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润涛阎:强制疫苗:人权vs.群体安全

点击数:487

编者按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和政府部门强制雇员打疫苗,关于人权(个人有选择的打或不打的自由)与群体安全的讨论及争论越发激烈。

我们来看看老阎从另一个维度对人权和群体安全PK的深度分析:

UA的粗鲁残暴—911的后遗症》】

原文部分内容摘抄

911以后,整个航空系统从地面安检到空中服务,以牺牲人权(远超过服务差的指控)换取了飞行安全,再再证明了“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乃普遍真理,无一例外。这也涉及到类似的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过度现象,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人民大众把生命安全放在个人尊严之上的心理被权力持有者绑架,而此权力又没有得到相应的制约

安检员早已习惯了为所欲为,自己认为有任何权力干自己想干的事。因为大众在911后都认同了个人尊严要让位于群体飞行安全,握有权力的一方便可逐步加大试探个人权力的极限所在地。这次联航与保安对那位医生的粗暴动作便是他们认为这么做还是在他们权力极限范围内

整个民航系统在911后没有相应的监督下权力不断地寻找极限而引发的“飞行安全”与“个人尊严”平衡点上双方的对决。这是每个人在内心世界必须思考与面对的区间。这次联航的所作所为是借助911后民航系统是大爷乘客是孙子的权力惯性在与安检毫无关系的领域侵犯人权的例子。恰恰是因为这与安检毫无关系,人民大众才能把在内心世界对“民航是大爷乘客是孙子”积累的怒火发泄出来。想想看,如果是与安检有关的侵犯人权的粗暴行为,那便被人民大众认为是理所当然可以接受,毕竟群体的飞行安全要比单个个体的尊严更重要。

美国很多警察滥用开枪杀人权力也被人民大众接受的心理是一样的,毕竟社会整体安全要比个体的性命更重要因为自己都以为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概率很低很低。这就给一些警察过度施用枪杀权力提供了社会心理基础。社会就是这样在矛盾的激烈碰撞中各个群体寻求各自的权力与权利空间,悲哀的一点在于:本来应该在中间的区间内解决,但事实往往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911之前安检的过度宽松与911后的草木皆兵,反应出来的是人性的自私与贪婪,得利的一方在不走到极端地步是不会放弃的。至于某个事件中的某个人或某些人的作为,只是表征而已。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