你告诉过老阎?”
“我跟你说过了,我都没跟老阎谈过话。他也无法知道我是哪里人。”
“老阎,你是怎么打听到她家有什么人的?”
“推理,就是靠逻辑推理啊。”

“扯吧!推理也得有资料。你如何找到了推理出她有姐姐并且知道人家是学什么的资料?她说你都不知道她是哪里人。”
“先说推理。这不需要任何其它资料,就可以推理出来她有一个姐姐而且是学医的。”
“你是说就凭咱们刚才的聊天你就能推理出她有个姐姐还是学医的?”
“嗯。”
“嗯什么?我们不信。肯定不是靠推理出来的。你说说你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对!必须的,必须给哥们讲讲怎么可能推理出来她家有什么人。否则一定是偷偷调查出来的。”

“好吧,你们仔细听好。我们都是生长在那个年代。她高中一毕业就考上了大学,她父母在那个年代是多么害怕她将来要上山下乡一辈子没有上大学的机会啊。有了上大学的机会,他们唯一担心的是:面对很多很多男同学的追逐,她能否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他们不会担心她找不到好对象,担心的是浪费了学业。在那个年代,大学生是不许可谈恋爱的。”

“往下说,这些背景我们都是过来人,不需要提醒。”

“她在饭桌上听我说的都是她无法听到的,明明大家都认为那是黑的,到我这里就成了白的。她仔细琢磨,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我的说法是对的。但她放假回家时不可能跟父母谈论任何男同学,哪怕她父母是医生。唯一的解释是她有个姐姐,肯定不是哥哥或妹妹。她从小崇拜姐姐,姐姐会问及她在大学第一个学期里碰没碰上出众的男同学。她就趁机问及:‘姐,有一个男的,不是我们系的,就是在饭桌上碰到的。我没跟她说过话,可他这个人思维奇特,人人都认为是黑的,到他那里就是白的。比如他说将来邓小平会给刘少奇平反!这思维是正常的吗?他为何如此胡咧咧?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她姐姐赶紧问:‘那人是哪里人?家庭背景是怎样的?长得俊吗?’她的回答肯定是:‘在饭桌上他跟他同学们谈论他们廊坊的事,他是廊坊农村人,长得不好看。’姐姐一听,为了不能让妹妹分心而不好好学习,这男的还不靠谱胡说八道说邓小平将来会给刘少奇平反。便用医学理论告诉妹妹:‘这就是医学上的精神病患者特征!’当然,姐姐是不需要说离这男生远点。因为说话越是极端,效果越相反。妹妹一听,姐姐这医生帮她解开了这个迷。从此,她处于好奇也想听听精神病患者的判断,所以,她才总是不放过听我聊天的机会。”
“老阎,我真的服了!你这一大套推理就是在我们笑一声的时间内就推理完了。”

“哪里需要那么长时间?推理过程就是一闪电,一秒都用不了的。大脑思维快于嘴巴的表达成千上万倍。这是科学早就知道了的。”
大家看着虫妹,她只笑不语。
“老阎的推理对不对啊?你不说,那你就算默认了?”

“我说老阎是精神病患者,你们还笑我。现在你们承认了吧?我们正常人无法靠推理破解谜团,只有精神病患者才有那能力。”
“那在你眼里,牛顿、爱因斯坦呢?”哥们追问道。
“那些人都是精神病患者啊!那还用说吗。”虫妹认真地给出答复。

“哈哈哈哈!”大家又笑起来了。一哥们说:“你要是这么定义精神病患者,那我就不给老阎打抱不平了。”
一哥们说:“你们俩碰在一起,让我有所体会。老阎不论你推理的正确与否,她都不会当众打脸你。你那叫智商,她那叫情商。我从中学到了不少。她到底有没有一个学医的姐姐,已经不重要了。”

“老阎,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推理出我跟你是半个老乡的?我可没跟你说过我是哪里人。而且我在饭桌上也没说过这类话让你听到吧?”
“听口音知道的。那是你刚入学不久。在打水时。”
“那时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的?”
“不知道你是谁,虽然我帮你打过水。”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你帮我打过水?”

“你记得咱们那个锅炉房吗?冬天用里边那个锅炉,夏天用外面那个旧锅炉烧水。外面那个锅炉的开关关不严漏水,滴滴答答的不严重。可架不住时间长啊。下面不是水泥地,是土。锅炉那里就是一汪水,烧锅炉的那老头特懒,不修锅炉开关,就把一块砖垫在那里,可不停地踩,时间长了砖就下陷。那天我排队打水,你就在我后面。我没回头,在思考一个哲学命题。突然间安静的队伍里就听到说话声,你的朋友加塞到你那里,气喘吁吁地跟你说话。你的口音我就听到了,特别熟悉。就猜测你是石家庄地区的人。仔细听,不可能是晋县、无极、灵寿、行唐那边的,也不会是井陉(那地方的口音跟山西大同类似)或平山(口音特别难听)那边的,最大可能是栾城、藁城那里接近石家庄市的。不排除是石家庄市人。当我低头打水时你那朋友让你在她前边。因为怕回头时踩到后面的人,我就必须看脚底下。站在我身边的你穿着凉鞋,白色尼龙袜子百分之百会被砖上的水弄脏。我就顺便把你手中的暖瓶拿过来,打满水就递给了你。我没抬头。然后就起身走了。你也没等那位加塞的女同学,你在前边走,我在后边离开了。不知道你长啥样。”

“那你怎么知道她的?”哥们好奇。

“很快就在食堂吃饭时,同一个饭桌上听她跟她同学谈话,她的口音立刻就让我知道了我帮忙打水的那位半个老乡就是这位啊。其实,我帮忙的时候绝对不知道是谁。就是人道主义啊。穿凉鞋还穿着白色新袜子去打水,可见她没吃过那块砖上的泥巴苦头呢。显然她是刚入学的新生。没想到我很快就知道了原来是个美女同学呢。”

“老阎,我不记得这事。可能有吧?”

“跟同学朋友聊过天的内容都记不住,还有资格说过目不忘?帮忙灌满暖瓶不是什么大事,就两三分钟的活。只是我纳闷怎么就在饭桌上碰上了。可在我毕业前都没听到你接过我说话的话茬。到底你是不是石家庄人,我现在也不确定。因为你说普通话的口音非常非常小,比北京市人讲普通话口音还小。很标准的普通话,就有那么一丁点石家庄口音。就把你当成半个老乡了。可没想到在半个老乡眼里我竟然是精神病患者。”

“哈哈哈哈!”大家笑个不停。

虫妹是否上网?会不会是我博客的读者?我不知道,也不会打听。为何?

相忘于江湖是也。那为何朋友同学们要相忘于江湖呢?这是我导师告诉我的做人的道理。导师也是我的聊友。一次他跟我讲起了一位他老同学的故事。当年北大毕业生留学的很多,其中一位就没能在中国闭关锁国前回国,因为博士还没毕业。话说这位留学没能回国的老同学有机会到香港,不知道是参加学术年会还是旅游,反正到了香港后,面对对面的祖国感慨万千,就想起了最要好的老同学室友铁哥们。考虑到香港跟大陆可能有通信,便写了封信,贴上邮票,然后就离开香港了。这封信可给他室友添大麻烦了。那时候有两大罪是至关人命的:一个是反革命罪,一个是里通外国罪。说别人里通外国很难有证据,说他里通外国那是证据确凿:从海外包括香港来的信组织上当然要审查,里边虽然没任何间谍言论或政治言论,可情报人员要用破解密电码的方式解读。比如:“多年不见,甚是思念。”会不会是“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类似的暗号?这里通外国的罪名把铁哥们给害苦了。所以,我导师就说:“一个有知识的人,怎么就不知道朋友相忘于江湖呢?”

导师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记忆。有一天,老同学就告诉我:“老阎,你那20首《悼死猪》诗词,要是被XXX翻墙看到,他不恨死你才怪呢!”原来,他讲的那位老同学就是当时在人民大会堂开会的“呆彪”(因为填词的平仄要求,不得不这么写)。我从来都不查铁哥们都在干啥,早就相忘于江湖了。说起来那位“两会代表”,故事很多的。

我们研究生都是吃食堂。食堂常常到最后没饭吃,因为那年头没冰箱,剩饭就得扔。所以,管理员宁可少做也不剩饭。一天晚饭,我去晚了,我后面一个人都没有。排到我前边那位只有半勺菜,没米饭或馒头。大师傅就没要他的钱,因为太少了。我刚好一丁点都没的吃。那位大师傅晚饭卖完后常常在卖饭窗口听我跟同学们聊天,有时候也跟着哈哈笑。他不知道我的名字,只知道我的姓,他管我叫“600瓦”,没人知道那是啥意思。我就问他什么是600瓦,因为那时候我的头发特别厚,理发师给我用去薄剪刀呢。不是光头,为何叫600瓦?他悄悄告诉我:“你思维奇特,所以,别人的眼镜论度数,你的需要论瓦,在我这里以此区分开你与大众。”我说那我的眼镜可没那么高的度数。他说:“瓦比度小。”我笑着说他还懂得物理。他说他是老三届,如果不是文革耽误了,他不是去北大就是清华。

他看到我后面没人了,就逮住了我一人,便在窗口对我同学们喊:“600瓦竟然被我给逮住了!哈哈哈!”我就用力敲饭盒抗议:“你告诉你们经理,天天都是剩下人剩不下饭!”

老同学们就有的说:“老阎啊,发表演说吧。反正这次肯定不是吃饱了撑的了!”然后就听到哈哈哈大笑。我就说:“我出下联,谁对上上联,立刻举手。我的下联是:人买饭,人卖饭,人比饭多。”

一秒钟之内那位朋友就举手:“我来对老阎的下联。我的上联是:权是钱,权非钱,权比钱贵。”啪啪啪,掌声就来了。我把饭盒放回架子,便走开。我需要去大门口外面的私人餐馆去买晚饭。XXX就喊:“老阎你不能走啊!我们接着来。这次你出上联。”我说:“你是放羊的,我是打草的。我跟你耗不起。晚了,连外面的餐馆都关门了。”

哪里知道他会是我20首诗词里的两会代表?好在他不会翻墙来我博客吧?这就是相忘于江湖的好处。别说铁哥们,就是亲哥俩,都有可能因为环境不同导致观点与立场变成对立。我们村就有亲哥俩,大哥带者二弟读私塾,后来带者他混入江湖,就跟随了国民党政府。二弟呢?偶然看到了一张《新华月报》,感觉国民党官员太腐败了,他就偷偷地带兵投靠了共产党。后来哥俩都升到了师长。两师决战,打得激烈异常,对手是亲兄弟。哥哥传信要弟弟改弦更张,二弟让大哥弃暗投明。最后还是兵戎相见,打得非常惨烈。大哥后来去了台湾,二弟在北京军区。三弟在家务农。大哥改开后回老家探亲,二哥不回家看他,因为这个大哥是国民党将领,二哥在文革期间没少受批判。三弟立刻当上了县政协领导,因为他大哥是我们县在台湾最大的官。

中国历史上玩政治的,特别喜欢搞株连。相忘于江湖,是对旧朋友负责任。想想那位从香港写信给老朋友,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给同学带来的灾难他是有责任的。

记得文学城有网友搜集风华照,我就找到了一张当时准备考研时的照片,担心到时需要照片才能进考场,就照了一张。结果,文学城网友们认为我是当地下党的材料。笑死我了。我哪有那个志向啊。那是为了某理想而送命的高大上。我没理想,没志向,政治制度、哪党哪派,在我眼里都是那么回事。我就是冷静地坐在旁边看热闹的。文革时两派一开打,我就跑到墙头上看热闹,跟看蛐蛐对打、公羊顶架毫无差别。春秋无义战,谁输谁赢,关我屁事?说我有志向,为志向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太高抬我了啊,不过,谢谢抬举!感到惭愧啊,辜负了网友们的期望。我说的都有证据: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1802/60005/25245.html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0005/201802/29297.html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海笛2020-05-13 08:19:3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如有固定格式了,请派给我一部分COPY/PASTE 的活,利用平时碎片时间能完成。这么些年读了这么多您的好文章,诚心想做一点点回报。
paris_echo2020-05-12 08:59:38回复悄悄话根据鲶鱼效应,当年如果有虫妹或有别的漂亮妹子经常跟老阎辩论几句,估计会在那小型故事会里爆发出小小的激情:-)
润涛阎2020-05-11 20:53:46回复悄悄话回复 ‘Arnoldlxa’ 的评论 :

我是电脑盲。不知道如何操作。志愿者肯定有,只是我怎么好意思浪费大家的时间啊。希望文学城不会关门或卖掉,很多东西可以在这里留下来。
lostman2020-05-11 20:42:3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这个有点尴尬,两个人互相无视,习黑面,土豆跟别人握手
Arnoldlxa2020-05-11 20:23:1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1.需要整理过往公开发表的博文,比如文城学的博客,可以网上征集志愿者,按照约定的格式,比如: 正文+FQA的形式(评论:Q: 内容 A: 内容 建议只采集阎老的评论和其他精彩的评论),使用sigil软件制作epub格式或者mobi格式的文档,使用calibre转换格式——整理,按照年份分配任务,比如2008年交给一位,按照此分配任务。
2. 可以专门注册另外一个和私人生活无关的gmail或者hotmail接受志愿者的邮件,分配任务等,接受完成的收集附件,做汇总。
不懂瞎问2020-05-11 19:53:4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根据以前的计算,纽约州下跌到3位数的时间依然有效。从今天开始算起,7天左右下跌到3位数…”

看来东北部的下跌正给美国的疫情带来了正面的影响(今天整体新增40天以来第一次低于2万)。实事求是地说,美国的下跌看起来要比阎先生预测的慢一些。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阎先生上周二已经说一周后纽约新增进入3位数,更早4月20日左右阎先生说4周后纽约进入2位数(没有吹毛求疵的意思,毕竟东北的下跌总体上也符合先生的预测,也没有任何其他人做过这样的预测)。希望上周开始的好多州的部分开放不会破坏现有的下跌趋势。
润涛阎2020-05-11 19:37:28回复悄悄话今日疫情

最好的消息莫过于伊利诺州今日拐点第3天,在持续下跌中。这就跟整个东北疫情区都进入下跌通道一致了。

全国总确诊下跌到了2万一线,比一直徘徊在每天新增3万下降了三分之一了。死亡人数在1000一线了。就是每天死于新冠病毒的1千人。纽约州还是以前计算的:再过一周多一点就是进入3位数,每天几百人的规模。是否会把火苗灭掉?不知道。就是现在的华盛顿州,还没灭掉火苗,还是在350一线的平台,就不下来了。就是说,有的感染者到处走到放毒。这类害群之马不被强行隔离,是无法熄灭火苗的。

全世界范围内,这次抗疫效率最差的就是美国和英国。疫情到顶点后在高处的平台时间最长。根据白宫经济顾问说,美国在疫情发生后的联邦政府与美联储一共投放了9万亿美元。是否继续投放,还在争吵中。

病毒,无法用人与人之间的战争取代。这跟经济危机可以用战争取代不是一回事。所以,我们还会在和平环境中生存至少一段时间。在美国建国后的历史上,战争空档期都不长。最长的是南北战争之前。战争空档期太久,国内就会两党恶斗而发生不稳定。中东,美国应该不会去打了。下一个目标是揍谁呢?这需要战略家们面对着国际地图反复琢磨。

我们这个地球太小了,都不值得美国去炸了。该炸的,基本上都炸过了。现在人类人口总数已经77.5亿了。从70亿这么快就又增加了10%。这才几年啊。蝙蝠都看不下去了,乌泱乌泱的都是人了。

据美国农业部的说法,美国农民外来劳动力发生短缺。情况不太清楚。中国粮食每年一亿吨的进口量,5亿吨的本国产量,就是说需要大约6亿吨的总消耗。美国的农产品保证美国人不挨饿是肯定没问题的,就是价格可能会受影响。如果今年美国粮食产量受损,那美国限制出口粮食,中国就麻烦大了。世界粮价就会飙升。估计中国政府在大量进口美国的农产品。贸易摩擦在于中国可能不想买那么多美国的页岩油了,第一个贸易协定的购买美国粮食部分肯定不是问题,页岩油则是矛盾所在。
大智若愚332020-05-11 19:06:14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谢谢Dalidali的详细介绍,我之前的介绍太简单了。

老阎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将你所有至今文章的网页下载了,共有898篇。真是厉害,质量和数量都让人佩服。我将文章打了个包,我会私信你链接下载。
大智若愚332020-05-11 19:02:0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罗斯福那样能让全国总票数超过80%选他,原因是不是因为精英媒体的控制,制造舆论导向?我不觉得不可移的乌泱乌泱的下愚们在当前的自媒体及不公正的媒体环境误导下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能做到“全国拧成一股绳”。我最近看了HBO的关于Elizabeth Holmes的纪录片,The Inventor: Out For Blood In Silicon Valley。这个骗子的所作所为被媒体给彻底曝光之后,竟然还有人在相信她能够创造历史。
润涛阎2020-05-11 18:09:20回复悄悄话在民族生死存亡的时刻,必须放弃党争。两党必须联合。这需要能让反对党佩服的总统,比如罗斯福那样的,连任票全国总票数超过80%选他,全国拧成一股绳,他才能打赢二战。
润涛阎2020-05-11 17:41:46回复悄悄话如果一开始美国就宣布进入准军事状态,建隔离临时医院或租用各地旅馆作为军事管制区,把凡是感染了病毒的检测出来不需要住院治疗的,全部进入军事管理住宅区实行隔离,不能让他们在外面走动。隔离3周,如果不需要住院,就回家。必须剥夺3周带毒者的临时个体自由,实行军事管制。这需要两党国会通过临时法律。这就是我一开始提出来的建议,都在我博客里。

其实,现在也还是可以的。检测阳性,就到本地的旅馆实行隔离,由志愿者穿防护服送吃喝。检测阴性的,就去上班;阳性的,就去隔离3周,然后去上班。如果一开始就这么干,现在病毒差不多应该被灭绝了。
润涛阎2020-05-11 17:30:34回复悄悄话现在已经有5300多新冠病毒基因样本打入网站,感染人类细胞的关键 ” 纤突蛋白 “,也就是最保守的部分,已经发生两处突变,病毒照样活下来。这个地方就是做疫苗的选择关键地方。也就是说,疫苗造出来后,很快就失灵了,因为这个最保守的地方也发生了病毒能活下来的突变。

这样能活下来的突变,是润涛阎早就讲过很多很多次了—别指望疫苗和特效药!必须尽快大量检测/阴性者上班,快速灭绝此病毒。除非美国不害怕死掉200万人。而且,就是群体免疫了,如果需要很多年,那新的突变说不定就不仅仅令老人死亡,如果出来莫斯那样死亡率37%的突变,到时候还是走军事化管理的暂时剥夺个体自由的灭绝病毒隔离之路。到那时就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感叹了。
润涛阎2020-05-11 16:33:35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谢谢!

这个简单易行。看懂了。我明天就试试,这次一定能干成了。
润涛阎2020-05-11 16:31:28回复悄悄话这个安排太故意了点。把中国与加拿大两国放在一起,太好玩了。copy/paste:


Dalidali2020-05-11 15:48:4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5)在新窗口的最下面输入您想存这些文章的 Directory, 如 “Runtao Yan”.

文章就下载到了计算机的”Downloads”里面的 “Runtao Yan” 里。

如果您不设置Directory, 就下载到了”Downloads“里了。
Dalidali2020-05-11 15:41:4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1) 打开Chrome。 并打开 润涛阎 博客首页。
(2)选择“文章列表”。
(3)在有Chrome的右上角,Click “Simple mass downloader” 那个向下的箭头。

(4)在新打开的窗口里,点击第一行左边的”Resource List”后, 所有文章列表应当就会出现这个新窗口里。 选择想要下载的文章。
(5)在新窗口的最下面输入您想存这些文章的Directory.
(6)Click 新窗口最右下角的那个向下的箭头。文章就加到要下载的List上了。
(7)Click 左上角下载箭头, Start Selected.

试试看。
Shawn980522020-05-11 14:47: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阎兄还是把书写出来,留给后代。要是早三十多年前就能读到你的关于恩师的故事,想必我的下半生会很不一样。80年代初我在国内,求”名”师而去。可”名”师名高术浅,求他给我写申请美国大学的推荐信,都不给写。来美国又是”名”师,四年下来论文答辩他念不来我的名字。所以怎么求遇恩师,一大学问呀。
润涛迷弟2020-05-11 14:08:0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一会儿 我试试
润涛阎2020-05-11 12:54:45回复悄悄话Chrome extension插件”Simple mass downloader”,点击进入你的“文章列表”,然后选择”Resource List”,对要下载的文章链接打勾,可一次下载100篇发表的文章及评论。

我都不知道下载去了哪里。在哪里?“点击进入你的文章列表,然后选择Resourse …
润涛阎2020-05-11 12:49:41回复悄悄话下载了simple mass downloader 后,不知道怎么跟我的博文联系上。不知道怎么打开这个软件。
卡家里的宅男2020-05-11 11:33:2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提到第一个“毁我的人”,等待看到第二个的故事。记得我刚来北美的时候,一个朋友论到:“老外(应该指白人)碰到比自己厉害的人,他会努力成为更超越的人;中国人碰到比自己厉害的人,则想法让他跌倒。”大意是这样,至今记忆犹新。
lostman2020-05-11 11:15:2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
按理说,我把教材看一遍,没必要去上课,肯定100分
——————————————-
这个太牛了, 即使聪明的学生,把考题再做一遍也不一定就能满分,不服不行。可惜,从来没有遇见这样的人,过目不忘,一直以为是小说中的夸张
润涛阎2020-05-11 11:07:35回复悄悄话回复 ‘大智若愚33’ 的评论 :

这个信息太棒了!谢谢!一直想下载我的博文到Google,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软件。
旧日云中守2020-05-11 11:03:4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估计是因为没有得到权位,您的最后评价是具有智者千年眼光的仁者。您的文字里,所有回忆里,满满都是善良的文字吸引了大批的读者。

令人扼腕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您的这份善良,那后面隐藏的是冰冷的通透的智慧。
润涛阎2020-05-11 10:59:42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也是我的校友她的同学啊,非常好的两口子。我们哥们在一个食堂常常聊天。
时不时来看看2020-05-11 10:56:28回复悄悄话有一点点好奇“虫妹”是不是嫁了“虫哥” :)
润涛阎2020-05-11 10:51:28回复悄悄话回复 ‘大智若愚33’ 的评论 :

这绝对当真。除非是同班同学了解。否则,凭聊天绝对是这样的。

在我读小学时,毛主席语录发下来了,我就在煤油灯下一条条帮助毛主席修改他的语录,因为里边逻辑错误太多了。那个时候,红卫兵哪怕是大学生,都认为毛主席的话没错,我肯定是精神病患者。

就是现在,川粉们也认为川普撒谎成性是真理,润涛阎跟川普没可比性,肯定是精神病患者才给川普找错。人类不喜欢真理,而喜欢跟自己利益、立场一致的有权的人。
旧日云中守2020-05-11 10:45:4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记得您的在农村和工厂部分的回忆录,您也很善于和人周旋,而且拖拉机修理厂的描述中您说大家都喜欢听您演讲。所以我觉得昨天单纯感叹您孤独有点不恰当。您能够做到卓尔不群,也同时可以和光同尘,这才是我觉得神奇的地方。

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矢 。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其实您分析的毛的运动战的如同扔骰子行军的苍蝇战略,您的军事能力估计也不差。

心力超人,打破了古人“知易者不占,善易者不卜”的先例,写下了很多预测将来的文章。

即使不能名传千古,文字必传千年。
大智若愚332020-05-11 10:18:32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你对自己的评价太搞笑了,想起网上流行语“精神病人思维广,智障儿童欢乐多”,虽然是恶搞的话,但也不无道理。

如果出电子书,需要人力,可以算我一个。我虽不是编辑科班出身,但老阎你在文学城和万维博客(http://blog.creaders.net/u/798/)上所有的文章我都拜读了,做做索引和其他方面的帮助应该是有能力的。

另外,如果老阎你想批量下载文学城上发表了的文章,可以下载安装
Chrome extension插件”Simple mass downloader”,点击进入你的“文章列表”,然后选择”Resource List”,对要下载的文章链接打勾,可一次下载100篇发表的文章及评论。
润涛阎2020-05-11 09:39:24回复悄悄话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虫妹聪明、漂亮、善良,爱笑,是不多见的女中翘楚了。儿子帅,我出国前会跑了,在大院见过。

这个真实世界上,有两种男人最不受女人喜欢:一种是傻呼呼的,一种是精神病患者思维与众不同。润涛阎二种特征都有。所以,我也有过不少难处。

但这个世界是相辅相成的。比如,我就非常感谢两个毁我的人,让我有机会成了我恩师的弟子。

先说第一个。我的大学的确是天天听课的,跟我中小学不一样。按理说,我把教材看一遍,没必要去上课,肯定100分。但我还是天天去听课的。大学里,都是半路交卷,都是教授当场判给我满分。可有一门课,竟然给了我不是满分。问题来了:他不是教授,是讲师。我没得罪过他,直到最后他都不发回考卷,我错在哪里了?我想知道。有同学就打抱不平,找到系里反应。系副主任在操场看到了我,就跟我说这事,他找了那位讲师,得知:他把考卷放在自行车后面,结果刮风给丢了。撒谎。我说这是小事一桩,过去就过去了。一天在食堂门口见到了他,他想躲,我就喊老师好。他跟我说:“有本事考研究生就考我这门!”我问他谁是你这门的权威,他就告诉了我。我就真的考了这位不是本校的导师。导师知道原委,是我们系另一教授告诉他的,跟导师是铁杆朋友,写信让他千万录取我,不需要我参加考试。此教授是文学城加州花坊的亲戚。这是在文学城才知道的事。研究生入学后导师就告诉我:还是年轻,社会不是以考分定命运的。没必要争那个。我就在研究生时考试不再考满分,每次都告诉导师。他总是一笑了之。后来说我还是在计较分数,否则没必要跟他讲。有这样的恩师,是我的福分。我在霍普金斯又碰到了恩师,也是聊友。那种互相欣赏的关系,跟我在国内的导师一模一样。他是把自己的巨大画像挂在霍普金斯医学院主楼大厅的第九名建院以来的杰出教授。一生有这么两个恩师相遇,成为聊友,没遗憾了。很多故事以后会介绍。
清漪园2020-05-11 08:14:43回复悄悄话虫妹还真是个虫虫,跟老阎几次交谈,坐在同一桌听数次老阎神聊还是啥也记不住。本城侠女夏圆和边神可是截然不同的超女,她们记忆力强大,行动力迅猛,号召力超强。我还记得老阎的计算机技术差点,不知如何把自己的芳华照交给圆导,只好将照片交给文城小编,请代之交给圆导。圆导一直等不到照片,毫不放松,老阎被一路追杀,逼其交出芳华照,老阎双手招架,大喊:“正在路上!!!”

我还记得当时收到悄悄话问:你说老阎会不会不给照片?我回答说,老阎说给就会给,我相信老阎的人品,咱们耐心等着吧。哈哈,这段回忆也算是往事追忆了吧?
blue6albion2020-05-11 08:09:01回复悄悄话波音就是被权生钱太容易的国家资本主义惯坏的首例。以后芯片搞国家保护也会惯坏一批如高通、因特尔之类。再往后生产民生产品如口罩和药剂的可能也步后尘。
blue6albion2020-05-11 08:02:52回复悄悄话在资本市场和实业上的钱生钱?一开始是上升趋势的正相关后来因为渐退的边际效应呈逐渐变缓的正相关。资本主义的正常现象。

钱生权?理想状态是不相关。现实是大财团献金让正相关太大了。所以得改革选举法。

权生钱?理想状态是不相关。现实是游说、政商旋转门、补贴等暗箱操作让正相关也很大。司法独立、媒体自由能遏制一下,但国家制定产业政策、贸易保护、补贴等能让情况变坏。
blue6albion2020-05-11 05:58:12回复悄悄话在民主政体下遏制基尼系数不断堆高的方法应该是尽量斩断大财团献金和胜选的联系。

美国迫切需要的是修定竞选法,可从取缔Superpac做起。最好能先启用杨安泽提出的每人每年百刀只能买选票的助选券Democracy. Dollars。这可以稀释大财团对参选认为人的操控力。
秋日晴天2020-05-11 04:26:58回复悄悄话阎先生不仅是智商是我等望尘莫及,情商也很高。 这些年每帖必读,受益良多。 在此拜谢。
流云飞瀑2020-05-11 02:13:46回复悄悄话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仔细看文章,分析都写清楚了啊。
1. 朝鲜没有秘不发丧的传统。金三胖真死了病了,不可能拖延这么久。
2. 金三胖之前骑马身体很好
3. 中国没有派兵去边界
从老阎的思路分享看基本上和critical thinking的方法是一致的。只是常人做不到客观的,从各种不同角度的分析。
黑贝王妃2020-05-10 22:12:13回复悄悄话老阎会算?我服!过来表达一下你对金三胖“神隐”推断的佩服,我看到的有关推测里只有你确信神隐,怎么算的:-)?
水晶蓝2020-05-10 20:44:1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想知道您预见的美国的大动乱是什么样的?读美国历史的书本,除了大萧条时期的贫困,不知是会像您幼年时经历的那样没有进入青铜时期?
加州没有牛肉面2020-05-10 19:13:5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前两天有事去加州中部比较偏僻的地方,Costco 加油时发现除了工作人员外其它人没有戴口罩的。有的顾客进Costco 也不戴口罩,被工作人员拦下来。当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包括前台接待员居然也都不戴口罩。路过还看到开party的。感觉除非像2003年的SARS自动消失,靠人工彻底消除几无可能。
润涛阎2020-05-10 19:09:31回复悄悄话总有人议论美国最后会索赔。
这个难度很大。一是历史上没有先例,传染病从哪国开始的都没索赔的惯例。二是川普总统在3月中之前反复讲中国政府控制疫情做得好,这些都有录像。从川普停止夸奖中国政府控制疫情好之后,此时中国已经没再传播病毒到他国,而是倒回去感染。也就是说,川普定性了中国政府疫情控制得好,是在中国疫情基本上消失后。这就没法自圆其说。搞不懂当时川普表扬中国政府的理由何在。可能是希望中国买大豆猪肉?

战术服从战略。一个不考虑战略的发推者,给我们表演了非常精彩的故事。

最后还是润涛阎在10年前的担忧:失业率过高后,那些没工作领不到退休金的乌泱乌泱的人,政府如何解决他们的生存?

中国如此,美国亦如此。美国前三名首富的财产,超过了50%的美国全国人民拥有的财产。就是底层的50%加在一起,不如最顶级的3家人。这是社会动乱的节奏。中国的两极分化也非常严重。好在中国有抓贪官的办法,这在历史上屡试不爽。就是不停地抄家一些官员,各级都不停地搞,甚至由穷人们亲自参与抄家,社会便可度过危机。用抄家的钱救济失业穷人。崇祯如果把王室的土地和粮食给活不下去的穷人发救济,明朝就倒不了。崇祯上吊的那一年,各地王室占有的土地是全国耕地面积的51%,他舍不得王室的土地,结果各地的王室男女老幼被李自成给杀个精光。

当基尼系数发展到社会动乱地步,老天爷也控制不了。3家人所占财富超过全国一半人口所占财富,表明政府和富豪们昏头了,大的社会动荡即将来临,除非没有经济危机,没有大量失业人口。
润涛阎2020-05-10 18:28:26回复悄悄话今天疫情

美国全国新增终于在2万一线了。尤其是纽约死亡人数进入快速下降通道。新泽西宾州麻州也都在下跌中。纽约州是下降最好的。会不会也在某平台停住,不得而知。

在全世界范围,控制疫情最糟糕的是:美国、英国。还是人民大众的自由导致的。我猜想为何华盛顿州路易斯安那州早就进入每天新增几百,一直无法灭绝,可能是:一些检测阳性的带毒者,因为自己症状不严重,对社会不满,便到处传播病毒。这些少量的人渣以为自己受到感染而愤怒,检测阳性后反而不怕了,就到商场等地不戴口罩。就跟得了艾滋病的一些人破罐破摔,媒体总有这类人渣的报道,跟几十甚至几百人上床,报复社会。如何把这少数人渣限制住,是政府必须考虑的,否则这害群之马给社会带来的运作成本太大了,国会、白宫必须考虑把这类人以法律形式给与控制。

华盛顿州也要用州法找到方式,不能让检测阳性的个别人离家。干脆关在一起养着。这是美国必须解决的当务之急,否则,前功尽弃的风险很大。

我一直在思考华盛顿州现象。我猜测是这个原因。找到了原因,就需要堵死这个漏洞。
guitarmanzw2020-05-10 18:14:1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阎老师大作期待中!
旧日云中守2020-05-10 16:59:51回复悄悄话您那个师妹说话的是否可能内心再现的是第三者(医生姐姐)说话的神态、语气和不确定性?她张口就说的答案—他就是个精神病患者—-可能不是她自己的结论,也许她早期是相信的、后来长期质疑的,再后来她就把您、爱因斯坦、牛顿这样的天才归结到精神病行列里了?而您瞬间脑子跳跃到关系、身份、情形说这样的话最可能,然后得出结论。

真是变态啊!特殊的历史时期,人情、世故、心理、阅历、、、、、、可怕的老阎。如果没有互联网,您会多么孤单。相信诸葛亮如果可以写博客也不会定力不够出山辅佐大耳贼了。
光耀雨佳2020-05-10 16:57:30回复悄悄话
等书,如果没有纸质书,
则打印
边走边看662020-05-10 16:55:44回复悄悄话笑得我,老阎也有童心,喜欢耍呢。 当初为了堵截你的芳华照我和夏圆费了一些心思的,我这次再看发现你的耳朵长得不错,以前没发现:)通过上次芳华照事件我发现你们男的吃亏,女的青春靓丽的模样更占便宜。 男的要是走得正的话会长得越来越像样,只是很多男人在社会权欲场里混得面目歪邪了。

玩政治还要相忘于江湖,多累多寂寞啊。
若双2020-05-10 16:55:19回复悄悄话我去年海归前在德国生活了15年,潜水看阎博士的博客受益非浅。借阎博士的空间给所有海外华人提醒一下,我这几天在德国华人群里识破了一个出来钓鱼的网奸,很明显是盯上了海外华人想挑事。我把该人的网络资料和网络上公布的照片给自己的圈子里转发了提醒大家注意防范,但是留言里好像发不了图片。近期战狼小粉红的言论寒了海外华人的心,老阎也提到这些高级黑低级红是在帮倒忙。我自己留心国内的状况,感到上层在角力,舆论口没有归于一尊。海外华人心寒其实没必要,这是在做局?我看到经济凋敝,即使是最有活力的深圳满街的商铺和中小私营企业能有一半撑下来都不错了。不敢说绝大部分,但是大部分人都在奔波和忧愁眼前及未来的生计,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多捧厉害国。那个钓鱼的各种言行不像是造舆论那么简单,会不会有找海外华人下手再造8平方时“倒钩”的可怕事情发生?但愿是我杞人忧天,也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润涛阎2020-05-10 16:49:40回复悄悄话回复 ‘HBW’ 的评论 :

我在整理旧作啊。当然出书。但不影响我写博文。
入怀2020-05-10 14:39:22回复悄悄话涛哥最近的怀旧文章提及间谍和相忘于江湖,让人不禁联想随中美争霸升级中国有再次锁国的可能。
HBW2020-05-10 14:24:12回复悄悄话“一个有知识的人,怎么就不知道朋友相忘于江湖呢?”

看来阎先生不希望大家呼吁再次出书了。
92m2020-05-10 14:01:26回复悄悄话真是翩翩灵秀一少年啊,哈哈
入怀2020-05-10 13:55:47回复悄悄话赞!
入怀2020-05-10 13:55:25回复悄悄话沙发?
[1][2][下一页][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