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专辑:(一)至(五)从背叛川普的79人谈川普

(一)钢丝级别的川粉

被川普开除或辞职或不得不离开的都是被川普“我只选最好的”阁员,不包括私人律师,已经有至少79人了:

James Comey

Michael Flynn

Steve Bannon

Rex Tillerson

Jeff Sessions

Don McGahn

John Kelly

HR McMaster

John Bolton

John Mitnick

Jim Mattis

Rod Rosenstein

Sean Spicer

Sally Yates

Kirstjen Nielsen

Andrew McCabe

Sue Gordon

Dan Coats

Alex Acosta

Randolph Alles

Bill Shine

John Ayers

Ryan Zinke

Scott Pruitt

Gary Cohn

Keith Schiller

Mira Ricardel

Tera Dahl

Thomas Bossert

Michael Short

Jon Huntsman Jr

Reince Priebus

Sebastian Gorka

William Bradford

Tom Price

Michael Anton

Jamie Johnson

Carl Higbie

Taylor Weyeneth

Rob Porter

Michael Dubke

Walter Shaub

Mark Corallo

Elizabeth Southerland

Raj Shah

Carl Icahn

George Sifakis

Elizabeth Shackelford

Paul Winfree

Dina Powell

Omarosa Manigault

Jeremy Katz

Thomas Shannon

John Feeley

Rick Dearborn

Rachel Brand

Hope Hicks

Preet Bharara

Rich Higgins

Derek Harvey

Anthony Scaramucci

John McEntee

Erza Cohen-Watnick

Katie Walsh

K.T. McFarland

Josh Raffel

Richard Cordray

David Shulkin

Brenda Fitzgerald

Nadia Schadlow

Ricky Waddell

Madeleine Westerhout

Joseph Hagin

David Sorensen

Sarah Huckabee

Nikki Haley

Kurt Volker

本月11日,Kevin McAleenan, 川普上台后第4任国土安全部部长宣布辞职(离任期,他定为年底。但根据川普过去的做法,应该还是在他离职前被川普开除),那他就是第78人。贸易顾问Kelly Ann Shaw 将于本周五(25日)卸任。这意味着,又有一位高官离开特朗普的经贸团队,根据润涛阎极可能是不完全的统计,这就是第79位了。

我花时间对这些人逐一研究其经历,最后得出结论:川普说的“他只雇最棒的”是实话,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只是他少说了半句定语:“被他开除的或主动离他而去的”,也就是说,这些才是他选的人里边最棒的。诚然,能找到近80个优秀的各门类的人也是不容易的。

有趣的是农业部长,他最近站在豆农一边谴责川普的贸易战给农民带来的伤害,说巴西把雨林都给烧了,准备种大豆,中国不可能回到打贸易战前买美国大豆的数量了,中国不可能不买巴西的大豆的。可我还是没见到川普发推骂他,他也没说要辞职。难道川普就忍了他不成?

团队精神有多么重要?看看美国人对橄榄球的痴迷程度就清楚了,那是把团队合作精神发挥到极致地步的体育竞赛而获得美国大众眼里第一体育项目。

西方讲究团队合作精神,也是当初川普在2016年大选时天天大喊“我只雇最棒的!”的原因,因为川粉们本来就崇拜亿万富豪:“原来人家团队搞得好,只雇能力、守法等都是最强的,国家在他的团队手上,一定会搞好!”

尤其是军队,团队合作是第一重要的。如果各行其是,谁也不服谁,仗是没法打的。这是当时200多将军站在川普一边的根本原因,政策倒是其次的。不论这些将军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当听到川普只雇最好的人员,便对他肃然起敬,心甘情愿成为川粉。在美国,很多将军都对国防部长(文官)不懂业务而跟将军们搞不好关系(不提拔自己而是搞小圈子)愤愤不平。人家川普就不一样,只选能力最强的。这是军队将领中威望高、人品好、令其他将军们肃然起敬的凯利、马蒂斯被川普选中后,军队川粉们兴高采烈的原因。别说凯利了,就是马蒂斯也是文武双全的儒将。他一辈子不结婚不搞男人女人而是研究军事甚至文学,家中藏书巨多,学识与胆量都令将军们佩服。代表企业管理顶级人才的蒂勒森当上国务卿,令媒体哪怕是川普口中的“假新闻”都赞扬川普选人的确有眼光。

然而,令凯利忍无可忍的事一件件发生。最令他恼火的是川普两次见澳大利亚总理时发生的事。澳大利亚总理巴结川普,公开站在美国一边而远离中国。第一次进白宫跟川普会见时,川普提出要加澳大利亚的进口税,澳大利亚总理说美国对澳大利亚是顺差,如果实现贸易平衡的话,是澳大利亚加美国产品进口税。川普明白后就决定不加澳大利亚的税了。双方就有了会见备忘录各一份。当凯利告诉川普澳大利亚总理再次到白宫的谈话议题时,川普提出给澳大利亚进口货物加税。凯利说上次说好了不加税的,而且我们美国是顺差,如果搞贸易平衡而打贸易战,那应该是人家澳大利亚加咱们的税。川普决意要加税,凯利说上次说好了的啊。川普当即翻脸,说:“我上次没提不加澳大利亚的进口税!”凯利说这不行的,因为有记录,你说过的。川普就告诉凯利:“一会儿我见到他就不承认我说过不加税!我就这么说,他有什么办法?”凯利说那不行!因为双方都有备忘录。人家拿出来,我们无言以对。

川普愤愤不平地在桌子上的纸条上写下了“贸易是糟糕的玩意”,英文原话:“trade is bad”凯利把这个字条交给了报道尼克松事件来龙去脉的大记者兼作家Bob Woodward,此书出版时把川普手写的字条印在了书中,出版后川普无法反驳那不是他的手记。此书出版是在访问了很多白宫官员后,有100多小时的录音,而写就,导致川普在白宫捉泄密者叛徒特务。凯利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此字条令川普开除凯利只是时间问题。凯利离开白宫后公开给川普的评价是:“Idiot!”、“unhinged!”

Idiot,等于“蠢货”或“白痴”;Unhindered,等于“精神错乱”或“行为失控”。说过川普是“蠢货”的还有现任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和前白宫办公室主任Reince Priebus(参见Micheal Wolff的书)。

总统的下属与铁杆粉丝尤其是白宫办公室主任这样天天跟着总统,给总统的评价是“蠢货!”的,在美国历史上,只有川普得到了。

难道凯利是偏见吗?马蒂斯给川普的评价是当着蒂勒森、凯利等多人的面说的:“他的理解力是五六年级小学生的水平!”

前总统经济顾问Gary Cohn 给川普的评价是: “dumb as shit”(跟粪便一样的笨蛋,北京话叫“傻比”)。前国家安全顾问 H.R. McMaster 对川普的评价是: “dope” (“蠢货”的另一英文叫法)、“kindergartner”(学龄前儿童)。国务卿蒂勒森说川普是“moron”(先天小儿痴呆患者)。

最好玩的当属川普竞选策略师班农给川普的评价,他改“川普是五六年级小学生的理解力”为“就像11岁的孩子”,英文原话:“like an 11-year-old child,” 这是他离开白宫3个月后说的(参见 Vanity Fair)。

到目前为止,我们知道的川普手下的铁杆、钢丝级别的川粉对川普的评价就有:idiot、dope、dumb、bigot(偏执狂)、moron、unhinged、Fire and Fury(怒火满腔)、五六年级小学生的理解力、像个11岁的孩子、kindergartner。

上面被干掉的78人都是当年的铁杆川粉,其中包括共和党老资格的参议员塞申斯。塞申斯极力崇拜川普,可当上了司法部长后不久便痛苦不堪。本来塞申斯想回避穆勒的调查,自己悄悄地在背后用力帮穆勒的忙,穆勒一生都忠诚于共和党,调查就是走过场。可川普大骂塞申斯是胆小鬼是跟Cohen一样怕事的老鼠。塞申斯的议员职业也就终结了回家抱孙子去了。塞申斯有涵养,从不骂川普。塞申斯只是丢掉了议员的饭碗,可蒂勒森就惨多了:放弃了每年几十个米林的第一石油公司总裁位子而效忠川普,结果一切都失去了。这些钢丝级别的川粉,只要到川普身边,就很快发现他们崇拜的川普竟然是idiot级别的大忽悠。

(二)川普上台的社会背景

川普这类政治素人能当总统,就好比瓦工当电工,不是说地位高低的差别,而是行业的不同。政治科学也是科学。所以,川普能上台必然有其独特的社会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美国的政治制度。在杰斐逊设立三权分立的美国民主政体时决定政府机关绝不允许办媒体,媒体是操纵在富豪们手中的。而谁能成为总统候选人,是媒体运作的结果。杰斐逊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自媒体网络的一天。而且在网络媒体诞生后,美国国会没及时立法:任何候选人都必须通过主流传统媒体发布参选的信息,网络媒体不能给任何候选人提供账号。

如果杰斐逊能预测到网络媒体会诞生,那他一定选择用间接选举法选举总统:普选就选议员,由议员选总统。这样,大忽悠政治素人就被堵在门外。

接下来谈的是:川普上台的社会背景。就是说即使宪法有这个漏洞,那他一个政治素人能忽悠成功,也必须有其深层原因。

这无外乎两大因素,一个是奥巴马上台激怒了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敏感神经,一个是中国的快速崛起实体经济制造业达到了美国和日本的总和而给美国带来了被超越的压力。

先说第一个因素。奥巴马为何上台?这是必须要交代清楚的,因为没有奥巴马上台,就没有川普的事。

911发生了,美国死了差不多3000人,这是沙特恐怖分子干的,因为本拉登跟沙特王室的交情深得比亲哥们还亲。可人类历史上竟然有这么一幕(笑剧?悲剧?由未来的历史学家去说了)。那就是:沙特王室和本拉登的死敌萨达姆成了小布什报复恐怖分子大本营沙特(19个撞击大楼的基本上都是沙特人)、幢大楼的策划者本拉登的对象。人类的共同逻辑思维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因为双方都要面对共同的敌人。而小布什来了个“敌人的敌人是更大的敌人”这一荒唐透顶的逻辑。小布什扬言:你不站在美国一边就是站在恐怖分子一边。就是说:在国际上任何反对美国出兵伊拉克的国家,都是美国的国家敌人;在美国国内,任何反对小布什出兵伊拉克的国人,都是美国的叛国者。这导致美国全国一边倒地支持小布什对萨达姆用兵,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没人想当叛国者。

小布什的黑白混淆导致的是:绞死了萨达姆、找不到本拉登的踪影、花掉了美国数万亿美元,结局是:中国快速到伊拉克帮着建油田设施。伊拉克的石油产地重建和出口石油的好处被中国占有了八成,等于美国出资数万亿美元死去4000烈士最后算是给中国卖命。中国成了伊拉克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小布什的八年战争给中国带来了经济大发展的机遇和廉价石油。

接下来的是:在小布什下台前美国进入了经济危机。因为小布什一边打仗烧钱一边给富豪减税。导致债台高筑。此时民心所向是厌恶战争,尤其是跟穆斯林的战争,毫无意义。在过去的一千多年里,宗教之间的战争从来都无法实现灭掉一方,都是杀人一千,自损八百。基督教绝无可能战胜穆斯林。这是历史,也是未来,是颠扑不破的永恒真理。

美国人民痛定思痛后得出了结论:必须放弃跟穆斯林的缠斗。此时大选降临,找跟穆斯林能和解的人不是容易的,那时美国的穆斯林人口太少,又没有穆斯林政客,连一个议员都没有。突然间发现了一个中间名字是侯赛因的黑人(一半白人血统,一半肯尼亚黑人血统)的议员,他还是哥大本科哈佛硕士的藤校生。就这么定了。奥巴马上台,是小布什送给他的,因为他有三重身份:一半黑人、一半白人、名字叫侯赛因(穆斯林信徒)。

奥巴马上台后,虽然结束了伊拉克战争,可他没能完成从阿富汗彻底撤军,更由于他想通过阿拉伯之春搞死阿萨德,以堵死美国从中东撤兵后俄罗斯进入中东的路。也就是说,没有了阿萨德亲俄罗斯,就把俄罗斯-伊朗-叙利亚三角联盟给破了。因为只要占少数派的什叶派阿萨德下台,叙利亚多数派的逊尼派掌权,什叶派的伊朗就没了背靠背取暖的叙利亚同盟。为了灭掉阿萨德而不让美国大兵卖命,任何反对阿萨德的军人都是奥巴马的盟友,ISIS便趁机起事。这给美国撤出中东带来了巨大难题。在此时刻,奥巴马任期到了。

在此期间,美国白人群体从绝对多数朝少于50%的比例迈进。这着实令白人至上主义者感到恐惧,他们从内心里感到需要有代表人物出来扭转乾坤,扶大厦于将倾。

再说第二个因素。在2016年,中国的制造业远远超过了美国,等于美国和日本的总和。在2017年世界银行统计出来的数据是:中国制造业产值是3.593万亿美元,美国是2.249万亿美元,日本是1.026万亿美元。中国继续超过美国和日本之和,而且超过的数量越来越大,趋势越来越难以回转。

川普是商人,他出来竞选,上面所述两大因素都利于这个商人。再加上有网络,川普有忽悠的天赋。天时-地利-人和,三大因素都把川普推上了他不熟悉的政治舞台。

(三)给川普下绊子的共和党建制派

川普借共和党的壳登上舞台,可建制派很快发现无法容忍这么个满嘴谎言毫无政治素养的大忽悠。不论是多么虔诚的川粉,只要跟他一接触就发现他根本就不是当总统的料子。第一个发现的是共和党最年轻最有希望的后起之秀、众议院议长泡软。泡软既不能跟川普同流合污,又无法罢免共和党的总统,唯一的选择就是退出政界。好在他和他家族都比较清廉,不怕失去权力后被对手趁机算账。参院的多数党领袖麦糠农(McConnell) 就走另一条路:掣肘川普。

麦糠农比泡软有两个优势:一个是川普选中的任何下属都必须通过参院审理、批准,另一个是民主党弹劾川普最后是靠参院审理、投票做出决定。所以,麦糠农就成了川普事实上的老板。只要川普不太离谱,能让麦糠农容忍,他就不担心被弹劾掉。

然而,美国毕竟是民主制度,麦糠农也只是比其他议员能量大一些而已,他不能一手遮天。在川普2018年的预算到了国会,是民主党赞同他建墙的票数不论是绝对数还是相对数都超过共和党(我旧作有具体数字,在此不赘述)。可川普无法对共和党议员们开炮,反而对民主党大骂不止。其实白宫出现的贬低川普的各类说法,全部来自于他手下的共和党川粉。那些被川普干掉的和当时还没干掉的铁杆川粉们出书或把内情泄露给出书者给川普带来了负面伤害,包括让穆勒调查川普通俄门的罗森斯坦也是铁杆共和党和川粉,后来被川普激怒到二人水火不容地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民主党出书贬低川普的。

根据罗森斯坦的说法,他想带窃听器进入白宫,显然是想要么通过揭露川普的胡来给民主党弹劾川普提供弹药,要么通过第25修正案直接废掉川普。不论是哪一条路,结局都是彭斯上台。川普是无法罢免副总统的。然而,中期选举共和党失去了众院领导权,令共和党参院领袖麦糠农提心吊胆担心下次大选是否会失去参院,在泡软下台后共和党议员里麦糠农就是老大,他便极力投降川普,麦糠农就由川普的老板变成了川普的跟班,也令共和党建制派反川普的一派只好偃旗息鼓,别再想用建制派的彭斯换掉川普了。大家一致对外。穆勒的报告也就说他没有权力起诉在任总统,跟川普一起撒慌说没给风暴女封口费的Cohen判坐3年牢,等于如果川普不是在任总统,首恶川普只少坐牢3年。这样就留下了这么个川普撒谎首恶无事,而他的跟班律师坐牢的历史故事。

穆勒的说法非常清楚:众议院国会让我穆勒交代,川普的跟班就坐牢3年,川普是否该被起诉或审判,那是你们国会的事啊。问我有何道理?我没那权力给川普做司法定性。

那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罗西为何就是不弹劾川普呢?

在这个地球上,人尤其是政客,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然后才是党的利益,最后才轮得到国家利益。佩罗西也不例外。在美国历史上,总统如果是共和党,那众议院议长很容易落到民主党手中。反过来也亦。如果民主党当总统,只有两年,中期选举议长就归共和党。佩罗西尝到了被共和党议长夺权后的滋味,她当然喜欢共和党当总统,那她的议长位子就牢固了很多。这是民主党众议员们对她不满的地方,她只能以到时退休让出议长来搪塞。然而,只要民主党掌控众议院,她的身体允许,她是不会退休的。如果民主党失去众议院,那她会退休。

这次川普给乌克兰总统施压调查拜登的儿子,此事曝光,据川普所言是当时没下台的小胡子博尔顿泄密的,川普还说过去泄密给媒体白宫的事也是小胡子干的。可吹哨的本人说出来是中情局的人员听了川普的电话而爆料的。中情局有权力窃听总统与外国首脑的电话,川普是干涉不了的。本来川普应该让司法部长巴尔去打电话给乌克兰总统,即使曝光,川普就可以赖账说自己不知情。估计巴尔不答应帮忙,川普才亲自打电话。这就令佩罗西不得不开始弹劾调查,但她拒绝众议院投票,要先调查,看看是否达到了弹劾的标准再行投票。佩罗西当然不想弹劾成功,大选年那对共和党不是好事。一旦民主党当总统,她的议长就很可能干不长了。一句话,佩罗西也是先考虑自己的得失,然后才是民主党的利益,最后才是国家利益。通常情况下,议长的权力得失跟党的利益(当总统主政)并不一致。同理,泡软也不会为了共和党的利益而把自己的名誉放弃。泡软清楚共和党当上总统的那一天,他的议长就会在两年后的中期选举时丧失,就提前表明自己放弃竞选。

(四)搅局者桑德斯

上次桑德斯进入民主党的大选,大有超过希拉里的势头。俄罗斯骇客打入民主党党部电脑,把信息交给斯诺登,斯诺登发表出来的信息是:民主党极力打压桑德斯。

而事实是:桑德斯不是民主党,当然他也不是共和党,他是独立国会议员。美国两个独立议员,他是其中之一。可根据民主党的开放政策,任何人都可以挂靠在民主党而竞选。这个开放政策,给桑德斯带来了巨大利益:选民差不多都误以为他是民主党的候选人,每次出场,他都是在民主党初选时出来。民主党党部就有人提出:要么桑德斯就以民主党身份竞选,要么就跟以前的独立候选人一样自己竞选,别搅局民主党初选。这就是斯诺登爆料后川普羞辱民主党党部打压桑德斯而内定支持希拉里的说法来源。川粉们大多数人真的以为桑德斯是民主党的候选人,跟希拉里一样。这其实是荒唐的。这次也一样,每次民主党初选辩论,桑德斯都参加,而他的身份至今都是独立候选人,他也说得很清楚:即使当选总统,他也照样不加入民主党,就是借壳而已。媒体在报道民主党候选人排名时,桑德斯是在民主党内的。这明显是搅局民主党。当年希拉里的一些选票就被桑德斯给拿走了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支持桑德斯的一听说民主党党部内定支持希拉里而排挤桑德斯,当希拉里成为民主党的提名人后,这些桑德斯的粉丝就说不出来投票了。很多美国人并不清楚政治是怎么回事,误以为民主党对桑德斯不公平,而事实上,桑德斯并不加入民主党。

其实杨安泽倒是应该借用桑德斯“挂靠民主党但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竞选”的竞选策略。在民主党内,他没机会出线。到一定时候,别走到最后,就应该出来单独竞选。当年老布什、克林顿竞选时大富豪培洛就以独立候选人竞选。克林顿出线后,民调是1/3会投票给老布什,1/3会投票给克林顿,1/3会投票给培洛。就在此时,培洛退选,理由是:他收到了共和党寄给他的子弹。这毫无对症的指控就是搅局共和党老布什,他恨透了共和党。而真正令他退选的原因是:他需要交出税表。亿万富豪任何人都不敢交出税表的,因为里边偷税漏税的猫腻多了去了。不当权都合法,一旦想从政,政客们就要审查了,那就得坐牢呢。即使这样,培洛最后又出来竞选,反正他此时出来是当不上总统的,也就不再担心税表的事了。由于他出尔反尔,不靠谱,最后的结局是拿到了19%的总选票票数。他把中间选民拉走了19%,也是站在富豪角度的老布什就吃亏大了,败给了克林顿。如果培洛一直不退选坚持到最后,走中间路线的他是有可能当选的。

如果杨安泽走“前期走桑德斯+后期走培洛的路”,那他的最后选票可能达到或超过培洛的19%,当不上总统,名气也威震美国朝野。以后的路还很长,他毕竟很年轻。他这样的竞选,也许民主党里有人拉他当副总统搭档。无论如何桑德斯总是搅局民主党,是民主党的一大灾星。可根据民主党的开放政策,又无法阻止他这么干。

(五)华人川粉给川普租飞机拉选票也有正面作用

这个世界上什么政治行为都是双刃剑,有得一定有失。反过来也一样,有失也一定有得。比如华人川粉们自掏腰包租飞机给川普拉选票,这就令川普在竞选期间无法提“在美国的中国人都是间谍”而拉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的更多选票,毕竟华人川粉们帮他租飞机拉选票令他感动,就是因为川普不是一个政客,他就是用后就扔掉,那在有用的时候他还是不能公开骂的。当他当选后,华人别想入阁,他瞧不起。

那为何在他说出在美国的中国人都是间谍后就不再提此事了呢?最大的可能是麦糠农阻止了他,因为一旦把抓中国间谍变成第二个麦卡锡主义,火必然烧到麦糠农的老婆一家,他自己也就逃不掉了。他老婆虽然是台湾移民,早期是反共的,可后来一家子到中国发财。这就是后来美国媒体琢磨出来的为何川普突然间就不喊中国人都是间谍了,川普唯一怕的就是麦糠农,那媒体就追究赵小兰家族在中国的生意。这一调查不要紧,立刻令麦糠农一有机会就大骂中共,以掩盖自己的涉中共腐败的案件。

有人在网上说:中共一定会在贸易战上投降川普,因为只要川普公布中共官员家族在美国的财产,中共就怕死了。其实,这猜测可能一点都不靠谱。中共几十年的开放,跟美国的贸易曾经是“第一大”(现在排第三了),怎么可能只让麦糠农老婆一家受益?

麦糠农为何答应川普让塞申斯走人?一开始的时候麦糠农就告诉川普:你不能开除塞申斯,如果你开除了他,那你选任何人当司法部长,我这里都不会给你通过。可后来有两位共和党议员被塞申斯逮捕法办了。证据确凿,俩议员无法抗辩,因为其中一位就是在白宫等着见川普的时候打手机给儿子,让儿子当天出手一批某公司的股票,该公司总裁告诉了这个议员公司数据出来后会令股票大跌,快出手!这个手机电话被塞申斯的司法部偷听了,因为这两个议员是铁杆川粉,本来也是塞申斯的朋友,可他公开跟着川普骂塞申斯无能,把塞申斯惹怒了。这事就发生在中期选举之前,本来共和党就担心失去众议院,塞申斯竟然还逮捕了两位共和党的议员。麦糠农气坏了,就不再保他这多年的议员朋友了。

这件事民主党也不怎么叫唤。在安龙事件时,两党都有惨痛教训:都指责对方议员拿了安龙的钱。虽然安龙给两党议员送钱的副总裁“自杀”了,查不到很多细节,但拨钱的事是银行可查的。结果就是议员们退钱,两党都有几十个议员给安龙当咨询师。塞申斯自忖:“公开惹我?老子不信你不犯法,听你在白宫的电话就能得到证据。”

其实这制度腐败是当初杰斐逊设计时就这样安排的。否则,谁愿意当议员拿那点工资啊。塞申斯不应该这么干,这太吓人了。尤其是在共和党中期选举要失利的时候你还逮捕了两位共和党议员,那麦糠农就不客气了。也算那俩共和党议员倒霉,其他议员为何塞申斯不偷听电话?那些误以为川普会公开中共官员在美国的财产的,其实是幼稚。地球人都是差不多自私自利的,什么制度都有空子可钻。只有当机器人成为地球主宰,说不定就是另一番景象了。然而,对机器人我们目前不敢肯定,也许比生物人更糟糕,也许好一些。

随着铁杆川粉越来越多地离开川普,出书也越来越多,醒悟过来的川粉数字会增加一些,但这不会改变根本。这类大忽悠的粉丝,基本上不考虑真理与事实,他们只有在崇拜的偶像失败后才能对其落井下石,因为真理、事实与他们毫无关系,凡是与他们不利的事实在他们眼里都不是事实。英文叫alternative facts。另类事实。铁杆川粉,只要到了川普身边,立刻就清楚了自己崇拜的竟然是这么一个idiot,才恍然大悟,离他而去,然后写书披露事实。然而,等川普大船快沉了的时候,老鼠都会跳船,更别说人了。

以上离开川普的川粉名字与他们披露的事实,都是来自于当初铁杆川粉们。大家都可以去你当地的市区图书馆,就有这些铁杆川粉们在白宫待过后写出来的书,特别好看。据说这些川粉们写书就是想让其他川粉们去读的,而不是写给民主党的。然而,我判断:其他没接触过川普的川粉是不看这些铁杆川粉写的书的。林彪死后,有一部分红卫兵醒悟过来了,但绝大多数红卫兵醒悟过来是在他们上山下乡后亲眼目睹和经历了农民是多么贫穷,他们读大学的前途没了,才逐步醒悟过来的。这才有跟毛泽东过不去的四五运动。好在当年杰斐逊给美国设计的社会制度无法令川普永远掌权,对美国的祸害是有时间限制的。川普把美国撕裂成无法弥合的两派,令社会走向了由两个极端的人构成,中间选民也不得不选边站的动乱前状态。

在美国的华人川粉还会不会租飞机帮川普第二次拉选票?答案是肯定的。这与川普怎么对待在美华人无关。上次投票华人70%投的是民主党,下次投川普的也不会超过上次的24%,然而,这24%的要比70不投川普的参与政治的热情高,他们一定还会出来租飞机给川普拉选票。当年在德国,帮希特勒拉选票的犹太人是犹太人里的少数,但他们在被关进毒气室那一刻还在喊对方搞错了而执迷不悟。这是人类的特征,是无法改变的。

在此,有必要回顾一下2016年大选期间川普是怎么忽悠川粉们的:

1.我要建墙,不会跟国会要钱,我让墨西哥出钱!I will build the wall and make Mexico pay for it.

2.我会解决医保,让所有的人都有比奥巴马医保强多了的医保。我能干,因为对我来说很容易! I will fix healthcare, it will cover for everyone and much better than ObamaCare. it’s easy,

3.我会解决贸易赤字!那太容易了。贸易战是好事,容易赢。I will fix trade deficits, it’s easy. Trade wars are good, and easy to win.

4.我会解决财政赤字!实现财政平衡,太容易了。I will balance the budget, it’s easy.

5.我要拯救煤炭工业,这很容易。I will fix the coal industry, it’s easy.

…….

川粉们:墨西哥出钱建墙了?比奥巴马好得多涵盖所有人的医保在哪里?连个计划都没有!贸易赤字是不是比川普上台前增加了?美国政府的数据如此。财政赤字每年一万亿,不到3年,国债快23万亿了。铁锈带有改进?“It’s easy,”如雷贯耳。这些都是触及到美国国体的大事,根本就不是容易解决的。说这些easy,是不是被他忽悠了?

(六)美国有“影子政府”吗?

川普是美国第一个总统时时刻刻公开讲美国有“影子政府(deep state)”,Deep State,也称为shadow government,就是真正统治美国而把明面的总统当成傀儡,是真正运作美国政府的地下政府。

那么,美国到底有没有影子政府?

(这篇太长了。待续)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