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VS战狼、川普VS美国之音

引言

我们知道习近平干掉了不少专门搞意识形态防火墙部级高官还有无数五毛领袖(周小平花千芳染香),有的投进监狱,有的冷藏。理由是:高级黑、低级红。有偶,川普公开指责美国之音用美国政府的钱反而一直在给中共帮忙。

很多网友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以为是误会或搞错了什么地方,等于大水淹了龙王庙。有朋友问我:“老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看到的就是大外宣的人搞防火墙的人起劲反美拥共,没看到高级黑低级红啊。美国之音什么时候帮中共的忙了?川普是老年痴呆了?”下面就写博文介绍其中缘故。首先,给出结论:不论是习近平还是川普,哪怕他们在其它方面都错了,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没误判,更与老年痴呆无关。哪怕他们俩都是真的老年痴呆糊涂了,在这件事的判断上他们俩都没糊涂。

(1)

虽然习近平干掉了几个高级黑、低级红,可乌泱乌泱的高级黑低级红在意识形态占据他们大脑全部思维后,他们的言行对中共在国际上带来的负面作用依然是巨大的。那个钟南山本来是搞专业的,结果非要掺和政治,也玩高级黑低级红的把戏,引发战火。其负面作用导致的损失以后习近平会认识到的,就像周带鱼一样被习近平看到了负面作用,这是迟早的事。

华为也是一个例子。海外中文网那阵子每周都有任正非出来接受外媒的采访。我实在为华为竟然如此愚笨而看不下去,在文学城新闻下面发评论,建议任正非不能再出来了,商人玩这个是火上浇油,是对华为的高级黑、低级红效果。从此,倒是任正非戛然而止不再出来了。当然,这是巧合,润涛阎人微言轻,对中共政权没丝毫影响力。但看到他不再出来得瑟了,还是为华为高兴,虽然我没用过华为的产品,也没熟人在华为工作。就是旁观者看不过去如此愚蠢。假如没有任正非出来不停地接受外媒采访,华为走的就是中兴那步棋,不太可能遭受如此大的封杀。商人,就在商言商,你掺和政治,就傻到家了。

为何?

马克思的理论可能全部是错的,但他的异化论绝对当真。那就是:在政治领域,动机与效果是相反的。

这理论是马克思总结出来的,而人类早就懂得其道理。中国至少在韩信那里就实践过了。根据高级黑低级红的逻辑或美国之音的做法,当韩信把项羽的楚军包围后,汉军会高唱歌颂汉军的汉歌。果真如此,那结局是什么呢?楚军必然联合在一起,誓死如归,杀掉汉军,杀不掉也不会投降。韩信懂得异化论—动机与效果相反的道理,反过来让汉军唱楚歌。那歌颂楚人的动情歌声让每一个楚军都思念家乡,都感恩四周的汉军竟然喜欢我们楚国人的歌声。他们内心里就放弃与汉军拼命,而是早日回到家乡。非但如此,就是投降汉人,那喜欢楚歌的汉人是那么有人味,不会亏待我们楚人的。

(2)

再看中共的江山是被什么人坚挺着。

美国之音、法轮功、海外民运,一直是中共政权最强大的捍卫者。这里必须先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八九六四后不久,一位哥们跟我聊天,他滔滔不绝,其主旨意思是:中共虽然靠军队赢了,可全世界很快就会对中共实行经济制裁,经济垮台是板上钉钉的,到那时中共就会让邓小平李鹏担责。我听后摇头。哥们看着我发呆了一阵子,然后问:“老阎,你不认为美国带头经济制裁中共?”我说:“作为政府,美国一定宣布经济制裁,但那是政治宣传。美国的经济实权在财团手中。财团们只管赚钱,他们看到中国这下子几十年都会稳定了,就会大力投资中国。你记得古人云: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这隔江太黄了你不懂也没关系,但商女不知亡国恨你应该理解吧?”哥们不干了,非要跟我打赌,赌什么呢?他说谁输了就花钱两家去游轮巴拿马。我拒绝了,因为我赢了,那哥们朋友就做不成了。这明摆着,到时两家去旅游,真让他掏腰包,那以后朋友还是朋友吗?嫂夫人也会骂他啊:‘你打赌还当真了?那老阎也不是个东西啊,竟然真让我们出钱?穷到这份上了?’所以,我说打赌就算了。哥们哈哈大笑说我肯定输。当然,润涛阎遵循朋友哥们相忘于江湖的原则。老婆孩子提出参加的聚会,我从不反对。至于这哥们是否来我博客,我一无所知,也从不想知道。我没有同学微信群,虽然我记得小学、高小、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博士生所有同学们的名字与故事。我也有回国被老同学巧合发现了的时候,不得不参加他们为我举行的见面会。那都是不得已。老同学们非常热情,尤其是两口子开车千里去看我,令我暗自流泪。对他们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一位副校长老同学把我拉到母校,发现我的宿舍楼丝毫没变,那么多精彩的往事注上心头,我竟然不知道该从哪里谈起。他问我为何美国校友会名单里没有我。在北京王府井还碰上了霍普金斯时同一实验室的女同胞小张,她在推者小推车带儿子逛街呢。她刚好跟我迎面相遇,听到突然间喊润涛。这事都能发生,这个世界太小了点。后来我也没问过她是否来我博客。

一句话概括:如果六四后你不能当即判断出美国等西方财团立刻寻找机会到中国发财,你就太不了解商人思维了。

书归正传。

美国有智库帮助白宫分析国际关系。兰德公司就是白宫咨询费花的最多的公司之一。当年兰德公司建议尼克松访华,拉拢共产主义阵营的中共,以瓦解共产主义阵营,也帮助美国从越南撤军。尼克松就采纳了兰德公司的咨询建议。那么,川普政府也会找类似于兰德公司一类的咨询公司,给出中国为何能和平崛起、美国是怎么就开启了建设中国40年的历程。咨询公司会要求白宫提供他们需要了解的历史文件与大量的有关资料。咨询公司不隶属于意识形态的极端两级,分析历史过程采取的是中立的、尽最大努力反应历史真相的科学态度。社会科学也是科学。

毫无疑问,咨询公司会得出美国之音在八九学运中鼓动学生所起的作用与六四事件结局的关系。六四后导致美国财团当即找到了投资发大财的机会,那就是在中国投资建厂。全球化只不过是政府顺应财团们的意愿罢了。没有美国之音对学生们的推波助澜与对学生们对形势判断的误导,很可能就没有六四屠杀;没有六四,美国财团们就难以确定中国政局会稳定几十年,也就不敢一窝蜂到中国建厂,也就没有中共的今天。当咨询公司把这历史脉络理清后告诉白宫,川普是绝对相信的,也就谴责“美国政府养着的美国之音一直在帮中共的忙。”

而美国之音从上到下都必然感觉到自己冤枉,甚至认为川普老糊涂了。而事实上,这几乎100%是美国咨询公司对历史来龙去脉的研究后给白宫的答复,给出的结论必须经得起检验与质疑,毕竟政府的咨询费不菲。这也是咨询公司保住饭碗的本钱,或者说本能。

(3)中国百姓心目中的美国之音、法轮功、民运

我曾经介绍过我在国内农业学大寨运动中经历的故事,简单说来就是:到大寨点参观学习。在北京市平谷县的大寨点(华国锋的女儿在那个村上山下乡)参观时,大家都对密植的玉米大田庄稼长得好到极致那叫一个佩服:玉米叶子都是黑绿色的,不是绿色的了。那当然是真的,因为植物叶子是无法用油漆染色的,那当天叶子就耷拉下来了。我就悄悄离开参观队伍而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查看。其实,所有参观者都心里一清二楚:那让我们看的在路边的“高产田”是集全村的农家肥与化肥于一地的样板田,那村里的社员们可能担心他们大队党支部骗了外地参观者。其实此担心是多余的,有机会不干活还白吃白喝拿补助到处参观的,没一个傻子。我只是想知道这村里亩产千斤的样板田占比多少,贫瘠亩产二三百斤的占比多少,大面积的亩产五六百斤的占比多少,才跑到远处去查看的。

美国之音、法轮功、海外民运们报道的中国阴暗面,极可能都是真的,就相当于大寨点的贫瘠田。周带鱼花千芳染香等五毛们报道的中国光明面也极可能都是真的,就相当于大寨点的样板田。

然而,听众的反应除了心中早有成见者外,大多数人还是根据自己的亲眼所见对媒体的报道进行对比。当中国境内95%的听众听到美国之音、法轮功媒体、海外民运们的说法、采访的国内人员的说法、反应的国内情况,都震惊其失真。这些事基本上都是事实,只是社会太复杂,绝大多数老百姓看到的不是那样的,他们当即就会警觉:国外的报道比中共政府的报道还失真。他们本来对中共怨气很大,可海外反共媒体反而令他们在选边时更认可中共政府,因为更可信。这就是异化效应:海外媒体的动机与效果相反。海外媒体呢?他们的确选择的新闻内容是真实的,是绝大多数中国百姓亲眼没见到的没代表性的事实,令海外反共媒体们反而认为是中共骗得中国人民大众不接受事实了。川普指责他们时,他们必然感觉到冤枉,因为他们已经把事都做到极端了,怎么就帮中共了?他们不认可“物极必反”、“动机与效果相反”哲理。即使他们懂得动机与效果相反的道理,由于内心里的仇恨因素,也无法让他们不极力搜集反共的证据并告知中国人民,其结局便是恶性循环而无法自拔。

(4)中共外交部战狼

外交部,在毛泽东时代甚至六四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是外交部,而是“抗议部”,我早期的博文就建议中共把外交部改名抗议部。长年累月地抗议敌人。毛泽东时代抗议美帝、苏修及各国反动派,后来就改成了只抗议美国。从加入世贸,外交部的抗议功能减退。可从李肇星当外长带队开始,外交部发言人就登堂入室。从姜瑜到华春莹到赵立坚,都是极容易被记者们激怒的战狼。

西方记者,以能激怒政客而自豪,那是自己有本事的标志。我来到美国后经历过的总统,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川普,就川普一人能令记者得逞:能激怒总统。其他总统,小布什稍微定力差一些,但也能微笑着面对记者的尖酸刻薄、指桑骂槐。当场被记者激怒到失态甚至骂街恼火的,只有川普一人。

对西方人来讲,包括亚洲的日本韩国甚至越南北朝鲜,光天化日之下被记者激怒的不论是政客还是政府发言人,是非常罕见的。为什么呢?因为一个国家总能找到思维敏锐、知识渊博、定力强大、把愤怒化为幽默的人才。尤其是最后一个能力—内心的仇恨与当场被记者羞辱当即化作幽默语言,是难能可贵的。令听众与读者事后慢慢咀嚼,越咀嚼越有味道,越佩服发言人。可惜我泱泱大国,竟然连这样的人才都找不到。令老夫实在无法不唉声叹气。

(5)美国之音、法轮功、海外民运都应该得奖励

中共应该给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法广、德国之声、法轮功媒体、海外民运等一直起着维护中共政权稳定作用的海外媒体发奖励,给几个亿的赞助都值。

美国政府也应该给周带鱼花千芳染香大外宣华春莹赵立坚等等高级黑低级红媒体人发奖,是他们令无数海外华人对中共的治国理念与言行嗤之以鼻。这些人的言行才是摧毁中共的巨大力量。是战狼们让全世界各国人民了解了中共的阴暗一面。

政治的吊诡之处在于:以爱国为动机,必然以出卖国家利益为结果,加起来就是爱国贼。这个道理很简单:动机是一个极端,结果必然是反向的另一极端。

外交更是处在国家与他国的边界效应最前沿部门。崔天凯在面对新冠病毒的“擦屁股”言论,是战狼赵立坚们一万次咆哮都达不到的正面效果。也许在钟南山赵立坚们眼里,崔天凯属于汉奸言行。然而,崔天凯的外交水平令全世界政客们认可。

一个国家是否会被欺负,与流氓唇枪舌剑恐吓毫无关系,甚至相反。大约10年前润涛阎就写博文《中国把货物倒入大海都比出口美国强》,因为赚取的外汇购买了美国国债,就是借钱给美国。借钱少了等于救急,那是恩人所行。借钱多了,那就是结仇!结果呢?当然是人微言轻,没人听润涛阎的谆谆告诫。

道理很简单:美国总会找到理由吃掉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后来升到万亿了。我写文章时也有4千亿了,就很可怕了。这与新冠病毒无关,因为没这事会找那事,狼要吃羊总会找到理由的。到这份上,靠战狼唇枪舌剑有个屁用啊。

(6)法轮功的神韵

当年我不知道神韵艺术团是法轮功办的。那是很多年前了,我们这里来了广告,我一位美国白人教授朋友跟我讲两家一起在周末去看演出,理由是他们两口子从来都没见过中国艺术呢。我以为是什么大陆访问美国的演出,或台湾艺术团体来美的演出,反正是艺术团体,当然就答应了。

在门口拿到小册子,印有介绍,这才得知是法轮功办的。可此时人家两口子都来了,我怎么说放弃呢?只好硬着头皮进去看了。第二天我就跟他讲这个是反共团体搞的。他没说什么,就说特别棒的艺术,他老婆非常喜欢。不久在他家吃烤肉,我就在他老婆夸奖中国艺术时告诉她这是反共团体的艺术团。因为她说这次观看演出,令她对中共刮目相看了。以前她认为共产党是邪恶的,是不可能允许人民享受艺术的,只能是样板戏。这就是洗脑的功能,连这她都知道。看了神韵,令她对中共好感连连。当我告诉她这其实是反中共的团体,她听后说:“那是一样的!中共在中国统治几十年了,这些表演的人都不可能在中共上台前就出生了,都是受的中共的教育。中共教育出来这些艺术家,就是中共的功劳。他们反对中共并不说明什么,因为美国也有反对党,但照样各党都接受美国文化。”我听后哈哈大笑。可她和她丈夫看法一致,说神韵令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看法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听他们说后,我笑着说:“按你们的说法,中共政府应该给法轮功经费,因为他们给中共在美国各地做广告了。”二人点头认可。这简直就是典型的“异化”现象。法轮功煞费苦心反共,竟然导致美国人改变了对中共的看法。我相信这不可能是个例。这两口子都不对政治热衷,是过日子的那种白人。在大厅里的美国观众,我猜想绝大多数人的看法跟我这朋友两口子一致。我能猜到他们俩是共和党,虽然大学教授里共和党很少。这当然不能问,就在聊天时听话听音。

(7)海外媒体如何能避免“动机与效果相反”?

这些反共媒体,包括我上面介绍的,其主要企图(动机)是号召中国国内的人民大众起来反对共产党,至少是想让国内的人民大众了解真相而突破中共对国外信息的封锁。

由于异化现象,导致结果与动机相反,更帮助了中共稳定政权。这一点连白宫都在全世界面前公开认可了。因为这是事实,任何人不认可都是自欺欺人。

那么,包括美国之音等反共媒体该如何避免帮中共稳定的忙呢?也就是说,如何避免“动机与效果相反”?

其实很简单:取信于民。就这。如何取信于民?那就是走科学之路。比如报道大寨点的庄稼时,给三张照片:一张是路边样板田,并指出这块亩产千斤的样板田占全村粮食种植面积的5%;一张是贫瘠地的照片,占种植面积的5%;一张是产量五六百斤的大田,占种植面积的90%。这样的报道,国内听众一看就认可了,不久就会达成共识:美国的反共媒体是信得过的!是比中国政府的报道可信多了。以后人人都偷听海外反共媒体的报道,而对中共的报道嗤之以鼻。民心就离中共渐行渐远了。比如,法轮功的媒体也好,民运的媒体也罢,包括美国之音等,报道中国时把全世界有多少最长的高架桥在中国、全世界的高铁有多少在运行,其中中国占多少。等等,所有的报道都不偏不倚,毫无一丁点偏见,科学地报道。这样,国内人民大众就慢慢地改变对海外反共媒体的看法了,逐步变成只信海外反共媒体,不信中共媒体了。

科学、真理,是无坚不摧的,因为绝大多数人民大众不会在任何新形势下发现真理,但真理一旦被人民大众了解,就会被接受。就好比人民大众无法发现地球围绕太阳转的真理,可一旦被人们大众了解了真相,他们便会接受真理。这是真理之所以无敌的原因。欺骗,只能是暂时的,而且“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是铁律。铁律里最重要的还有异化现象—越是极端的动机越与效果相反.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