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为何制造六四悲剧?

六四15周年到来之即,很多人又在反思。六四是毛泽东死后在中国发生的最大的流血事件。六四镇压的决定权在邓小平。对於这一点他本人也从未否定过。所以,对於反对镇压的一方来说,邓小平就是六四凶手。

邓小平作为中共中的改革派和连毛泽东周恩来都佩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理应知道他这么做在历史上留下什么样的名声。六四镇压绝不是邓小平心血来潮一时愤怒而做出的决定。

六四已经成为历史,然而这段悲剧的历史将是人民心中永远的痛。其中也包括中共领导人和普通党员。如果今天邓小平来到网上,他该是怎样对这一历史事件做出解释呢?

下面以问答方式来推测邓小平下令杀人的心理动机。

问:导致学潮升级的关键因素是四二六社论。四二六社论把学生的爱国行动说成是动乱。

邓:是四二六社论。就是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问:你凭什么认为学潮是动乱?

邓:任何一个国家,除了国家元首更换时期,关心政治的人数如果超过20%,这个社会就进入了非稳定状态。如果关心政治的人数超过50%,社会就开始动乱了。所以在西方大选前不论如何造势,投票人数也常常不过是半数左右。要知道投票只不过是一天的事。解放初,我对毛泽东谈到这个问题可他不以为然。他说人人关心政治是民主的表现吗!后来林彪提出政治挂帅,我就看到国家动乱不可避免了。老毛竟然提出“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有一半人口关心起政治来了,十年动乱就开始了。

问:毛泽东早已去世,这次学潮与文革没有联系。

邓:毛泽东的文革就是唐山大地震,有这么大的地震不可能没有余震。86年学潮就是文革大地震的余震。这个余震到89年又来了。

89学潮是86学潮的继续。改革开放后加上平反冤假错案,人民生活水平得到空前提高。青年人望眼欲穿的高考也恢复了。当时也没有腐败发生,怎么会出现86学潮?当时的情况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

一旦关心政治的人太多,是无法进行经济建设的。政治挂帅这么多年了,一下子让人民从习惯中改过来是不容易的。牛顿管这叫惯性定论。消除惯性需要巨大的能量。一旦进行“讨论”,那就根本无法让绝大多数人不再关心政治,使社会从政治浩劫中走出来。所以我发明了“不讨论”理论。但是运动了几十年,一下子不让运动了,从上到下都不适应。这是学生们搞86学潮的原因。

在人们思维层面上86学潮和后来的89学潮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这才是问题的根本。腐败只是借口。假如没有腐败学潮照样不会避免。86年我就看到了这一点,那次学潮也没提反腐败。

问:我认为当初撤换胡耀帮是根本性错误,因为他的死引发89学潮。

邓:从战略上讲,即使不撤换耀帮,学潮迟早要发生。86年耀帮不相信我这话。政治运动搞了几十年,每个人满脑子政治、路线、斗争这些东西,怎么会一下子改掉?耀帮不下台人们就会反耀帮。从战术上讲,换掉耀帮时不应把赵紫阳提到总书记位置,应该让紫阳继续当总理搞经济改革,总书记的职务交给别人。但这也绝不可能避免学潮。因为谁也没办法让人们不关心政治。只要有超过半数的人关心政治,社会必然动乱。动乱的导火索是没办法彻底消除的。所以,六四是毛泽东几十年无休止政治运动
的必然产物。

问:由此看来,89年学潮最后导致流血事件是你在一开始就决定不想让步的结果。

邓:如何让运动惯了的全国人民停下来搞经济建设?我暝思苦想也找不到出路。只有当人们在生死关头才会猛醒。如果六四让了步,人们就会继续关心政治,社会动乱就不可避免。这是一开始就提出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原因。学生们不理解为何要发表四二六社论。后来形势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有必要用大规模调动军队发生或不发生流血事件的方式强迫人们从毛泽东时代关心政治的惯性中解脱出来全力以赴地搞经济建设。

问:如果当初把四二六社论推翻并把学生运动定性为爱国运动,学生们就会停下来了。

邓:不会的。学生要求与政府“平等对话”,“平等”就是相当于国共重庆谈判。学生组织与政府平起平坐了。谈判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来,然后工人农民搞几个组织也要求跟政府“平等”谈判了。再说,谈判开始后,学生领袖们在全国人民面前就成了英雄,我们给学生领袖们什么样的地位才能使他们认为满足了?就是台湾有地盘有军队有美国作后盾,我也不会同意“平等”谈判,逞论几个娃娃?

问:不理解你为什么没有杀一个学运领袖而杀了几百学生市民。这与几千年来传统方式不符,也和中共“首恶必办,协从不问”的政策相违背。

邓:如果当时采用“擒贼先擒王”杀掉学运领袖们,全国人民绝不会就此罢休。所以才用直升机观测学运领袖们的所在场地,以保证在六四清场时21位学运领袖一个不伤。然后护送方励之去美国大使馆。当全国人民得知21位领袖没一人死伤而且方励之去了美国大使馆后,立刻平静了下来。这样,人民就不会轻易跟着这些让别人死自己活的精英们搞政治运动了。经济建设才能真正成为中心。这个不按理出牌的谋略就是“擒贼不擒王”。

我这“擒贼不擒王”的策略使党分裂了。如果只杀学运领袖,别说赵紫阳就是徐勤先也会遵命。

问:你不认为用坦克真枪实弹杀平民学生是犯罪行为吗?

邓:你应该明白国家政策犯罪与个人刑事犯罪是不同的。因为六四避免了以后更大的社会动乱。毛泽东无休止的政治运动包括三反、五反、反右,整死处决了几百万人;大跃进饿死了两千万人;文革打死整死两千万人。加在一起保守的说也有四千万之众。六四死了几百人,按比例算就是10万比1。

问:杀一个人也太多!

邓:如果有人把一座有10万人的城市全部杀光,而另一人只杀了该城的一人。这两个案子能等同吗?人命与人命是一样的,莫非毛泽东杀掉的不是你,你就把那四千万之罪赦免了?难道地主右派就不是人?他们的命与学生的命就不等同?

再说了,那四千万没有几个敢对抗毛泽东的。几乎都是想逃都逃不掉的冤魂。请记住:毛共和邓共不能等同,最恨毛泽东煽动学生搞文革的是我邓小平。

有人歉你10万元,另一人歉你1元,你不讨10万,却讨一元。这说明要么一元是歉你的而那10万歉的不是你的;要么你是分不清一元与十万元的区别。前者表明你是自私;后者表明你是糊涂。不论是哪种情况,都是不公平的。

问:你不相信历史将会判决六四用野战军杀市民学生是犯罪吗?

邓:如果比照毛共,六四就算不上什么罪恶。在几千年的传统奴性文化中,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是狼和羊的关系。狼吃羊是罪过还是天性,端看是出於仁者还是智者的眼光了。在仁者看来,狼吃羊是罪过;但在智者眼中,狼吃羊是天性。

问:你承认民运们是羊?

邓:这要把民运领袖与市民学生分开。民运领袖们是好出风头的毛共党妈妈培养出来的孝子。如果把毛共比喻成老狼,民运领袖们就是他们的狼崽。他们在内斗方面也有继承性。民运领袖们和中共的斗争是老狼与狼崽的窝里斗。这是他们认为他们是爱国并要求平反的原因。只是狼崽提前捏巴老狼,老狼反击时把凑热闹的几百羊羔子给捎上了。

问:你承认你领导的是狼群?

邓:毛共是吃了四千万只羊的老狼,自从我邓小平上台后就想去掉老毛那一套而脱胎换骨。不再搞政治运动了,所以我提出“永远不运动”。但社会的惯性、毛共培养的“运动”接班人们不能接受。六四就是邓小平我“踩煞车”,是故意的行为。没有这次“煞车”,运动还会来。暴发运动的导火索永远都不会根除完。

问:你邓小平不用警察而下令让军队清场,杀的是协从者而非领袖,犯了故意杀人罪。我承认你邓小平在政治上是伟人;但在历史上是罪人。

邓:六四学生运动深层的原因是毛泽东搞政治运动尤其是文革的后遗症。而且我认为不流血根本无法避免这样的运动以后不会接着来。这是我个人的悲哀也是民族的悲哀。

问:你当时能预料到不取消四二六社论学生们就会对抗到底吗?

邓:我虽然给了他们撤出广场的时间与机会,但他们认输是不合常理的。面对野战军的包围,身为天安门广场总指挥的柴玲为何不撤?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柴玲下令撤,那只有两个结局:激愤的学生们骂她学贼,怀疑她被党收买而把她赶下台;另一结局就是她说通了多数同学而撤走,最后遭到秋后算帐。

问:政府不是早就跟同学们讲不会秋后算帐吗?

邓:我们不会跟学生们秋后算帐。但对上名单的领袖来说他们认为绝对会秋后算帐的。而且还会抹黑他们。那样一来,他们的结局还不如被他们领导的学生们。那对这些领袖们来说太不公平了。尽管我对文革中谁打残我的孩子都不秋后算帐,可他们不会相信所以不会撤的。

问:他们撤离广场,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运动结束了。在校园,仍然会闹下去。事实上那样他们更主动。可他们占着光场,一旦广场失守就意味着全面崩溃。我当时的判断就是这样。这与你当时的判断差距有多远?

邓:我知道天安门广场总指挥不是学生会组织总指挥。如果当时撤离以后仍然是学生运动总指挥,她们很可能会这么考虑。但当时如果撤离广场,她们的权力就被剥夺了。王丹他们就把所有权力夺过去了。这是他们在组织上的漏洞。

问:你认为六四的历史作用是什么?

邓:当六四刚过去的时候,很多人盼望我把六四的责任找个替罪羊。同时平反六四,就说我被别人骗了。人民就会感激我也会相信那是真的。可我不会那么做。原因是我敢做敢当,另外因为我认为六四有正面意义:1。六四后,中共高层不敢再内斗了。大家认识到船要是沉了,谁也别想活命。2。六四后,关心政治的人少了,就会把经济建设当成中心了。政治运动的惯性能量就小了。3。任何人当权,改革开放的门也关不上了。

问:事实证明六四也有负面作用:1。贪官污吏肆无忌惮。2。人民再不把党称为“我党”了,因为党的利益一旦与人民利益冲突,党就用枪杆子来维护党的利益。射杀人民也不在乎。3。大批知识分子滞留海外。

邓:这些都是事实,但社会稳定比什么都重要。

问:六四把你和共产党钉在了耻辱柱上。而我们这些学生低估了你们的残忍。我们认为你只要把四二六社论推翻,你到广场看我们,我们会喊邓小平万岁。最后皆大欢喜。万没想到,你们会在全国人民面前暴露你们为了江山宁可与人民为敌也绝不让步的狠毒。六四是你个人的悲剧,中国人民的悲剧,甚至是人类文明的悲剧。

邓:我认为没有六四的悲剧,一定会有第二次文革更大的悲剧。现在说不定国家早已四分五裂了。甚至军阀混战,遍地白骨。历史,尤其是中华民族的历史,充满了悲剧。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评论

胡小海2016-07-28 03:15:16回复悄悄话主要是民运里面没有谭嗣同啊
chinasmart2009-12-14 21:41:01 学运领袖无人死伤,确实是大智慧!
chyy19862007-04-14 19:43:12 觉得说的有道理,但不是真正出自邓之口
e玲珑剔透e2007-04-11 05:28:39 你的观点我都很赞同,不管是本篇,还是男女分析,或其他政治性分析文章,视角都很本质化,透彻通达,给人很多启发。万事都要从形上路线角度考虑,有计划才能有成功, 有安排才会有结果。
新楼2007-04-08 07:29:39 人民不应该关心政治?政治大环境不改变,经济反而能发展?推翻老毛的一套,该走邓路线,这么大的政治改革,居然还要人民不关心政治?恐怕不能这么解释吧。有一些有道理,有一些无道理。
hellobuddy2007-04-07 19:53:05 很有点道理,邓老看的太远了,非我等俗人能想到.

民运领袖们被这一招搞的一直被动,这几年似乎都销声匿迹了.
人品没问题2007-03-28 00:18:45 好啊!分析的很有道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