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搞民主是对中共高官好

(一)专制与民主

民主政体可以避免你死我活的接班人之争。这个不用举例了,看看中共为了夺取、防止夺取接班人权力,是如何搞成政治运动的。民主与专制,都可以是大一统。中国美国都是大一统。林肯让美国的联邦制属于大一统方式,国家分裂便是战争。当然,如果每个州都想独立,那就是联邦制走到头了。

中国的传统文化不容忍联邦制,因为在先秦走向秦始皇大一统的过程中,经历了类似联邦制的周朝,大家对此记忆犹新。但周朝并不是民主自由,而是接近于奴隶制,或者说刚从奴隶制走出来进入封建制,人民大众没有人权,更别提选举权。在实现民主法治之前搞联邦制,在中国肯定是分裂。但分裂并不代表是错的。政治制度没有对错一说,只有社会管理不同的差异,或者说是结局不同。经济、人民生活水平也许发展得更快,也许更慢。差异在于: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国家自由大于个体自由的自然选择,还是人人生而平等没有歧视、个体自由大于国家自由的人工选择。

中国的传统文化也不容忍多党制,因为孔子有“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学说,等于多党制不如一党制有效率。还有“一山不容二虎”的“两党争斗,百姓遭殃”的事实。

美国总统华盛顿对杰斐逊亚当斯麦迪逊汉密尔顿主张的党派治国是有看法的。他只认可独立党,对联邦党、民主自由党作为总统竞选后台,他有担心党争恶斗,百姓遭殃的担忧。这在他届满离职的演说里也作为政治嘱托留给了历史。因为总统上台后不是致力于国家的治理,而是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自己连任上、自己下台后本党继续当选上。这种党争是不以关注民众利益为核心而是拉自己阵营的选票。

我们拿疫情来说,川普看到了中国武汉大城市疫情泛滥非常快,而小镇、农村比流感都轻,他就误导川粉们:“我听说意大利疫情控制得很好,越来越好。”他知道意大利来美国旅游的基本上都到纽约。在美国,大城市是黑人多,民主党的票仓。这新冠病毒可以帮他连任!民主党票仓死人多,小镇、农村死人少,他的票仓就稳了。当纽约疫情闹起来后,他想封了纽约,防止病毒扩散到小镇、农村–他的票仓。纽约州长市长当然不答应:纽约疫情泛滥时,你不关闭意大利游客,现在你想封闭纽约,共和党地盘安然无损?没门!这就是当年华盛顿总统担忧的两党争斗,百姓遭殃结局。

那当年杰斐逊为何要搞这么个制度呢?当年雅典民主制在疫情泛滥时尸横遍野,四分之一市民死亡,民主选出的英明领袖伯里克利全家人几乎都死于瘟疫,可他自己没事。市民们认为他抗疫无能,便欺负他,到他家里捣毁他的家产,包括他的庄园、农作物。他抑郁而终,导致群龙无首,被落后的斯巴达给灭了。亚当斯杰斐逊麦迪逊汉密尔顿他们就想汲取雅典民主的教训,总统身后有强大的党,总统治国失误了,有强大的党作为后盾保护他。而且,总统死了副总统立刻补上,两个总统同时死了,国会议长立刻当总统。

这真的万无一失吗?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当初日本的战机可以飞到华盛顿,二百架战机不是同时轰炸珍珠港,而是白宫国会山。总统副总统议长都牺牲了,美国便是雅典当年伯里克利死亡后军队群龙无首的局面。在杰斐逊设立美国民主制度时,还没有两个东西:一个是自媒体,一个是战术核弹。

没有自媒体,大忽悠骗子就无法通得过主流媒体的把关,像希特勒、列宁、孙大炮、毛泽东、川普、这类大忽悠就无法上台。要知道,战争开启往往是政客们都无法预测的。不仅仅是日本偷袭美国,希特勒打入苏联时,斯大林送给希特勒的军火列车正行驶在半路上。如果哪个国家突然间用导弹携带战术核武把白宫国会山都炸了,总统副总统议长同时牺牲了,就是雅典领袖伯里克利死亡后军队群龙无首而失败的状态。

专制社会不同。在打天下时,一旦群龙无首极可能当即被剿灭。然而,治理天下时,小皇帝几岁,靠母亲垂帘听政,照样治理国家,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发生。帝制被一党专制取代后,少数上层一个人或几个人一商量便有了新领袖。相比于雅典民主选出一个领袖,当时的斯巴达就是国亡带领5个民主选举出来的“政治局常委”,等于五龙治水,没都一下子全死,就能领导军队干翻了雅典。因为雅典靠民主选举需要时间,根本来不及。

问题就来了:在专制社会,如何避免接班人之争导致内乱?在民主制社会,如何避免两党争斗百姓遭殃?

再回到中国,在儒家的传统文化下,如何实行民主制?如果杰斐逊活到2016年大选时,那他一定为自己当初没制定“互联网自媒体不能参与大选”而后悔,大忽悠便能躲过主流媒体的把关而上台。中国如何解决这一难题,是未来必须考虑的。如何避免第一把手第二把手第三把手同时被敌人杀死后,军队群龙无首,也是必须考虑的。

(二)为制度而献身是愚昧无知

人类从弱肉强食丛林法则适者生存的自然选择进化到现代文明的人人生而平等没有歧视的政治正确人工选择,在本质上是国家自由高于个体自由向个体自由高于国家自由的转变。前者是在专制社会中的普便现象,而后者才是社会进入现代文明的民主社会现象。

然而,有两点往往被人民大众混淆。

1.民主制度照样可以走向金融寡头、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2.个人自由高于国家自由不适合于战争甚至经济发展。

先介绍第一条。

按照现代文明的标准,就是民主法制最核心内容依然是拒绝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逐步实现人人生而平等的目标。然而,既得利益者是不甘心自己与人民大众在财富上在社会地位上平等的。在民主国家,照样可以走向贫富差距两极分化之路,便与专制制度殊路同归,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到极端地步后,便是适者生存赢者通吃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穷的越穷,富的越富。到了这一步,便是经济危机到来之时。穷人造反,历来都属于丛林法则的一部分。这是富豪们包括雅典民主倡导者、美国民主制度倡导者们热衷民主法制主张人人生而平等的根本原因。一旦发生社会动乱,便是重新洗牌,富豪们的命往往难保。有的人误以为民主制度就避免了寡头与政客联手,富豪合法避税,以各种方式搜刮民脂民膏,是天真愚昧。

当任何社会制度走到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必然走向社会动荡。力挽狂澜的有美国出现罗斯福新政–给亿万富豪上税94%,不仅仅平息导致社会崩盘重新洗牌的动乱,还令美国走向国家资本主义道路,使美国成为世界霸主。今天,美国贫富差距超过了大萧条前夕的水平。美国今天的前三名首富的财富,超过了美国50%人口的总财富。如果在此次大萧条后不出来第二个罗斯福,那美国将走向长期社会动荡甚至社会重新洗牌的制度动摇地步。中国也一样,亿万富豪们的财富与劳动人民已经不是一个世界了。当失业大潮汹涌澎拜地冲击整个社会体制时,那将是改朝换代级别的社会动荡。

接下来说第二条:个体自由高于国家自由的现代文明民主制度,并不适合于战争甚至经济发展。其道理在于:在自然界,从植物到动物,群落学告诉我们:在进化过程中,一些个体必须为群体不被灭绝而做出牺牲。为了防止既得利益集团利用这一天然道理而对弱者霸凌,美国的宪法里明文规定:在任何情况下,军队都不能进入私人领地。把这条写进宪法,就避免了国家自由高于个体自由。然而,杰斐逊亚当斯麦迪逊汉密尔顿等开国元勋们清楚:与外敌的战争一旦开打,个体自由高于国家自由就必须给国家自由高于个体自由让步。这就是任何东西都可以私有化,唯独军队不可以的原因。为了高效,企业公司都不能搞民主。不能靠企业员工民主选举总裁。

新冠病毒疫情出来后,本来欧美国家就应该放弃党争而宣布国家进入准战争状态,就是军管社会。如果做不到,那就发生军事政变,类似拿破仑上台,把病毒灭绝后再回复到民主政体。因为抗疫与抗战是一回事,必须用国家自由高于个体自由的军事理念才能打败外敌。病毒与外敌入侵无异。

战争如此,抗疫如此,经济发展亦如此。个体资本主义是玩不过国家资本主义的。这是罗斯福用富人的钱打赢二战、美国成为世界霸主、制造业产品占全世界三分之一、美国科研经费超过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美国是第一债权国的核心内容,就是政府从富豪们收缴来的钱,由国会制定经济建设项目,由私人企业招标。没有私人飞机因为94%的财富上税了,没有路边过夜的穷人。所有的肉都烂在本国的锅里。

接下来就是谈论为何为制度献身是愚昧。拿夏明翰、江姐来说,他们为埋葬国民党独裁导致腐败透顶的制度而献身,其结果是毛泽东更独裁,人民大众的一点自由都被剥夺。即使毛泽东真的搞了民主制度,照样不能避免走向寡头与政客联手把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里根川普都是为亿万富豪搜刮民脂民膏服务的,令国家债台高筑贫富差距大到无以复加地步。在美国奴隶制时,奴隶主都不能让奴隶睡在大街上或帐篷里。现在你还可以看到当年黑奴的木头房子(奴隶主住在石头房子里,奴隶们住在木头房子里)。今天,你到美国各大城市,到处都是无家可归晚上住在帐篷里算是好的,很多人就露天而居,甚至用垃圾纸箱子搭个小窝,令美国开国元勋们蒙羞。他们当年要建立的是人人生而平等的人类灯塔国,不是三家富豪的财富超过50%人口的财富、穷人在路边度日的烂国家。

(三)人类的本性与未来

凡是放过羊、猪,赶过马车牛车的,都清楚:不论你如何驯化它们,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它们的天性。人类也一样,这都是基因控制的性状。文化、制度,对人类的行为有影响,但很有限。就是罗斯福那样的伟人,照样是在大萧条发生后才能做到。他一死,既得利益集团立刻反攻倒算,继续着两极分化的老路,因为人性使然。有名言:狗改不了吃屎。说的就是此道理。

所以,改变人类的特征不能靠制度,更不能靠文化。唯一的办法是两个:一个是生物人最终让位给AI机器人,从管理到工作,全部由机器人代替人类。生物人就成为机器人的宠物留下来。另一个是:给人转基因、敲掉某些基因、基因编辑,使人类进化迈上一个台阶。到人类最笨的人也是爱因斯坦级别的聪明人,人类管理也就进入了新的模式,因为人类不再是乌泱乌泱的群羊了。

第一条路,我们人类的工作与管理还有多久就一步步被智能机器人取代,我们还不清楚。第二条路,贺健奎开启了的一个简单试验。在分子生物学领域里的科学家,都应该清楚,贺健奎编辑的基因并不带来任何负面作用,哪怕不能堵住艾滋病病毒。然而,全世界分子生物学科学家里找不到胆敢支持贺健奎的,连二位美国科学家跟他合作的都怕被起诉坐牢而甩锅,说自己并不知情,等于被贺健奎欺骗了。贺健奎就成了历史上的布鲁诺,当然,他没被烧死。要清楚,为了个人安危,布鲁诺被烧死时,全世界所有科学家都不站在布鲁诺一方,才是人类的悲哀,比烧死布鲁诺更令后人唏嘘、遗憾、愤怒。润涛阎是唯一从一开始就认可贺健奎的试验没不良作用的,因为贺健奎基因编辑后测序了,没发现其它任何突变。当然,科学是科学,法律是法律。因为恶法也是法,在改法律之前,你就得依法。如果因为犯法就否认科学本身,才是科学的悲哀。

清朝时第一批照相馆的人被打,因为一个人照相后卧床不起,很快就死了,就出来了“照相是吸人血过程”的结论。1978年第一个试管婴儿诞生后,全世界的反对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英国司法界还是顶住了“民意”的压力,没判刑发明试管婴儿的医生。在此之前,没人试验过体外授精—试管婴儿。有黄永胜的儿子编故事,说毛新宇是试管婴儿的产物。而且说得有声有色,是周恩来批准的,黄永胜监督。在毛泽东时代,全世界都没有手术取出人的卵子还能活的报道。没人试过。周恩来就批准搞这个?黄永胜的儿子把做梦的情景当成了事实。中国首个开腹取卵子的试管婴儿是1987年了,是甘肃的一个乡镇妇女当的第一个小白鼠,1988年胎儿在北京医院出生,比英国的世界首个试管婴儿晚了10年。

(四)中国搞民主是中共高层的福分,对老百姓无所谓

一党专制,是高层的悲哀。蒋介石不敢公开杀国民党政敌,只能玩孙中山教给他的暗杀对手然后栽赃给别人那一套。结局便是丢了江山。毛泽东的独裁做到一尊地步是文革开始后,靠的是无知无畏的红卫兵。毛泽东自己虽然临死都掌权,可他死后便是人亡政息。他当权27年的代价是死了6位+江青+真实的毛岸青(论证假毛岸英毛岸青,读润涛阎一个系列),还不包括死得不明不白的毛岸龙。毛泽东在根据地杀了7万红军AB团,结仇的人太多太多了,罢了他的官可杀不掉他,因为彭德怀的军队保护着他。那就有人到上海找他孩子报仇。

悲惨的何止毛泽东,被毛泽东弄死的高层不计其数,包括刘少奇林彪这接班人级别的,生不如死坐牢多年或被弄死在秦城的数不胜数。习仲勋就坐牢16年,薄一波也是胡耀邦给他平反把他从监狱里弄出来的。后来入狱的陈希同、胡长清、成克杰、陈良宇、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孙政才、李东生、徐才厚、郭伯雄、房峰辉、张阳、王立军、孙力军……如果是民主制度,共产党高官就不会这么惨。文革时被批斗的那场面简直惨不忍睹。高岗、田家英、邓拓、吴晗…..自杀的一串串的。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 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兴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桃花扇》

中国老百姓跟美国大城市住路边帐篷的相比很少见,最穷的当然是山区里的农民。什么社会制度当官也没他们的事。其次是农民工。这些人城市是他们亲手建的,可在城里,他们很多人没房,买不起。他们绝大多数人也没机会当官,不论什么社会制度。书生们又对政治只停留在书本或历史故事中,什么社会制度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吃业务饭。专制社会当个小头目,民主社会当个政府办事员或企业里的技术员。政治,只是他们的饭后谈资。真能跟华盛顿毛泽东那样提着脑袋改朝换代的在知识分子里边几乎找不到。这风险连亚当斯杰斐逊都不干。

新冠病毒疫情如果持续下去,导致各国民不聊生,不论什么制度,都难避免社会动荡。美国在债务危机后如果不能出现第二个罗斯福新政,那美国的社会制度都面临难以为继的挑战。贫富差距太大了,如果出不来第二个罗斯福,老天爷都帮不上忙。中共更是如此,历史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不论什么制度,只要走到少数寡头占有社会财富,穷人睡马路、没饭吃、讨不上媳妇,便是动荡。管你是一尊还是民主,老天爷铁律说了算。

订阅
提醒
2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