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的科学(1)—–性爱与情爱的重合与分野

(一)  引言

男人女人踏破铁鞋寻觅爱情,到头来爱情圆满者寥寥无几。好三年,坏三年,凑凑合合又三年。最后双方都抱怨对方变了:当初多好多好后来一夜之间成了陈世美或者红杏出墙的潘金莲。

事实上,不论男人女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多数情况不是女人当初自己不了解男人而嫁给了本不该嫁的男人,就是男人当初不了解女人而娶了本不该娶的女人。本来问题出在了思维上,却硬要找对方的岔。

爱情这部书人类读了仅仅几千年,虽然文学家、政治家、思想家、艺术家、生理学家、社会学家、遗传学家等等加在一起发表的探讨爱情的文章、书籍,用火车运也运不完,但对爱情的奥秘到目前为止人类只不过知道了皮毛而已。

润涛阎今天喝了点酒,坐下来侃一段,算是此系列的第一篇。以后有时间再续。

(二) 男人的特征

女人以自己的全方位一体化思维方式来推断男人。其实她们不知道男人思考问题与女人完全不同。 男人思考问题靠一根筋,这根筋把两个头连起来。搞女人的事交给小头去思考;跟男人打交道的事由大头去琢磨;金钱事业甚至江山社稷的事由大头小头商量着来。在美女面前,小头支配着大头的一切思维,从而间接控制着言谈与举止。在大头遇到恐惧时,小头为大头提供胆量;当大头灰心丧气时,小头为大头提供激情。大头也有敢做敢为的时候。比如本来是小头惹的祸,但在刑场面对行刑时,大头心甘情愿为小头受过—-接受枪子或砍头,就随您老的便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

女人一心一意,所以她们不知道男人至少二心二意是理所当然。说“二心”决非空穴来风。男人有两个心脏:一个在体内,一个在体外。体内的负责血液循环;体外的负责给血液加温,所以体外的那位总在热血沸腾。男人见了美女时体温骤然窜升,这份热量就源于体外那位的心血来潮。体外那位产生的热量通过一根筋传导,常常把大头上整个脸庞甚至耳朵烧红,烧的大头晕晕旋旋迷迷糊糊,大头到了这份上到哪里去找理性的思维?象克林顿那样能做到中国古代大禹治水般“三进家门而不入” 之境界者世界上的男人有几位?

润涛阎所述都有根有据。现举两例,一洋一土: 外国科学家们在探讨体内心脏脉冲起搏的调控因子时发现了一种叫“NO”的化合物。 NO发现者得了诺贝尔奖。通过探讨如何制造调节NO的药物以刺激体内心脏起搏,便发明了伟哥。这伟哥对体内那位心脏大哥起搏不怎么灵光,但对体外那位心脏小同志却是一言九鼎,军令如山。要说这两个心脏没有内在联系您需要科普一下了。这是洋的,下面讲土的。

中国最早把大头与小头同等对待的是两千年前的汉武帝。在汉武帝治下的法律条文上明明白白地写着这一条。女人判了死罪杀头,男人判了死罪自己选择要么割大头要么割小头。二者只割一个,任你自己挑。 在汉武帝眼里,男人大头小头同等重要。太史公司马迁就因为出言不慎,汉武帝这个地地道道的政治流氓、暴君就给他定了死罪。太史公是男人中的异数,非好色之徒,连三妻四妾都不搞。所以司马迁得罪皇帝是大头的嘴惹的祸,他也决定了抛大头一死了之。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想到了老父临终嘱托,要把史记写出来留给后人。于是他横下一条心,让小头替大头伏法。因为太史公清楚这样做小头冤枉,太史公为自己给自己制造冤假错案而泪如雨下,还劝老婆改嫁。 太史公没了小头,性欲消失后大头的思维也理性了很多。没有那份潇洒,五彩缤纷的“太史公记”(后人称为“史记”)怎么能写得出来?中华民族历史上只有太史公的后代司马光的“资治通鉴”能与之比肩(司马光是不是司马迁的直系后代本人未曾查过)。

(三)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历史上的皇帝没一个不是昏君。后宫佳丽数千,应酬功夫之深就是铁棒也要磨成针了。这使得皇帝的大头无法不昏庸。

中国人为何没有创造出阿拉伯数字?即使十进制数学传到中国之后,中国也没有出现自己算得上数学家的人物。最多是破解外国人搞出来的猜想。试问,哪个定理哪个猜想是由中国人的名字命名的?科学与民主都不可能在中国诞生,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中国男人在思维上的那一根筋被阉割了。

弗洛伊德胡说,“创造源于性欲被压抑”。果真如此,性欲被压抑到了禁欲边缘的秦始皇、毛共时代中国应该出思想家才对。事实上此时只出奴才。

打从司马迁受宫刑写出《史记》, 仁人智士便得出共识:“不自宫, 难成功。” 然而,两千年来,为了成功,无数男儿剖头颅撒热血,丢肢断臂,甘脑涂地,豪不吝惜。却舍不得那截儿:(1) 性爱桥梁; (2) 流氓恶棍;(3) 不登大雅之堂;(4) 干涉别人内政; (5)抬头望暗月,低头不思乡; (6)太监用没有,和尚有不用; (7) 管萧铃铛不响,横笛竖笛无声; (8)饱尝挤压受尽窝囊气; (9)速绝战,持久战,运动战,地道战,超限战:战战单枪直入、次次败退而归;(10)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惹事生非;之(11)身外之物。

舍不得具有这11大特征的小头却舍得五官俱在的大头,男人之不可理喻莫过于此。历史上将军一怒为红颜以小(头)失大(头) 屡见不鲜,古今中外比比皆是。小克为小头而遭弹劾;夫差为了小头丢江山。尚知没了大头那小头可有个刁用? 这世界交给不可理喻之男人掌管,女人之悲哀难除,男人之灾难休灭。

读宫廷外史得知阉割太监历来刀下留情, 如同青天包公判案:只斩入室盗贼,不杀把门的两个坏蛋。到了伟光正那儿就成了“首恶必办协从不问”。 这律条便出自阉割太监。科学证明:正是那门外的两个坏蛋催盗贼入室。盗贼只是奉命行事。太监文化表现之淋漓尽至乃毛主席仍被崇拜,毛主席的狗(江青原话)听毛主席话的四人帮却成首恶。看来包公所判案件十有八九是冤假错案。冤枉的是那被斩掉的 “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入室盗贼。

汉朝董仲舒在配合皇帝阉割太监的同时阉割人的思想,从此从皇宫朱门到百姓寒舍,男人的那根筋就断了。断了筋的男人失去了激情也没有了思维能力,哪里能在这样的国度诞生科学?

(四) 中流砥柱

从文字记载来看,最早明白“小头不仅支配大头,而且这小头还是中流砥柱”者竟然是女人。《战国策》里记载,楚国围攻韩国时,韩国派使臣向秦国求救。秦王想听听太后的意见。宣太后对使者说:“我进宫陪秦昭王睡觉时,先王的大腿搭在我的身上我感到千斤之重难以支撑,心想这辈子可遭了!可当他全身压在我身上时,我反而感到他太轻了.” 今天看来宣太后就是中国最早的建筑学家。她懂得建筑学上“立木撑千斤”的道理。可她的话使韩国使者如入五里雾中。然后她接着说:“先王立柱撑全身,我一点也感不到他身体重。而且压在我身上的支撑点,给我带来了性爱的快乐和愉悦,我当然满意。你让我出兵,千斤重担压在我的肩上,能给我带来什么愉悦?”说的韩国使臣无言以对,找不到让人家出兵把重担压在肩上能给宣太后带来愉悦的理由。“宣太后一语退使者”, 免除了秦国百姓卖命之苦。

(原文: 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救于秦,冠盖相望也,秦师不下。韩又令尚靳使秦,谓王曰:“韩之于秦也,居为隐蔽,出为雁行。[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臣闻之,唇揭者齿寒,愿大王之熟计之。”宣太后曰:“使者来者众矣,独尚子之言是。”召尚子入。宣后谓尚子曰:“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

(五) 从海誓山盟到婚变的基本原因

性和爱本来属于不同的属性。二者是分开的。对于这一点,极少数人清清楚楚。热恋中的男人因为小头支配者大头而常常把性与爱二者混为一谈。女人对此如果浑然不知,把男人的性要求与爱等同,到头来追悔莫及。有时搞不清大当是怎么上的。还以为当时的海誓山盟后来变了挂。

男人的性由小头来决定;男人的爱则是由大头拍板。男人的性比爱真实、热烈、坦荡;这样的真实就能把大头支配的爱包装起来。所以与性相比,男人的爱有欺骗的成分。由此可见,男人唯一诚实的部分是小头。如果女人对被欺骗深恶痛绝的话,小头比大头要可爱得多。男人没有了性,爱的激情也就消失了。所以对男人来说,爱是婚姻的担架;性是制成爱情担架的木材。当性可有可无时,爱的担架也就松松散散;在担架上的婚姻自然就风雨飘摇了。

女人的特点男人也不甚了了。经过润涛阎的探讨发现:女人对爱情的享受应分为两个完全不同的层次:一个是身体享受;一个是情感享受。有的女人以身体享受为主;有的则以情感享受为主;有的二者参半。男人在搞女人时第一步就是要弄清楚该女人属于哪种。搞女人入了门的搞上几十个也没有烦恼;而四体发达、头脑简单者搞一个就满城风雨甚至官司缠身。 其实个中道理十分简单。

如果你搞的女人是“身体享受型”,你就一帆风顺。因为即使你武功不强甚至没有金刚钻揽了瓷器活,大不了各奔东西;如果你搞的那位是 “情感享受型”,你要离她远点。就像你买房子,你要问问自己:你喜欢这房子,将来想换房子时你这房子好不好出手?砸在手里可怨不得别人。你要是把“情感享受型”女人搞到手,到时候你想拜拜没那么容易!

悲哀的是很多想搞女人的男人根本就不知道女人还分“型”!甚至理解不了好好的丈夫干吗还搞婚外恋。他们不懂得在没有吃过蜜之前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世界上最甜的是糖。对“身体享受型”的女人来说,互相切磋琢磨身体奥秘以享受上苍赐给的尤物宝剑、魔鬼身材,这一辈子也没白来一遭。不然怎么对得起上苍的一片苦心?来来去去无牵挂,分手不伤床上情。

但对于“情感享受型”女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心的交流。而身体交流就像奢华外衣上的扣子。所不同的是:男人误以为这扣子是她向自己敞开心扉的钥匙;女人却把这扣子看成是华丽衣服上的装饰:没有这扣子衣服不圆满;这扣子要是多了也麻烦。

除了这两种“类型”外,还有一种女人表面上是找老公,其实是找公公。这话说起来难听,却实实在在是现实的一景。他爸要是高干高知,贪官污吏,就像中共对台湾所说:“只要承认一中,什么都可以谈。”老爹要是个下岗工人,就等于不承认一中,一切免谈。等到万一老爹被双规,当初那柔情似水立马成河东吼狮。这本来应该是女人的专利,可男不男女不女的男人越来越多,以至于不少找老丈人的老公。

男欢女爱到头来以悲剧收场的另一原因是:与接受自己爱的人结婚。很多人搞不懂 “自己爱的人”、“爱自己的人”与“接受自己的爱”的人之本质区别。 自己爱上了人家就往死里追。人家“接受”了你的爱,并不等于爱你。等到时间一久,自己发现太亏了。种瓜没得到瓜,只得到了豆粒。那股委屈一古脑发泄给人家。列出一百件事情说人家对不起你。说人家丧失了爱情。你可知道人家何时爱过你?当初人家不过是“接受”了你的爱而已。人家自始至终没变;变的是你自己!

要是当初您能听到润涛阎这番理论,您明白了“和自己爱的人结婚”与“和爱自己的人结婚”之区别,您早有思想准备,到头来哪里会痛恨对方? 懂得这个道理了,你还算不上真的入了门。连此道理都不懂,你还在墙外300米呐。虽然这是润涛阎纸上谈兵,但深刻的道理常常是局外人看得清。苏东波一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就讲得透彻了。 世界上却有不能娶的女人和不能嫁的男人。欲知都是哪些人,且听下回分解。


网友点评:

yunong2012 2015-12-23 00:34:26:高。
2010-09-25 17:53:30:头头是道的.哈哈.
iampassover 2007-04-07 15:56:38:老阎呀,如果我是在二十年之前看过此文,不致于落到今天大头小头都受气的地步。哎,很多男人都是大头指挥小头。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