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VS科学:平衡于战争

(十五)战争决定科学与宗教的平衡

别以为科学技术甚至商业活动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而建立起来的。在没有宗教的皇帝专制国家,”重农抑商“乃千年国策,科学更无从谈起。在宗教国家,科学是受到极大限制的,不惜杀死科学家以阻挡科学的发展。炸药与枪炮的发明用以战胜异教徒,宗教才对科学让了点路。后来很多科学技术的发明也是军转民。举例: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七大军用发明后来全部用于民用:人造橡胶、血库、超声波、步话机(后来一步步发展成今天的手机)、人工合成氨(后来在化肥农业的应用远远超过军用)、整形外科、大型民航机(是为了运输炸弹发明出来的,后来把运输机里边装上座位改成了客机)。这七大军用发明,除了步话机刚被淘汰外,其它至今还在民用领域广泛使用着。哪怕是和平时期,今天的民用飞机的雷达、伽利略望远镜、核电、微波炉、电脑、互联网等等也一样都是为战争发明而后来转为民用的。还有包括热力学第一定律等理论。今天市场上普遍还在用着的Craftman Tools 公司制造的工具很多都是当年专门为修理军事设备制造改为民用的。

科学技术之所以没在中国诞生,其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中国,当权者从不想发动对外战争以灭绝“异教徒”,打仗是不得已而被动为之。而且军队往往是用在防止本国人造反的。而宗教国家时时刻刻想着的是“消灭异教徒”而发动对外战争,这就需要主动制造先进武器。

当既得利益集团发现在杀死异教徒的对外战争中利用科学技术比利用宗教更重要时,便让科学逐步蚕食宗教。但不能彻底关闭教堂,因为科学在战争中的价值只是在武器方面而宗教的作用则在军人士气方面,就不得不利用科学因素与宗教因素两头并举了。所以对于既得利益集团来说,科学与宗教都必不可少:一是为了武器(民用商业经济利益基本上都是科学技术的军转民),一是为了以“杀死异教徒”的心理因素让士兵当炮灰。最后的得益者是既得利益集团。不论是宗教派还是科学派,看不到这一点的,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对既得利益集团来说,让科学与宗教竞争,是让双方都成为被利用的工具。到底让哪一方多一点,比如宗教的规模不能阻挡科学的发展以造出更具杀伤力的先进武器,但也不能没有宗教而导致军人骨子里没有“为上帝而战“的视死如归血性。这个“平衡”是统治集团战略家们的艺术。谁用的好、平稳且高效,谁就有制胜的把握。美国国内也一样,南北战争时,北方既得利益集团让科学大量蚕食宗教使得科学VS宗教的跷跷板朝向科学一方倾斜,科学技术的先进使得军事武器制造的能力与潜力超过科学VS宗教的跷跷板太朝向宗教一方倾斜的南方。南方输的不是士气,而是科学技术工业水平。到最后南方武器弹药跟不上了,也就败给北方了。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们表面上讲都是基督徒,但他们内心对宗教是怎么回事一清二楚。这就是当他们感觉到宗教的力量影响了科学的发展,他们就立刻颁发法律让宗教从公立学校撤走。而且一竿子打到底:从小学到大学,彻底撤出,连吃饭时祷告都得禁止。美国是法治国家,最高法院是断定哪些是违宪的哪些是不违宪的,他们一锤定音。不论颁布什么新的法律条文,比如最近的同性恋结婚,人人必须遵守。在美国这次大选开始后,共和党的极右派参选者扬言要以反对同性恋结婚为中心内容,以拉拢共和党保守选民。那时还没有发生法国与美国加州的恐怖袭击,话题还没有转到恐怖主义。最高法院在此时突然宣布同性恋结婚合法,而且指出任何州法院都不得立法阻止这一联邦法的实施。美国各大媒体反对同性恋结婚的呼声立刻销声匿迹。如果有哪个州长胆敢公开阻止这一法律在他所在州的执行,警察就会立刻把他抓捕,如果他反抗,警察就可把他射杀。不是那些保守的共和党州长不想反对这一法律,而是他们不敢,而且知道反抗是无效的。

另一方面,美国战略家们绝不会关掉教堂,也不会限制教堂的活动。道理很简单:教堂的功能最强大的一点便是起到中国军队里“政委”的作用,美国的军队不需要做军人思想工作的政委、宣传员、女文工团,不需要做“战争动员”报告,比如“打击侵略者”“自卫反击战”云云。因为教堂就是“动员”培训班,只要一上战场,军人们脑子里“为上帝而战”的信念立刻成为自言自语,战争中视死如归,不是为了“党”,而是为了上帝/真主。

而无神论的国家,战争宣传的作用太大了,因为每个人都得思考:我为何要送命?我在给谁卖命而暴尸荒野?这值得吗?尤其是民怨载道时,军人大都是穷苦出身,他们不调转枪口对准军官就不错了。

信息科学的高速发展,最大的受害者便是教堂。欧洲人纷纷从教堂里走了出来,北欧的国家教堂里几乎就剩下老人了。美国在过去的十年里,基督徒减少了20%,其中天主教没有变化,是因为大量的墨西哥新移民几乎都是天主教教徒,弥补了本国天主教教徒退出来的人数。这个趋势是很难转向的。对欧洲和美国来说,用地面部队发动对外战争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低,战机轰炸、导弹摧毁、机器人等不需要给失去了为上帝而战的士兵做政治思想工作了,那毕竟是非常难讲清楚的。

(十六)韩战越战时美国陆军的表现

在韩战一开始时,麦克阿瑟误以为美国陆军士兵还会像跟日本军人拼杀时一样视死如归,而事实上,士兵们内心里搞不清楚为何要死在这朝鲜。南韩人不是基督徒,帮助他们去杀北韩人,而北韩人也不是“异教徒”,这就无法理解了:这战争不是为了上帝而战,而是为了南韩人而战。凭什么?所以,能逃就逃,能活下去就不去死,令彭德怀兴高采烈,发现美国军队不是不可战胜的。志愿军由于崇拜毛泽东为神,加上“保家卫国”的战争动员,挟打败蒋介石之余威,的确有视死如归的劲头。美国大兵在与并非异教徒的日本人交战时视死如归,那是因为日本偷袭珍珠港造成三分之一的海军军舰损失,令美国大兵内心里有不打败日本美国就完了的感觉,加上复仇心理,杀起日本人来眼都不眨。可他们知道,不论是北韩还是中国,当时连航母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可能去到美国杀美国人。等到战争的后期阶段,很多美国大兵都有战友被杀,他们就开始了视死如归的复仇。而毛泽东认为美国大兵即将兵败如山倒,士气会越来越差,便不答应跟美国谈判。最后发现美国大兵越战越猛,而志愿军的士气越来越差,毛泽东也就不得不同意接受美国提出的比第二次战役后更差的停战条件。越战也一样,空军轰炸没问题,一旦要陆军出战,他们怎么也想不通这战争与上帝有何关系,无法实现“为上帝而战”的心理预期。国内的亲属也理解不了这样的战争为何,便反战游行闹事。

德国天主教教徒希特勒杀戮犹太教教徒时如此狂热,甚至到苏联去杀戮,其手段非常血腥残暴,里边有宗教的成分。有宗教信仰的士兵本能地在内心里产生“杀死异教徒”(在天主教教徒眼里,基督教的东正教教徒也是异教徒)和“为上帝而战”的认知。日本人认为天皇就是上帝,“为天皇而战”就是他们内心里视死如归的支柱。他们在战败时可以自愿剖腹自杀以谢罪天皇。麦克阿瑟看得太近,他以为跟天皇谈判就可搞定日本,让日本成为美国的附庸。这是他不炸死天皇的原因。可从长远看,日本只要有天皇,几百年后只要天皇下令,他们还可以去跟美国算账报仇。这当然在百年内无法成为现实,但几百年后或千年后,说不定他们就有机会。日本历史上没有过改朝换代,今年的皇纪是2674年。天皇家族没了,以后也就再也没有天皇了。没有了天皇,也就没有了“为天皇而战”视死如归的军人了,美国也就不用担心几百年后日本能报原子弹的仇了。

美国战略家们反思韩战与越战,得出的结论肯定与润涛阎的观点相同,尽管他们口头上说的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打了错误的战争。”事实是:跟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打仗时美国大兵无法找到“为上帝而战”的理由。赢的地方靠的是空军轰炸一旦靠陆军拼命就占不到便宜。所以,美国在未来绝不会派陆军与中国交战,陆军的最大特点就是需要大量的军人在地面发动战争,这就需要军人有视死如归的战争意志,而此战争意志强弱是由军人头脑中“我为何去死”的信念决定的。中国历史上很少对外发动战争,因为士兵没有宗教国家“杀死异教徒为上帝而战”的士气。

(十七)为何在美国的华人教徒也不热衷杀戮?

大约在二十年前,在一派对上遇见了一位研究美国历史的老华侨。闲聊时我问他美国当年的排华法案是怎么回事。他立刻对此话题着迷。他跟我说,那时所有的报道指责华人不能被美国人接受的恶习都与美国当时的情况不符。比如说,华人太勤奋。谁当老板不愿意找勤奋的人干活?这不合理。比如,华人不洗澡。可那时的华人基本上都是苦力,跟他们一起干活的也都是浑身臭汗,洗澡也没用。都是浑身臭汗,华人的味道应该更弱才对。比如,华人懦弱、奴性。谁招工人不喜欢老实巴交听话的?难道还有老板喜欢找刺头当工人?养宠物都是养奴性的狗和乖猫。晚上把乖猫抱进被窝,绒绒的毛特舒服。哪个美国白人把刺猬当宠物养晚上抱进被窝?

我仔细听他讲完便进入了沉思。我对此排华法案没研究过,听他一说,里边有“奴性、懦弱”的原因,便突然间明白了过来,告诉他:“您听我说我的看法如何?”他高兴地点头说看看你这年轻人怎么看这个事。

我说:“关键在懦弱二字上。”他说:“这倒是有根据。当时有个反华暗杀组织,杀了一千三百多华人,没一个华人买枪自卫更别说复仇了,就知道找政府。政府吃惊华人怎么这么窝囊懦弱。政府机构抓到了近三十个专杀华人黑社会组织成员。这才阻止了华人被无辜杀戮的悲剧。可这更不能成为排华法案的依据。你说是不是?要是反过来有华人杀了美国一千三百白人,那排华法案才有道理。”

我第一次听说有一千多华人被杀的事。但这不应该是排华法案的依据,媒体上公开讲的理由未必是真的理由。所以,我猜测可能与宗教有关。因为美国那时很多人是基督徒,而中国人在来美前大多不信宗教。他摇头说这不是事实。华人来到美国后很多人都信了教。

“虽然华人信了教,但仍然摆脱不了‘好人不当兵’与‘买枪的都是黑社会’的传统观念。当时正值美国与墨西哥发生战争,华人可能都躲得远远的,自己不会去报名到前线打仗,就没有实践在既得利益集团战略家们眼里教堂的最大功能:‘士兵为上帝而战’。今天的中国人来到美国后很多都加入教会,但也不买枪让儿子从小就有枪的感知,给孩子从小灌输的都是读书、考高分、将来找好工作。“

他听后眼睛挣得大大的,然后啪啪地拍我肩膀,边点头边说:“从明天开始我就去图书馆找资料。我要找到当时华人当兵的数字,看看能否解开我对这件事的心中之谜。不过我知道,排华法案颁布大约四十年后才有第一个华人毕业于美国军校,成为美国军校毕业的第一个华人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有人开路,就有人跟随,后来去军校的华人孩子估计就比较多了。第一个华人军校毕业后不到十年,排华法案被废止。至于当兵的情况我不清楚,得查资料。”

我告诉他:”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您能证伪我的猜测,您就打电话告诉我。如果您证明了我的猜测,就不需要告诉我了。我就认同我的猜测有效。”

【刚查了一下,在1934年,有了第一位亚裔海军学院毕业生(钟云);1940年,有了第一位亚裔西点军校毕业生洪荣福(Wing Fook Jung)】

后来我没收到他的电话。也许他放弃了这件事也说不定。有一点是肯定的:现在美国华人的孩子参军的不少,应该有很多人去了军校。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没查资料。因为现在军校毕业的,有可能不参加肉搏战的几率很高,跟那时上战场死亡的几率不能比。然而,他们内心有没有“为上帝而战”的视死如归血性,我不知道。没碰到过华人孩子当兵的,毕竟我认识的人有限。我只知道无数的基督徒积极参加状告哈佛录取亚裔时不公平的活动,而没听说状告美国军队或军校在招人时对咱们限制。所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中国人在美国即使接受教堂洗脑(简称受洗)几十年照样改不了当教徒为了得到保佑孩子去名校而非让孩子主动去战场为上帝而战。中国男人的奴性特征,其来源可见润涛阎旧作《中国男人的奴性与女人的平胸》,在此不赘述。一八八几年的时候美国人就看透了华人。人家不傻,一定会派卧底跟华人闲聊得知华人有“好人不当兵”“好死不如赖活着”等文化传统,战略家们立刻明白如果这种文化侵染了美国,教徒没有了血性,在战略家眼里教堂的存在价值就荡然无存了,后果不堪设想,这才制定排华法案,对这么一大批比鸡起得早比狗睡得晚比牛吃得差比馬干活多的苦力只能忍痛割爱了。当年去非洲用铁链拉来的苦力黑奴也比不上华人苦力能吃苦耐劳而且任劳任怨还不反抗。如果不是润涛阎上述理由,美国战略家们怎么可能舍得让甘愿当牛做马的苦力逃离美国?

(十八)上帝“吃儿女的肉”是科学的

从种群生态学角度看,圣经里“吃儿女的肉”是最聪明的,对种群的繁衍有正面意义。

耶利米书19:9 我必使他们在围困窘迫之中,就是仇敌和寻索其命的人窘迫他们的时候,各人吃自己儿女的肉和朋友的肉。

(I will make them eat the flesh of their sons and daughters, and they will eat one another’s flesh during the stress of the siege imposed on them by the enemies who seek their lives.)

有很多无神论者谴责圣经里上帝耶和华要求他的信徒在困境时吃掉儿女和朋友的肉。其实,耶和华(犹太教基督教所说的“上帝”、伊斯兰教所说的“真主”)在这一点上是聪明的,符合种群生态学“尽最大努力繁衍后代”的科学原理。下面润涛阎给您详细讲解这一点,给上帝(真主)彻底平反。

在哺乳动物里,种群生态学意义上的母爱可分为三个层次,每个层次拿一种动物做代表,即“三个代表”理论。

1.聪明的代表—老鼠

把一母老鼠和十个幼崽围困起来并不提供食物,当母老鼠判断出没有获得机会出去觅食时,便会当机立断决定活下来的路子:先吃掉一个幼崽,等待跑出去的机会。如果第一个吃进去的崽消化完后还是没有机会逃生,就接着再吃一个幼崽。这样,如果还有最后一个幼崽没吃掉时获得了逃生机会,它便会带着这个幼崽逃生。这样,后代繁衍下去的机会远远高于一起饿死。

2.愚蠢的代表—狼

把一条饿狼和它的四个还没有狩猎能力的幼崽围困起来,当母狼判断出已无机会出去觅食自己和孩子很快被全部饿死,在临死前它就用锋利的牙齿把自己的肚皮撕开,把肠子等内脏给幼崽吃。幼崽一闻到血腥,便知道是吃的“猎物”,也就会把母亲身体上能吃的部分全部吃掉。愚蠢的母狼以母爱的形式想让孩子们活下来,而事实上,它们没狩猎的能力,是活不下来的,自己的肉体只能让孩子们多活几天而已。

3.中庸的代表—不信上帝的人

林彪在长春采取“饿殍战术”饿死三十万人(林彪的下属说饿死的只有十五万人),就按十万算好了。当面临没吃没喝大人孩子都要被饿死的事实面前,如果当时的城里女人都是基督徒原教旨主义者(今天恐怖分子都是原教旨主义者,原教旨主义指的就是圣经旧约。穆罕默德在可兰经里说真主的律法在可兰经里都合法),她们就会把自己的孩子、邻居朋友的孩子一个个杀掉后吃掉,在没有冰箱保存的情况下可以大家分食,那么,105天的“饿殍战术”就会少饿死不少人。这些女人活下来后就可以再生孩子。从种群生态学角度看,上帝(真主)的最高指示是对的,是科学的。在毛泽东时代,饿死三千万人的悲剧,也与中国女人没有宗教信仰有关。不按照上帝(真主)的指示吃掉孩子让很多有生育能力的女人活下来,很多人都不把饿死者的尸体的肉吃掉,也是饿死三千万人的原因之一。

这类与孩子一起死亡的中庸动物,除了人外哺乳动物里还有猴子老虎狮子野猪等等。但这些动物在饿死前大多会把同种饿死的尸体吃掉。

综上所述,人类本来属于哺乳动物里中庸的一类,上帝(真主)耶和华高瞻远瞩,把中庸的人类提高到聪明的老鼠一类,对种族的繁衍是科学的,是合理的,是正常的人无法做到的。哺乳动物里,最后灭绝的是老鼠,这是科学家们的共识。在两千多年前,耶和华就让他的信徒向老鼠看齐。不是神也是聪明人。

圣经里的新约(耶稣)没改动这一条。杀死异教徒一条,耶稣是坚持的也重复了:要杀掉耶洗别和她的儿女,因为他信奉异教(启示录2:23);不要耶稣当王的都拉到耶稣面前杀掉(路加19:26)。

正常人读圣经是非常恶心的,善良的人根本就读不下去,因为里边充满了血腥与残暴。比如前文里提到的上帝律法,其实里边还有比我前文提到的更残酷更血腥更惨无人道的上帝律法,比如下面的都是来自于网络:

凡是不受割礼的男人都必须除掉(创17:14);

星期日是安息日,敢在这一天工作的,死(出31:14);

亵渎耶和华名字的,用石头砸死(利24:16);

祭祈别的神,不单单祭祈耶和华的,把他灭绝(出22:20);

要把异教徒全部杀死,连他们城里的牲畜都要用刀杀尽(申13:1);

如果你的同胞弟兄,儿子、妻子、朋友引诱你信别的神,你要大义灭亲先下手把他们统统杀死(申13:6);

新娘子被发现不是处女,没有贞洁的证据,用石头打死。(申22:21)。

与邻居之妻行淫的,奸夫淫妇一起治死。(利20:10)

不知为何上帝(真主)如此残忍,需要把异教徒养的牛羊也要统统杀死,就不能把好美好可怜的羊羔留下来?那些宠物猫就不能留下来吗?

(十九)实现对社会成员身心统治的两大法宝:威逼与利诱

威逼之所以能有效,靠的是人内心的恐惧感;利诱则是利用人人都想舒服的本能。信息革命令教徒获得了“有比较就有鉴别”所需的基本资料,“神并不能提供保佑”的事实将利诱之计荡然无存。

我们知道,打从人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心理就开始具有了恐惧感。“妈妈是否有足够的奶给我吃?会不会遭到野生动物的攻击?”是最早面临的恐惧因子。引起恐惧的因子数随着经历的增加而增加,物质生活的压力是一方面,来自统治者和为统治者设计的恐惧文化是另一方面。而后者比前者更具欺骗性,往往打着“爱你”的幌子实现对你心灵的控制。只有在探索真理过程中获得的知识才是告别恐惧的外在途径(内在途径是改造DNA)。这是为何宗教教堂要镇压甚至杀死探索真理的科学家比如伽利略、布鲁诺的根本原因。

恐惧与利诱,是人性中最容易被驾驭的两大因素。探索真理得到的科学知识与大力传播令一些信教者失去了恐惧。而一旦失去恐惧,宗教也就失去了从心理上控制教徒的法宝。过去的十年,是生命科学知识大爆炸大传播的十年,是信息革命的十年,也是欧洲教徒纷纷离开教堂的十年。虽然美国的情况落后于欧洲,但在过去的十年里,基督教徒减少了20%,从历史的长河角度来看,十年减少20%也算得上是快速。这还包括了从天主教国家的大量移民补充了下降的数字。这可从天主教信徒几乎没有下降的数字中便可看出,原因便是科学还比较落后的墨西哥,其移民基本上都是天主教教徒。根据欧洲的情况看,随着科学知识的传播与信息革命的加速,宗教教徒走出教堂的速度还会加快。宗教,再次面临脱胎换骨的改革(改革的建议见前文)以求自保。

(二十)看一个理论是否属于真理,要看其内容是否有欺骗的成分。不论什么文章,都要先反着看是否成立,时时刻刻用批判的眼光审视,没通过验证的,越是好听越可能是谎言。尤其是里边有对你有利益诱惑的,基本上是毒药。对你产生恐惧的理论与说教,目的都是让你给既得利益集团当炮灰。

比如你读到“在没有外力的作用下,物体永远保持静止或做匀速直线运动。”;”物体在水中具有浮力,浮力的大小等于排出液体的重量(质量)“;”没有白吃的午餐。“等等,你可以放心地接受或者自己亲自试验一下其可靠性。而当你看到“为人民服务”、“干部是人民的公仆“时,你就得小心了,因为你看到房子外面立有贞节牌坊的里边一定是妓院,散布仇恨的都以”爱“的名义表现而让你或你的孩子去当炮灰。别以为会得到什么保佑,即使有,那也是诱饵,你或你的孩子最终还会成为被既得利益集团钓到的大鱼,道理很简单:没有白吃的午餐。你的智商与智慧不可能成为既得利益集团那样的渔夫,而最大的可能是被人家钓到的鱼,人家吃着你和你孩子的肉还骂你蠢货。如果没有邓小平八十年代初说的那句“我是人民的儿子”,我就不会在六四前预测到邓小平会暴力屠杀人民。

(二十一)基督教疯狂进入中国,会不会导致基督教里欧美教派(新教、天主教)与俄罗斯的东正教继希特勒天主教与苏联东正教血腥互残后的再次对决?这样,不仅仅是北约东扩了,对俄罗斯而是“南扩”两面夹攻了。润涛阎告诉您,此担心是多余的。也有人担心很多很多东正教的俄罗斯女人在往中国嫁(大多在北方),欧美的新教、天主教大部在中国的南方,将来会发生中国国内的南北代理战争。此担忧也是多余的。中国的传统文化早已侵入到中国人的骨髓,写在了DNA里,无法改变。回顾1882年的排华法案签署前发生的屠戮华人的事件,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非一次完成的。如此屠杀,华人照样不买枪自卫,基督徒华人们照样不会产生“为上帝而战”的血性报复,表明奴性基因已经定在了中国人的细胞里。用不了多少年,分子生物学的高速发展就会把此基因鉴定出来,在没有改变此基因之前,靠宗教的传播是无效的。用事实验证了教堂的说教和野蛮杀戮都无法把华人变成“为上帝而战”或自爆炸弹的殉道者(今天的恐怖分子)成为既得利益集团的炮灰,国会才通过了排华法案。那是没办法的办法。改变不了你们,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那就干脆别来这里好了,别把你们的文化传给我们美国其他人!

今天在美华人,很多教徒只祈祷上帝保佑自己的孩子去藤校,而不是让他们参军去为上帝而战。现在,美国每年平均每人消耗掉的子弹数是2000发到3000发,基本上是在靶场消耗掉的。美国人时时刻刻准备自卫,有的是为了响应号召一声令下便扑向战场为上帝而战。这平均每人每年的两三千发子弹,包括了不能拿枪的儿童和动不了了的老人。在公民可以持枪的美国,反对接收穆斯林难民的,华人比例最高,那是因为华人的懦弱程度最高。澳大利亚反对接收穆斯林难民的集会,华人几乎全部出动,成为超过其它任何族裔的第一大集会族裔。

(二十二)为何有的人有“信仰基因”有的人则没有?

根据“润涛阎进化论”,人类是从海洋直接进化而来,从海洋到沼泽地再到陆地,其中一部分继续进化成类人猿进而到猩猩、猴子(参见润涛阎旧作)。在漫长的数以千万年的浅海—沼泽地—陆地时期,能战胜鳄鱼豺狼虎豹等天敌靠的是群体行动,而群体行动(群居动物)必须有统治者带领群氓巧妙斗争,这些群氓要有主动为统治者送命的意愿,就必须有信仰基因。有信仰基因就必然有对统治者的恐惧心理。

还在霍普金斯医学院时,有一位朋友要求我加入基督教。我告诉他我没有恐惧感,也就无法加入任何宗教。他纳闷了很长时间仍不得要领,最后他说他也没有恐惧感。我说那好,今晚我去找你,我有两个睡袋,咱俩晚上去一个墓地过夜。他愣了一阵子然后说可以!吃完晚饭我就开车去找他,他看到我真的去找他便有点吃惊。他说他有睡袋,我们马上走。我问开谁的车,他说无所谓。我说我开车因为我知道路,开几个迈就有一个很大的墓地。说完,他真的把他的蓝色睡袋拿了出来。我打开后备箱,他看到我真的有睡袋在里边便犹豫了:“老阎你真的敢去墓地睡觉而不是测验我的诚实?”“测验你干嘛?走!”他看着满天的星星思考着漆黑的墓地,便嘿嘿地跟我笑着说:“我输了。我承认你竟然真的敢去墓地过夜。操!天底下什么人都有。真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从此,我便认同去教堂的不仅仅有信仰特征,也有恐惧特征。

早在我上大学学昆虫学的时候,教我们的是一位副教授,据说她年轻时是出奇的大美人。这的确可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当年属于万里挑一的美女无疑。我在课间教室外面问过她一个问题:工蜂由于毒刺拉着内脏留在了被蛰的人皮肤里而很快死亡。有毒刺的蜂王从不蜇敌人,毒刺只是用在与其它雌蜂争夺王位时用,那为何工蜂知道自己蛰人后会死还要为保护蜂王去拼命?死都不怕了,还怕蜂王惩罚不成?她说,群居动物都有自我牺牲的精神,否则就被灭绝了。人类也是一样,如果没有士兵献身,那还不常常改朝换代?我的问题就来了:工蜂对蜂王的恐惧为何大于对死亡的恐惧?它为何崇拜蜂王?她告诉我是激素的原因。

我认为发育不全的工蜂一定具有崇拜基因与恐惧基因才导致甘愿为蜂王而死。如果一个群体里多数成员没有这两个基因,这个群体就在进化途中灭绝了。人也一样,在进化过程中,最聪明的那些人没有崇拜他人的基因也没有恐惧基因,才能在黑夜带队杀死外敌,而剩下的大多数人具有崇拜他人基因和恐惧基因,也就把那个统治者当神,言听计从,视死如归,这个群体才能在进化中存活下来。如果一个群体都具有崇拜他人基因和恐惧基因,那就会没人胆敢出头当领袖,这个群体就打不过外敌而被淘汰了。如果一个群体里的个体都没有崇拜他人基因和恐惧基因,谁也不服谁,只能像老虎一样单干,最后都被其他人群消灭或者被野兽吃掉。几千万年自然选择的结果导致:个别高智商有智慧不具有崇拜他人基因和恐惧基因的人带领大多数具有崇拜他人基因和恐惧基因组成的群落是战斗力最强大的群落。这就是现在地球上的各族人民都是由这样的群落组成的缘故。一句话,就是由多数傻子与少数骗子组成的群体战斗力最强大。

她听后告诉我:你最好专注于自然科学,否则你这样什么都敢想的人发表太多新鲜言论极容易在政治运动中吃大亏。你这些话把所有的人都得罪了!崇拜领袖的是带着被虐还觉得舒服的基因属于为领袖而死还觉得光荣的傻瓜;而被崇拜的领袖是杀人恶魔骗子。你说谁不恨你?

(二十三)从神权到人权,是人类的文明发展

根据圣经以及拷贝到可兰经里的杀死异教徒原则,并没有平民与敌人之分。只要是异教徒,都该杀死,这是神权的核心内容。在几千万年的人类进化各族群疯狂杀戮竞争中,就是这么过来的。只有到了人权代替神权的现代文明把上帝律法扔进了历史垃圾堆后,人民才享有了和平与人权,才有了战争中不杀平民的共识。

崇拜领袖或神,是天然行为,是由基因控制的。毛粉们在饿死三千万人后依然高喊要誓死保卫毛主席,相信刘少奇邓小平上台我们就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北韩人民高唱:“除了你,我们谁都不信。”“没有你,我们活不了”,遭到基督徒轮子毛粉们的耻笑。其实,在毛粉眼里,毛泽东就是神;在北韩人眼里,金正恩就是神。如果基督徒高唱:“除了你基督,我们谁都不信。没有你,我们活不了。”是一样可以理解的,跟北韩不是金正恩让他们这样唱的一样,是信徒自发的。穆斯林如果唱“没有真主,我们活不了。”照样是真心的。 信李大师的也一样。

如果没有英国工业革命带来的船坚炮利,导致在战场上武器是否先进与士兵是否为上帝而战需要平衡,美国开国元勋们一定会把宗教作为立国之本,因为在冷兵器时代,战争胜负靠的是士兵的士气。这就是为何高智商的杰弗逊提出宪法第一修正案里把不以宗教立国写入宪法时没有遭到开国元勋们的反对,尽管他们都是基督徒,他们知道宗教在战争中的作用已不能承担压制科学发展带来的损失。所以,两者要平衡。后来的战略家们才制定了把宗教踢出公立学校的法律以利于发展科学技术。

在不远的将来,随着机器人的诞生,不需要士兵有“为上帝而战”的心理去上战场了的那一天,美国最高法院突然宣布关闭所有的教堂,如同今年突然宣布同性恋结婚合法,不是不可理解的。欧洲天主教教宗已经公开承认宇宙来自于大爆炸也承认了进化论人是由进化而来。英国大主教已经公开讲他也怀疑上帝是否真的存在了。这会进一步加速宗教在欧洲的衰退。

后记:

有人要问:“科学VS宗教,平衡于战争”,这样的观点怎么没人提出过?

道理很简单:没有高智商的人搞不懂里边的猫腻,有智慧的人总想着成为既得利益集团的一员,不会把真理告诉百姓。孔子这句话是普遍真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你告诉百姓这些真理,他们会骂你,也不相信你。你何苦来着?

我家族善良的基因指导我不能用智慧去当既得利益集团的一员,而且我认为没有必要。人的一生很短,转瞬即逝。我这个系列无意改变宗教信徒们的痴心,因为这与我无关。我只当看客。我看体育比赛从来都不看比分,也不会为哪方呐喊,只看哪个球打得漂亮,就给哪方鼓掌。最后谁输谁赢我不关心。我写这个系列,只希望各个教派的信徒之间互相理解。人类早已走出互相杀戮的年代,人权大于神权的普世价值已经给人类带来了和平与发展。走回头路是没必要的,而阻止走回头路的唯一办法是相互理解以减少各自内心的恐惧。 还有一点:教徒们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对宗教快速走向衰退要有所准备。如同当年突然宣布宗教离开公立学校、今年突然宣布同性恋结婚合法,没有思想准备的人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痛苦。有了思想准备,便可做到任它风浪涌稳坐钓鱼船。

圣诞节快到了,网友们一定要心情愉快。内心要强大起来,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的幸福和享受人生的乐趣。乐趣处处有,最大的在你心中。你的确是很了不起的,你是唯一。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每步都是了不起的,是别人重复不了的,你没必要崇拜任何人,你自己就是神。

订阅
提醒
5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