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的民主骡子

Views: 21

伊拉克的民主骡子

2004-04-18 13:46:10

伊拉克的民主骡子

穿墙屁
———————————

来自农村的孩子都见过骡子,它长得和马差不多,但力气更大,是农家的好帮手。缺点是骡子自身不能繁殖,人们必须不停的将马和驴杂交以生产骡子。

为什么马,牛,驴都可以自身繁殖,而骡子不可以呢?其实,很久以前骡子自己也是能生儿育女的,宗族也是蛮兴盛的。后来骡子突然绝后,却是缘于一个叫豫让的刺客。

历史上记载当年赵简子(就是东郭先生和狼里面的那位)的儿子赵无恤特别喜欢骡子,认为骡子有灵性。这家伙饭和骡子一起吃,觉和骡子一起睡,别人上战场骑马,他也骑骡子。 后来赵无恤搞三家分晋,灭了智伯,为了报酒席宴上的羞辱之仇,就把智伯的脑袋做成酒杯喝酒。老智手下的壮士豫让就不干了,要刺杀赵无恤!第一次刺杀时,赵无恤正骑骡子白相大街,体恤民情呢。 当豫让接近赵时, 赵的骡子好象知道灾祸的来临,前蹄腾空而起,让豫让的匕首走了个空。 豫让一击不成,自然就被抓住。赵无恤为了表现自己的心胸宽广,就把豫让放了。

豫让回来后,就觉得不服,再来!由于别人已经认识他啦,再接近赵无恤就很难了,豫让就把石灰粉撒在脸上,再在脸上来几刀,和范遥一样自毁容貌。 照了照镜子,觉得很满意。 正好豫大婶刚SHOPPING回来, 豫让就从更衣室跳出来“嗨,请你猜猜我是谁?”老婆说:就你丫那公鸭嗓子,骗谁呀?你不就是我的甜心嘛!怎么弄成这模样啦?老豫解释后,豫大婶也是个明白人,就不再说话, 下厨房给老豫弄点好吃的去了。 老豫坐在那里,越想越不爽,看见老婆炉子里烧红的木炭, 就计上心头, 抓起来就往嘴里放,两块红木炭吞下去,公鸭就变成母猪,只会哼哼了。 再让老婆参谋,豫大婶说:嗯,你的俩大板牙太显眼!老豫头就又跑到村头的小河边儿,找块鹅卵石把自己的牙齿给凿了。这次老婆是再也看不出来了。 俩人遂吃饭,更衣,上床睡觉,来次最后的XX,搞完后,豫大婶说,你什么都变了,就是JJ还是那个JJ,好厉害呀。老豫听后,几灵灵打个冷战,一下子就坐起来,拿起菜刀就要把JJ剁了。豫大婶大骂:你这个糊涂老东西,又不是“裸刺”,你JJ不变样有什么关系?老豫一想,有理!于是放下菜刀,重新上床。夫妻情话绵绵,一夜无书。

次日,老豫告别豫大婶,埋伏在一座桥下行刺赵无恤,赵骑着骡子刚到桥头,坐下骡子又前蹄腾空,停步不前。手下人很奇怪,赵无恤说,哈!肯定是豫让那小子又来了,给我搜!ID一个一个核实过去,就只有那个丑八怪了,带上前来,骡子立刻咴咴叫。 赵无恤说:你就是豫让吧,虽然改变面貌,能瞒过人眼,却骗不了我的骡子,只要身体上有一处不变,骡子就能认出你!老豫心里大怒:难道我真应该割了JJ再来行刺?CNNN的骡子,你这厮太损了!就许下重愿:天灵灵,地灵灵,让骡子都绝后吧!然后就自刎去见马克思了。遂狂风骤起,天地变色,赵人无不感慨豫让的忠贞。豫让之名和要离,荆坷一样名垂史册,光耀千古!天帝感起忠义,就让骡子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骡子只能以私生子的地位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孤独的死去了。

那么骡子是怎么被生养出来的呢?屁爷小时候在农村时,村里有一户人家,据说是蒙古族后裔,是祖传干“马驴交配,生产骡子”的。所以从他们那里,屁爷知道一些具体的情况:

生骡子是很费人工和时间的:先要让公马吃的很舒服,吃完后,就关进一个很坚固的铁栅栏里,然后把几匹HOT的马GIRL牵到栅栏外面,挑逗公马,公马吃包喝足, 却不能满足淫欲,就憋的吱吱叫。等到公马实在憋不住,脑袋撞铁栅栏时,就把母驴放进去,完成交配。母驴的选择也是很严格的,一般要求齿龄七八岁,骨盆要大。这样生出的骡子才好。不象有些没有羞耻的国人:花季的少女为了出国,可以嫁给80岁的外国老头;母驴是很自爱的,是绝对不会让马随便XX的,又踢又咬。特别是用来生骡子的母驴,一般个头都很大,所以当母驴放进栅栏后,上演的是一场生死战:公马为了快感,拼命的往驴屁股上凑,母驴就发狂得踢,俩牲畜在栅栏里狂奔,撕咬,驴的叫声,马的鸣声,人的喊声,搀和着铁栅栏被撞的声响,声音震天,好不热闹呵!许多公马都被母驴咬的鲜血迸流,踢得鼻青脸肿,性事未捷身先伤,最后被抬出来。即便强壮的公马最后制服了母驴,完成了交配,他也被驴踢咬的差不多快完蛋了,下次主人鞭子抽的再厉害,这马也是不肯跨进那铁栅栏半步了!所以用来生骡子的公马只用一次就报废, 骡子的生产成本因此很高。

屁爷的心,是骛8极的心:从恬静的江南农村又飞到了战火弥漫的伊拉克:

当今世界,美国的民主是个样板,可谓匹马领先。二战后,美国在西欧搞的民主是十分成功的,其根本原因是西欧的经济基础虽然被打烂了,其国民的素质却很高,和美国人同族同宗,是匹母马。所以美国的“马”歇尔计划就很成功:美国把钱砸下去,西欧的民主就会开花。美国马和西欧马结合自然是水道渠成啦。双方温情脉脉的交配结果,就生下了的西欧民主的马崽子,造就了今日的繁荣欧洲。

自从被拉登在屁股上来了一锥子,美国这匹马就又发起飙来。说要根除恐怖,造就一个民主的伊拉克:发兵20万,炸烂了伊拉克。可美国人却忘了:伊拉克不是当日的西欧母马,而是头母驴:骨盆虽大,蕴藏了巨多的石油,但其国民却是仇视西方的穆斯林,伊拉克人经历了多年的战争,不仅没有厌烦流血,却更加凶悍好斗,更加崇尚专制。美国马为了和这头驴交配,被踢的鼻青脸肿,生下的却是个民主骡子。由于老豫头的诅咒,这伊拉克民主骡子是不能繁殖的。走了萨达姆,却来了萨德尔,一个比一个更残暴,这头母驴咬的也更凶!为了让伊拉克的民主骡子传下去,美国马就要一次次的和伊拉克驴交配,驴被一次次的强奸,马也被一次次的踢咬。。。

公马上母驴,一次教训就够了。美国公马却还嚷嚷着要干朝鲜母驴!所以说,人不如畜生!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留言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