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岳飞爱国?论爱国主义的实质

Visits: 2171

【编者按:做为爱国的图腾,岳飞的爱国的实质是什么?本文总结了老阎的观点。

文章整理及撰写:大智若愚33】

 

文章目录

  • 国家就是一部统治机器
  • 爱国主义实质
  • 专制制度下的爱国是流氓夺取政权和愚民的幌子
  • 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双刃剑 +不是普世价值
  • 岳飞爱的是钦宗的国:钦宗蠢比赵构容易控制
  • 美国:极端自私的个人利益掩护下的爱国主义
  • 害国者
  • 文明社会应该摒弃爱国主义
  • 爱国VS.爱政府
  • 无政府主义才是最高的理论,是人类社会最后的结局
  • 最理想的社会:无政府+百姓自由持枪

谈论爱国主义之前,我们需了解国家的实质。

国家就是一部统治机器

 

领土是什么?领土,自古以来都是该民族/国家的战利品[1]

国家的本质是什么?在这一点上,列宁给出的定义简明扼要:国家就是一部统治机器。在这部机器里,分成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统治者就是现在说的“既得利益集团。”国家的法律国家的资源都属于统治者—既得利益集团。在法治独立于政府之前的任何国家,根本就不存在一个全体国民都认同的国家概念,因为国家是统治机器,这部机器里的既得利益集团与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是你死我活的。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所谓的反中分子存在在这个地球上。他要么站在既得利益集团一边,以爱国的名义窃取人民的血汗;要么站在人民大众一边反对既得利益集团。而在既得利益集团内部,也会因为分赃不均而发生内讧,这些人也不是什么爱国,也不是什么反中。有时双方都打着爱国旗号,其实都是爱国贼。郭文贵说他是爱国,揭穿腐败分子,其实他只揭发跟他不同一派的既得利益集团,他绝不会揭发跟他同一派的“老领导”们的腐败。另一派必然说他是反中,而他自己说是爱国[2]

 

爱国主义实质

 

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表明,英国塞缪尔-约翰逊的名言千真万确:“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因为流氓政客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其目的就是维护自己的独裁政权。毛泽东出兵朝鲜,就是害怕独裁者金家王朝一旦失败便唇亡齿寒。独裁者的最大特征就是自己当一辈子权后再把权力交给儿子搞世袭。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号,以维护国家利益为名义本质上是为了个人独裁,才是流氓政客的最后一棵稻草。这类人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为专制制度下的教育便是给人民大众洗脑[3]

 当权者第一考虑的是自己的切身利益而非民族利益。爱国者爬不到总统主席那一步。因为人总是个人利益高于党的利益,党的利益高于民族/国家利益[4]

人尤其是政客,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然后才是党的利益,最后才轮得到国家利益[5]

不论马克思、列宁,还是西方自由主义哲学家都认同:“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因为流氓政客总是把爱国引导到爱政府,偷梁换柱的把戏很容易成功。希特勒就是例子。爱因斯坦说,爱国就必须反对专制独裁政府。也就是说,凡是反对专制政府的,都是爱国的为专制政府效劳的,就是不爱国的[6]

这个世界上是男人爱美人,女人爱钱。男人为了美人就要出风头夺权搞钱、杀人放火受招安。有了这些就有了地位,这些跟国沾不上边。哪有那么多不爱美人而爱国的?何况那国根本就不是他们自己的,要说既得利益者喊爱国还有几分道理。就是自己的,不爱美人爱江山的有几个?“爱国”只不过是出风头得权位的口号而已。(五四时)六千抵制日货爱国暴徒见了一个日本人就跟气球碰上钉子似的立马泄气了。可见爱国者们个个有贼心没贼胆[7]

政治的吊诡之处在于:以爱国为动机,必然以出卖国家利益为结果,加起来就是爱国贼。这个道理很简单:动机是一个极端,结果必然是反向的另一极端[8]

 

专制制度下的爱国是流氓夺取政权和愚民的幌子

 

这个世界上是男人爱美人,女人爱钱。男人,在青春期,其志向是远大的。有政治抱负甘愿为政治赴汤蹈火的男人与胆小怕事怕死的百姓不是一回事。在没有法治,靠丛林法则决定男人命运的专制社会里,政治是流氓的职业。而从事这种不怕死的职业,有两种动力来源:一种是天然的、本能的追求,另一种是非天然非本能的追求。所谓天然的本能的追求,就是“将军一怒为红颜”,天然荷尔蒙的支配,也就是被动物界漫长进化中天然形成的力量所支配,这样的追求已经牢牢刻在遗传基因序列里

男人为了美人就要出风头夺权搞钱、杀人放火受招安。有了这些就有了地位,这些跟爱国沾不上边

在专制制度下,玩政治是有掉脑袋的巨大风险的。没有与生命相匹配的回报,是不敢介入的。对男人来说,能与生命匹配的,只有占有美色的权力。另外就是让儿子有占有美色的权力与金钱。这是当官的都腐败的生物学根源[9]

人类最大的痴心妄想莫过于消除掉天然的欲望与本能的诉求。纵是你个人改变了,也无法带领别人改变。领袖的力量在于人民整体本能的发挥与欲望利用的程度。男人,如果不是为了美女而奋斗,他不是骗子便是魔鬼,因为他的行动违背了人的本能与天性。来个美人计,男人很少有经得起诱惑的。很难很难的。英雄难过美人关[10]

 

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双刃剑 +不是普世价值

 

爱国主义的宣传必然导致民族主义的抬头,因为单一民族的国家,爱国主义就等于民族主义。而在多民族的国家,政府宣传爱国主义,那些少数民族就在心理层面上认同了民族主义,因为你让少数民族爱你那个国家是非常困难的。新疆暴乱如此野蛮,其中必然有民族主义的因素,甚至是主要因素。而民族主义的抬头,与爱国主义的宣传密切相关。这就是西方人早就发现了的道理,他们的话说就是:爱国主义宣传是双刃剑。到头来民族主义的烈火必然烧到自己头上[11]

 

岳飞爱的是钦宗当皇帝的国:钦宗蠢比赵构容易控制

 

编者总结:岳飞就是利用爱国的名义跟赵构死磕,把赵构的皇帝废掉。以迎回钦宗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因为赵构是精明到家的政治家,而钦宗就是个蠢人。岳飞的“收拾旧山河”纯属自作多情:在北方金朝统治下的百姓,不欢迎宋朝回去统治他们,因为宋朝的贪官污吏太多了,比金朝更糟糕.

既然岳飞想跟外敌拼命,并迎回二圣,那他就是赵构的死敌。赵构清楚,外敌可能还让他苟延残喘下去,可钦宗要是回来,那就是你死我活了。所以,赵构肯定要杀死岳飞。

问题在于:万一岳飞不听赵构的命令继续“直捣黄龙”杀掉外敌呢?其实他肯定思考过,只是他清楚如果他反叛赵构,那赵构会派兵在后面杀他,赵构会跟外敌金兵商量,两面夹击,灭了岳飞。岳飞手下人得知皇帝要岳飞班师回朝,否则就算反叛,就被两面夹击灭掉,那手下人可能不为岳飞卖命,甚至拿下他的头颅去皇帝那里邀功。岳飞考虑过这些,一看玩不过赵构,才回去把父子的头送上赵构的祭坛。反叛被杀,比听令被杀,名声更糟糕。

赵构的判断准确无误。如果不召回岳飞,岳飞直捣黄龙后确实有可能把钦宗接回去,那岳飞就赢了,因为他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因为他清楚钦宗就是个废物混账,跟赵构没法比。赵构是精明到家的政治家,而钦宗就是个蠢人岳飞想在赵构那里得到从钦宗那里能得到的实权,是不可能的。赵构比岳飞精明太多了。所以,岳飞打着雪耻的名义,在赵构眼里就是阴谋。只是岳飞被后来的政客们拔高其爱国情操,成为爱国图腾了。赵构才不相信他爱国呢。赵构的国,就是大宋,就是他的皇位不能被钦宗要回去。凡是想让钦宗回去的,都是赵构的死敌,有多少个,赵构就杀掉多少,赵构的敌人就是大宋的叛徒,就是不爱国的。如果岳飞不知道这如此简单的道理,那他就是痴呆。

岳飞如果真的爱国,那他就应该提出:“直捣黄龙,杀死二圣昏君”,他就死不了了。他太小看赵构了,等他了解了真相他必然输给赵构,他才回去送死的。岳飞对赵构为了个人当皇帝,宁肯丧失国土的行为看不起,他明明知道赵构最怕的就是前皇帝回来,在国土面积与皇帝之间,赵构当然选择当皇帝。放弃皇帝,国土再大,跟他有个毛的关系?国土再小,那也是皇帝。

赵构内心里最感激的就是金兵抓走了二圣,他才有机会当皇帝。金兵比他爸爸都亲啊,那是他的恩人。岳飞看明白了赵构的无耻,但还是没看到赵构的无耻没底线—-为了不让前皇帝回来,他可以联合金兵两面夹击灭他岳飞。

就好比今天如果有政治局或军队将领提出到秦城把薄熙来接回到中央政治局,那他就是习近平的死敌。其实钦宗的地位比薄熙来可怕多了,毕竟人家是皇帝。薄熙来还没当过政治局常委呢。就是薄熙来,谁要是嚷嚷到秦城去接回他,谁就是习近平的死敌。难道岳飞不知道这简单道理?他当然知道。他就是利用爱国的名义跟赵构死磕,把赵构的皇帝废掉。至少历史的常识如此。诚然,岳飞想杀掉外敌是真诚的,他爱的是钦宗的国,不是赵构的国。

那百姓呢?岳飞可以不可以说他的爱国是爱百姓?历史上的事实证明:在北方金朝统治下的百姓,不欢迎宋朝回去统治他们,因为宋朝的贪官污吏太多了,比金朝更糟糕。百姓不管你姓赵还是姓金,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宋朝的总体经济规模很大,但贫富差距太大了,贪官污吏太多了。徽宗时就有梁山造反队伍了。

南宋想把金人赶走,最大的阻力来自于北方人不在乎被金人统治,他们觉得比腐败的宋朝更好呢。南宋那些人“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纯粹是自作多情,北方人没人想念他们回来[12]

一般情况下,主和派结局更好秦桧比岳飞结局好。这是专制社会的特征。后人还是喜欢主战派,喜欢岳飞,恨秦桧。可朝廷不是那样的。如同赵构杀了岳飞,慈禧把主战派大臣们都给杀了,虽然不是她自己都愿意杀掉,那是因为有她的亲人[13]

 

美国:极端自私的个人利益掩护下的爱国主义

 

极端自私的个人利益与爱国主义是相容的甚至是相符相成的,把它称为美式爱国主义。因为它是建立在极端自私的个人利益之上的爱国主义。这同几千年中国的爱国主义有着本质的不同。在专制的封建的中国,朕即国家,最爱国的是皇帝因为那是他的家产。百姓爱国就等于爱皇帝。后来就是爱孙中山、爱蒋委员长、爱毛主席,文化上与先前是一致的。这种文化与美式民主文化中的爱国主义是截然不同的。美式民主的爱国是以个人利益(基本上是指有钱人集团)最大化为前提,而封建主义的爱国则是以牺牲个人(百姓甚至包括官府)利益而换取名誉上是国家实际上是皇上一家的权位。在这封建爱国主义的文化制约下,爱国等于爱一个人[14]

害国者

 

亨廷顿本来就是一个“愤青”,跟中国清朝时给慈禧巨大压力要跟列强宣战的“爱国者”一样其实是“害国者”。在苏联解体后,亨廷顿发表了《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对美国两党对国际战略的制定产生了巨大的无人可及的影响。

亨廷顿的理论一出笼,等于把穆斯林给吓到“不拼命就没命了”的极端地步是毫无疑问的。不是美国一直站在以色列一方、不是老布什发动了海湾战争,而是亨廷顿的理论令穆斯林认识到美国要灭掉穆斯林的恐惧前景。因为美国在巴以冲突时,时常压制一下以色列,而且中东很多国家都在美国的斡旋下与以色列建立和平关系。老布什发动的海湾战争,也是得到了很多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支持。唯独亨廷顿的理论令所有伊斯兰派别都认为基督教的美国要与整个穆斯林世界为敌。不论亨廷顿是否是这么想的,他的理论一旦被伊斯兰信徒读一遍,立刻感觉到末日来临了,因为美国的军事与穆斯林世界相比实在太强大了。这就使得一直站在美国一边反抗苏俄的穆斯林包括本拉登,都转变了枪口,从此对准了美国。在亨廷顿理论发表后本拉登便筹划并在五年后实施了911事件。

911事件彻底改变了美国历史走向,小布什从此开始了轰炸并派地面部队追杀与911毫无关系的萨达姆并最终推翻了萨达姆政权。美国就把脚插入中东伊斯兰世界而难以拔出。亨廷顿的理论等于让世界重新走回到以宗教文明为冲突的思考,敌我之分重新回到不同宗教文明老路,这使得武器落后科学落后的伊斯兰世界倍感面临灭顶之灾的绝望而孤注一掷。

过去两千年宗教之间的战争谁也赢不了谁,如果美国参与宗教之间的战争,那今后两千年照样是中国第一,因为任何人别想用宗教统治中国。亨廷顿害了的不仅仅是美国。在亨廷顿以前,伊斯兰世界是守势,不敢想与科学技术军事强国对抗。是亨廷顿的理论导致穆斯林发现哀兵必胜,才越战越勇[15]

 

文明社会应该摒弃爱国主义

 

爱国主义是经不起推敲的。不是普世价值,更不是文明社会所应该坚持的。个人的尊严,自由和人权才应该是人类追求的最高价值。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都是文明社会的毒药。

爱国主义常常和民族主义难以分开,二者都是人类社会稳定的天敌。也就是说,爱国主义是双刃剑,除非你这个国家是单一民族,否则,当你宣传爱国的时候,少数民族就会从内心里产生种族主义的独立意识。少数民族心里爱的不是你那个大国,而是他们自己民族的小国,所以,宣传爱国,对多民族的国家来说,是弊大于利。爱国主义的宣传必然导致民族主义的抬头,因为单一民族的国家,爱国主义就等于民族主义。而在多民族的国家,政府宣传爱国主义,那些少数民族就在心理层面上认同了民族主义,因为你让少数民族爱你那个国家是非常困难的[16]

杰弗逊对“爱国”与“叛国”的论述中有独到、精辟的观点。他说:“ Most codes extend their definitions of treason to acts not really against one’s country. They do not distinguish between acts against the government, and acts against the oppressions of the government. The latter are virtues, yet have furnished more victims to the executioner than the former, because real treasons are rare; oppressions frequent. The unsuccessful strugglers against tyranny have been the chief martyrs of treason laws in all countries.”

我把这段话翻成中文(我翻译的目的就是简单易懂,大意不离谱就成):

“大多数的潜规则把叛国的定义扩大了,把那些事实上并非反对自己国家的行为被说成“叛国”。这就混淆了“反对政府”与“反抗政府压迫”的行为之区别。后者则是美德,后者导致的死伤人数(比如政府官员)比前者高,因为真正的叛国者是罕见的,而政府欺压人民则是常见的。甚至在所有的国家,很多反抗暴政的失败者已经成为所谓“叛国罪”罪名下的烈士。“

也即是说,当政府欺压人民的时候,政府不是给反抗者“反抗政府欺压”的名义而是给戴上“反对政府”的罪名,给反抗者戴上“叛国罪”的大帽子就是让不明真相的、有爱国情操的人民大众认同政府的滥权和屠杀这些烈士的罪行。

这些政府官员利用自己的职权搜刮民脂民膏,却用“爱国”的名义镇压反抗者,给反抗者戴的帽子就是“叛国罪”。在杰弗逊眼中,这样的爱政府的爱国者才是贼。这就是本文要说的第二类爱国贼。而凭良心反抗暴政和腐败政府的人本是真正的爱国者,尽管他们被镇压时的罪名是“叛国罪”或类似的罪名,比如“颠覆国家罪。”

所以,真正爱国者的爱国方式反抗暴政,反抗腐败政府鱼肉百姓。而真正的爱国贼则是口口声声以爱国的名义出现而事实上是钻进国家这棵大树里的那些蛀虫。只是这些黑白被政府的宣传给颠倒了,需要重新颠倒过来。

综上所述,人们常说的爱国者分为两种:妓女爱国者和爱国贼。而爱国贼又分两类,第一类属于文天祥屈原那样的类似烈女忠贞于前夫,但被新的国家政权贬为贼寇,是假的爱国贼。第二类属于真正的爱国贼,他们只是以爱国的名义搜刮民脂民膏镇压反对暴政的百姓。倒是那些反抗暴政的烈士才是真正的爱国者,这类人本应该与爱国不爱国无关,是社会良心的拥有者。但他们常常被冠以“叛国”罪名,本文才把他们称之为真正的爱国者,而非叛国罪人,不得不跟爱国叛国这些词汇绑在一起。他们的真正名义是“社会良心的拥有者”而非什么“爱国者。”[17]

什么人是爱国贼?就是鼠目寸光只跟着当权者摇旗呐喊的狗奴才。在毛泽东时代天天呼喊林副主席身体健康突然间转喊林贼林秃子的毛粉们。现在在文学城说润涛阎是反华的就是爱国贼鼠目寸光的狗奴才,因为带给国家百姓的灾难有这些爱国贼一份。当年爱国贼们逼迫慈禧与列强宣战,导致以亿两白银为单位的赔款。

智慧是指理性思维能力与判断力。而无知者的愚蠢最大表现是感性认识,就是看看你是站在哪一边的。如果站在统治者一边,你就是爱国的。他们以三岁小孩看电影先问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为表现形式[18]

爱国VS.爱政府

 

有人故意把爱国与爱政府混为一谈。独裁政府常常以国家的名义要求人民爱国,实际上,只要人民反对政府,就被扣上叛国的罪名。

从国家的定义(西方资产阶级学者或马克思恩格斯)来说, 所谓国家是由人群社会而产生存在, 也就是为人民社会服务的。在现代国家中,人民是一个国家政治权力合法性的唯一来源,是一国的主权者, 而不是国家的臣民。按照自然法理论及现代民主理论,它在国家权力出现之前便已存在,或者说国家是他们的。所以,人民没有爱国的义务,倒是国家作为人民的服务机构应该而且必须爱人民[19]

 

无政府主义才是最高的理论,是人类社会最后的结局

 

除了“没医生结果没想象的那么糟”外,没有政府也差不到哪里去。几年前比利时度过了一年半国家没政府的日子,大家过得都不错。有了政府后,大家也没觉得好到哪里去。“这地球上缺了谁都成”真的不是空话。“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哪个党学不会整人、学不会腐败?中国要是没政府,老百姓绝对比有政府的日子过得好。只是没办法试验一次而已。有人会说没了政府就会大乱。而事实上,大乱的根源便是有太多的人想当政。如果人人认同不需要政府,没人想当政了,就不会乱。在中国,一开始需要一个会飞的大老虎,谁想当政就飞过去吃掉谁,那就没人想当政了,天下太平。所以,所有的主义里,无政府主义才是最高的理论,是人类社会最后的结局。地球上所有的共产主义试验都是失败的,而比利时的无政府主义试验是成功的。医生罢工,死亡率下跌。要是政府官员罢工不上班也不领工资,百姓的日子就好太多了。什么民主政府啊,专制政府啊,都是伪命题。最好是没有政府。法院监狱也一样。不是先有犯人后有法院(监狱),而是先有法院(监狱)后有犯人。等到法院监狱去除了,也就没有犯人了。这一点已经有了验证的,比如取消了死刑的国家或地区,死在杀人犯手下的人数立刻减少而非增加。我们需要把被人类颠倒了的思维重新颠倒过来,人类社会才能焕然一新,走向正途[20]

其实中国几千年里的县太爷基本上只管判案,根本没有今天的政府功能,跟无政府主义是类似的治国理念。而且不需要警察,靠村长、族长、长老维持社会稳定[21]

最理想的社会:无政府+百姓自由持枪

 

最理想的社会是:没有政府,没有官员,没有法庭,没有监狱,没有犯人,百姓自由持枪,子弹随便买。社会就和谐了。一开始会死掉一批人,或者一大批人。然后就逐步走向和谐。谁想当官谁想组党就杀死谁,就没有那么多想靠权力高高在上的人了。这种人出来一个,百姓就杀掉他一个。说这样的社会不行,是当官的吓唬你造成的误解。地球上除了人类,所有的动物没官员没政府没警察没党领导,都活得好好的,灭绝的物种也是被人类闹的。人类不认识到这一点,迟早会把人类自己引上灭绝之路[22]

 

文章索引:

[1] 见阎文《中美必有一战?》正文

[2] 见阎文《为何马大女生一夜间被全球华人群殴?》评论区留言

[3] 见阎文《中国欠北朝鲜人民的债太多了,怎么还?》正文

[4] 见阎文《日本入常与中共对策》正文

[5] 见阎文《从背叛川普的79人谈川普(一、二—五)》正文

[6] 见阎文《比较一下宋庆龄与邓颖超》正文

[7] 见阎文《戳破五四运动的画皮》正文

[8] 见阎文《中共VS战狼、川普VS美国之音》正文

[9] 见阎文《为何不好色的周恩来胡锦涛更无所作为?》评论区留言

[10] 见阎文《为何不好色的周恩来胡锦涛更无所作为?》正文

[11] 见阎文《“妓女式爱国者”与“爱国贼”》正文

[12] 见阎文《《排华法案》与印第安人》正文

[13] 见阎文《再谈美国鹰文化》评论区留言

[14] 见阎文《后胡温时代的陷阱是什么?》正文

[15] 见阎文《让美国误入歧途的两个人》正文

[16] 见阎文《“妓女式爱国者”与“爱国贼”》评论区留言

[17] 见阎文《“妓女式爱国者”与“爱国贼”》正文

[18] 见阎文《中美的激烈碰撞才刚刚开始》正文

[19] 见阎文《“妓女式爱国者”与“爱国贼”》正文

[20] 见阎文《如何解读医生罢工期间死亡率下降?》正文

[21] 见阎文《川普与建制派的对决》评论区留言

[22] 见阎文《直把人生付戏中(七)》评论区留言

订阅
提醒
4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4
0
留言x