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政经两派与香港局势

中共在7月1日开始实施新的港版国安法,网络上很多人看到的是:全世界都极力反对此港版国安法,很多国家包括美国英国都提出制裁中共,美国众议院当天就通过了法案,便猜测香港从此就不再繁荣了。

这个判断对还是不对?这需要对美国的政经两界进行探讨。

从表面上看,美国分为两党政治,然而,从经济角度看,财团的利益都分布在两党之内。如果只看到党争的一面,看不到背后财团利益的一面,那就会误判。财团是两党的金主。而党争与政治无法剥离,导致美国社会就像万花筒,五彩缤纷,政策瞬间变化,煞是好看。同时,也给观众带来准确判断社会走向的难度。

在某些时候,你会看到美国两党在对外方面同仇敌忾,团结一致的局面,那是因为美国的意识形态政治斗争与财团的利益在此处相交,达到默契。比如:打韩战、越战、伊拉克战争,既符合军火商财团的利益,又符合政治家们的意识形态诉求。

老布什暗地里支持邓小平对六四镇压,还搞了个“内线联络员”机制,表面上骂中共,其实心里乐开了花。这也是符合美国政经两界的利益:让中共暴露残酷杀学生百姓=出卖了全世界的共产党—便会导致苏东坡早日垮台;同时,美国和西方各大财团便有了进入中国开公司、热钱进入中国炒房地产的机会。

今天,西方很多投资商包括巴菲特手中都有千亿级别的现金在等待机会。什么机会?也许是古巴开放,也许是川普令金三开放,他们就可以快速去炒房地产、去建立血汗工厂。川普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八九六四后,川普没抓住到中国发财的机会。这令他当上总统后便想让金三胖复制一下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他的房地产企业便可进入北朝鲜。美国的酒店楼舍早就饱和了,他需要找到国际投资机会。

同理,香港自97回归后,因为财团们清楚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是无法稳定香港的,在那里投资高科技公司是非常危险的。那里还是英国留下的法律体系,在那里建立血汗工厂是非常难的。一旦中共国安进驻香港,美国等西方各国的财团们便有了机会到香港投资建立血汗工厂了。

西方投资中国大陆建立的血汗工厂会不会搬走?那要看中共是否愿意在外资企业里建立党组织。如果建立党组织,那些资本家就不会搬走,因为只要贿赂一两个党组织官员,就不担心血汗工厂的工人闹事,党组织给他们做“思想工作”甚至直接把带头者处理掉。

财团资本家是不考虑意识形态的,我们把这层称为“经济界”而把天天想着意识形态斗争的政客这层称为“政治界”,便容易理清“政经两界”在主导对外政策方面的诉求与结果,也容易判断结局是怎样的,就不会产生误判。

川普是商人,他最烦透了的是美国意识形态“政治界”对他的指责与给出的国际事务建议,他喜欢听发家致富“经济界”财团们的诉求。这是他跟主流媒体天天对骂的根本原因,主流媒体总是在意识形态领域思考问题,这与谁当政无关。而商人川普,一听他们说话就烦,骂他们制造假新闻。

美国的政治界的力量是巨大的,在与经济界斗争中往往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才看到精彩的大戏一场接一场。川普的上台,就如同一头公牛进入陶瓷店,横冲直撞,把建制派搞得七零八碎。然而,新的大选剧目即将登场,新疫情之火烧到了南方红脖子州–川普选票的大本营。失业人数超过3000万,这些人的愤怒总会找到出泄口。然而,我们有一点可以肯定:川普不是打仗的总统。

美国年轻人分成三类:一类自幼崇拜战争英雄,这与美国的战争大片总是不断上演宣传有关,也与“男人生下来就要打天下”的遗传基因有关;一类是怕死的,绝不上战场的男人,尽量逃避当兵。总统里这类人也不少,虽然少于崇拜英雄的一类人。近代就有年轻时逃避当兵的克林顿、川普。不喜欢战争的总统近代还有卡特、奥巴马二位。其实在第一类人的眼里,这些人都是怂包,被他们看不起。同是共和党的麦肯就瞧不起川普逃避当兵,也看不上奥巴马的怂样,他当年也鄙视卡特。第三类人就是跟着形势走,当兵还是不当兵,都无所谓。这类人很多。是世界和平的一支力量,也是战争发动起来后可以利用的后备军潜力。

如果美国总统不想打仗便可以得诺贝尔和平奖,那卡特、奥巴马、川普都有资格。只是川普撒谎太多,诺贝尔奖评委们无法忍受撒谎成性的人。

所以,在川普任内,不会发生因为中共的政策而爆发中美之间的战争。川普骨子里不喜欢打仗。他俩儿子则不同,喜欢玩枪的主。当然,川普会不会压不住军火商财团的诉求而发动战争,至少可以说川普会用最大的努力遏制住开战的诉求。

今年的大选,由两位老人竞选,给全世界的政客们最大的形象定位便是:美国真的进入垂垂老矣了?的疑问。美国的退休年龄虽然不停地往上调,但现在还是67岁。总统在任时的年龄不应该是退休以后的年龄,否则便是国家进入老年的特征。

就算大家都认可甚至崇拜大忽悠,那中年人里就没有大忽悠了?如果说老年人有执政经验,可当年拜登只不过是年轻人奥巴马的助手而已。所以,设计美国民主制度的杰斐逊如果活过来,他会对这俩七老八十的候选人竞选总统该是何种感叹?他会不会设计出年龄限制,比如不得超过竞选当年全国开始领退休金的年龄?总之,今年的大选有点离谱。当总统还是应该在退休年龄之下,精力旺盛、能跟随时代的步伐,毕竟社会发展日新月异。

川普与拜登竞选,导致普京公开改宪法执政到84岁不需要再次投票了。这个世界有点疯了。所以,妖孽的事频出,表明世界要不太平了。好在川普和拜登都不是喜欢打仗的人,这也许是美国人民大众害怕战争的心理因素在起主导作用,才让他俩登上舞台。人们认可嘴炮也强过令无数人死亡的枪炮。两个嘴炮便可带领美国步入老年。然而,社会是在两头忽悠(荡秋千)的方式下发展的。2024年,极可能是罗斯福那样的好战、锐意改革的人出来执政。

接下来谈军演。

美国联合日本、印度、台湾在搞军演,其实中共与美国最近两年内不停地在搞军演。别以为这就是战争前的操练。

当年,苏联的间谍特务无法渗入到美国,美国的间谍特务无法获取苏联的确切情报,便是双方不停军演的原因。这两年中美两国可能都把对方的间谍特务给清理干净了,互相之间就都有了对对方的恐惧感:不知道对方又搞出了什么新武器?会不会发动战争?

在双方的情报系统完整的条件下,双方的间谍情报人员都能掌握对方的战略与武器系统,对对手的恐惧感反而小得多。越是缺乏了解对手,越容易误判。有时军演是故意放信息给对手的,意思是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有时是恫吓对手:老子就是比你厉害!有时是告诉对方:老子不怕你!

前苏联与美国玩这种猫戏耗子的游戏几十年,有时苏联搞出来了新的潜艇,害怕美国不知道,就告诉美国:哪天哪时我们的新潜艇到你家门口演练。美国便开着潜艇去查看。找不到,苏联就说自己新潜艇噪音低到美国反潜失效。美国则抱怨苏联撒谎,根本就没来。双方总玩这一套,对手就不去查看了。

其实那时候双方的军火部门在跟对手配合默契,宣传给本国老百姓说对手多么厉害,我们必须把老百姓的血汗钱放在军火上。老百姓就这么心甘情愿地把血汗钱送给军火部门。等于把对手从敌人变成了恩人,互相配合、玩弄本国百姓。当然,这也促进了军事科学研究的发展,同时也赚取了老百姓仇恨敌人的热血满腔和激动的情绪、随时都去当炮灰的冲动,社会就更加五彩缤纷了。

 

订阅
提醒
299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