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基督教没能在中国普及?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里,基督教未能在中国成气候,甚至比不上邪教。

在这里先给出邪教的定义:以拉人屎、活着的人为神,并崇拜,便是邪教。该活神是以装神弄鬼、胡言乱语的方式欺骗受害者,最终以骗财骗色的结局收场,而且该活神一旦死亡,此教便寿终正寝。

这个道理很简单,比如判别是一个动物人还是驴,看他拉什么屎就知道了。如果拉驴粪蛋,那就是驴;如果拉人屎,那就是人。

而且,邪教与煞比是有区别的。比如,毛泽东活着的时候,崇拜毛泽东为神的不明真相的红卫兵组织就是邪教组织。而今天,毛泽东早已死了,历史事实早已清清楚楚,可还把毛泽东看成神的人组成的团体,那不是邪教,而是傻比。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每当民怨沸腾面临改朝换代的期间,邪教一定出现而且会风靡一阵。但新的皇帝上台后,一定会把邪教甩掉,继续尊孔,用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三纲来奴役人民,口头上便以“替天行道”的名义回复到独裁制度上去。
并非基督教传教士没有到过中国,事实上,中东诞生的三大宗教在很早时就传到了中国,只是中国人不认同这些宗教才未能在中国成为占统治地位的宗教。就拿我们县当年的义和拳运动来说,那可是民间自发的反对洋教的草根运动。我小时候常常听到我爷爷那代人讲述起宗教与邪教的尖锐矛盾。这些矛盾与官府纠缠在一起,对中国一百多年来的政治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我们县中学就是洋人办的教会学堂,用的教材清一色英文,毕业生大多进入燕京、北大等大学。一开始是个大教堂,后来改成了县中学。为何改成中学呢?
一开始的时候,由于洋人带着英美宗教组织捐出的金钱,凡是去教堂参加教会活动的,都可以吃上免费的米粥。在那贫穷的年份,青黄不接的时候挨饿的灾民很多,为了吃口饭,他们就假惺惺地当了虔诚的教徒。可这些金钱无法永久从海外弄到中国,而有钱的富豪不愿意跟穷人一起参加教堂的活动,教堂就拿不到多少捐款,久而久之,就只好不给粥喝了。非但如此,教堂还教育信教者给教堂捐款。一家人里如果只有一个人信教,那家庭矛盾立刻就尖锐起来了。扶清灭洋的义和拳运动就是以焚烧洋教堂开始的,因为一旦家中有人信了洋教,不论是天主教还是基督教,家中的其他人就立刻把洋教堂看成是不共戴天之敌。我们那里这样的家庭很多。因为都是四世同堂,一个人信了洋教,就偷偷地捐款,兄弟们当然要跟他算账,要他放弃宗教信仰。最后的结局便是:这些家属联合起来搞暴动,到洋人的教堂那里闹事。山东出了个朱红灯带头,立刻得到了北方数省的响应。主要是因为洋人还是先从北京一带开始扩大教会规模的。
此时,不仅仅是朱红灯的义和拳,还有无数的邪教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我认识的人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有两人。其中之一就是一贯道教徒,他跟我爷爷几乎同龄,可不知为何,我需要称他表伯。共产党镇压反革命的时候这位表伯已经是一贯道的点传师了,就因为他会搞人事关系而活了下来。这个人情商极高,他逃脱了镇压反革命运动的故事以后有时间再详细介绍。
这位表伯有巨大的号召力,不是天主教或基督教传教士们所能比的。倒不是因为他有什么高超的口才,而是百姓对邪教的强烈崇拜特性造成的,加上眼前利益的诱惑。

我私下里问过我大姨夫:“为何当年百姓要杀那些传播基督教与天主教教堂里的中国人,而不杀你们这些土教头头们?”我只能说土教而不能说邪教,那不就是等于骂他吗?

他告诉我:“你小子懂什么!那些天主教啊基督教啊,都是明目张胆地要信徒捐款。这些洋人太傻了!大家都是骗人,可你必须要让信徒自觉自愿地提出捐款,牧师怎么能公开提钱的话题?教徒提出捐钱时,你还得说不要不要才行。捐钱的信徒死后去天堂,谁管死后的事?不杀他们杀谁?你搞得懂这些吗?”

我仔细一琢磨他说的有道理啊,洋人教徒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中国人大多只想眼前利益,管他死后是什么天堂地狱的。后来我也跟一贯道点传师表伯谈论起这个话题,表伯问我:“有两个教,一个是给信徒们收入的10%现金,信徒们死后去地狱;另一个教要求信徒们捐收入的10%给教堂,信徒们死后去天堂。你说哪个教吸引人?”

我猜想,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人会选择每个月得现金,死后去地狱;百分之一的人会考虑捐钱给教堂死后去天堂。

这位表伯直到我高中毕业时还在世,他对科学新玩意比如电、无线电等特别神秘,认为洋人太傻,有这么好的东西可以骗人为何不用?说我是神,能搞出电来,谁能不信?老虎吃人得有牙,电什么牙齿都看不到,照样能把人电死,这不是神是什么?
从他的话中我明白了很多。要是中国某人发明了电,那他一定说自己是神,然后人民就心甘情愿地给他送钱。没有发明电的本事,比如我大姨夫,就成立了自己的宗教,信仰他的人乌泱乌泱的,他就会点武功,便装神弄鬼,谁家有人病了,就求他写个驱鬼的条幅,反正有病乱投医,碰巧了就有好了的。死了,是送钱给他太少了的缘故。因为人们相信虔诚才有效,为了表达虔诚,就主动把钱送到他手上,他不要都不行。越是不要,给的越多。中国人就好这个面子。如果大师先提钱的事,那就被大家认为你这大师是骗子,你就不能在中国人圈子里混了。
朱红灯就是靠什么刀枪不入武功而被神化的邪教头子。没有武功也行,比如发明一套气功啥的,扬言可以给人治病,便可骗人无数了。
而经历了文艺复兴后宗教改革的西方人就没那么容易被活人当神的邪教骗了。最有名的大卫教折腾了很多年,最后被镇压时包括烧死的和逃出来的总数还不足一百。看看中国,随便一个什么功,就有乌泱乌泱的崇拜者。在广州发功给在北京的邓小平治病的严新大师,就有百万计的崇拜者。

西方人信仰(不是活人)基督,或者其它神,便把那些想当活神骗人的骗子给压住了。上帝是否当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那些有信仰基因的个体给吸引过去了,也就堵死了活人想当神骗人的路子。而且上帝以下的平民,都不是上帝,也就平等了。谁也不崇拜谁了。这是为何越是不信神的国度的人们越是没有平等意识、越容易被骗子欺骗、越难建立平等、法治、民主的制度的原因之一。

中国人的活命哲学,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对死亡的哲学则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伟大领袖毛教导我们:人总是不想死的,但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代有个叫司马衷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鸿毛,或轻于泰山。为财而死,就是死得其所,就比鸿毛还重。为坚持真理而死,为公平正义而死,就比泰山还轻。司马衷同志是为肉糜而死的,他的死是比鸿毛还要重的。

所以,让中国人绝大多数去信仰基督教是不现实的,道理我在前边讲得很透彻了。这些道理是两位对人性、对人的宗教崇拜心理有很深悟性并亲自领导甚至创建宗教的智者看透后总结出来的。以润涛阎之见,如果基督教想在中国立足,那就必须改写圣经,要把死后去天堂改为活着的时候得到报答。别拿地狱那种恐怖说事,什么鬼都吓不住中国人的贪婪。你告诉所有的官员,你贪污死后就下地狱,人人都宁愿死后去下地狱,也要贪污现金,因为现金可以看得见摸得着。聊斋志异里的鬼故事对中国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所以,不改革基督教教义,过去两千年基督教没有办法在中国立足,以后也一样。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人上人文化,是见了有权有钱的人就巴结,见了失败者就落井下石,只要有一点点眼前利益,就不考虑公平、正义、法治这些道理的文化。在这个传统文化熏陶下的中国社会,人情大于社会公平,权力大于司法公正。你骗他很容易,你只要让他看到眼前利益,至少是政治派别上的一致言论,他就能上你的当。你给他讲平等、法治这些道理,他认为你是在忽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