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让孩子去中文学校学中文?– 如何教育孩子系列(五)

不打算让孩子回到中国生活一辈子,但如果孩子们能掌握中文,好处多多。比如,回国探亲、老人来了可以互相交流、到中国当买办、到所在国驻中国大使馆工作,等等。然而,到海外的中文学校学中文需要注意对孩子成长消极的一面。因为中文学校的老师都是在中国国内当过老师,至少是在国内读书长大的,他们就会把中国几千年来驯化孩子的奴性文化传统一步步带入孩子的言行中。

我在前作中谈到了传统文化属于为专制制度量身定做的奴性文化,其本质是让人民在孩子阶段就开始接受专制制度所依赖的文化,那就是对上阿谀奉承、拍马屁的“统一思想、统一行动”,这是“驴文化”,是听从领导指示绝不能有自己独立思想的文化。这样的文化所教育出来的孩子长大后不可能有独创性,对权威唯唯诺诺。假如您把孩子带回国内的驴文化环境,这些并不是致命的。但西方自从结束中世纪后的文艺复兴开始,由集体主义文化变成了尊重个人尊严的个人主义文化。而个人主义文化是虎狼文化,因为每个人都能把自己的潜力和创造性发挥出来,科学和不断的创新也就纷至沓来。这样的文化与先前的驴文化一旦相遇,驴文化必然被动挨打。

西方人在漫长的中世纪后期慢慢明白过来了“一种思想(靠宗教来维护)”的社会虽然稳定,但无法进化,因为个人的创造力无法发挥。西方的中世纪和中国的封建社会都走了数以千年计而没有任何进步。要让每个人的思想能进入到创新的层面,就需要尊重个体,而且要从小孩子开始,从小不能迷信权威。也就是唐僧取经得到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翔。”一个社会如同大海一样,让每个人都能在里边傲游。

然而,你的孩子在家中受到的“父母就是真理、孩子总是没理”、“孩子要听父母的教诲,只能好好读书考高分”这些为“君为臣纲”的社会所需要的奴才本性教育(事实上是驯化,跟驯化幼驴拉车一样的程序),等于你把孩子的两只手给绑住了,然后扔掉大海里,任凭他们怎么挣扎都不能摆脱被鲨鱼鳄鱼干掉的命运。或者说,把孩子的两只手给绑住后扔到狼群前边,他们的命运不问便知。

有人说:“润涛阎的观点不对!西方是文明社会,不存在你说的狼文化。” 如果您不了解西方人的狼性,那表明您没有在公司、大学、政府机构里干过,您只在中国人办的公司里工作过,或者在自己开的中餐馆里生活,没有见过大海里鲨鱼、鳄鱼、海龟王八的厉害。或者说你没有读过几本反应西方社会的英文作品。在一个如同大海一样的社会中,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有的特别毒辣,有的极端自私,有的非常无耻。争夺个人利益的竞争非常残酷无情。乔布斯自己开的公司,竟然自己被开除。

事实上,西方人为了让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创新能力,就不得不从尊重孩子的个体尊严开始,而这个系统在个体创新能力方面得到最大限度发挥,就必然在法律的边缘需要给出很大的灰色地带,才能让每个人都有自由发挥的空间。但这个灰色地带同时也必然导致个体的自私、贪婪本性的最大释放。所以,你就不难理解美国是创新能力最强的国家,也是个性自由度最大的国家,也是律师最多的国家。这里提出润涛阎第十定律

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与该国的律师占人口比率相吻合。

美国的创新能力可以匹敌全球其它二百多个国家,美国的律师总数也占全球律师总数的一半。

中国的律师占人口比率极低,中国只能山寨,搞不出别人没有的新东西。在没有律师的数千年里,中国发明不了电,也发明不了发动机。除非给个性解放思想,否则,再过几千年也还是发明不了电和发动机。一旦解放思想,就必然导致个体自私、贪婪本性的极大释放,而这些都是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完成的,也就需要很多的律师介入才能得到二者的平衡。在尽最大能力增加社会新产品的同时,最大程度的压制个体自私、贪婪所带来的社会不稳。

综上所述,你的孩子如果在美国这样的创新国家生存,并想也具有西方人一样的创新能力,或者说生存能力,那你就必须让孩子也进入个体自由、独立思考的教育体系。

上文讲了在家里要让孩子有自信,下面讲如何让孩子在中文学校学习中文。

您需要跟中文学校的老师提出以下要求:

  1. 仿照美国的任何小学校,学生与老师要互相喊名字。比如,老师是男的,名字叫曹孟德,学生就不能喊他曹老师,要喊他孟德或按照中国的平等习惯喊老曹。老师是女的,名字叫孙尚香,学生不能喊她孙老师,要喊她尚香或孙女士。比照西方文艺复兴后的做法,学生与老师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具体到名字上,要免除师道尊严象征的老师。中国人都知道,老师这个称呼是高高在上的地位,与学生不平等。
  2. 任何学生领袖,包括班长、课代表,都不能由老师决定,要由学生们自己投票竞选产生,以杜绝从孩子开始就知道只能巴结老师才能有权力,甚至靠给老师打小报告来获得权力。这样的孩子长大后,可以适应中国的环境,但适应不了西方的环境了。很多这样的中文学校多年培养出来的第二代移民长大后只知道巴结老板,给同事打小报告,以为可以得到“领导的栽培”而往上爬,事实上,这一套根本忽悠不了人家。到头来鲜有获得高位的不说,最后连一块当狗的骨头都得不到。自己的成果被人家拿走还不领情,谁叫你自己心甘情愿当狗来着?
  3. 改“尊师爱生”为“尊生爱师”。不是尊重老师在先,而是老师尊重学生,学生才能爱老师。否则,老师根本不值得爱。把几千年颠倒的真理重新颠倒过来。老师时时刻刻想到尊重学生,老师给学生制定的所有规则,老师必须先自己遵守。
  4. 每次考试分数都不能公开。要用学生的号码把分数贴出来,考不好的学生不能被考好的学生耻笑而伤害到自尊心、自信心。
  5. 教材里边不能有传统文化那些驯化学生为奴才的内容。要有尊重个体尊严与自由、提高独立思考能力等内容。

    你要问美国为何创新能力最强?答案就是美国的小学就是这么教育孩子的。老师不能让孩子喊他老师,而是他的名字,小学生从小就跟大人平起平坐。其结果,美国的学生反而是尊重老师,而中国教育制度教育出来的学生是怕老师

当年我的孩子上小学时,我找到了两个中文学校的老师,把上面的要求说完后,第一个学校的老师说:“我宁肯不收您的钱,也绝不会按您说的去改!”第二个学校的老师说:“您这种颠倒黑白的要求简直岂有此理!按照你说的去办,那成何体统!简直不可理喻!你好好想想你刚才说的话,开玩笑吧你。想好后再来找我。”我当即告诉她:“如果按照您在国内教学生的程序,倒找钱给我,我都不会答应让您教我的孩子。想想看,中国那套早被西方人丢掉的教学方式教育出来的人才都是对上唯唯诺诺、一旦当权就腐败、人人都是马屁精,就是来源于小时候巴结老师、打小报告养成的传统。而我的孩子要在美国长大,必须适应美国的社会环境,享受现代文明的成果。”

从严复开始的对传统文化的否定与改革建议,经胡适一代人,再到今天的普世派,都是在制度上打转,治标不治本!

刘晓波反复研究了中国近代民主改革史,看到了不是哪个党的问题。他悲观地提出,唯有当三百年殖民地,中国才能建立民主社会。其实,他说得不对。依照润涛阎的建议,即不需要刘晓波的三百年殖民地,也不需要江泽民提到的人人学英语,就从小学老师改革开始。给中小学老师工资加倍,但必须让学生直接喊名字,老师学生平等对待。尤其不能由老师指定班干部,甚至课代表,都要由学生们自己投票竞选,老师不得参与其中。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长大后绝不会跟在当官的后面怕马屁、当奴才,对下面的百姓颐指气使。要拉他们的票,就得巴结百姓。这样培养出来的人才,才有创新能力。要彻底根除驯化驴马一样的“尊师爱生”奴性教育。由这样一批人组成的国家,才能成为虎狼文化的国家,才能不断创新,才能傲视全球。

所谓的“尊师爱生”,尊师是真,而爱不爱生,不是学生能评判的,标准是老师定的,是骗孩子的谎言。你是弱者,家长老师打你骂你羞辱你,说成是“打是疼骂是爱”,但你要是打老师骂老师,他们立刻翻脸,不认同那是“疼他”、“爱他”了!让孩子唯命是从才是中国传统教育的目的,而非要让孩子们长大后特立独行、有创造性、有探索真理的诉求并为真理而斗争的胆量与勇气。因为具有这些特质的个体正是专制制度的掘墓人。中国的传统教育方式,是专制制度制定者们精心策划的系统工程,是与驯化动物成为家畜的方式一致的一整套软件工程操作系统。打破它,必须从小学入手。

温家宝提到,要让每个人都有尊严,国家才有名誉。问题是,温家宝没有提到如何才能做到每个人都有尊严。润涛阎告诉他:只有从小学改革开始,才是唯一出路。

所以,我的俩孩子没有机会进入在美国的中文学校学习中文,因为找不到“尊生爱师”的老师,只有“尊师爱生”把孩子驯化成巴结上级给同学打小报告绝不会有个体尊严的“奴才培育老师”。

那些在家中受到传统文化的教育,自信心自尊心都受到了打击,父母永远是对的,孩子面对强者只能屈服,这等于两手被绑住后丢进大海;要是再经过中文学校老师的“驯化”成为专制制度所需要的奴才,等于再把双脚绑上后扔入大海,哪里还需要鲨鱼、鳄鱼的进攻?连小虾米、乌龟王八都可以收拾他们了。

下面是实例。

后记:

对不起,先向在海外教中文的老师们道歉!本人闲聊,只是个人观点交流,没有引导别人的意思。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自己有自己的判断。该去学中文的就去学,该管孩子就严加管教,您自己做主。我不同意您的观点,但百分之百维护您说话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