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悲剧之谜—一个字:冤

1.全民公认胡耀邦死得冤

中共上层都清楚,往死里恨胡耀邦的一开始是华国锋的跟班,那时候公开瞧不起华国锋的就有胡耀邦(因为二人在湖南共事过,胡耀邦清楚华国锋那两下子),所以,连陈永贵都看不下去了,骂胡耀邦是“胡乱邦”。胡耀邦拨乱反正,最受益的是薄一波,因为薄一波的叛徒案早有定论。可看不惯开明派的薄一波极力反对胡耀邦,非要换掉他不可。换谁?他不在乎,是个人他都认可,只要不是胡耀邦。组织生活会干掉胡耀邦的就是这位恩将仇报的薄一波。在组织生活会上要胡耀邦下台时赶紧踩一脚的有两个人,就是胡耀邦提拔的接班人胡启立和王兆国。胡启立当场骂胡耀邦是大骗子。胡耀邦是最实话实说的人,如此栽赃算是断了胡启立自己的前程,因为在座的都恐惧这类翻脸不认人的鬼。王兆国把胡耀邦二人私下里的谈话都说出来了,令陈云吃惊,告诉邓小平:此人不适合留在核心内。薄一波、王鹤寿(胡耀邦一辈子的好友)、胡启立、王兆国四人对胡耀邦的落井下石恩将仇报指鹿为马令人发指,胡耀邦放声大哭。胡耀邦被这么赶下了台,多数人知道内情后感觉胡耀邦死得冤!有冤报冤。八九学潮就这么起来了。

2.邓小平感觉到冤。毛泽东当权,人人都那么穷,知识分子被打成臭老九,还都得喊毛主席万岁。邓小平上台,不论是恢复高考还是“科学的春天”,都给知识分子松绑,甚至抬轿子,大学生都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了。可偏偏是知识分子要跟邓小平过不去,邓小平满脑子装的都是一个字:冤!六四后有朋友问我:邓小平为何那么狠?我的答复是:因为他内心里觉得冤!

3.赵紫阳感觉到冤。不放开物价,经济无法发展,因为价格都是死的,几十年不变,改革没法搞。可一放开物价,就需要印钱,一加速印钱,就产生通货膨胀,人民大众就哄抢物资。赵紫阳说:也就是两年,物价就稳定下来了。可物价关没能闯过去,胡耀邦死了,在闯物价关时导致批条子—-官倒(当官的批条子就可分享差价)就出来了。其实赵紫阳说的是对的。邓小平92南巡后再次闯物价关,彻底放开物价,两年后就出现了“不做广告东西都卖不出去”的地步。此时证明当时赵紫阳闯物价关是对的,可被软禁的赵紫阳跟谁说理去?八九学潮一开始就骂赵紫阳的儿子倒彩电。赵紫阳的回忆采访录里的口气是越想越冤。

4.中共高层整体喊冤。当时所谓的腐败、官倒,谣言远远超过事实。赵紫阳提出调查他儿子,就是那时候真的还没多少彩电可卖。突然间中国需要那么多彩电,不论是日本美国还是亚洲四小龙,都突然间造不出来多少额外的彩电。后来的调查,当时赚钱最多的不是什么彩电,而是走私汽车。不是私人买,而是公家的名义,事实上是县太爷一级的都想坐上轿车。那个东北叫卓长仁的走私汽车大王,早在1982年就发财了。邓小平的儿子康华公司可能真的赚了钱,因为那时跟香港联手才能有机会赚到大钱。剩下的,包括那些红二代,都还没赚到大笔的钱。可学生们市民们以讹传讹,“当官的都是官倒、官倒都是富豪”的共识令高层官员们感觉到自己冤。有一个简单例子,他就是四通公司的总裁万润南,是当时最成功的企业家,自己是官,自己的老丈人也是官,可他都没多少钱。说他有个几十万是可能的,说他是亿万富豪根本就是瞎掰,百万都没有。当然,那时百万就是天文数字。赵紫阳的儿子有没有百万,赵紫阳说不可能。就是真有,高层里没多少人的儿子是百万富豪。这些人就感觉到自己也戴着官倒的恶名—–冤。李鹏说他儿子女儿都不是官倒,也许当真。虽然六四后李鹏家族贪得盆满钵满,甚至离岸公司名单里就有李小琳,但在六四前,也许他们还真的没发财呢。

5.农民们冤。那时候天天喊的,从报纸到口传,清一色的“农民万元户”,本质上是中共在吹自己的政绩,农民万元户是极少数的极少数。可城里人不了解行情,就来了“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胡扯八道荧惑人心,意思是对农民万元户的嫉妒与不满。农民们心里最清楚,根本就舍不得花钱买肉吃的他们感觉到的是:冤!

6.大学生们感觉到冤。以前都是国家分配,一毕业就是国家干部,不论干什么。可随着经济改革,人才流动,邓小平赵紫阳二人认可了大学生不包分配了,自谋职业,走向社会,哪里需要就去哪里,市场决定。大学生们一听就火了!凭什么我们就不包分配了?邓小平的儿子赵紫阳的儿子都是大官倒的传言,学生们最青睐,可以发泄不满。天之骄子竟然毕业后不再是国家干部级别了,是走向市场了,凭什么到市场上要给工厂老板当孙子?那还是天之骄子吗?内心里一个字:冤!

7.中共高层并非都是邓小平一派的。可他们看到人山人海的骂官倒,本来他们对邓小平的儿子赵紫阳的儿子发财怒火中烧,可一想,中共这船要是沉了,自家性命都难保,也就跟着邓小平混了:你说咋地就咋地,你说杀人就杀人。我们只能跟你混了。至少邓小平比毛泽东对待同僚强多了。邓小平没杀过政敌。中共高层就凭这,就感觉到跟着邓小平走有生命保证。换了人,说不准。把镇压学生市民的罪责归于中共高层人人有份,很多人觉得自己冤。连跟随邓小平六四杀人的杨尚昆事后都跟医生诉苦:把六四杀人说成是邓李杨(邓小平李鹏杨尚昆),杨尚昆觉得冤!命令是邓小平下的,姓杨的敢不签字?

8.六四后,陈希同喊冤,写书揭露真相,把自己撇清。李鹏也出日记选编,里边充满了六四自己背黑锅太冤!他没权动兵。

9.最冤的是死去的300多学生市民。绝大多数是年轻人。他们有的死前都以为自己中的是橡皮子弹,因为他们不认为人民军队会向人民开枪。血流尽了,死去了,结局是:六四为官员们提供了腐败发财的机会。死者用生命换来的是无官不贪。那是“异化理论—动机与效果相反”的铁律决定的:以反腐败为动机必然以无官不贪为效果。所以,最冤的是六四死去的300多冤魂。

这里提出润涛阎第三十三定律:当一个社会人人都觉得自己冤的时候,便是动乱。动乱一定以最冤的人出现而平息。最冤的人成为冤魂,然后便回到大地成为幽灵,再入侵活人的骨髓,制造新的冤。—-这就是冤魂的循环:从阳间到阴间,再从阴间回到阳间,古往今来,循环往复,永无止息。回顾六四事件,最冤的便是死去的300多冤魂。

那为何社会各阶层的人总是感到冤?因为他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动机是与效果是相反的。打个比方:如果六四学生们知道反腐败的六四导致的必然是无官不贪的结局,他们就应该转180度才是智者所为。

为何六四邓小平用坦克机枪导致个人历史悲剧而非催泪弹水炮车或者军人入广场把学生们拳打脚踢制服后抬走?

这个是认知上的分歧。

在天之骄子眼里,他们要给邓小平出谋划策,就是平等对话的涵义。政府总理李鹏出来肯定级别不够,赵紫阳到广场也白搭,因为他是儿皇帝,不当家。

可在邓小平眼里,学生娃娃们是政治白痴,连美国之音都信,跟邓小平平等对话?扯淡没边。

所以,邓小平猜测:如果是催泪弹水炮车轰走,下次放开物价学生们还会再来。除非继续给他们大学毕业生国家干部的名声待遇。可赵紫阳不会在这点上让步的,他一直在搞“党政分家”,就是私人企业里不再有国家干部。可大学毕业生随行就市,基本上以后都去私人企业,无法给他们国家干部的名声了。否则,赵紫阳“党政分家”的政治体制改革就无法推开。六四,把赵紫阳的政改断送了。其实,邓小平不怎么热衷赵紫阳的政改,可如果不引起动乱,他也认可赵紫阳摸石头过河,试着来。如同五四知识分子瞎胡搞,毁掉了段祺瑞的民主政体,经过军阀混战、国共内战最终令两千年才出一个的大独裁者暴君毛泽东上台;六四毁掉了赵紫阳的政改,结局是无官不贪、整个社会腐败透顶。

关键还是全国人民习惯了物价永远不变。突然间变了,人心惶惶。加上薄一波非把胡耀邦干掉不可,胡耀邦给气死了,为胡耀邦伸冤的导火索就出来了。

美国的冤魂往往出国旅行。一旦憋在国内,那就麻烦。最近冤魂都回到美国境内了,弗洛伊德喊冤,整个黑人群体喊冤,民主党喊冤,共和党喊冤,川普喊冤,前总统们也出来了,喊冤也是间接的,有克林顿喊冤,小布什喊冤,奥巴马喊冤。都能找到自己冤枉的对手:民主党抱怨共和党造成的乱象,共和党抱怨是民主党造成的乱象。恨不得都把对方吃了才解气。

记得当年在大学寝室,我们哥仨周末在屋里看闲书。二哥刘兄看报纸,说上海牌轿车扩大产能可以达到5分钟一辆。二哥便唉声叹气:“五分钟一辆,五年也没我一辆!”大哥梁兄哈哈大笑,接话茬:“县太爷两千个,也没我一个!”二人就把目光转到我这里。我没开口,二位异口同声:“天下美女如云,就没阎老弟一个!”

“知弟莫如兄啊!”我感谢二位兄长的关心。可我没觉得冤。立刻站起:“我一没钱二没权,三没帅气,打光棍一点不冤!”

“老弟啊,你不用着急!先算题,后娶妻。”他又再跟我讲我们大学数学系的一位老师40多岁了突然间不算题了,跟大学生搞起对象来了,也没人说啥。他年轻时光算题了,没谈过恋爱。每当大哥跟我谈他,我就闭眼睛。不喜欢听。可没资格搞对象,抱怨什么呢?忍着吧。同学里要是搞不上,后来相亲可就更难了。那时候想起来感觉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冤:我脾气好,不跟人吵架,勤奋,美女们咋就看不上咱呢?每提到这话题,大哥就给我上政治课:“先算题,后娶妻。”搞得那阵子我的业余爱好竟然是数学,走路都在算题,看上去能不傻吗?可肩膀上扛着润涛阎的大脑,跟“傻乎乎”的形象连在一起,是不是也有点冤?
——-
后记:
两天前(六四)早上我去割韭菜,发现后院的一棵白绣球开了,似雪球悬挂在枝条上。细看是一片片小花。做一首七绝献给当年天真的孩子们。

【七绝】远近看绣球 六四31周年祭 新韵

夜里白云自驾游, 仄仄平平仄仄平(韵)
旋凝冷聚雪成球。 平平仄仄仄平平(韵)
清晨再遇风裁剪, 平平仄仄平平仄
细瞅洁花我泪流。 仄仄平平仄仄平(韵)
———-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一个有才华的年轻人不能意气风发地指点下江山,不能耍个酷,还要不得不装傻,那都什么样的年代啊,唉。

回复:
作一首【元曲】追忆大学生活:

口琴不离手,欢歌一奏,便消磨光棍闲愁。
灯光摇曳,美女游走,唉声且为诗留。
颐和园摆舟,圆明园观柳,梦里还上西楼。
粉丝排成行,虚度了几番春秋,只潇洒考场风流。
往事从未如烟,同学谈起昔时羞,纯情依旧。
芳华俱身瘦。音容笑貌、鞋色衣花,脑海全收。存也无由,删也无忧,依依至今能搜。
悠悠。
相见人已老,未锁住青丝稠、却还原童心厚。
人生只是一梦,错过尚可下世从头。

订阅
提醒
307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