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晚秋的日子

(接上文《姥姥带我去讨饭》)

此文已出版,买书请与我联系:yan0097@gmail.com

上面的图就是文章里说的玉米轴,磨碎后吃进去拉不出来的东西。图片是从网络上找到的,我小时候那么穷不可能有照相机。而且这个照片是彩色的,是新的照片。这位老爷爷看上去像陕西人?
想知道痞子表哥的精彩故事,点击下面的链接。

《犯贱的女人》点击下面: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711&postID=4129

《政客与痞子》点击下面: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711&postID=8399

《痞子玩狗》点击下面: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708&postID=27310

评论

沉鱼2010-11-04 06:41:04 我的外婆当年也是饿到浮肿。外婆生了4个孩子,为了孩子们吃好一点,她也是在城里的房子四周的空地上钟点菜,在家里养兔子。夜里还要跟我大舅一起守夜,有人来偷菜就敲着盆子的大喊,直到现在我妈听到有人喊抓贼都害怕得直哆嗦。
我外公当年是政府机关干部,其实是有钱有粮的,但我外公当年爱存钱,也不爱我外婆想离婚,于是每个月只给米钱盐钱,其余的都要靠我外婆带着四个孩子做工捡煤渣搬砖头换回来。有吃的都给四个孩子吃掉了,我外婆天天吃野菜,饿得浮肿住院。那时候国家有规定,干部家庭有人浮肿的发两斤黄豆,我外婆又是一口没吃的给孩子们吃掉了。
我妈妈家里几个兄弟姐妹也是彼此之间抢吃的,最后闹得很不愉快,现在都是做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人了,还是耿耿于怀。我妈一辈子都不相信男人,一辈子都没有安全感。我妈工作的时候,我外公送了她一块很昂贵的手表。我妈快气疯了,就为了存钱买表,全家人都要饿死了。那块手表我长大了之后还带了很多年,直到我高中,那块表彻底坏掉之后为止。
我爸当年在乡下,好过些,我奶奶负责养猪,就偷偷带猪的饲料回家悄悄煮了给孩子们吃。我爸这一辈子最不能吃的就是玉米,当年实在是吃伤了。我奶奶管得严,几个孩子不准抢饭吃,所以我爸那边兄弟姐妹的感情特别好。只是我爸有个妹妹那时候病死了,我爸一直没说过,知道我生孩子的时候,我爸才说出来。应该是他心中很大的痛吧。
meridithliao2010-09-16 19:33:51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我们是湖南人。

你说的这个牛吃的东东,我妈说他们也吃,而且吃得一点不留。我妈说,老师让他们去地里收CARROT,结果他们在地里就把上面的苗全生吃掉了。

还有,他们也吃米糠,十分粗,好多人都不消化。总之,能想到的都想到了。那时的饥饿,都是因人而起。什么大跃进,大食堂。割资本主义尾巴。妈妈在屋前种一棵南瓜,刚结了个小南瓜,有人看到,就扯掉了,说是割资本主义尾巴。这样不死人才怪。就跟现在北韩一样,全部是人祸.
润涛阎2010-09-14 18:46:47 回复闲人Filiz的评论:

我在陕西走了很多地方,差不多到过所有的县城,看上去很像陕西人。
闲人Filiz2010-09-14 08:27:30 图片里的老大爷像我们陕西的。
润涛阎2010-09-12 17:44:03 回复MERIDITHLIAO的评论:

吃观音土的大多在山西。其它地方的人不多,但也有。
MERIDITHLIAO2010-09-12 12:59:14 还有,我爸那时在部队,可没有愁吃的时候。
MERIDITHLIAO2010-09-12 12:56:18 我妈妈就经历这种苦难,她那时上中学,什么都没有得吃。能吃的都吃光了。妈妈说,学校让他们上山上取蘑菇,每个人都有任务。所以不好的起蛹的也取了回来。学校煮了后,汤上全是蛹,妈妈他们就把虫子挑掉,吃了。她经常在晚上做梦梦到吃饭,永远都没有吃饱的时候。

她们家乡有些老人开始吃一种观音土,因为不能消化,最后就活活胀死了。真是人祸。请你把这个全部记录下来,让世人警醒。
润涛阎2010-09-11 15:02:54 回复马天空的评论:

好吃的很快就写出来了。晚上就有新的吃法了。
马天空2010-09-10 11:45:42 看了润涛的文章,这几天吃什么都觉得香。
胪峰猎人2010-09-10 11:39:20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想必润涛阎兄要是三两高粱下肚那真是“古往多少事都付谈笑间”,那真叫“爽”字。山人从12岁就开始抽“大前门”“人参”但就是到现在也没瘾,白酒当时是喝“二锅头”,喜欢喝但瘾不大,前一段时间喝“泸州老窖”香味能和“五粮液”比美。

你写的文章是酒精的功劳,我开此博是想能找几位喜欢狩猎的人能更有机会多吃些野味和到野外“撒撒野”,这人待久了高楼大厦这脑好像也老弦在空间着不了地,但开博到现在还没有一位男士喜欢狩猎,大伙在NY生活也着实不易呀!
润涛阎2010-09-10 09:36:39 回复胪峰猎人的评论:

有时晚上喝了酒就坐下来写点。但我对烟酒不上瘾。不喝酒时就不想坐下来写,晚上走路锻炼身体比坐下来舒服。但喝了酒我就不想走动了,想写。喜欢中国白酒和白兰地、威士杞等西方酒。我这瓶白兰地很不错的,说不定哪天晚上就接着喝点,然后就写博文。非常佩服那些天天写博文的,又没有报酬,怎么有那么大的热情?搞不懂热情从何而来。我写的文章都是酒精的功劳。不喝酒,靠在床边读书挺好的。酒,能让人有奉献精神。
胪峰猎人2010-09-09 11:40:14 在这里看你写的文章真感觉到比茶馆里听老评书先生还要过瘾真实!

想起我老奶奶在那年代里家里是小镇镇长的姐姐成份黑,因他弟弟在逃到了台湾,批斗也就更厉害罪名曰;“下海投敌”亲属。他们就有捡挖番薯叶子晒干后做的叶子餅充饥,也就是我这位奶奶的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使我幼小心灵产生出对当时政府产生第一个敌意和不信任,当时是八十年代初也是因为当时失业青年多再加上改革之初社会矛盾也多,老邓没法再有老毛时代的手腕让青年一代再下乡,社会上就有诸多所为“运动”也就是各省各县分配抓人杀人,我们那里就有经常安排枪毙人的游行,刚好有一天当时我们一家在饭桌上吃饭谈起了这些事就到慈祥奶奶说毛主席也杀死了很多好人。。。

润涛阎2010-09-09 08:03:00 回复顶顶牛的评论:
饿到浮肿是很危险的。因为有很多人就放弃了,不想坚持下去了,身体也就垮了。

回复毛虫:狗叫别跑,冰炸别怕。

回复Mojoe: 从小身在贫穷的处境,并没有感觉贫穷。倒是我爷爷才感觉到受不了。我们孩子们还是觉得日子本来就该那个样子的。到了1963年日子好过了,不挨饿了,才知道世界竟然是如此美好。
mojoe2010-09-08 14:46:22 羡慕你家的亲情和在困难时的乐观态度。
毛虫儿2010-09-08 13:29:02 我小时候也被狗咬过,所以现在见到狗就离得远远的。图上的玉米心在我们老家用来烧火的。你那表哥可以去西班牙斗牛了。
顶顶牛2010-09-07 18:34:24 我奶奶那时候饿到浮肿,差一点儿就死了. 阎先生家在农村, 必然更加辛苦.
润涛阎2010-09-07 18:21:39 回复楼下四位:

我继续写,你们慢慢地看。后面的故事好看。
kissofwolf2010-09-07 06:43:22 以前自己在家里院子里养的鸡,也不忍心吃啊。。。

润涛阎家里都是人才啊,一个个活灵活现。
润涛阎的弟弟2010-09-07 05:01:00 老这么回忆那时梦魇似的生活,这心里承受能力一定得相当大呀。
敬等下文。
石假装2010-09-07 00:57:12 补了三表哥这一课,帅晕了。我小时“随父下乡”,在那里被狗咬过,到现在大腿上还有牙印,现在见到有人领着散步的狗,都躲得远远的。我要是有这么个三表哥,一定让他帮我出口气。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