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林郑妥协会有效?

“送中”引起的香港闹事已经三个月了,还没有收敛的迹象,林郑突然间答应“五大诉求”其中最关键的一项:撤销修改条例。这看起来很合理,毕竟是这一条引发的大游行。然而,那连“权宜之计”都算不上。别说现在太晚了,就是事发第二天就撤销,照样不会改变闹事至今的历史。因为送中条例根本就不是事态发生的原因,而是导因=导火索。
上文谈到了社会进入动荡的基尼系数因素,本文谈谈社会形态方面的因素。前者属于“经济基础”,而后者属于“上层建筑”。二者相辅相成。
(一)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是祸根
在这个地球上,还没有一国两制成功的例子。在春秋战国时代,不同的国家的确在废除奴隶制方面有先后的差异,可战争连绵不绝。美国南方想继续蓄奴,导致内战。因为不同的社会制度其分歧是你死我活的。邓小平所谓的一国两制,就是大陆的共产党领导制与香港的港人治港,那意思就是香港并不在中共的领导下运作。否则,那就是傀儡下的一国一制:本质上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运作。
类似的有中共与国民党的统战。统战是失败的。这是历史事实。所谓统一战线的成功,那就是两党组成联合政府,把一个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党与一个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党统一在一起。而事实是:双方杀红了眼,尸横遍野,最后失败的一方逃到了台湾才暂时罢手。如果把统战作为骗术看待,那才算成功。同理,如果邓小平把他的一国两制看成是骗术,那结局必然是你死我活的缠斗,最终以成王败寇为结局。从这方面讲,一国两制跟统一战线一样,只能是失败,最终必将成为一个骗术而非治理国家的国策留给未来的历史。
这道理很简单:如果邓小平想的是中共在50年后消失,那邓小平死后的继承人是无法认可的;如果邓小平想的是一国两制只是骗术,那结局还是血拼;如果邓小平想的是50年后香港变成中共领导下的一个城市,那香港人在这50年内就会拼死挣扎。
为何两个制度无法相容?
前文谈了经济因素,今天谈上层建筑因素。中国与美国的冲突,贸易战只是借口,其制度之争最终到了你死我活地步。当年美国拉拢中国跟苏联对抗,其用意是毁掉共产主义阵营。苏联垮台后美国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预测到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社会制度就自然会发生改变—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然而,当美国的基尼系数之大到了社会稳定成了隐患时,便不得不面对“谁先倒下”的境地,此时“民主制度必然战胜专制制度”变成了“民主资本主义能否战胜专制国家资本主义”的疑问。因为中共蜕变成了专制的国家资本主义(或称官僚资本主义),而本质上不再是专制的共产主义。
中共的发展一步步走到了这么一个怪胎与当年美国预测的中共未来是完全不符的。而且从基尼系数方面讲,中共与美国殊路同归了。从里根经济学开始,到2014年,美国1%的人口占据了80%的总财富,99%的人口占据20%的总财富。这还不包括那些离岸公司偷偷逃税的亿万富豪们的海外财富。中共从不给出确切的数据,总是说基尼系数0.47左右。可抓到一个贪官,一搜,家里藏的现金过亿。所以,傻子才相信美国的基尼系数只有0.45,中国的基尼系数只有0.47.
除了南非、中南美洲这些被川普称为“屎洞国家(shithole)”,中国、美国、香港这三地就成了地球上基尼系数最高社会进入动荡威胁的国家和地区了。中美的夫妻日子就走到了闹离婚地步,比赛的是谁后倒下。
在这个节骨眼上,香港发生社会动荡也就成为必然了。这与是否有送中条例无关,因为导火索总是能找到的。如果美国与中共没发生贸易战,美国不把中共看成是战略敌人,如果香港的基尼系数没高到0.53,那因为送中而闹事的事件会因撤销此条例而平息。现在,中共的妥协不会让事件彻底平息。道理很简单:中共要么解决香港的贫富差距过大的经济因素,要么让香港实现真正的港人治港,那就是在香港人眼里你中共只管军队和外交,如何治理香港,香港的各级领导人由香港人自己普选,不关你中共的事,就是说你中共别插手。香港坏到什么程度,也不用中共背锅。果真如此,邓小平的一国两制就会走向事实上的两个独立政体,而且双方互相害怕权力被对方完全吃掉而在政体上越来越远,越是接近50年大限,越是走向事实上的独立。最终还是你死我活,然后归于一统。
有当年两党玩统战的经验教训,香港人不会认可一国两制类似于“统一战线”一样的骗术而被玩弄。也许邓小平当年真的就是想玩“统战”一样的骗术,也许他认为他发明的一国两制是可以“捆绑成为夫妻”的,也许他认为50年后中共早就不存在了。很多也许,但这都不重要了,反正他当年公开讲“永不翻案”,给英明领袖华主席写两封效忠信,说有华主席的领导我们党可以稳定20年云云。一转眼就夺权。所以,邓小平的话,当不得真。何况他也没解释“50年不变”到期后是怎样的结局,甚至如何维持50年不变,他都不讲。
那林郑为何要提出撤销修例呢?估计她准备辞职了。毕竟是她提出的修例引发的麻烦,她提出撤销就算给自己在历史上留下个好名声的奢望。后面怎么走,她是无能为力了。这种不是民选出来的当政者,上面还有婆婆,她没有熬出头的那一天。她也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卿本良人,何故参政?令人费解。
(三)习近平会担心什么?
习近平经历过毛泽东时代,他清楚毛泽东时代的一句名言:“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句话有说来源于法国的卢梭,有说来源于英国的培根。当人们回顾历史,未来的中国人会吃惊:邓小平改革开放后引领中国人民的“榜样的力量”不是美国人,也不是日本人,更不是俄罗斯人,而是一江之隔同宗同种的香港人。
当年单位搞房改,个人只出一点钱,个个都提心吊胆,毕竟经历过批判资产阶级法权的几十年的洗脑。是香港人,带领着大陆人民玩命般地炒房。开始有了股票市场时,党员干部带头买股票都没几个人跟。是香港人,带领大陆人民炒股,一度发疯到踩死人地步。男人包二奶,是到大陆经商的香港人带的头,把小姐这名字玩坏了的就是香港人。引领大陆女演员自己定位自己是妓女地位随便让导演玩的,也是香港艺人。开离岸公司、把钱转移到海外,也是香港富豪们带领大陆富豪们干起来的。现在,香港人又言传身教,告诉大陆人如何造反闹事令中共让步—上街游行要大规模,而且必须是同时。700万人口需要有200万人同时上街。对大陆来说,就是7亿人有2亿,14亿就需要4亿人同时上街。根据香港人引领大陆人40年的历史来看,这榜样的力量的确是无穷的。想想看,4亿人同时上街的场景是多么壮观,对当政者来说是多么吓人。这就灭了中共总是说的“一小撮”坏人的习惯性语言霸权,中国才答应林郑撤回修例的决定。
然而,历史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好比有没有毛泽东,今天的中国不论是经济建设程度还是社会腐败程度,都是一样的。所以,根本没必要夸大任何个体对社会的影响。不论是林郑还是习近平甚至邓小平毛泽东。想到这里,需要讲,毛泽东不论说过多少谎言,他有一句话是真的:“三皇五帝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说到底,社会发展的总趋势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诚然,个体的重大影响,对于暂时的人群来说是巨大的。比如大跃进饿死三千万人,那可是有血有肉的人群。革命的破坏力是巨大的。好在现在任何事情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对酿成大悲剧的掣肘能力是不可低估的。现在大多数领袖也都是常人思维。这归功于科学的发展,比如,抗生素基本上灭绝了梅毒,就是一例。
很多文科生可能不知道,梅毒对人大脑的思维影响巨大。我给你举几个例子你就清楚了。受梅毒影响了大脑思维的西方大科学家、文学家、音乐家、画家、政治家、军事家数不胜数:
哥伦布、达尔文、爱因斯坦、托尔斯泰、莫泊桑、海涅、马奈、雨果、莎士比亚、尼采、叔本华、贝多芬、莫扎克、舒伯特、舒曼、梵高、高更、拿破仑、沙皇伊凡大帝、林肯、列宁、希特勒(希特勒只有一个睾丸,天生就不寻常)、斯大林……
抗生素,让巨星级别的伟人都无法横空出世了。正常的人、正常的社会,看热闹的就不能期望过高了(金三胖以西方人清楚的身份在西方留学数年,不知道是否被偷偷感染过什么东西,我怀疑是梅毒螺旋体。反正他的胆略、思维甚至他的体型与他的年龄不相称。当然不能排除天生一个睾丸之类的非寻常生理特征决定了他的非同寻常)。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