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步,美国揍谁?

中美脱钩,美国政府面对的敌人不是中共,而是美国的财团。资本家只看利润。其实脱钩与否,这对中国很重要,因为这涉及到中国的战略层面。而对美国,就没那么重要,因为产业链搬到其它国家,对美国来说则是战术层面。

还是要回到美国的战略上面来思考美国的未来。

美国开国元勋们在制定联邦制的时候,就把扩张作为国家永久战略。美国的宪法前三部分分别是有关美国的三大系统运作的:立法的国会、执行法律的政府、解释法律的最高法。第四部分就是州政府和新的州加入美国。就等于说,在美国三权分立建立后、州政府建立后,宪法最大任务就是扩张—增加更多的州。

如果两党都认可不扩张了,国边建墙,那就需要修改宪法,因为联邦制是为扩张定做的,如果不扩张,联邦制就是最不稳定的结构。那就需要改成国家制,取消联邦制。这是战略,因为在这个国家战略条件下,对外战争是维护联邦制不解体的关键。所以,战争空档期不能太久。否则,就会导致两党你死我活的党争,从而导致内乱。美国战争空档期最长的是南北战争前。所以,如果不扩张了,那也得发动对外战争,以减小两党党争的程度。那下一步打谁呢?

奥巴马希拉里想的是:下一次战争在亚洲。重返亚洲不是战术,是战略。可川普不认可,还跟金三胖爱得死去活来。

我们需要拿着世界地图想想看:为了维护尽量小的党争规模而维持美国不动乱,那必须思考“下一步该揍谁呢?”

中东,美国不大可能再去闹了,美国人民大众绝大多数人不喜欢走回头路,除非发生911那样的针对美国本土的袭击。导致两次入侵同一个国家太难,美国历史上发生过—两次打伊拉克。才有了阴谋论–911是美国策划的。美国重新回到中东发动战争的难度实在太大。

欧洲?美国找不到理由。非洲那里炸了跟没炸一个样,看不出来什么差异–胜了,也是败。所以,不值得。拉丁美洲?川普认为那里是屎坑。往屎坑里扔炸弹?难民都够美国喝一壶的。

中国?除非内乱了—“由内贼引来外鬼”模式。唯一剩下的一条可行之路就是美国宣布台湾独立,跟台湾建交。接着,在台海跟中共干一仗。这就是奥巴马希拉里当年的设想—重返亚洲战略。在具体实行上,当然是美国用盟国,比如加拿大,提出跟台湾建交。加拿大没有核武,中共没办法用核武对付加拿大。然后,美国再鼓动澳大利亚等没核武的国家跟台湾建交。后面就可以多了,几个有核国家一起跟台湾建交。然后才是美国。

川普否定了重返亚洲战略,他想弄个诺贝尔和平奖。不知道为何诺贝尔奖不给他一个。那他会不会走奥巴马希拉里的战略计划之路?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中共会不会武力拿下台湾?既然美国让加拿大等国家先试水,美国就必须做好战争准备。当然,是多国联盟。那就令中共无法用核武器,只能打常规战争。结局是:台湾、上海、厦门甚至广州都被双方的导弹炸个稀巴烂。等于中国人打中国人。能否走到这一步,还得看台湾人是否怕死了。台湾人不想打,就不会发生此战争。

这与疫情没什么关系,是美国战争空档期不能太久决定的,也是联邦制决定的。

另外一条路就是美国修改宪法。这个难度更大。和平年代不可能办得到。除非发生大萧条级别的社会震荡。

其实美国收编墨西哥和加拿大,以后就有多年的经济建设大发展。把制造业搞起来。这在川普当政时不可能,他在建墙呢。

疫情期间美国忙不过来战争的事。一旦疫情长年累月都无法控制,就只能放弃抗疫了,而走对外战争的老路。那样的话,美国极可能让加拿大试水跟台湾建交,也许是澳大利亚开头,反正是无核国家。

润涛阎本人希望这是胡咧咧,因为战争是非常残酷的。可美国智库不可能因为一个华为公司就让加拿大得罪中共,应该这只是试水。只是赶上了疫情,香港那里停下来了,台湾也就没动静。算是按了暂停健而已。就是说,按照润涛阎的猜测,美国让加拿大抓孟晚舟只是大事件的开始。万事开头难,加拿大人逐步适应了跟中共为敌,然后跟台湾建交就顺理成章了。

上面可不是预测或推理,只是表明有这个可能。就是说,润涛阎如果是美国战略师,就会这么设计,然后交给美国政府两党大佬们。当然,人类社会的战争与动荡,往往不是提前设计的,而是突发事件导致的更多。没人知道中东会不会发生什么幺蛾子。一战是各国战略家们提前没想到的,是小事上一步步紧逼,互不想让爆发出来的。润涛阎只提供台湾是美国的一个战争爆发点的可能性和如果发生的话,大致发生过程。中国人的最大软肋就是本民族之间不团结,互相杀戮起来非常残忍。内斗内行,外斗外行,汉奸特多。在团结方面,跟印度人都差得远。这是可能被利用的因素—软肋。

一句话:润涛阎不认可当初美国让加拿大抓孟晚舟仅仅是为了一个华为公司。无论如何,未来的历史学家会得出:新冠病毒让中共寿命更长了。抓孟晚舟是在疫情公布前就动手了的。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