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专辑:(七)润涛阎:美国缺乏的是第二个罗斯福新政

罗斯福新政本质上就是国家资本主义。

国家资本主义是指财富主要由政府规划与支配。我们比较一下美国的罗斯福新政与现在的美国状况。在罗斯福新政时,国会两党两院天天争吵的是如何把花不完的钱投资在什么地方,罗斯福提出每年造一万架战机20艘航母100艘战舰,而国会提出建8000架战机18艘航母80艘战舰,剩下的钱多建高速公路。天天争吵的是经济建设,因为钱在政府手中。而现在两党国会常年在打架,在找茬黑对方。因为没钱。几年前两党国会争吵国债借多少,上限是多少。现在连这个都不争论了,随便借钱。没正事干了闲得哪儿都疼,就打派仗,跟文革类似了。无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毛泽东搞文革为何一下子就被全国人民接受了?因为大家不需要考虑如何投资搞建设—都穷得没钱。除了打派仗还能干什么?偷情遭到严惩。伤痕文学里讲:在城里,需要背着老婆偷偷送一瓶香油便可搞定邻居情妇;在农村,需要送一块酱豆腐。这并不夸张。

中国的经济和体制改革的任务也非常艰巨,就是贪官污吏太多。一个县有一百多个局。正确的治理国家其宗旨说到底就两条:一个是政府职能是监督和规划,而非权力控制;一个是贫富差距尽量达到最小。在贫富差距大方面,中美殊路同归了。在罗斯福新政阶段,没有多大贫富差距,照样挤破脑袋想当总裁。就是把公司总裁与职工的最后收入只差几倍,有能力的人都挤破脑袋当管理者,而且照样兢兢业业。这跟哪个民族没关系。美国当年如此,中国也如此。在我们村小队长跟社员得一样的工分时,照样都想当小队长而且非常卖力带头干活。

那为何政府对富豪和企业的高税收照样能经济大发展呢?因为政府的钱都花在本国的经济上,肉都烂在自己的锅里。如果让资本家掌握太多财富,那他们就到全世界找地方投资,以个人利润为唯一目的。在个体资本主义的今天,总统的政策是堵不死这条路的,更别说川普给富豪还在减税事实上导致资本家钱越来越多了。这是为何罗斯福新政一开始就下令:凡是把美元换成金条藏起来的,查出一个抓一个,金条必须上交;凡是想把钱偷偷到海外藏起来的,查出一个抓一个。其实现在美国的国债23万亿,如果罗斯福活过来,恢复当年亿万富豪们的财富上税94%,一下子就彻底还上债务了,还有很多剩余搞经济建设。那样的话,国会两党天天争论的是如何投资这每年多出来的几万亿,而非天天对打抓辫子、互骂、打派仗、搞毛泽东的文革。

就是说,美国劳动人民的财富要投资在美国,而不是跑到全世界办工厂让美国劳动人民没工作吃福利,否则就造反了。又支持共和党给富豪减税又反对给没工作的人发福利,是一些不怕美国穷人拿起枪造反的、站着说话不腰痛的、自己有一份工作的糊涂虫。

罗斯福新政时美国不可能发生资本家去海外办厂,钱都投资在美国。他们没钱去搞全球化,因为把钱都交税了,政府不可能也不敢把税收的钱去建设别的国家。美国政府不可能去给中国建公路给日本建发电厂。而资本家就可以,只要有更多利润,资本就去。历史事实在那摆着。

当然,如果从世界大同共产主义角度来讲,那美国衰落以提高发展中国家的科学技术经济水平,现在美国的做法是对的。就是以本国国家为中心,还是以全世界人民为中心的争论。我们在农村挖河的时候就大喊:“站在团泊洼,想着亚非拉!”那时候宣传的是亚非拉有三分之二的人民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我们去解放。

要知道,美国的资本家是为资本家的利润着想,结果是:劳动力价码低的国家受益,而美国的劳动人民没工作就得吃福利。这福利不是来源于资本家而是有一份工作的中产阶级。政府掌握的钱,就没办法把钱送给其它国家去建设别的国家。

所以,国家资本主义和个体资本主义差就差在前者是肉烂在本国的锅里,后者是牺牲美国劳动人民的工作机会而扶植贫穷国家的制造业;前者是本国国内的贫富差距缩小而国家间贫富差距拉大,后者是本国国内贫富差距加大而国家间贫富差距缩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