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教堂大火-天灾与人祸

巴黎圣母院被烧是近代史上的一大悲剧,因为它有800年的历史,代表着当时建筑文明的顶级水平。也就是说,它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这与它属于哪个宗教无关,因为它是整个人类文明的遗产。

圣母大教堂起火的原因还不明朗,也许成为永远都无法搞清楚的悬案,这可能性是存在的。当然,大家都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越快越好。然而,政治太复杂,真相能否撇开政治的影响而被揭露出来,还需要我们耐心等待。今天的新闻报道纽约天主教大教堂有拿着两桶汽油和打火机进入了教堂还没放火之前被警察抓捕了,他最近在新泽西天主教教堂当圣歌音乐指挥,会不会是基督徒?原文:Marc Lamparello, the 37-year-old man police say was arrested with gas, lighter fluid and lighters outside St. Patrick’s Cathedral in Manhattan, is a philosophy professor, Boston College grad and recently the music director at a New Jersey Catholic church.

如果他是基督徒,那基督徒为何要放火烧基督教教堂?这叫誓死一搏。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他恨透了穆斯林进入美国,他把基督教教堂给烧了,美国人民大众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穆斯林干的,就会惹怒反穆斯林的团体,那穆斯林想移民美国就难上加难了,那他就认为烧一个教堂的代价是值得的,总比将来被修改成清真寺强得多。就好比在美国解密文件之前,全世界都认为美国打越南是应该的,谁让你北越共产党炸了美国军舰呢!在那个年代,因为有金日成突然进攻南韩的历史事实,谁都会认为胡志明跟金日成是一丘之貉,想“解放南越“就需要给美国军队一个下马威。那时候谁要是说民主灯塔国(美国)的中情局会造谣,人人都认为他是精神病患者才这么胡思乱想。直到美国2005年解密了历史文件,交代了北部湾事件的真相就是“美国马多克斯号率先开火警告而引起;8月4日美国军舰遭受轰炸则“有很大可能”在附近根本没有北越军舰”,那时没有其它国家的军舰炸美国的军舰,也就是说是美国自导自演然后栽赃给北越的。政治就是这样好玩也如此无情。

(一)大事件的时代标志

撇开东西方文化差异,仅从唯心主义角度谈谈天灾人祸酿成大事的启示作用。基督徒放过的两次大火也标志了两个历史时代的结束:基督徒毁掉古希腊神殿,代表了古希腊民主文明被独裁制度所终结;英法联军基督徒毁掉了圆明园,敲响了清朝帝制走向灭亡的丧钟。这说的是人祸。让我们看看天灾。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爆炸,以400颗广岛原子弹的辐射力,宣告了苏联进入垮台程序,虽然后来又挣扎了五年才退出历史舞台。唐山大地震,预示毛泽东时代进入结束期。这类大的事件发生后会导致人们的思维产生大转弯,不是说老天爷真的要干预人类的活动。

法国圣母大教堂失火,不管是天灾(电线漏电)还是人祸,都会导致欧洲基督教与穆斯林的较量在思维上进入新的阶段。别说法国,就是全人类都会思考欧洲穆斯林人口增加会对基督教产生致命后果的议题。常去欧洲的随便看看就可发现,很多基督教的教堂都空出来了,有的甚至成了出租房或丧葬殡仪馆。别说北欧的挪威、瑞典、丹麦,就是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你看到的是基督教教堂早已挪为他用,因为没有什么教徒了,年轻人更不去教堂。新建的宗教建筑,那是清真寺。再说人口。法国信仰穆斯林的信徒有600万,占总人口十分之一,然而,穆斯林的出生率是基督徒的3倍左右。再过两三代人,穆斯林就占据总人口的半数以上。到那时,即使基督教的大教堂依然矗立在法国,里边也会重新装修,变成清真寺。土耳其的历史就是这么过来的,那里的基督教教堂都变成了清真寺。

美国从最大债权国变成最大债务国是有个缓慢的过程,从体制上讲,是从里根经济学(给亿万富豪减税、寅吃卯粮提前消费)开始的。然而,双子塔的倒掉,诱发小布什找到理由“大规模”开打伊拉克阿富汗八年战争,同时给亿万富豪减税,是令美国变成债台高筑并进入衰退通道的象征性事件。

关于圣母大教堂的重建。我不怀疑法国总统说一定重建的誓言当真。然而,重建后的大教堂不再具有原来的意义了,哪怕为了防火改用钢材并且样式保持一致,那在参观者心中也是新的建筑,800年的古迹价值大打折扣。这是心理上的。在历史定位上讲,重建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就好比重建古希腊神殿,古希腊也回不到从前了。重建圆明园,哪怕跟原来的一模一样,社会照样回不到晚清了。重建了世贸大厦,美国也回不到小布什前美国没有竞争对手、唯一霸权的时代了。

(二)科技落后的穆斯林为何大踏步扩张?

在近代史上,科学从欧洲诞生后扩散到美洲、亚洲甚至非洲,扩散到穆斯林世界是最慢的也是受到最大阻碍的。穆斯林也没能力靠小米加步枪的军力入侵欧洲、北美(美国加拿大)、黄种人的亚洲。穆斯林的特征是:同是穆斯林的两大派:逊尼派与什叶派你死我活的死缠烂打上千年不停。在近代,穆斯林之间的打杀一样不亦乐乎,根本就惹不到其它国家。当然,个别冲突总是有的,比如俄罗斯有车臣闹事,中国有新疆闹事,印度有穆斯林闹事,等等。

那么,是谁去中东、北非等穆斯林世界捅马蜂窝来着?

大规模的穆斯林难民涌向欧洲是从小布什、布莱尔打伊拉克阿富汗开始的,尤其是吊死萨达姆后又杀了卡扎菲,然后导致伊拉克的ISIS借助美国撤军和叙利亚内乱就出现了。有萨达姆,伊拉克就不会有ISIS。有卡扎菲,就不担心利比亚乌泱乌泱的难民外逃。这些独裁者才是恐怖分子们的克星,也是原教旨主义者们的镇压者,因为他们想永远独裁,就必须让国民信仰崇拜独裁者活人,而非只崇拜死了的先知穆罕默德。这是为何原教旨主义者恐怖分子头目本拉登当年无法到萨达姆的伊拉克招收恐怖分子的原因。即使今天,穆斯林人口最多的两个大国–印度与印度尼西亚(都超过2亿),没去欧洲折腾,因为没基督徒打搅他们。被马蜂蜇的人基本上都是捅马蜂窝的人。法国带头灭了卡扎菲,乌泱乌泱的利比亚穆斯林逃入法国。布莱尔伙同小布什灭了萨达姆,英国玩脱欧,让穆斯林难民去德国而非英国,是违反天理的,将来也有还债的那一天。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此话题讲到这里就够了。无须详细论述。唯一需要强调的是:哈佛大学的亨廷顿教授公开出版了的《文明的冲突》令穆斯林世界读后毛骨悚然,当即有了将被基督教世界消灭掉的恐惧。虽然亨廷顿在书中介绍了所有的文明之间的冲突,然而,在穆斯林世界的眼里,穆斯林与基督教之间的斗争从十字军东征就无比血腥,直到二战后被共产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的冷战取代。苏联垮台、东欧剧变后,亨廷顿的理论等于让穆斯林世界做好宣战而且是你死我活的冲突战争准备。尤其是小布什打与911毫无关系的伊拉克,并非是以“灭掉独裁者”的说法而是扬言“新十字军东征”并在全世界喊叫。这不仅仅是共和党干的事,民主党的克林顿科索奥战争的结局是:科索沃战后被穆斯林彻底占据。今天那里的基督教教徒塞族人口比例已经下降到了1%左右,教堂一个个被烧掉,即使深山老林里没被烧掉的也没塞族的教徒了。基督教国家在招惹亚洲人的韩战越战没占到便宜就又改成捅穆斯林世界的马蜂窝了。

(三)东方人不到外国放火的文化基础

基督徒烧掉古希腊神殿、烧掉圆明园,都是到外国放火。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这种事不会发生。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造成的。孔子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且人人懂得“不怕今天咋得欢,就怕明天拉清单。”的道理,认可“报应不爽”、“天理不可违”、“替天行道”等人生处世哲学。任何国家发生放火烧宫殿、教堂等事,都不会是中国人去干的。

那为何中国人烧了阿房宫等无数中国境内的宫殿?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替天行道。统治者压迫百姓到了忍无可忍地步,推翻他们的政权杀光他们九族都无法达到泄愤公平了的地步,才烧宫殿的。中国人不会跟十字军东征一样到中东去杀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只因宗教信仰的原因去烧外国教堂、宫殿。中国人没那个传统文化。这包括整个东方人,比如日本韩国越南等黄种人。

由于没有宗教信仰,东方人天生就是世俗化到极致的民族,或者说只看利益的民族。而信仰一神教的民族则不同。

世俗的人是讲理的,而信仰一神教的人讲的是圣经而非人理。打个比方。在基督徒毁掉希腊神殿时就对希腊人讲:你们的神连神殿都保佑不了,他们怎么可能有能力保佑崇拜他们的信徒?这令希腊人哑口无言。然而,这些基督徒不会想到有一天基督教教堂也会被烧。如果他们能有东方人的符合人理的思维,那就会想到:将来有一天基督教大教堂被烧被毁,人家用同样的话问基督徒:圣母是上帝耶稣的母亲,上帝无所不在,在大火烧起来的那一刻上帝就在那里,你们说上帝无所不能,可他连母亲的殿堂都保佑不了,他怎么有能力保佑崇拜他的信徒?那基督徒该如何回答?同理,当基督徒英法联军烧圆明园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这行为是违背天理违背人伦的。而东方人在干这事前会根据中国的传统文化思考这是否符合天理。

中国人相信“天人感应”,其思维就有了定式:一旦发生违背天理人伦的大事,包括天灾人祸(比如地震海啸),当即就会自然地想:这是不是报应?这令东方人不会跑到外国去放火烧教堂、毁宫殿干这类丧尽天良的事。

(四)为何现代文明没能让穆斯林世界进入宗教改革?

基督教经历了文艺复兴的伟大改革,用人民定的法律代替了上帝律法、用人权代替了神权,并引导人类走向民主、法治、科学之路。现代文明,是建立在基督教改革后的基础上的,然后传播到全世界,虽然至今还有一些国家依然未进入司法独立的民主法治社会。然而,就是这类专制体制,也不存在政教合一、抵制科学技术的政权了,除了信仰伊斯兰教的一些国家还是政教合一甚至王室世袭制度外。

都是一神教,不论是犹太教、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信的都是同一个神—耶和华,只是称呼不同:上帝与真主。然而,伊斯兰教很多国家至今拒绝世俗化宗教改革,依然不能摆脱掉圣经旧约,被称为原教旨主义。

世俗化的基督教国家和本来就没有宗教信仰的世俗国家,由于女性的解放,很多女人不再愿意多生孩子,而没世俗化的原教旨主义国家的妇女没权力对生孩子说不,导致穆斯林人口比例的持续增加。他们的统治者就看到了未来统治世界的希望,那就是多生孩子。为了多生孩子,就不能搞宗教世俗化改革,妇女也就不能拒绝多生孩子。

然而,这只是暂时的现象。凭伊斯兰世界的勤奋程度和劳动生产率水平,他们所在的地盘不论是中东还是北非甚或其它洲,都养不活那么多人。是因为中东和北非的石油成了天赐的黑色黄金、牛奶、面包。当石油用光或被其它可再生能源取代后,他们就没有了多生孩子的经济基础了。扩散到欧洲等地的原教旨主义者,要么入乡随俗,世俗化,要么在文明冲突中发生内战。另一与之对垒的阵营未必是靠基督教联合起来,而是天理人伦和现代文明理念把他们联合起来。联合的阵地不是教堂,而是课堂,是教育。所以,不用担心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会真的统治欧洲。

(五)东方人的小规模宗教

由于东亚基本上没有宗教的冲突,战争即使发生,也是世俗人之间为了利益而发生冲突,其长期性很难维持。而宗教冲突,是以千年为单位的。由于中国人不去占领其它国家,一神教又无法统治中国人的大脑,中国的历史扩张就是被外敌侵略后把他们同化掉一步步扩大领土的。信奉犹太教的犹太人就有一拨当年到了中国,现在河南还有他们的后裔,也都被同化了,他们也都不知道上帝律法是什么了。

一神教里的任何教派都别想让中国人信奉,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润涛阎的旧作里专门介绍了当年犹太人的以色列国不论地盘还是人口都与同时期的中国人差不多,然而,一部圣经就限制了犹太人无法因势利导,最后逃亡到各地流浪了千年以上。今天的以色列人口和经济总量,跟华人的新加坡差不多。把所有的犹太人都算上,也比不上大陆之外的华人总数,更别说大陆地盘和人口了。跟穆斯林对垒的基督教国家总想把穆斯林的仇恨引到中国,其难度可想而知,因为中国只有新疆维吾尔族人还信仰回教,内地的回民连什么是可兰经都不知道了,除了不吃猪肉外基本上被同化掉了,包括文化传统。

那么,为何印度的佛教能进入中国并在中国持续了上千年而基督教伊斯兰教则办不到?

这个疑问是我在上高中时发现的。我们县高中的所有建筑除了食堂是新建的外,全部是晚清教会学堂的西洋式建筑,里边的房梁木头都是四方的,跟我们当地用圆木完全不同,顶也不是瓦,而是铅板(据说是铅板,太高,我没上去过,不知道真假。有两点:一个是很重,大风刮不下来。也许是钉上的。另一个是不生锈)。到了美国我才知道那应该是合金,不是什么铅板。我爸当年也是在这个教会学堂读书的,可他没跟我介绍过教会学堂的事,怕我说出去犯错误惹麻烦。我就问我爷爷教会学堂的来历,他告诉我义和团的事。

说起巴黎圣母院被烧,必然想到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也就必然想到杀教徒烧教堂的义和团。润涛阎旧作里谈到过义和团,今天就简单说一点以前没写到的地方,那就是:是谁杀的基督教信徒。

义和团杀洋人传教士是真,烧了所有的教堂也是真,然而,杀中国人教徒则有说头在里边。我们那里就是义和团最热闹的地方,因为在京津一带,传教士比较多,教堂盖的多,基督教教徒也多。其次就是山东一带,因为那里德国在胶州湾建很多工厂的缘故,洋人比较多。据我爷爷讲,五里三村被杀的基督教教徒大多是信徒的家人干的。比如孙老头有三个儿子,二儿子最聪明,可不知何故信了基督教。仨儿子都已成家,都有几亩地,可以自给自足。有自己的牛耕地,孙老头有一匹马,这挂马车就是老头子的命根子。靠倒买卖自己养活自己。因为是单独过日子,二儿子信什么别人管不着,他老婆也只能是唠叨而已。可问题很快就出来了:二儿子总是劝哥哥弟弟也信上帝,说可以得到保佑。老爷子不干,需要检验这神显不显灵,然后再说。就等于胡耀邦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先得看效果。二儿子周末两天去县大教堂,这就耽误了农活。几亩地的杂草靠自己除草,那年头没有除草剂。除草不及时,就是野草丛生,庄稼收成大减。到青黄不接的时候,老婆孩子就挨饿,不得不求老爷子和哥哥弟弟施舍。哥哥弟弟答应,媳妇们不干了,就找老爷子哭闹。老爷子劝二儿子,说事实证明你信的这神没有显灵,你必须放弃。二儿子不干,非信不可,他说上帝保佑要等时间。老爷子给了他三年时间,最后基本上一贫如洗,因为卖羊的钱他都捐给教堂大部分。老爷子一看这是邪教,儿子中了魔,便把儿子的舅舅招来一起商量。根据我们那里的习惯,老婆死了,孩子的舅舅代表娘家,二人一起做出是否处死孽种的决定。舅舅听完介绍,认可处死孽种。就是把绳子挂在房梁,全家一起动手就把二儿子给吊死了。这类事在农村是千年习俗。所以,当年基督教信徒被杀,不都是义和团干的,往往是自己家人动手干的。当年彭德怀就是他爸和长老们商量决定处死他,当晚,他妈妈悄悄告诉了他第二天吊死他:你趁夜逃跑,永远别回家。彭德怀就跑了,找国军当兵去了。彭德怀被当成孽种的原因是祸从口出:他爹总是打他,家暴。他猜测父亲不爱他。他就说父亲不是为了有他才跟妈嘿咻的,他是性乐趣的副产品,他才如此狠毒对待儿子的。老爹一听就认为出了孽种,必须杀掉。彭德怀的妈妈认可儿子的说法,决定救他。

我上高中时明白了教堂的事,从爷爷那里得知了义和团只烧了教堂不烧学堂,虽然都是教会建的。那我就问他为何和尚庙不被烧,佛教也是外国来的。他说,佛教的和尚到村里化缘,等于乞丐讨饭,老百姓不能不给口吃的。就算是不显灵的欺骗,那也是用几句好话换口吃的,不是邪门的事。而基督教则不同,传教士不到乡下乞讨,又不显灵,还耽误教徒谋生的时间,等于白送钱。我明白了因为农村害怕邪教,就死死盯着各家各户,没有隐私权。谁家有几窝耗子都一清二楚。信了什么教,结果如何,第二年就得出了结论。西方之所以有隐私权,是跟宗教离不开的。宗教大佬们早就偷偷查过了:谁信谁穷。所以,必须有隐私权,让人们无法比较。要是反过来,谁信谁变得富裕,那教廷会大力宣传攀比的好处,绝不会有隐私权的规则诞生。当今到了信息时代,再也隐瞒不住了。欧洲哪个国家去教堂的多,哪个国家穷。所以,欧洲人纷纷从教堂走了出来。

我就问我爷我大姨夫当年自创宗教,为何被乡亲们认可,那不也是邪教?他告诉我,我大姨夫那类人自创宗教,的确是邪教。那为何被乡亲们认可呢?因为两点:一是事实证明他的教显灵;二是规模控制在几十个人。我大姨夫只招50个信徒,多了不收,人要是多了,政府就担心闹事,就会以邪教抓捕。那他的邪教是怎么显灵的呢?我爷爷说是骗术,别打听没用的。我上高中时常常想起这事,就问我爸,我大姨夫是怎么骗信徒还显灵的。他告诉我两条:一是他教的是武术,每天练习到大汗淋漓地步。他收的徒弟就是比较懒或者不参加体力劳动的人比如教师啊地主儿子啊账房先生啊这类人,吃了不动,就容易生病。他的药丸子极可能就是什么板蓝根捣碎后加蜂蜜,吃了没用,但心理作用是有的。第二条就是“升级”。他把人分成很多级,他自己是9级。一开始自私自利的是0级,跟着他学做好人,帮老乡亲的忙,他就给升到1级。每过一两年就给信徒升一级。这样,暴打老婆孩子的、自私自利之心强的、争权夺利的,都改好了,有进步,县太爷一看对社会有稳定功能,就默许了,不按邪教对待。信徒的家人也认为显灵了,经过双修,人变得壮实了,心灵美化了也不打老婆孩子了。我听后对我大姨夫很是赞扬呢,能自创双修的宗教。我爸说:“这有什么值得你佩服的?这类练武双修骗子打从有人类那一天起就应该有,遍地的这类小规模邪教从没断过。因为骗术太简单,会组织打猎的人都应该知道这玩意可以骗人。只要控制规模,就没事。一旦走火入魔,大力扩张信徒规模,就是跟政府唱对台戏了,就被剿灭。你大姨夫自律,吃50个有钱人的捐款就满足了,可以不劳而获吃香喝辣。即使兵荒马乱政府失控时他也控制住贪婪之心,信徒规模不增加,就躲过了民国政府的取缔、镇压。”

(六)宗教冲突会让西方败给东方

不论是亨廷顿宗教冲突为核心的理论还是小布什十字军东征的实践,都是在让西方衰退下去的根源。什么东西最令人痴迷并为之疯狂?西方的历史表明:不同宗教教派之间的冲突。

罗马帝国大不大?厉害不厉害?相当于差不多现在整个欧洲、北非的大部分还有西亚的大部分。然而,罗马帝国崩溃的原因不仅仅是基督教两大教派天主教与东正教的厮杀(这类似于未来基督教与穆斯林的绞杀),还有另外两大因素:一是罗马政府能制造出的金属货币(铜、银、金),其总量的一半用于购买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等货物和印度的辣椒等农产品,另一半用于罗马帝国本身。现在的美国早已放弃了黄金与纸币挂钩,然而,性质是一样的:美国每年国债的一万亿美元,一半用于购买中国货物和其它国家的货物。跟罗马帝国一样,这一半是去除出口后的贸易逆差。吊诡的是:跟罗马帝国类似,美国贸易逆差的钱主要的送给的也是中国。二是罗马帝国的财富一步步集中于少数富豪既得利益集团手中。今天,美国80%的人口占有的财富加起来还不足总财富的10%,跟当年罗马帝国崩溃前的水平类似。相同点还有:罗马帝国也是让底层人民恨底层人民。美国共和党一直也在误导底层人民,让他们误以为是比他们更穷的人拿走了他们的财富。而事实是:你就是把穷人从最穷的人开始赶走,一直赶走总人口的80%,你还是拿不到总财富的10%,因为80%的人口拥有的财富加起来才占总财富的8%。

如果站在东方各国的立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厮杀越激烈越好,等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当然,站在美国一方为美国的长远利益着想,绝不能再次陷入宗教冲突而不能自拔,否则,败给东方是不需要东方军队入侵到西方的。就好比罗马帝国的崩溃不是东方人入侵的结果,也与中国印度卖东西给西方无关。你自己的财团富豪们不想用本土的人民造东西,除了去买,能怎么办?当罗马帝国再也造不出足够的金属货币购买东方产品的时候,靠举债是会走到头的,那就是还不起利息的那一天。

今天的数字:美国平均每个家庭的债务是 $87万1597,点击进入美国政府网站,中间有一栏:total dept per family

https://www.usdebtclock.org/

当我们为巴黎圣母院被烧毁而痛苦的时刻,我们需要知道,这个世界不仅仅有一神教不同教派之间互相厮杀的西方,还有从来不信一神教的东方。人类的文明史表明:创新历来跟着制造业走,这与信仰、种族无关。当年阿拉伯世界的建筑业领先人类。同样是一神教,制造业从英国转到德国,科学技术创新也同时到了德国;随着制造业从德国转到美国,科学技术创新也到了美国。波音出事不是偶然的,在美国制造业外移之前,波音飞机的零部件90%以上由美国制造,今天,90%由外国制造。一个只造10%零部件的公司,不论软件是否是外包给印度,公司把精力放在如何快速赚到现金上,研发就只能跟随零部件制造者离开美国了,因为美国的工程师无法闭门造车。

大教堂被烧,是我们可以看到的悲痛之处。看不到的隐性的坍塌,其危险更大。一棵木桩,头上被刀砍了一块下来,的确令人痛心;然而,木头根基朽了,那是一有风吹哪怕是草动级别,都可能呼啦啦倾倒。当年英国蒸蒸日上时,是最大的债权国。美国蒸蒸日上时,也是最大债权国。让美国再次伟大?其实很简单:再次变成最大债权国就可以了。那就先把所有债务还上,制造的产品不仅能自给自足,还要出口大于进口,而非寅吃卯粮靠举债度日。

最重要的是心理强大。就两个女川粉,一个胖老鸨接近了川普,一个网红女自掏腰包13万想跟川普照个相,就把国务卿吓得魂不守舍,说是间谍,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俩女川粉就把国务卿吓成草木皆兵,看谁都是间谍,多么可怜又威武的两个女川粉啊,尤其是自掏腰包的张女士,风风火火从上海跑到美国想跟川普合个影没达到目的还被关入监狱了。漏了破绽就是因为没带泳衣。

网上看到报道是这样的:

保安:May I help you?

张川粉:I would like to see Te-Long-Pu!

保安:What?The pool?

张川粉:Yes, Yes!

保安一想这可是私人家的游泳池,客人大庭广众之下到总统自己家的泳池游泳?那至少需要检查她的泳衣,会不会放毒?

保安:Do you have a swimsuit?

张川粉:No, I don’t.

保安:What?

张川粉内衬:见特朗普还需要穿比基尼?我这身材不穿比基尼也看得出风韵犹存啊!

保安一琢磨不对头:她打算裸泳?为何对游泳池感兴趣?赶紧跟上级联系,上级立刻上告国务卿:“有上海来的一女人要接近总统,她说是到海湖公园游泳,可她没带泳衣。”间谍?一定是间谍!事关国家安全,抓捕!

女川粉悲剧了。后悔来时匆匆,没带比基尼。要是带来了,保安就不怀疑她了。冤枉啊,女川粉!她是要见川普,粉丝见偶像如同杨丽娟要见刘德华,游泳个球啊!花13万不远万里来到美国不是为了享受一下“The Pool”,是为了享受见一见“特愣普”好吗?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